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23章 差距
    在接触的那一刹那,萧天感受到身上的异样,他悄悄的偷眼瞧看,却见梦婕,无声的偎依在自己身边,微微有些抖,像个无助的孩子一

    他心一动,下意识的,想伸出臂膀把她搂在怀里呵护

    但,转瞬间,萧天又把这个念头压下了梦婕虽然愿意帮自己撸一次,但那只是一缕情愫而已,在普通人眼里惊骇不可思议的事,在婕姐这等奇女子看来,根本就算不得什么的

    他眼神一黯,作势欲要伸出的手臂,悄无声息的便又缩了回去

    梦婕恍若不知,脸上仍是一副缥缈淡然的景色,但在萧天看不到的时候,她嘴唇处,轻轻的抽动了一下

    半晌后,她眸子一转,再次看向天幕

    赏月,是件无聊而浪漫的事

    清清凉凉的月光,洒落人间,梦幻般的思绪,飘荡而起其实,月是很普通的,从小看到大,再稀奇的东西也淡然了像她如今却这般,愣愣出神的看着,只怕是心儿早就飘远了吧?

    萧天无聊的打个哈欠,女人真是麻烦,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莫名其妙

    突然,一丝丝轻微的声音传入耳朵里,酣淳带着幽香,虽然声音极小,但似乎距离很近,以他的修为耳力,立刻便捕捉到这一点点的不寻常萧天一怔,轻轻的,柔和的转动目光,朝梦婕脸上看去

    眸子轻合,一脸的恬静,在她灵恸的琼鼻下,悠悠的轻微呼吸声飘出,其嘴唇喃喃蠕动,吐出几句几乎不可辨清的话语,听起来像是梦呓

    萧天哑然

    这妮子睡了!这山崖月夜,孤男寡女的,她竟然枕在自己的胳膊上睡着了,还微微有梦呓传出,真对自己放心啊!

    萧天摸了摸鼻梁,轻轻把胳膊抽出,想了想,他解开衣衫,把自己的袍子脱下来,盖在她身上

    “呼~”

    他吐了口气,就地盘坐起来,本来还打算陪她看完月亮就回屋老实睡觉的,但此刻梦婕睡在旁边,自己就为她守夜吧

    清冷的山风吹过,撩起耳边的絮

    萧天抬眼,望了望月

    片刻后,似是想起什么,他动了,坚实的双臂缓缓举过头顶,掌心向天,指尖微微有些弯曲,仿佛古老的祭祀仪式,简单而有富有深意,同时,一个个古怪的字音从他嘴里冒出,交织成怪异的咒音,在深深的夜空里,动情的呼唤着什么

    清凉如水的月光洒落下来,经过此处时,立刻被一股诡异的法力吸附到手臂里由于光芒集的缘故,两条手臂变得如明玉一般,泛起淡淡的白光,四周在这情景衬托之下,显得黯淡了许多

    月光继续依附,手臂上的白光愈耀眼,最后在他的异法加持之下,竟明亮如玉质的光柱,便在这时,一声咯吱的骨骼脆响,从关节处爆出来萧天眸子,精光亮了一亮,黑夜里立刻闪过一丝疾电

    金刚变,第二层奥义!

    终于进阶了

    两只硕大粗壮的手臂横空出世,如同一对奇异盾牌,护在萧天身前这手臂自肩膀至肘尖处,与曾经的变化不大,仍是有人头粗细,但从小臂开始,便猛然变粗也便变长了许多,尤其是拳头,此刻看起来,就像鬼斧神工雕琢的大铁锤

    那粗壮的胳膊,更加粗壮的手臂,出现在萧天身上,看起来竟无多少违和感,有的,只是一股彪悍粗狂、霸气的威风,仿佛战神临世

    他霍然起身,两只臂膀就像大杀四方的凶器,凶杀在手,天下我有!一股豪迈雄霸,欲扫方的气势登时爆出来

    与此同时,脖子处那个骷髅挂坠仿佛受到刺激,极端的兴奋起来,出一阵嘎嘎的怪笑,其夹杂着一股莫名的桀骜不驯

    萧天没来由的感到有些烦乱,眉头一皱,蓦然冷喝道,“闭嘴!”

    简短的两个字,满含威严

    他的眸子,一抹睥睨天下的神色大放光芒,照耀的漫天星辰、洁洁月光都为之失色,在这翠屏山的高崖之上,目光所及之处,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

    果然是年轻男儿,世间人物本就该不放眼,那嚣张得瑟的骷髅头,被这么一喝,笑声立刻嘎然而止,乖乖的没了动静

    萧天哼了一声

    在地上,本该熟睡的梦婕,睫毛忽的抖动了一下,她缓缓的睁开眼睛,望着前方那道傲然而立的身影,眼闪过一丝惊讶,手悄悄的掩在唇边

    这就是男儿当世的风采么?

    果然很…

    萧天仿佛有所感应,眼精光一敛,手臂逐渐恢复原样,过了片刻后,他回眸笑道“没事,继续睡吧”

    那语气,就像在哄小女孩

    梦婕乖巧的点点头

    “哦”

    ※※※※※※

    次日,阳光明媚

    梦婕心情极好,不知是否与昨晚的事情有关,但这妮子确实表现的和往日有些不一样

    她对萧天宋阳等人说“你们,今天都别闲着,去多捉些野兽回来,姐心情好,今天亲自下厨,给你们做药膳”

    众人一怔,旋即欢呼雀跃

    宋阳悄悄往旁边靠了靠,瞥了梦婕一眼,压低了声音,却转头向萧天说,“好手段”

    萧天不明所以,“什么?”

    “准是她昨晚被你伺候的太舒服了,否则今天怎么可能得意忘形单论这御女之术,你足可以…”

    话未说完,萧天便听不下去了,一巴掌扇过去,怒道“滚你的,你能不能琢磨点正经事?别什么邪恶的想法都往我身上瞎想”

    宋阳闪身躲过,一脸鄙视,“就你那个样的,还用的着我往你身上瞎想么?你本身就够邪的了”

    “我是邪,”萧天横了他一眼,冷冷道“但我自有分寸,用不到别人来指手画脚”

    山阳宗分舵

    一紫袍老者怒色满脸,愤然一拍桌子,震的茶碗蹦起来老高,茶水流洒出来,溅的四处都是他指着面前跪着的弟子,大声喝到“废物!你师弟被人挖瞎了眼睛,毁了飞剑,让你前去报仇,你就算打不过,难道不知道问一下对方的名号么?你属猪的啊!”

    赵窦跪在地上,一脸惶恐,可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暗自冷笑道你才是属猪的呢!你以为人家是傻子,问名号就会说么?老傻鸟,叫唤这么大声有个毛用啊!

    紫袍老者,见他这个摸样,心里愈愤怒,霍然起身骂道“废物,要你这种蠢材何用?不如老夫先杀了你,免得给宗门丢人!”

    赵窦脸色一变,眼阴狠的神色一闪而过,旋即恢复慌张的神色,叠声道“林长老息怒,息怒弟子私下留意过,那人伤了我之后,便大摇大摆的去了翠屏山”

    “翠屏山?”林长老一怔,脸上浮现一抹森严,寒气阴阴的冷笑,他道“我山阳宗虽然没落,但还没到了任人欺负的地步,伤了老夫门下就想一走了之?门都没有!给我追!”

    “传令下去,搜山!”

    赵窦心一抖,“是”

    ……

    一只花斑豹子,隐藏在山林树梢里,两只小眼睛里不时的冒出一道翠绿的光芒,它扫视四周,最终把目光集在一片灌木丛里,那儿,有猎物

    谋定而后动,此时,忽然起了山风,风呼啸而过,正是为高的猎手遮掩了声迹?豹子的腰是柔软的,甚至可以弯曲成弹簧,在一瞬间,能迸出惊骇的弹跳有了风的掩护,它决定出手,悄悄的蓄力,准备着出致命一击

    下一刻,它突然爆起,腾蹿在半空,尖而锋利的爪钩翻出,快如一阵风

    灌木里,感到危险骤降的狐狸显得惊慌失措,却没有看到,在豹子划过半空的轨迹,地面上一道阴影急扫过阴影,忽的,向上凸起了一道弧线

    那只威风凛凛的豹子,眼看就要成功,却不知怎么,耳朵和鼻子里,竟诡异的流出血来,扑通一声摔在地上,吓傻了那只死里逃生的狐狸

    那片阴影悄然消失,宋阳无声的出现,看了一眼死去的豹子,眉头一挑,隐隐有种说不出的得意,冷冷道“萧天虽然身手矫健,咱也未必比他差了,有朝一日,谁的成就高还不一定呢!”

    狐狸呆愣愣的,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自言自语,有些不知所措

    宋阳一怔,抬脚在它头上摸了摸,“乖,一边傻去”

    便在这时,有些嘈杂的声音渐渐传来,隐隐是有人在交谈,“哎,你那边找到了吗?”

    “没有,这翠屏山这么大,树林子又多,哪就这么容易找到了”

    “真是的,宗里也没个画像什么的,只说那人年轻,皮肤较白,拿着根金色的狼牙棒,这山野茫茫的,倒哪里去找?”

    ……

    金色的狼牙棒?

    宋阳在暗处听的清楚,片刻间就联想到那根破煞法杖,心不由一动,

    “这帮人…是来找茬的?嘿嘿,虽然最近看天哥有些不爽,但那是我兄弟么,还轮不到别人来欺负,爷正好手痒痒,便宜你们了”他歽然冷笑一声,悄悄的隐没在树荫里

    一片阴影悄然从树下转移

    论战力,影遁不如金刚变,舍钩指但若说暗杀,宋阳确实有值得骄傲的本事

    两个正在谈话的山阳宗弟子,声音忽然一顿,其一个赫然现,自己身下的影子,不知怎么就诡异的拉长了许多

    此人一怔,他同伴反应倒是快,身体急倒退,惊呼道“快退!”可惜的是,为时已晚,一道弧线自黑影突起,怔的那人呃了一声,便如遭重击,噗的喷了口血,倒在地上

    反应快而侥幸逃过一节的修士,见此心大骇,自己与同伴修为相仿,但眨眼间同伴就倒了,来人道法之高,手段之狠,实在不是自己所能相比的

    片刻间,豆粒大小的汗珠便从他额头间渗透出来,此人倒也果决,当下一狠心咬破舌头,从怀里掏出一物,霍然朝天而举,他一口精血喷出,撒在那物上面

    尖锐的呼啸从传出,一道流光冲天而起,在高空处,化作山阳二字

    宋阳瞳孔一缩,传信符!

    此物一出,山阳宗的人不久便会包围过来,必须当机立断

    宋阳蓦然睁眼,眼杀机一闪,对准了那人,一股黯淡的真气从其周身处爆出,疾凝成护膜在身上

    他霍然一踏地面,身体立刻化作残影爆射出去,那名山阳宗的弟子只觉得眼前一花,还来不及反应,便感到胸口一闷

    下一刻,山阳宗弟子身不由己的倒飞出去,口鲜血狂喷不止,洒落在茂密的林间,染红了无数叶子

    眼见是不活了!

    若是萧天在这,恐怕也会讶然失色,这一击,分明就是紫蛇传授的分身斩,宋阳当时自称没看到,此时却生生使用出来,那他的态度,就值得玩味了

    宋阳眉头一皱,脸上更无半分喜色,他心里清楚,那人分明是被自己撞死的,喃喃道“同样是一式分身斩,紫蛇能斩开石头,为什么我的却连区区的血肉之躯都斩不开呢?”

    便在这时,一道声音夹杂着惊愕与愤怒,轰然而至,林间的树叶震的哗哗作响

    “谁杀我山阳宗弟子?滚出来!”

    宋阳耳嗡的一声响,急忙手掩双耳,强忍住心的气血翻腾,冷冷盯住声音传来的方向,心骇然,“来的好快啊!”

    突然间,正在呼啸的风失去了声音,整个树林瞬间彷彿静止一般,再也没有任何声响,他的前方,茂密的树林和缠在一起的荆棘,突然向两旁倒了下去,现出了一条狭窄但容一个人走路的通道

    一个紫袍老者,缓缓出现

    须眉皆白,长飘飘,浑身一股仙风道骨的气概,恍若民间传说的老神仙微微有所不同的是,这老者脸上,杀气森森

    ※※※※※※

    萧天缓缓收回看向天幕的目光,脸上阴晴不定,就在刚才,他在山林间抓取野兽,忽然一声锐响,紧接着天上便出现山阳二字,显然,是那片天幕下方有情况生了

    “那一块地方,是宋阳先前所在的区域,那黑厮,不会出事了吧?”

    萧天眉头不展,心里隐隐有些担忧,片刻后,他愤然一跺脚,身体鬼魅般穿过一棵树,疾朝那处赶去

    在他走后,半晌,终于有风吹过,那棵树忽的动了一动,粗壮的枝干间,突然出现一道细纹,伴随着咔嚓一声,它,裂成了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