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27章 动情
    柳儿躺在怀里,萧天抱着她,静静的看着梦婕给她医治一

    数根银针先扎住穴位,一层寒冰敷在伤口处,封住筋脉,止血、止疼,

    梦婕又拿起一个玉瓶,倒出些白色的药粉在断裂的指骨上,柳儿轻“嘶”了一口气,慢慢的,她感到指尖失去了知觉,起码,不再那么痛了

    萧天面沉似水,心怒不可遏,压低了声音,冷冷问道“柳儿!是谁下得狠手,竟然剁断了你的手指,他妈的!让我抓到这恶棍一定宰了他!”

    柳儿囧然,不敢去看他的目光,片刻后,在萧天冷冷的目光逼视下,终于吱唔着说了实话,她怯怯的说道“主人,是柳儿不小心自己伤到的”

    “什么!”

    萧天吃了一惊,低头看了看,柳儿手指的伤痕深的骇人,不由皱了皱眉头,“就算是切肉不小心伤到了手,也不至于留下这么深的伤口吧?”

    柳儿脸色一红,讪讪的回道“是这样的,柳儿害怕主人等的不耐烦了生气,所以就…”

    她眼角处,微微有泪珠渗出,在梦婕和萧天面前,呜呜啼啼的,把之前的事情讲述了一边,满脸委屈

    萧天听完,愣了一下,喃喃道“越想做的越做不到,越不想的事情竟然生了,如果是修炼遇到类似的情况,那便是走火入魔,你…这种情况,类似于钻了牛角尖额”

    柳儿闻言,脸色登时就红透了,垂下头不敢再言语

    梦婕见此叹息一声,对着萧天翻个白眼,冷冷道“都怨你”

    萧天愕然,“我怎么了啦?”

    “还不是你把她吓到了,否则这么一个女子,至于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么?说,你平日里怎么虐待她了?”

    “冤枉啊”萧天满脸黑线,几欲无语,自己是那种暴虐的人么?至于把一个女人吓成这样,怪事,不记得对她做过什么啊

    他开口叫道“柳儿”

    柳儿在他怀里一个哆嗦,急忙昂起头来,“…主人,请吩咐”

    萧天看了她一眼,尽力使声音平缓下来,不带任何压迫的感觉,低声问道“你很害怕我么?”

    “没…”柳儿慌忙否认,但只说了一个字便说不下去了,萧天横来的目光如同刀子,一切谎言在这犀利的光芒下都会被拆穿柳儿犹豫了半晌,喃喃道“有…一点点害怕”

    说完,她偷眼瞧看,见萧天没有暴起怒,才微微的舒了一口气

    萧天嘴角一抽,见她这个样子,心怎能还不明白这哪是一点点啊,这分明就是吓坏了

    沉吟片刻,他道“柳儿,记得你开始遇到我时,似乎没这么害怕呢,当时虽然你也不敢违抗我的话,但至少不像现在似的吓得浑身打颤,我又没有虐待过你,你何必吓成这个样子?”

    柳儿咬着嘴唇,“…主人,柳儿很害怕被抛弃,自从脱离的那个妓院,便觉得自己从黑暗里遇到了光明,而主人也不拿柳儿当玩物虐待,柳儿心里真的很感激只是,夜深人静时,柳儿每每回想起之前的日子,愈害怕被抛弃,所以办事愈加小心,生怕主人气愤,柳儿、柳儿…”

    两行清泪,顺着她的眼角流淌,如同断线的珍珠,一颗颗的滴落,话未说完,便已经是泣不成声

    萧天一阵头大,心懊恼这是什么事啊,咋好好的哭起来了?别人找个丫鬟都是本本分分的,让干活就干活,让暖床就暖床怎么到了我这里,什么都没做,这个妮子就哭哭啼啼的

    哎呀,女人,真是麻烦!

    柳儿越哭声音越大,泪珠止不住的流下,片刻间,衣衫处就湿了一片,萧天一呲牙,抱紧了她,大声喝道“够了!”

    声音如雷震荡,普一出口,整个屋子便为之一震,仿佛佛门的当头棒喝,震的人心激荡,柳儿身子一抖,呜咽声立刻止住

    萧天叹了口气,看着她,缓缓道“柳儿,我并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而你也只是个丫鬟,我不可能时时给你关怀,你自己也要懂得分寸”

    听得这番话语,柳儿受伤的手抖了抖,但下一刻,她却似乎对此置若罔闻,只悄悄靠紧了他,贴住萧天的胸膛,眸子闪过一丝黯淡的神色,她看了看自己受伤的手指,一咬牙,叫道“主人”

    “什么?”萧天淡淡的问道

    “嗯…柳儿的手指伤到了,如今仅连着一点皮肉,估计是没有接上的可能了,不如…请主人把这坠着的指头,剁下去吧!”

    哦?萧天诧异看了她一眼,目光扫到伤口处时,瞳孔下意识的缩了一缩洁白的手指,完美如玉,但指尖处,却耷拉的悬在半空,伤口切面平整,白森森的骨头沾染着凄厉的血迹,在这漂亮的女子身上,格外刺眼

    这是何种疼痛啊!

    若非梦婕给其敷上了麻痹知觉的药粉,只怕她已然痛昏过去了吧这个可怜的女人,让她为之心疼额

    萧天看罢多时,蓦然转头,“婕姐,给她缠上纱布,把手指包起来,就这般剁掉了实在可惜,缠结实一点吧”

    梦婕闻言,愕然吃了一惊,“手指都这样了,别乱来啊,通风不畅会容易流浓的,你还要给她裹起来,想干什么?”

    萧天摇摇头,“可以生白骨,续断指的灵药不是没有,老怪物就收藏着一盒冰灵续骨玉膏,但此药太过珍贵,柳儿不过是个丫鬟,成他是不会给同意用的”

    梦婕一怔,“你说这些干什么?”

    冰灵续骨玉膏,她自然知道,这乃是老怪物费劲精力,从北极冰原得来的,被其看的极重,不是众人狠心,而是区区一个丫鬟,不值当的浪费这等灵药

    萧天却搂紧了柳儿,缓缓说道“但柳儿毕竟是我带回来的,我带回来的女人便算是我的女人,等老怪物回来,我去求他”

    此言一出,柳儿眼圈立刻就红了梦婕为之讶然,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见萧天笑了笑,道“出了这档子事,我现在也没心情去找山阳宗的林正岩寻仇了,嗯……婕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