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26章 心魔
    “一日纵敌,数世之患一   ”

    “之前本以为杀了个败类而已,没想到山阳宗竟然会因此找上门来,如今梁子结下了,只怕是不死不休,我想…解决后患”

    啃着梦婕做的肘子肉,萧天若有心事,喃喃说道在其漆黑的眸子深处,一抹令人胆颤的寒光闪过

    当初,他为了修炼舍钩指,不知抠瞎了多少野兽,当真不是一般的心黑手狠,对付敌人,自然不会客气这番话淡淡的从他嘴里飘出,蕴含着一股杀气腾腾的凶戾众人一震

    片刻后,梦婕缓缓点头,“可以,”她身为大姐,平日里多有威严,老怪物不在的情况下,众人以她马是瞻,此番她一点头,便算是众人同意了

    宋阳忽的转身说到“娜儿过来,把山阳宗的情况详细对众人说一遍”

    娜儿,自然便是指被他草服了的李娜,此刻正在端茶送水,闻言急忙小步走了过来,老实回道“山阳宗,原本是骷髅山南边的修仙门派,半个多月前,突然蛟龙现世大水,方圆百里尽被淹没,山阳宗老宗主死了,宗门分为四派,各持一件信物去求别的门派,商议屠龙大会,我便是跟随二长老林正岩这一路前往天音寺求助的”

    二长老,林正东?

    宋阳一怔,旋即恍然道“你是说被我暗算了的那个紫袍老头吧?”

    李娜点头称是

    哦?萧天在旁边听着,眉头微微一挑,门派的长老再不济也是有些真本事,宋阳能暗算重伤其人,这份心计当真是有些出人意料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多看了宋阳几眼,眸子里幽光闪烁,心暗道有意思

    李娜仍在自顾自的讲述,“山阳宗原本不弱,只是死了宗主,难免被其他门派打压,迫不得已我们…”

    “好了”萧天直接挥手打断她,冷冷道“你直接告诉我,究竟是谁要杀我?你们搜山找我的命令又是谁布的?”

    “是林长老,”李娜道,“林长老为人偏激,他听说你杀了林瑟又毁了詹灵剑时,顿时爆跳如雷,搜山令也是他布的”

    “老匹夫!”萧天深吸了一口气,脸色不愉这老家伙连事情的缘由都不问就直接下死命令,单凭这点就看出此人心术不正,被这等邪人欺负,小爷咽不下这口气

    不行!非宰了他不可

    狠厉狰狞的模样一闪而过,萧天眼杀机隐晦,脸色恢复平静,津津有味的吃着烤肉,心里,却直接对林正岩宣判了死刑

    梦婕见到他这个样子,哪里不知道他的心思,眉头皱了皱,叫道“小天”

    萧天抬头,“嗯?”

    “老怪物不曾教咱们御空之术,若是对方御空而走或者从高空处围攻你,你到时候就危险了,依我看…你不妨,先去找一下紫蛇,看看它能给些什么帮助”

    梦婕淡淡的讲述,眸子却没有离开过他

    萧天深以为然,他刚要起身,便在这时,一声惊慌的女子呼喊从厨房里传出,慌张带着恐惧,仔细听时,似乎是柳儿出了意外萧天脸色一变

    ※※※※※※

    厨房里

    柳儿拿着菜刀,费力的切着板上的兽肉

    适才萧天看梦婕一个人下厨太劳累,所以便叫柳儿来帮忙,片刻后,梦婕又出去与众人商议事情,这一下,可苦了这妮子别看只是一般野兽的骨头皮肉,却也十分的坚韧,她不过是个妓女,往昔只懂得伺候男人,哪里会干这种力气活

    刀剁在肉骨头上,只觉得似乎是砍在石头上一般,震的手掌麻,柳儿闷哼一声,再次举起菜刀

    再看时,肉骨头只不过裂开一道小小的痕迹,柳儿却有些慌乱,主人还在外面等着吃呢,似这般磨蹭,何时能做好?万一主人不高兴,打我怎么办?会不会不要自己了,被抛弃后,自己的命运如何?难道…

    片刻之间,她额头上的汗珠便渗了出来,只觉得心慌乱,似是背后有严厉的目光瞪着自己,持刀的手忍不住的打颤

    滴答!

    一颗汗珠从玉颈处滑落

    柳儿咬咬牙,一手摁住板上的肉,另一手则猛然把菜刀高高举起,突然她一狠,狠狠的将菜刀剁了下去,心道这般用力,应该能把肉骨头切开了吧

    菜刀寒光闪闪,落下的轨迹,半空亮了一亮

    只是,她想法虽好,忽的眼角余光现,自己的手还摁在肉骨头上,顿时害怕起来,万一剁到自己怎么办?岂不疼死?

    有些事情,越想越害怕,越害怕越没准,本来刀是正对着肉去的,柳儿心里一哆嗦,下意识的菜刀就转移了目标,她心慌不已,急忙想将手撤开,却不知怎么的,在那一刻,似乎邪了一般,越想做的事越做不了,越不想生的事却照做了

    脑海一片混乱,只有一个念头来回响起不要切到手、我就靠着一双手服侍主人了,手没了我就等于失去了价值,千万不要切到手、不要切到手,不要…切到手、切到手、切到手…

    切!

    红光一闪!

    在这神经质般的叨念下,她自己已然乱了分寸,眼睁睁的看到,那柄菜刀,剁在自己手指上

    她愣了,第一反应不是疼,而是呆滞

    片刻后,伴随着鲜血“噗噗”的涌出,哐当一声菜刀坠落在地,柳儿脸色立刻煞白,干涸的小嘴张了张,半晌后,终于出一声惨叫

    “啊!”

    那雪白的芊芊玉指,几乎被一刀斩断,此刻只连着点皮肉,指骨已然被生生剁开,血殷红凄厉,眨眼间,便将周围染成了暗赤色

    柳儿的命运悲哀,好不容易被救出后,更加珍惜眼前的生活,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然而,这“断指”,似乎断绝了她所有的希望

    恨啊!

    为什么刚刚会那么蠢?真没用!

    被鲜血殷红的地面,如同恶魔的嘲笑,冷冷的,残酷的摆在她面前十指连心,断指之痛,直冲顶门柳儿眼前一昏,愕然向后倒去

    在即将坠地的那一刻,她从眼皮的缝隙处看到,门帘挑动,萧天闯了进来,脸色铁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