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32章 群氓
    李二装傻充愣,一脸无知的样子,茫然道“拿来?拿什么?”

    萧天冷笑一声,装傻么,这厮是要耍赖啊,对付这种人就不能手软,当即一狠,猛然加大了手上的力道一

    他那是何等的功力,虽然舍钩指不复以前那般煞气,但煞根仍在,森白的手指如同钢钩一般,捏在李二的肩胛骨上,只用了三分力,对方便丝毫动弹不得,他眼神一寒,手指便慢慢陷了进去

    人的肩胛骨处,前后各有一个骨窝,恰好可以被手指掐住,这个部位名号为井肩穴,受力疼痛非常李二只觉得肩膀一麻,随即一股剧痛袭来,似乎是有铁钩子生生的把肩膀贯穿了一般,痛的他差点昏死过去

    “啊呀卧槽!松…松手…”李二嗷嗷惨叫,说话都不利索了,他的眼角处,片刻之间,便不争气的有泪珠流了出来,非是他性子不坚韧,而是那肩膀实在太痛了

    酒楼里吃饭的那桌人看到,立刻反应过来,有人叫道“那个小子,你要干什么?”

    萧天转眼望去,见是个贼眉鼠眼的家伙,心里顿时不喜,当即不理此人,自顾自的惩治李二,此时,顺着李二的肩膀处,已经隐隐有血迹流出

    李二都快疼疯了,什么都顾不上,嘴里直叫“松手、松手、松…”

    萧天淡淡的看了一眼,不为所动,都这个样子了,此人还不求饶,竟然让自己松手,一看便是多年当贼的老手,骨头硬不认错啊,如果此时松开此人,那此人一脱困立刻便会反咬一口贼心险恶,不得不防!

    他眼神一寒,森白的手指动了,只见那伸出的胳膊上,小臂处陡然绷紧,一股深沉的、爆炸般的力道疾传出,他指尖,便如捏豆腐似的,悄无声息的、深深陷了进去

    噗嗤!血花四溅!

    剧烈的疼痛感疾从肩膀处扩散,所过之处,李二就像瘫了似的,腿一软,身子像烂泥一般,直接向下坠去,但不等他倒地,忽的又止住,却是萧天的手还抓住他的肩膀,将其挂在那里悬着

    李二终究不是铁打的汉子,虽然骨头硬,但也禁不住这般狠毒,挣了两下没有脱身,立刻改口,哆嗦着说道“大哥,大哥,我错了…轻点,兄弟认栽了…”

    萧天哦了一声,手上力道减缓,但他目光扫了扫,心立刻又冷笑连连,“是么?你既然认栽了,那手还藏到身后干什么?是不是以为我不知道,你袖管里藏着刀子么!”

    说到这里,萧天的语气森然,目光冷冷的盯住李二,吐字之间,一嘴洁白整齐的牙齿,此刻看起来竟意外的有些瘆人

    李二吓的一个激灵,心知被对方看穿了,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当即咬牙一狠,反手狠狠的向萧天袭去在他手起处,寒光一闪,不知何时,一把尖锐的匕出现在他手

    萧天眸子一亮,身子略微寂静,瞬间后,犹如奔雷一般乍然而动,脚下飞快的一踹地面,身体向上旋冲而起,人在半空处,右腿伸出,陡然一个急旋甩踢出去裤腿都在此刻,出咔咔的破风声响

    李二一刀刺空,身子不稳,不待他反应过来,萧天那凌厉的脚正抡在他侧扭着的瘦脸上

    噗!

    一口鲜血里夹杂着几颗碎牙,红光染在半空

    这一脚力道之大,仿佛神龙摆尾抡的李二浮空,身体不由自主的转了几圈,竟倒飞着翻滚进酒楼里紧接着一阵哐当乱响,也不知砸坏了多少东西,惊动了里面的掌柜、伙计和吃饭的客人

    李二的那帮同伙急忙将他接住,众人再看时,却现他原本干瘦的脸颊陡然胖了数圈,臃肿难看无比,嘴角更是鲜血横流,几乎都快认不出来了

    其一人霍然起身,怒视萧天,喝到“操你妈的!下手真他妈狠,你小子是谁?有种报上名来!”

    萧天脸色一变,对方出言不逊,惹了我还敢骂我,这是找死的征兆啊!

    他刚要怒,便在这时,酒楼的掌柜率人出来了,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胖胖老头,到这里来没说话前,先对着两方人点头鞠躬,一脸惶恐的样子,喃喃道“各位慢动手,慢动手,且听小老儿先说两句”

    这老头,也就是何掌柜的,摸了摸头上的汗,道“诸位都是光棍磊落的汉子,直来直去没牵挂,可小老儿不一样,老儿我就这一间小小的酒楼,还指望着靠它养家糊口呢,诸位…”

    话没说完,李二身旁一人,满脸横肉,凶凶的瞪了过来,“老不死的!滚一边去,再敢瞎叫唤惹得老子心烦,一刀剁了你!”

    何掌柜脸色一僵,他身后的小伙计见掌柜吃瘪,立刻气噎胸膛,马上就要闯过去质问,却被掌柜的一把拦下

    何掌柜悄悄递了个眼色过去,然后转头对着萧天,拱了拱手,道“这位公子,您看我这地方小,能…”

    萧天眉头一皱,“事后赔钱”

    “呃…”何掌柜的一窒,拱了拱手,讪讪道“那没事了,您接着打吧,小心点别伤着”说完,领着人竟又回去了,临走时的表情淡然之极,和之前的惶恐判若两人,似乎砸的不是他家的酒楼一样

    萧天汗颜,人老成精,这才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主啊他转头看向酒楼里,扫了众人一眼,目光落到李二身上,伸手喝到“拿来!”

    李二已然被揍的起不来了,躺在旁人怀里,闻言一个哆嗦,但他却死咬牙关不承认,以为自己这边人多,便可以压过对方

    他叫嚣道“…唔…拿什么!”

    “少装糊涂!”萧天眉头一皱,遇到这种贼,也真是无奈了,要钱不要命呀,若是与这等人纠缠不清,又耽搁了时间,还没好处,到时候惊动了山阳宗的人就情况不妙了他道“你偷了的银子,赶快还回来,实相点,小爷不跟你计较…”

    “胡说!”

    那贼眉鼠眼的狡诈汉子闻言,突然横插一嘴,冷冷道“我二哥是何等的人物,大大的清白人,我们几人相约在这里喝酒,他又怎么会偷你银子?”

    李二身旁众人一听,纷纷附和着,起哄道“就是,就是,黄三说的对,这银子分明就是二哥的”

    他们人多,一齐嚷嚷,吵得这里人心惶惶,不大功夫,便有许多人围观,数十人围成个大圈子,围住李二等人和萧天,不时的指指点点

    萧天的脸色,片刻间便阴沉下来,一片铁青,沉声道“我再说一遍,银子是我的”他目光一转,落到李二身上,冷冷道“你,把银子还回来!”

    “幺!”黄三怪异的叫了一声,眼光瞥瞥的斜了萧天一眼,回头对众人说道“诸位看到没有,这就是理屈词穷了,此人开始耍横了,仗着自己有几分身手,径直来压我们了”

    他这么一说,众人哗然,再次看向萧天时,目光就变得有些不善了李二的同伙见状,立刻挺身而出,指着萧天怒斥“别以为你有两下子就能出来横着走了,大爷林飞来教训你!”

    说罢,向上一纵身,人起在半空处,翻个跟头,同时暗藏着一手,怀里藏着刀子,朝萧天落去,想给他一个下马威

    萧天正在气头上,抬眼见一道黑影落下,二话不说,猛的一脚高抬,狠狠的朝那踹了过去

    林飞人还没有落地,正在偷眼往下看,手里攥着刀子准备出手,便在此时,他忽然觉得身上一痛,一股狂暴不可抵御的巨力从下面袭来仿佛是那怒的公牛,用坚硬的触角猛的顶撞了自己,只听腰上一阵“咔嚓”的骨头碎裂声,人便不由自主的倒滚回去

    片刻后,酒楼里又是一阵哐当乱响,众人看去,一张桌子被当堂砸,立刻裂开,而林飞则深陷裂缝,手刨脚蹬不住的挣扎,他脸上,盖了一盆子打翻了的菜,油光满面,看起来很是滑稽

    “哈哈哈~”

    围观的人,才不管你谁对谁错呢,他们只看热闹,看谁出的乐子大,见到这一幕,立刻嘲笑起来

    李二的同伙吃了一惊,知道今天是遇到硬茬子了,有人悄悄商议,“怎么办?实在不行就认个错吧…”

    “屁!”黄三一口打断他,压低了声音,“咱们兄弟又不是头一次遇到这事,认错的话有用么?要我说,咱就一口气硬到底,这小子就一张嘴,怎么也说不过咱们,到时候他没话说了,咱就说他理亏,我招呼一声,你们一齐过去过去揍他,给二哥还有林飞报仇!”

    李二狠狠道“对,对,他就一个人,再能打也架不住咱一拥而上的,堆死他!”

    他们交头接耳的商议声音压得很低,围观的一般人听不见可没想到,萧天是修士,耳力异于常人,更兼站的近,耳朵一动,片刻间便将这伙人的话听了个七七,顿时怒气上冲

    萧天咬牙切齿,幸亏我是修士,若是普通人被他们偷了,遇到这事,岂不被阴死?

    黄三大叫道“这人蛮不讲理,贪婪了我二哥的银子,强行索要,我二哥不给,他便动手伤人,我兄弟林飞仗义出手,却被这家伙打成重伤,兄弟们,这厮强横,一齐上啊!”

    李二的同伙除去受伤的那个,还有个汉子,早掏出了刀子,就等着这话,闻言,霍的窜了出来,纷纷围住萧天

    围观的人见事不好,齐齐后退了老远酒楼前的场面处,立刻腾出一大块空地

    萧天目光冷冷的扫了一圈,看到那些人手的匕时,瞳孔微微一缩,自己虽然抗揍,但还没练到刀枪不入的地步,若是被这玩意捅一下,铁定是要挂彩了

    他眉头一紧,蓦然转头,盯住一人,不待对方反应过来,便猛然暴蹿过去那人吃了一惊,反应却不算慢,手匕狠狠的一挥,幅度大而快,划过身前,隔断了萧天的脚步

    萧天闪身,瞅准时机避过匕,紧跟着一记大力撞肩,顶了过去,那人试着格挡了一下,却不料萧天力道之大,根本就不是他能抗衡的,只觉得周身一震,便不由的蹬蹬倒退

    上前一步,萧天霍然出手抓住此人,一把将其拽了回来,近身时陡然顶膝,冲在其小腹上,对方终于熬不过痛,噗的吐了口苦水,同时手里一松,匕坠落

    萧天一翻手,接住匕眼角余光一瞥,瞧到身后又有两人举匕刺来,当即猛的一个急旋,转身就是一脚,拦腰横扫一人

    那人正在急冲,忽然腰间剧痛,双脚不由的腾空了,身子一歪摔在地上萧天看也不看,直接一脚踩在此人脸上,用力碾了几下,眸子却冷冷的盯住另外一人

    他的眼睛,黑白分明,平时看起来也就一般,唯独在怒时,瞳孔里精光汇集在眼仁深处,隐隐有几分威严,逼人不敢直视

    那被他目光正盯着的人,忽的觉得很害怕,似乎片刻之间,自己就怯懦了许多,他冷不丁的打个哆嗦,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同伴被对方踩在脚下,脸皮破裂,眼见是不活了,顿时吓的一抖,几乎是下意识的,此人回身就跑

    萧天一提气,纵身而起,在半空处翻个跟头,他时机看的准,落下时,正踩在逃跑那人的肩膀上,双脚猛的一并,趁势便夹住了这人的脖子这人还要挣扎,用匕割萧天的脚筋,萧天一狠,陡然一晃腰,一怒之下,竟生生扭断了此人的脖子

    扑通!

    一具尸体倒下,殷红的鲜血顺着此人的口鼻往外涌,片刻间便染红了一片黄土

    众人骇然,旋即有人反应过来,喊道“杀人啦,杀人啦!快跑啊…”转眼间,围观的人便走了个七七,只剩下一些胆大的,瞪眼看热闹

    萧天眉头一皱,闹出这么大动静,早晚会惊动山阳宗的人,不可拖延

    李二那伙人已然呆了,本以为自己这边人多,能讨些便宜,哪想到须臾之间就被放倒了三个再看对方,人家脸色丝毫不变,杀人就像杀了只鸡一般,那种淡漠的表情,只单单望一眼,便觉得胆寒

    这伙人里叫嚣的最凶、也是最为狡诈的黄三,吞了吞口水,突然一指萧天身后,大叫道“兄弟快来,抓住他!”

    萧天冷得一转头,却现身后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回头看时,却见黄三蹿入人群,顿时冷笑起来,“想跑?嘿嘿,就数着你最坏,跑了你那还得了?”

    一道寒光自他眼闪过,猛然一挥袖子,起手处,之前得到的那柄匕便脱手而出,旋转着飞了过去,如同长眼睛的精灵,分开人群,径直窜到黄三脑后,只一刀,便把这人钉死在那里

    四周顿时传来一片惊呼,吸冷气的声音不绝于耳,众人惊愕不已,一是这人死的太轻易了,二是这位下杀手的年轻人手段真狠啊

    萧天缓缓转头,看着李二的同伙,本来不想杀这帮人,可现在看来,非杀不可了!

    他杀心一动,一股肃杀之气登时涌现出来,森白的手掌抬起,指尖屈伸之间,一层幽幽的光芒泛起,隐隐给人一种压迫感萧天唇齿轻动,急诵咒

    随着喃喃的咒音响起,仿佛鬼魅的吟唱唤醒了什么,片刻间,一股阴风贴地而起,呼啸盘旋在周围,天悄悄的暗了下来,白云遮住太阳,萧天站立在那里,手擎法决,仿佛诡异的魔神一般,阴影模糊了他的面容

    本来就罕见的鬼道法术,此时施展起来,更加平添了几分魅惑

    虽然是白天,但在场的众人,此时蓦然觉得有几分阴森和寒冷,下意识的裹了裹衣服,李二等人见状哪里还不明白,立刻反应过来,失声道“修士!你是…仙尊再上,小人有眼无珠,冒犯了您,求您高抬贵手,大慈大悲,许我们将功赎罪,我们再也不敢了,求您…”

    几人说着,齐刷刷的扑通跪倒,小鸡啄米似的对着萧天磕头,任凭头磕得鲜血直流,却仿佛没觉到一般,只在嘴里说这些好话,祈求能侥幸的活下来

    萧天抬了抬眼,看着这些人,嘴角一动,轻轻吐出两个字,淡淡道“晚了”

    一招手,一股浓浓的黑气滚了过去,慢慢笼罩了这几个不开眼的家伙黑气宣腾之间,厉鬼狂舞,疯狂而尖锐的利爪撕碎了丑恶的躯干,有凄厉骇人的叫声传出

    “啊啊…啊啊!”

    大街上瞬间安静下来,只有那凄厉不似人声的嚎叫在空荡荡的街巷里回响,所有人的目光都集在这里,有畏惧,有避讳,还有一些莫名的崇拜,在众人眼光,那团黑气的主人高深莫测,而跪地求饶的几个人则显得猥琐,无用

    然而,从头到尾,都没有人来制止过这次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