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34章疯狂
    眼看这催命的手掌就要落下,萧天趴在地面,猛然一个翻身,正脸瞪着林正岩,眼精光大放,同时双腿急剧的蜷缩回小腹,攒足了力气,奋力踹起,如兔子蹬鹰,两只脚来去如风,腿影密密麻麻,片刻间便踹出二十余脚一

    林正岩正俯着身子,陡然遇变,心底着实吃了一惊,但他毕竟修道多年,见过风浪,虽惊不乱,当即深吸一口气,独臂连挥,手掌上蓦的光芒大作,化出十余道掌影萧天的猛烈脚踹,大多被他接下,只有四五脚落在他身上

    但纵然是这样,林正岩也不好受,身体晃了晃,闷哼一声,可脸上傲气横生,冷冷道“老夫纵横一生,吃的盐比你小子吃的饭还多,这点小伎俩岂能瞒我?当真是…”

    此时,林正岩脸上,隐隐有一分得意,旋即板着脸,这般说着,一边伸手抓向萧天,在其手掌处,一圈火焰忽的燃烧而起,环绕在四周,别的不说,单这份控火的功力,便不愧他长老的名头

    一股炙热的杀机向萧天笼罩过去,萧天面露惶恐,但眼底,却有一丝狡捷闪过

    林正岩看在眼里,忽然心一动,感觉哪里有些不对,有一时说不清楚,他下意识后退了半步

    却不料,便在这时,一阵阴风从庭院的四面方出来,疾涌向此人身后,片刻后,一声尖锐的鬼啸凭空响起

    林正岩脖子一凉,根根汗毛倒竖,急忙运气,一掌向后拍去,同时转头看向那里这一看,登时吓了一跳,却见一个披头散,呲牙咧嘴的厉鬼扑面而来,两只锐利的爪子直往自己身上招呼

    最出乎意料的是,这人自己还认识

    林正岩脸色一僵,“是你…赵窦!”

    萧天将赵窦留在身边,迟迟不肯出手就是为的算计林正岩,如今假做受伤,暗指挥厉鬼偷袭,果然重创了林正岩

    只这一耽搁的功夫,赵窦便欺身而近,对着林正岩身上一通狂抓,林正岩闷哼一声,脸色铁青,不顾嘴角有鲜血流出,狠狠一掌挥了过去

    掌风如刀,呼啸之间,热浪汹涌赵窦化为厉鬼,实力比生前下降了三分,他活着时便不是林正岩的对手,死了又岂能躲过这一掌?

    一掌贴在他胸膛处,赵窦如遭重击,身周围的黑色鬼气都为之消散了许多,当即惨叫一声,化为一缕残魄,躲进深夜的幽暗里

    林正岩破口大骂,“败类!老夫抓住你,非要清理门户…”

    话未说完,一脚踹来,林正岩瘁不及防,只觉得脸颊剧痛,身体便不由自主的浮空,在半空快转了几圈,滚落在地上

    噗!

    一口老血从他嘴里喷出,连带着几颗碎牙林正岩勃然怒,转眼看去,却见萧天快收回脚,平躺在地面,身体从头到脚一齐绷直,片刻后,双脚高高抬起,升至半空时,陡然疾一坠,同时,萧天双手快收于脑后,两掌反摁耳边的地面

    甫一力,整个人便从地面处,由平躺着变为一跃而起,腾在半空,势如跳山猛虎萧天大喝一声,顺势朝林正岩扑来

    林正岩眼见自己重伤在即,对方又从上面扑来,当即一咬牙,也学着兔子蹬鹰的姿势,双腿缩起,欲要朝上踹去

    却不料萧天人在半空,还未落下便大喝道“破煞法杖!”

    庭院里不远处,躺在地面的金色狼牙棒立刻腾起,化作一道金光,横空袭来,林正岩的腿才踹到一半,便觉得膝盖剧痛,竟不受控制的弯成一个惨烈的形状麻痹知觉了

    紧接着,萧天如一颗流星般坠落,正好骑在林正岩身上,二话不说,纠住这老头便是一顿乱打

    林正岩纵然老成,却依旧吃了这电光石火的亏,待他反应过来时,就现自己已然被对方骑在身下了,不由的恼羞成怒

    他奋力反抗,只是这时,冲关失败的反噬效果显现出来了,还不等萧天动手,这老头便自己先大口的吐血起来

    林正岩脸色瞬间苍白,知道今天可能凶多吉少了,但他还是有些不甘心,于是一边挣扎,一边喝问“小鬼,你之前明明了我“目真火”一击,就算没有打,那飞溅在身上的碎石也不是泥巴捏的,怎么可能什么事都没有?”

    “切,老头,”萧天冷笑一声,得意道“小爷的炼体功夫几乎到了铜皮铁骨的地步,就那几块破石头也能伤到我?别做梦了你!”说罢,挥拳又是一击

    “好,好,好!小鬼好手段,但莫要以为这样就能吃定老夫了”

    林正岩咬牙切齿,此刻他当真是拼了老命了,仅剩的胳膊狂舞,就像疯了一般,也不管什么招式,只一通乱打

    萧天也打的心头火起,双臂狂抡,丝毫不躲避,你打我来我打你,完全是以伤换伤的打法,反正自己是两条胳膊,不吃亏!

    三条胳膊在挥动,犹如魔神在狂舞,人都疯狂了,林正岩疯狂了,萧天也疯狂了

    这般乱打之下,终于,萧天的胳膊和林正岩的手臂碰在一处,传来一声咔嚓的脆响,两人脸上同时变色

    动作一僵,片刻后,林正岩哈哈大笑,语气里说不出的畅快“小鬼,你还嫩了点,声音是从你胳膊里传来的,你那条胳膊,废了!哈哈哈…”

    “是么?”萧天冷眼看着他,向看白痴一样,冷冷道“老头,你看清楚再说好不好?”

    林正岩一怔,仔细看去,笑声嘎然而止,整个人仿佛瞬间衰老几十岁一般,脸色惊骇,瞪着对方喃喃道“你、你、你的胳膊…”

    “我的胳膊,嘿嘿!小爷的天赋神通金刚变,从进阶到第二层后还没用过,你有幸试试威力了”

    萧天身上,衣衫瞬间膨胀,片刻后肩膀处不堪重负,两只手臂暴涨,足足有人头粗细,屈伸之间,活动的肌肉充满了一种澎湃的力量感,给人深深的震撼

    林正岩吓的老脸失色,立刻把压箱底的功力使了出来,他修为百年,一身道行确实深厚,片刻之间,周身蓦然亮起一层红光萧天那锤头似的铁拳砸在上面,只听砰砰作响,似乎是砸在生铁上一样,反震的臂膀酸麻

    饶是如此林正岩也不好受,他本就不如年轻人气血旺盛,此时内有反噬,外遭重伤,这般坚持抵抗了没多久,嘴角便有污血不住的涌出

    片刻后,老头终于害怕了,“停、停手,有事好商量…”

    啪!

    一巴掌扇过去,萧天甩了甩手,道“有事你就说,我接着打,打人不妨碍听清楚,两不耽误!”

    “你!”林正岩怒气搪胸,几欲气昏过去,咬着的牙齿已然渗出血来,他狠狠道“我有百年道行护身,你伤不了我的,不如就此罢手,老夫可以不和你计较,如若不然,等老夫日后缓过劲来,绝不饶你…啊…我都说了有道行护身,你还死打什么!”

    “打不死你,揍着解闷行不?”

    萧天翻个白眼,心里也是暗焦急,这多年修炼的老家伙就是命硬,这般模样了都不死,他妈的!

    若是等山阳宗的众人回来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萧天脸色狠,愈卖力捶打,狂轰拳头,不要命般的消耗力气,把林正岩揍的嘴里血喷不止

    可不知是这老头命硬,还是吃了什么仙丹,重伤如此就是不死林正岩也知道到了关键时刻,见对方狠,他当即也拼着老命,一把抓向萧天的脖子

    萧天哪能如他的意,急忙向后仰身,林正岩一抓落空,没掐住萧天的脖子,却鬼使神差的抓在了他脖子下方的挂坠处

    林正岩脸上一抹寒意笼罩,立刻拽紧挂坠,语气森然“小崽子,我勒死你!叫你…”他说着,用力向后一拽,挂坠上的绳子立刻绷紧然而,不待他高兴,一股死亡的感觉瞬间笼罩上心头

    仿佛是死神的骤然降临,一切不幸瞬间压了过来林正岩胸口一闷,气喘吁吁,片刻全身的血液,急倒流,顺着他的手掌,涌出体外,那个挂坠上的骷髅头,空洞的眼眶陡然闪亮起红色光芒

    在这红色诡异的光芒,照耀之下,林正岩身上的护体法术随之湮灭,其体内的生机,如同遇到烈火的冰块,疾消散,转眼间便散了个七七

    便在这时,“嗖嗖”的破空声响起,一道道流光闪烁,盘旋在半空片刻,渐渐落回院

    山阳宗众人身形闪现,看到场情景立刻大吃一惊,只见一愣头小子骑在林长老身上,玩命的狂揍而林长老则口喷鲜血,开始时还在挣扎,但片刻后,随着对方一记重拳,噗的一声喷出些内脏碎肉,从此,便不再动弹了

    堂堂的林长老,死了

    被活活打死的

    众人一时愣住,旋即有人反应过来,“刷”的祭起飞剑,眼睛赤红,转头盯住萧天,厉声喝到“妖人,拿命来!”

    一道剑光闪过,飞剑袭去

    萧天吃了一惊,急忙御起破煞法杖,横挡一击,只听仓啷一声响,飞剑倒折回去,而萧天的身体也剧烈摇晃了一下

    那山阳宗的弟子一怔,看了看萧天手里的法杖,须臾便反应过来,旋即怒道“金色狼牙棒,是那个被林长老抓捕的妖人!大家快出手擒下他,给林长老报仇!”

    众人闻言,纷纷围住萧天

    一股肃杀兼悲哀的气氛登时笼罩过来,四周缭绕着黯然

    夜深深的,此时风吹过,乌云散去,高高的天幕上,竟露出一轮明月,璀璨的光芒洒落之下,一切阴影都无法遁行

    汗珠,缓缓的从萧天的额角冒出,顺着他的脸颊,慢慢滴落下来

    吧嗒!

    萧天脸色一沉,心底暗呼大意了,此次和林正岩这老鬼斗法,虽然侥幸拼死了对方,但是自己也消耗颇大,几近油尽灯枯,如今体内空虚,恐怕不是这众人的敌手

    想到这里,萧天蓦然抬头,一边打量周围,另一边,则悄悄的在死鬼林正岩的尸体上摸索,片刻后,他手一抖,从林正岩怀里摸出一个鼓鼓的包裹,看也不看便飞快揣到怀里,而后,更不留情,直接御起骷髅头,抽了林正岩的魂魄

    骷髅头厉啸一声,黑暗仿佛同时睁起万只鬼眼,无数的冰冷目光注视之下,众人没来由的感到身后一凉,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萧天则趁机将林正岩的尸体提起,猛然甩了出去,脚下一跺地,身形飙射过去,在众人疏忽愣神的时候,钻开人群缝隙,跑了出去

    山阳宗众人恼怒,忽的有个眼尖的修士出言道“那小子身上有伤,跑不了多远,我们追!”说罢,一道剑芒腾空,此人飘身而上,望着萧天逃窜的方向,深深追去

    其余人见状,对视一眼,纷纷御空跟上

    …………

    河阳城里,就连普通的百姓也知道出大事了,毕竟先前萧天斗法时,光芒冲天,不是瞎子都能得见但出人意料的是,原本好热闹的老百姓此时却无一人出来瞧看,纷纷关紧了门窗,竟不敢出来

    偌大的城街道,为之一空

    街道上,萧天身形闪烁,沿着路边急急逃窜,同时不忘施法感应一下,片刻后,脸色一苦“先前派出的九个小鬼,如今一个也感应不到,成是被他们杀光了,他妈的,这帮家伙下手真快!”

    在他身后,遥遥的有数道流光追来,呼啸之人影渐近不多时,有人觉得时机成熟,便仗着居高临下,抬手射出一道剑气

    萧天人在奔跑途,耳朵一动,听得身后风声,咒骂一声,急忙高高跳起,他双脚才离地,一道剑气便从身下抄过,凌厉的劲气吓的他一哆嗦

    “他妈的!小爷就是吃了不能御空的亏,若是我也能御空,这会的功夫早就跑回翠屏山去了,哪里落得这么狼狈!”

    萧天呲牙咧嘴,舞动破煞法杖隔开剑气,刚要远蹿,忽的灵机一动,脚下动作不停,但手却单掌结印,急急诵咒,片刻后,横眉大喝一声“涨!”

    一字出口,破煞法杖表面金光大放,陡然轰鸣起来,巨响声,本就硕大的狼牙棒身立刻伸长了许多,足足有两人之高

    萧天一跃而起,将法杖接在手里,一头拄着地面,用力一荡,人在半空便如撑竿跳似的凭空跃出老远没等脚下落地,他再次擎着法杖往地面一拄,身形飘忽的往远处荡去萧天本就力大,这法杖又长,一荡之下至少能飘出十余米远,似他这种方法赶路,如猿猴一般,只几个呼吸的功夫,便跑的极远

    山阳宗追来的众人在高处看到这一幕,不由面面相觑叹道“这家伙真有种,竟想出这种法子跑路”

    有人默然片刻,森然道“咱们御空在高处,若是连地面上两条腿跑的都追不上,那就没脸出来混了,别愣着,宁要死的,不能逃了对方,下杀手吧!”

    众人闻言一震,片刻后纷纷点头,呼啸声随之响起,比之前强盛数十倍的剑气纷纷如雨,纵横交织之间,光芒璀璨,对着地面狂轰乱炸

    抬头看去,漫天都是绚烂的光芒,好似民间过节时怒放的烟花,一朵朵绽放在天幕上,显得十分美丽

    然而,萧天却无暇欣赏这些,此时他感到一阵深深的压力紧迫号,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苦笑道“这次玩大了,本以为山阳宗是个小货色,杀了林正岩就能跑回来,却不料阴沟里翻船,竟被这些不入流的家伙拦住,他奶奶的,大意了!”

    虽然语气沮丧,但他却没有放弃抵抗,男儿当世,自会战至最后一息萧天忽的停下,霍然把破煞法杖举起,眼强自闪过精光,在这光芒注视之下,他重重的一挥手,把破煞法杖插入低下

    用力,再用力!

    此时他的胳膊,仍是金刚变的形态,奋力一插,破煞法杖如刀切豆腐,诡异而从容的深深陷入土里埋没之深,以至于两人多高的法杖,此时竟只留下小节的把柄在外面

    萧天大喝一声,一跺脚,将仅露在外面的那节法杖也踩入地下,随即他就地盘坐,森白的手掌伸出,立在身前,手指屈伸之间,小指、指和食指如山矗立,指尖直指苍天,而无名指则半屈,拇指内扣,结成一个类似佛门推山金刚的法印

    这个法印普一成形,一股诡异的法力骤然出现,巨大的轰鸣便从地下传来,仿佛千军万马奔腾而过,声音汹汹如雷四周的一切仿佛被无形的手掌扯住,纷纷向那里汇聚偌大的河阳城街道为之震颤,两旁屋上的砖瓦哗哗乱掉,声势骇人

    萧天的脸上,闪过一丝异样的潮红,几乎快滴出血来,片刻后,他终于忍不住,噗的喷出一口鲜血而手结成的法印却在此时突然泛起光芒,在黑夜里,如一盏明亮的塔灯,照耀着四周的天地

    下一刻,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其周身方圆五丈的地面轰然塌陷,河阳城街道上,如同遭遇了天降陨石流星,碎砖乱飞,巨大的轰鸣声音,一个深深的大坑洞随之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