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31章 鬼奴
    萧天转头看去,见柳儿从远处溜溜的赶来,眉头一挑,微感讶异,“干嘛?”

    柳儿噙着嘴唇,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犹豫了片刻,才喏喏道“主人饶了他吧一    ”

    “为何?”萧天抬起头来,向她看去

    那个柔媚的女子轻轻皱眉,似在思索着什么,柔顺细长的长披在肩头,夜风吹过,有丝丝在她脸畔舞动

    半晌之后,她压低了声音,“

    适才柳儿听到他的惨叫,感觉真的很可怜,人难免不犯错,谁就能说一辈子都正当的呢,不如给他一次机会吧,若是主人日后也做错了…”

    “够了”萧天轻喝着打断她,心里有些烦乱,这个女人,自己不过是拿她当丫鬟而已,她便敢来插手这种事情,真不知道应该说她无知呢,还是胆大妄为当初把她留下是不是做错了,怎么现在有些后悔?

    若是因为这事情责罚她,那倒也不至于,毕竟这也算是…忠心为主

    算是吧

    女人,真是麻烦额

    他这般想着,脸色有些无奈,一个妓女出身的丫鬟竟懂得劝告自己,这算是福分了吧,虽然她什么也不懂

    柳儿被呵斥一句,立时满脸羞红,讪讪的不敢说话,呆在那里,站也站不自在,半晌后,不知是急的还是害怕,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萧天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捉住,他的臂力是何等之大,如提孩童一般将柳儿擎在半空,仔细看了她两眼,觉得这羞涩柔媚的模样别有一番风情,又看了看她受伤的手指,顿时心底一荡,将柳儿轻轻放在旁边

    柳儿被这变故弄的惊慌失措,她本就有些害怕萧天,于是怯怯的叫道“主人…”

    “你不要说了”萧天负手而立,转身背对着她,半晌后,有风拂过,吹动了耳边的髻,他道“你回去吧…回去好好想清楚”

    柳儿愕然

    ※※※※※※

    赵窦在柳儿到来求情之时,心底蓦然一松,若非还保留着清醒的神志,只怕以为是女菩萨来搭救自己了呢,当真是喜出望外,心暗道若有机会,必当重重报答此女

    然而,不等他心底下宏愿,便听到萧天冷言冷语的打走了那个女子,刚刚燃起的希望,顿时被一盆冷水泼灭了,他的心,如坠无底深渊

    赵窦魂魄一抖,对于能否往生,此时已经不报希望了,是何下场,全凭对方落

    柳儿走后,萧天默然片刻,不知是思索着此女之前的话语,还是另有别的心事,竟一直没有说话

    风悄悄的吹,衣袍抖动,襟带飘飞,忽的抽打在他的脸上,虽然不疼,但是却把萧天的思绪打断了,蓦然转身喝到“赵窦!”

    赵窦抬眼看去,“怎么了?”

    只见萧天沉吟着,缓缓道“你替我办一件事,事成之后,我准你轮回往生”

    赵窦愣了一下,片刻大喜,也不问对方为什么改变了主意,登时就大叫了起来,“我若能有下一世,必当有所回报,既然你肯许诺,望你不要悖约不消你动手,我三魂在此,你…拿去吧!”

    说罢,鬼魂一阵悸动,也不知他做了什么,竟变得略微虚幻了几分,飘忽之间,三道淡淡的虚影从分离出来,化为三条细细的丝线,幽幽的流光闪烁着,轻轻飞到萧天手里

    萧天倒是一怔,这么容易?

    书上说控魂炼制厉鬼,魂魄必然殊死反抗,哪没成想,这还没动手,赵窦就先献身了,看意思还很高兴,难不成这家伙生前就欠虐?

    摇了摇头,萧天落定心绪,随即精神一震,不管为何,反正对方同意了那就是好事,当下也不多说,径直操起法决,开始祭炼

    微微有几分异样森白的手掌轻轻舒展,手指屈伸之间,结成控魂惊鬼印,指尖泛起淡淡的光芒,幽幽如魅,看起来竟有几分不真实,他口诵咒

    “三魂在手,全权在心

    七魄待命,听吾赦令!”

    赵窦闻言,剧震,慢慢的眼睛光彩流逝,片刻后,一种迷茫的、空洞无神的情绪出现在脸上,他缓缓的垂下了手臂,呆呆的站着,像一个鬼侍,更像一个傀儡

    阴风吹过,莫名的增添了几分悲哀

    ※※※※※※

    水潭里

    凉爽的盘着婉转的身躯,紫蛇眸子眨着,尾巴轻轻在嘴边摇拽,仔细打量着眼前的人儿,半晌后,吐气如兰,缓缓道“你身上气息比以前更雄浑了,看起来,这两天修为精进不小么?”

    萧天嘿嘿一笑,挠挠头,“哪里,不过是侥幸练成了控魂而已”

    哦?紫蛇感到一丝诧异,目光在他身上扫了扫,疑惑道“这么快?鬼道的东西向来难以钻研,虽说你资质高,但这么短时间就学会了,还真有些不可思议额你…演示一遍我看看”

    不信?小爷这就叫你心服口服,看着吧!萧天心一动,笑了笑却没有说话,只将手掌轻舒,森白的手指凭空一捏,随意的打个响指,只听啪的一声脆响,身周围立刻有阴风从四面方吹来,尘土聚涌,登时一股乌黑的气浪卷起

    萧天用手一指,嗔喝道“还不现身!”

    话音刚落,一声厉啸响起,黑气翻腾之间,赵窦身形闪现,虽然还是鬼魂状的虚幻模样,但不知是怎么弄的,脸庞比以前狰狞了许多,披头散呲牙咧嘴,真有那索命恶鬼的气势,配合着四周的森森鬼气,看起来颇为吓人

    萧天一招手,“赵窦,给我搬个东西来坐下”

    赵窦缓缓抬头,用迷茫的眼眶四处看了看,片刻后目光锁定在一堆石丘上,魂体轻轻飘过去,仔细看了半晌,傻傻的搬了一块不小的四方石回来,放在萧天身后,沙哑的开口,道“主人,坐”

    萧天自然不会客气,一屁股坐在上面,转头看向紫蛇,脸上有些得意,懒懒道“喏,这就是我炼制的厉鬼”

    不用他说,紫蛇的视线早就移了过去,它眸子幽幽的光芒吞吐,上下打量了几眼,再回头看看萧天,半晌后,忽然说“我看它听你的命令时,没有丝毫的反抗,似乎由心而的动作,这定是它被控魂之前就主动同意了你的手段,你诛了它的心?”

    萧天闻言,一怔,想了想,回道“差不多吧,是他自己把三魂交出来的诛心与否我不懂,反正倒是挺听话的”

    “哦?厉害呀你”紫蛇再次开口是,语气里多了几分惊讶,旋即轻笑道“做的不错,姐赏你一个香吻

    说罢,蛇头一晃,虚影层层,萧天没等反应过来,眼前一花,便觉得脸颊轻轻一湿,他顿时明了自己又被占便宜了

    萧天伸手,在脸上轻轻摸了摸,一股异样的香气附在指尖上,令人微微有几分尴尬,但好在他脸皮厚,片刻间,便回过神来,干咳两声,岔开话题,道“咳咳,蛇姐”

    说起来,他心底对于紫蛇早就有些扭捏,毕竟不管是谁,被无端的吻了一次又一次的,谁心里能没些别样的感受?只是他这个人素来刚强,不喜欢把心底的感受告诉别人,紫蛇不说理由,他便不问,反正被亲一口,又少不了身上的肉

    紫蛇戏谑的看着他,悠悠道“啥事?”

    “咳,我想学御空之术,能教我吗?”萧天问道

    “这个呀,”紫蛇摇摇头,解释道“不是我能力不够,御空的法术我有,但是老怪物临走时曾特意叮嘱过我,不可以教你们这种法术,怎么求情都是没用的”

    萧天讶然,“这是为什么?”

    “唉,我也不懂,老怪物的脾气谁知道呢!”紫蛇叹了口气,“自从我炼化横骨之后,能说话时,便被他抓住,算算时间,到现在也有一百五十年的光景了,可那个老怪物的脾气我还是不懂的”

    “呃…”萧天嘴角一抽,本以为自己和宋阳等人就够苦的了,没想到这紫蛇比自己还惨,一百五十年呐,普通人都两辈子了

    紫蛇又道“你也不用太过烦闷,我曾经听老怪物偶尔提起过,他说不教你们御空是因为另有打算,你别苦着脸了”

    “另有打算?”萧天眉头一挑,趣味索然,不管他有什么打算,自己要赶在老怪物回来前摆平了山阳宗的事,没时间等那么久的

    想到这里,他摆摆手,“算了,没有御空术,我不信就收拾不了山阳宗,宋阳都能暗算了那个什么狗屁林长老,我被他称一声天哥,岂能比他差了?”

    说罢,径直扬长而去

    紫蛇望着他的背影,不由的感到一阵好笑,调侃道“小家伙,年纪不大,倒是挺争强好胜的嘛,不过么,热血男儿应当如此,蛇姐看好你哦”

    “切”

    ※※※※※※

    河阳城里

    萧天四处溜达,下山之前问了李娜,得知山阳宗的人暂时安落在城北的一家客栈里,本以为打听的很明白了,没成想,到了这里才现,城北的客栈有四五家之多,一时间他也不能确定是哪个

    如今,人来人往,也不能大刺刺的就逐个闯进去找人,万一打草惊蛇,那就是真的麻烦了

    “哎呀,早知道就应该问的更加详细一点了,这次大意了!”萧天嘟囔一句,暗道还是自己涉事不深,缺乏历练,若是老怪物在身边,恐怕又会教训自己了

    他一边走着,一边想主意便在这时,忽的有个瘦小的尖下巴男子路过身旁,也不知是崴脚了,还是走得太急没站稳,突然身子一扑撞在萧天的怀里

    萧天是修炼之身,哪里是容易被撞倒的,只脚跟一晃,便站稳了身躯,倒反震的那男子蹬蹬的倒退了几步

    那男子回过神来,急忙点头哈腰,赔礼道歉,“幺,对不起您了,我刚才走得着急,不小心撞倒您了别见怪”

    萧天一笑,这点事不算什么,街上人来人往,难免磕磕碰碰的,他刚要摆手放过此事,忽然觉得有些不对,那男子撞倒在自己怀里,这个地方也太巧了吧,怀里,素来是放银子的地方

    想到这里,他伸手在怀里一摸,顿时冷笑起来,放银子的小包裹不见了,果然是遇到了贼萧天眼角余光一扫,却现,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那男子竟窜到人群间,三晃两晃,隐去了身影

    “嘿嘿…手段不错么,敢在小爷身上偷东西,好,好,好”

    换了平常人被偷,定是要着急甚至骂娘的,可萧天被偷了,却意外的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怎么看都有些寒意

    …………

    李二绕过两条街道,回头瞅了瞅没人追来,顿时嘿嘿一笑,反手抓出一个黄色的小布包

    打开瞧了瞧,白花花的银锭子,足有七个,估计有三四十两他顿时乐了,普通人家,六十两银子足够一年的花销,三四十两,照这般看来,也是笔不小的钱呢

    “嘿嘿,那傻小子还真有钱,这次赚大了,下馆子吃顿好的去”李二笑了笑,摇头晃脑的揣着银子,径直朝一家酒楼走去

    酒楼里早就有一桌人在吃喝,有人扒头往外看了一眼,见是李二,立刻眉开眼笑,道“二哥回来了,这次有捞了多少?够数不,哥几个这顿饭还等着您来结账呢!”

    李二扬了扬手,道“放心吧,今天遇到个傻小子,赚了笔大的,足够咱们好好吃几天了”

    他抬手挑起酒楼的门帘,迈步就往里走,还一边与那桌人打着招呼,只是这步子迈到一半,脚还没跨进门槛,便忽然觉得肩膀一痛,一股巨力从身后扯住自己,力道之大,竟不能前进半分

    李二一怔,急忙转头看去,却见酒楼外面,也就是自己身后,一个年轻人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一脸的似笑非笑

    仔细看时,这年轻人正是被自己之前撞了偷钱的那个,顿时心里一个激灵,但他是偷老手,经历过风浪,当即不惊反喜,回身冷冷道“你是谁?抓我干什么?”

    萧天见他这样,也不多说,直接淡淡道,“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