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28章 控魂
    梦婕被叫了一声,疑惑道“有事?”

    萧天点点头,眼精光一闪,一丝争强好胜的异样光芒闪过,脸色肃然,缓缓道“老怪物离去已有几天,时间不短,估计他快要回来了,我要在他回来之前,把控魂术看透,在这段时间里,请姐帮我一  ”

    梦婕一怔“什么?”

    “姐,帮我炼制一些狠药,药力强、作快的那种”萧天摸着下巴,冷冷道“最好是不易被察觉的药散,多炼制一些,我有大用”

    梦婕眸子一转,“你想用这东西对付山阳宗?”

    “嗯,等我准备好了,便去收拾他们,敢惹我动真火的人,嘿嘿…”说到这里,萧天忽的冷笑两声,嘴角勾起个危险弧度,片刻后,他缓缓吐出几个字“不得好死”

    梦婕愕然

    ※※※※※※

    《控魂》

    「魂魄有三魂七魄之分,俱是人之精魂所在,同一人的魂魄之间,彼此都有神秘吸引,佛道魔三家法术对此都少有涉猎,唯独鬼道对此颇有钻研《控魂》一书载魂为魄之主,三魂乃枢所在,三魂被控,七魄便听其所令…」

    「…恶鬼幽灵魂魄往生幽冥,被无边业火焚烧淬炼,乃生出九幽阴煞阴煞者,煞气之精也,幽冥三宝之一,若能得其为之所用,则伤敌于无形然,一般魂魄,入幽冥后便自行消散,唯有被异法控制,才可承受业火焚烧,最终生成阴煞,是故,欲修天怒?舍钩指,必先习控魂之术」

    指尖轻轻划过字迹,萧天顿了一顿,喃喃道“魂魄牵连到幽冥法则,而九幽阴煞是幽冥界之物,怪不得老怪物会让我看这本书,原来是为了重修舍钩指做准备既然是修炼么,就要找些东西来练手,魂魄的话,…”

    他沉吟片刻,突然,似乎时想起什么,伸手把脖子处的骷髅头摘了下来,细细的打量着

    森白的骷髅头,光滑的骨盖,空洞洞的眼眶,两排齐刷刷的牙齿和曾经相见的不多,但看起来更诡异了一些,森白的骨脸上咧着嘴透出一副怪异的神情,好似玩世不恭的嘲弄,有几分像…自己的表情

    「呃…」

    萧天眉头一挑,感觉有几分不自在,他知道,这个看起来有些难看的家伙其实是活着的,而且还灵性十足,只是被这么个玩意对着自己笑,心里难免有些硌硬

    他敲了敲骷髅头,道“哎,别装死了,弄只魂魄出来给我用用,可别说没有,光我见到的,你就吞了三个,快点”

    骷髅头闻言,蓦然一震,原本黑漆漆的眼眶,忽的闪过一丝红芒,慢慢的闪烁起来,光芒照耀之间,两团鬼火呼的一声出现,仿佛恶魔的眼睛,诡异而森然的燃烧它看着萧天,咧嘴动了动

    萧天翻个白眼,“快点!别磨蹭!”

    骷髅头老大的不情愿,但仍慢慢张开嘴,明明是没有喉咙的它,嘴里忽然出一阵古怪的、类似干呕的异样声音,片刻后,一道透明的模糊影子从出现,被丢在萧天身前

    那鬼影就地一个翻滚,身形闪现,披头散,眼神空洞迷茫,转头扫视着周围,片刻后目光落到萧天身上,眼陡然闪过一丝狠厉

    “嗷啊!”

    刺耳的嚎破声从它嘴里响起,仿佛狼嚎,悠长而瘆人,一阵阴风从他身下聚起,眨眼间化作黑压压的一片,如同吞噬黎明的黑夜,又仿佛汹汹的凄凉潮水,气势滔滔的朝萧天涌了过去

    萧天目光一凝,眸子精光扫过去,立刻辨清了鬼影脸上的模样,那分明是赵窦的脸庞,除了有几分凄厉的变化,依稀还能辨认出他生前的不甘与惊愕

    瞧的阴风黑气呼啸而来,萧天不由的冷笑连连,冷冷道“若论凶戾,你远不及我,活着时,我尚且不放在眼里,如今一个死鬼,也敢在我面前嚣张,岂不闻“凶人镇恶鬼”么?”

    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只身体微微向前轻俯了几分,眸子冷酷的光芒愈无情,好似藐视人间的高高在上主宰,轻蔑带着不屑此刻萧天正是年轻力壮的年纪,浑身血气方刚,肩膀上砰砰两声闷响过后,周身表面竟凭空亮起一道红光

    那股阴风还未到近前,便仿佛遇到了更凶更可怕的东西,如惊乱蹿红光蓦然大涨,如岩浆热浪,陡然爆出,霸气的碾压过去,阴风传出一声闷哼,如遭重击,片刻后,赵窦所化的鬼魂倒飞出去,虽然周身完好,但看起来更加虚幻了许多

    萧天却注意到此时的这人双脚是飘忽的,仿佛蛇尾巴在婉转爬行,不由的一怔传说人祖女娲是人蛇身,所有人族子嗣都继承了这种形态,阳间时以人身现世,死后以魂魄以蛇尾游行,这难道是真的?

    嗖!

    赵窦阴魂飘忽退却了老远,普一交手便知道此时自己远非对方敌手,一击不成,立刻决定远遁

    厉啸声,一阵阴风卷起,他急向远处逃逸,赵窦还多了个心眼,让阴风在上面打掩护,他自己则偷偷的隐藏在地下,潜行

    萧天见此,眸子精光闪烁,立刻单掌结印,急急诵咒,霍然向前一指,破煞法杖横在半空,化作一道金光,无视那阵阴风,直接重重的插入土里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方圆两丈的土地尽皆塌陷,瞬间便出现一个大坑,磅礴的吸附力从涌出,四周事物仿佛被无形的手掌扯住,纷纷聚拢过去,霎时间飞沙走石,赵窦正逃的紧急,忽然一顿,诡异法力从身后轰然而至,只一吸,他便不由自主的倒溯回去

    那股法力如此巨大,竟然使他不能反抗半分,眼前仅一个花乱,景物一变,萧天便出现在他面前,冷冷的看着

    一股压抑的气氛铺天盖地而来,冰冷的目光幽幽森然,仿佛无形的大山压在头上,人为刀,己为鱼肉,命运被抓在别人手里,那滋味当真不是好受的

    赵窦一窒,身体下意识的抖了抖满面惊恐,“你…你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