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29章 犀利
    森白的手指伸出,诡异的法力腾起,萧天一手托着骷髅头,另一手无名指、小指、拇指相扣,食指与指竖直并拢,捏成控魂法印,指尖直刺青天,擎在半空,也不答话,径直冷冷的走向赵窦一

    他步子迈的轻而缓,徐徐走来却意外生成一股莫名的压力,看起来信步而行,却隐隐有几分阵法呼应之势,每一步迈出,空气凝实的气息便固重了许多,纵然赵窦身为鬼魂没有呼吸,此时仍也感到一股极端的憋闷,似乎在下一刻,自己就会被禁锢住一般

    赵窦骇然不已,紧紧几日的功夫,此人竟然修为精进到这种地步,想当初,自己在河阳城里与其交锋,打个平手甚至还占得上风,没想到再次与此人交手时,自己竟然被一招斩杀,这当真是出人意料,如今此人只凭气势便压迫的自己惶惶不安,那此人修为精进之快,当真是骇人听闻了

    若非鬼魂不会滴汗,只怕片刻间赵窦的头上便已布满了汗珠,饶是如此,他仍然不好受,只觉得对方一步步走来,压抑的自己魂魄几欲分离,未及近身便有这等凶威,若是靠近了那还了得?

    想到这里,赵窦厉啸一声,率先出手,双爪向前连连挥舞,幽光闪过,数道鬼刃旋转着飞舞出去,覆盖了萧天的上下三路,嗖嗖的如风,快而狠

    萧天哼了一声,脚掌忽的猛击地面,身体借力冲天而起,躲过鬼刃旋爪,人在半空,将身子缩起,手指更是悄悄的藏在暗处,不退反进,顺势一个空翻跟头,动作之急,随机应变之快,犹如早就预料好了一般,翻转之间,便猛然来到赵窦身前上空

    赵窦吃了一惊,鬼影飘忽而起,双爪交叉在头顶,狂似的乱舞,幽幽凄厉异样光芒闪烁,片刻间竟生成一股阴气森森的旋风,如刀片般旋转在周围,不住绞杀,企图阻止对方靠近

    一些地面的落叶,碎木乃至石屑,被这诡异的法力笼罩,震荡之下,一齐浮在半空,扬尘爆土,这般疯狂的施法之间,赵窦鬼影眨眼间便被碎屑笼罩,模糊不清,只能从外面看到一卷阴风呼啸急转,其片片幽光闪过,厉啸连连,所过之处,木碎石渣,仿佛魔王的绞肉机,当真是声势骇人

    不料的是,萧天胆大惊人,半空陡然暴睁双眼,目精光如电,任凭身子向那片旋风撞去却迟迟不肯出手,只是眼睛愈明亮,死死的盯住旋风里面

    “找死!”赵窦见状冷笑一声,鬼魂旋转而起,如陀螺般急急转动,头顶上的双爪更是狠厉,化出纷纷残影,交织纵横之间,此时竟仿佛钻头一般,带着呼呼风响,幽光一亮,整个鬼影便斜着朝上冲去

    便在这时,萧天眼似有惊雷闪过,忽的亮了一亮,光芒盛大之强,连对面的鬼影都被照耀的愣了一下,只在这一愣神的功夫,萧天便翻空落到近前,暗藏在怀的手指毫无征兆的赫然刺出,如狂蟒出洞,劲风凌厉如刀,找到了一条缝隙,分开纷纷残影,一指深入,点在鬼影的眉心处

    这一指,不偏不斜,指尖在触及的那一刻,蓦然大放光明,璀璨的光芒连连闪耀,一道布满了玄奥符的控魂法印从升起

    “呃啊…”赵窦瞬间失神,他能感受到外界的一切,却什么也做不了,在这一刻,他仿佛被施加了禁锢一般,动也不能动,只能呆愣愣的承受着这一招从来没见过但是却危意凛然的异术

    四周漂浮着的碎木石渣,立时一顿,阴风霍然散去,这些东西便失去了鬼力的催持,在半空停滞了片刻,纷纷坠落下来

    萧天平稳落地,缓缓收回手指,淡漠的看了看,半晌后忽的一笑,道“现在,你的命运掌握在我手里了”

    赵窦嘴角一抽,默然无言

    ※※※※※※

    「控魂法印压制之下,或有几率能炼幽魂做厉鬼,为己所用…」

    萧天翻阅着《控魂》,逐字瞧看,片刻后,把目光从上面移开,瞥了一眼不远处,傻瓜似的、站着的赵窦鬼魂,心微微有些迷惑

    “或有几率,”他摸了摸下巴,喃喃的自言自语道“或有?是指多大几率?”

    风轻轻吹过,哗啦一声轻响,书又翻过一页,一段特殊标记的赤色字出现,写著「炼厉鬼成,方才算是控魂,然稍有不慎,则会为厉鬼反噬,轻则经脉受损,重则心魔霍乱,慎思之」

    萧天目光一凝,面上少见的浮现一丝犹豫,低声沉吟道“反噬…”

    不知不觉,他眉头渐渐皱了起来,反噬和心魔,修行两大为人避讳的事情,哪一个都不是好解决的,遇到这种担有风险的选择,一向决绝的萧天,也忍不住有些患得患失,踌躇了起来

    赵窦站在一旁,听到“反噬”二字,还是那般呆愣愣的不动,但是却在心底有几分猜测,片刻后,不知是猜到什么,竟出几声怪异的笑声,隐隐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

    “嘿嘿嘿,嘎嘎嘎呃…”

    他这般举动,无非是落在萧天手里,心怀不满,想伺机报复,甚至是恶心一下对方,给对方心里添堵却不料想,萧天闻声,眉头一挑,转眼望去,目光在他脸上瞄了瞄,忽的冷笑一声,低声嘀咕一句,而后似是精神倍涨,一扫之前的犹豫模样,径直走了过去

    赵窦吃了一惊,本来以他的耳力想听清萧天的低声嘀咕是不容易的,但不知怎么,此刻竟听的格外真切,只是这话一听清楚,他脸色立时就变了,几乎羞愤的欲死那话语淡淡的声音,却有惊人的杀伤力,清晰的在他耳边回荡,

    “就这个逼料的,也能反噬我?”

    蔑视!赤裸裸的蔑视!

    赵窦在那一刻,感受到了空前的打击,仿佛平生经历的挫折加起来,都不如这一句轻飘飘的话伤心,他瞬间颓废了许多,连萧天走到近前来都没有做出多大反应,只是无神愣在那里,一幕幕的回想着那句话

    萧天看着他,笑了笑,道“我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