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35章脱身
    萧天落在洞里,破煞法杖横在头顶,放出璀璨如雷的强光,在这层光芒护佑之下,他仰头看去,却见天幕高处,纷纷如雨的万道剑光终于落下一

    两股不同的诡异法力,普一接触,便陷入疯狂的对轰灿烂的斗法炫光如同梦幻一般闪烁,仿佛九天星河洒落,坠落在人间爆炸,多彩缤纷的流光,照耀的河阳城街道上,亮如白昼

    一声声震慑人心的巨大轰鸣接连响起,似是有人在朝天放炮,宛如实质般的声波呈涟漪状向四周扩散,鼓动空气,震的四周房屋瓦砾碎裂一些修为弱或是离的较近的百姓,耳如同被惊雷洞穿,片刻间便森然滴血

    萧天身在场,对于这阵声波更是当其冲,他急忙手掩双耳,却仍觉得脑嗡鸣不止,无奈之下,只得霍然向上一纵身,头顶着破煞法杖法杖,周身霹雳环绕,从大坑里跳出来,脚步踉跄的朝远处逃去

    山阳宗的众人一见,顿时又惊又喜,为那人道“我说他为什么都惨这样了,竟还能跑出来,原来是有这等犀利的法宝护身,如今遇到我等,就把这法宝连同小命一齐留下吧!”

    说著身形飞起,祭剑腾空,这一次,却是向著萧天的头顶,直直插下可怜萧天此刻全身乏力,再也提不起半点力气抵抗,眼看就要死在这人的飞剑了

    「哼!谁敢伤我徒儿!」

    一声断喝,满含怒意,森森的鬼气转眼间破空而至,如巨涛排空,席卷了整个天幕他们周围十丈之内,街道的瓦砾瞬间崩碎,只有一道浓郁无比、庞大的黑烟,铺天盖地而来,从天边降下,将这满天斗法炫光,尽皆遮掩

    山阳宗众人大惊失色,来人道行之高,大非寻常,哪里还顾得上伤害萧天,纷纷疾退,尖啸声,飞剑宝光大盛,在身前腾起一道道护身光墙

    「轰┅┅」如雷声落地轰鸣,鬼气光砸在光墙之上,森森寒意,轰然而生,片刻间化做一柄古怪的扇子,震动不已巨大之力,将山阳宗众人直往後压去,直退了数丈之远,这力道竟不稍减,依然如山呼海啸一般直压过来

    山阳宗众人面色同时一白,纷纷使出压箱底的功力,法诀变化,十指连动,各自飞剑上,瞬间射出犀利的光芒,在半空里合于一处,穿过森森的鬼气,打在那扇子之上巨响声,那柄扇子倒飞回去,山阳宗众人身子亦是大震,连连飞退了几步,这才站稳身体

    「老怪物!」萧天望着那柄突然出现的扇子,眼忽然泛起喜意,大声叫道

    森森鬼气一闪而收,黑雾闪过处,老怪物缓缓现身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只一抬手,臂膀晃动之间,手掌便瞬间拉长变大了数百倍,一把抓住萧天,拎到自己身后

    “咳咳,你轻点,我身上有伤”萧天呲牙咧嘴,有了老怪物回来,一切危险都不叫事,所以得空便计较起这些小事来

    “该!”老怪物哼了一声,冷冷道“老夫刚回到山上就听说你自己一个人下山逞强去了,不是好逞强么,你不是有本事么,怎么这点痛都熬不住,还被人追的满街乱跑?”

    “呃…”

    萧天一窒,摸了摸鼻子,讪讪道“咱不提这个,先帮我报仇吧,这帮家伙趁我空虚追杀我,我不会御空,都快郁闷死了,快帮我出口气”

    老怪物翻个白眼,“没用的小鬼头”

    虽然他这么说着,但目光落到萧天身上的伤痕时,却忍不住皱了眉头,再次转头看向山阳宗众人时,一双深邃的老眼,便多了几分森然的杀意

    那柄山河扇浮在身前,森森鬼气缭绕,徐徐打开,露出扇面上的风、云、鹏、岳,一股杀气登时涌现出来,气势滔滔的笼罩过去

    山阳宗众人听了他们的对话,哪里还不知道二人的关系,又见老怪物杀机涌动,当即脸色一变,齐齐转身逃窜

    黑光一闪,扇子疾射而出,在半空一个急旋,继而翩翩起舞,周围立刻从四面方吹涌过来,不多时便形成一股强力的飓风,旋旋急转,磅礴的吸引力从扩散出来

    风卷直通天上,里面如同无形的触手伸出,山阳宗逃窜的众人身形一顿,便不由自主的被扯了回去河阳城上瓦砾纷飞,碎屑如雨无数的尘埃夹杂着众人,一齐被摄入飓风

    霎时间风云变色,呼啸之间,漫天都是黄尘飞扬

    萧天站在老怪物身后,忍不住吃了一惊,暗道这老头果然厉害,一出手便是威力无比的大招,不愧有宗师的名头

    老怪物冷哼一声,遥遥一招手,那道飓风便立时一震,一道幽光从射出,飞回他手里仔细看时,却是那法宝柄山河扇

    唰!的一声,扇子打开

    老怪物持扇在手,对着飓风心,狠狠一挥,天幕上立刻,风起,云涌,雷鸣,电闪

    这里本是寂静深夜,本不该有此异象出现,但此刻山阳宗众人眼前耳边,竟都有此景象出现

    正惊骇处,忽然间一声巨响,只见那把宝扇一阵颤抖,片刻之后,那扇画里的大山竟生生移了出来,见风就长,轰隆声竟长做百丈之高的山丘,飞来众人的头顶上,然后如泰山压顶一般,重重压了下来

    「砰!」

    一声闷响,紧接着便是地动山摇!偌大的河阳城为之震动,街道两旁的房屋哗啦乱响,片刻之间便倒了无数

    萧天也被震的脚下一个踉跄,但他那是何等的矫健,虎躯一震便站稳了根脚,抬眼看去时,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这河阳城北,废墟一片,数不清的人跑出来哭喊哀嚎,或是失火救火,或是被砸救伤,已然乱成一团而山阳宗的众人,则直接被生生砸入地下,惨不忍睹,更无半点活下来的希望

    老怪物收回山河扇,瞥了萧天一眼,淡淡道“你看,杀几个三流货色是何等的容易,哪像你那般窝囊,真是没用”

    “废话!”萧天翻个白眼,心说我要是有这本事,还轮得到你来教训?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当即不理这老货,自顾自的把骷髅头挂坠摘下来,口急急诵咒,而后对着山阳宗众人把骷髅头抛去

    骷髅头飞在半空,厉啸一声,无边的黑气从它嘴里喷涌出来,遮盖弥漫了四周,片刻后,黑气笼罩之下,一道道几近透明魂魄从众人尸体里被强行扯出,骷髅头则怪叫一声,蓦然张嘴深吸,所有的魂魄顿时被掠入其

    老怪物见状微讶,眼睛不住的来回扫了扫,问道“这是…”

    “嘿嘿…我练成了控魂,把这法术和骷髅头结合起来”萧天摸了摸下巴,脸上有几分得意,回道

    老怪物默然,片刻后,“好”

    萧天倒是一怔,他极少从老怪物嘴里听到夸奖的话,这次难得得到一个好字的评价,当真是有些受宠若惊了

    刚要开口询问缘由,却见老怪物一摆手,“其余的事以后再说,先跟老夫回翠屏山!”话音刚落,一道黑气便从地面腾起,卷着两人划过天幕

    宋阳、慕星、东方云三人坐在大槐树下,李娜给他们泡茶,清新的茶叶特意加了些草药,香气袅袅,沁人心脾

    片刻后,慕星泯了一口茶水,缓缓道“好香!时间差不多了,一盏茶的功夫,老怪物去的快,应该快回来了吧,哎,你们说,天哥回来后,第一个喊谁?”

    吹了吹茶叶,一口喝干,宋阳咧了咧嘴,“还能喊谁?喊婕姐呗,不信你们看着,天哥若是受伤了,第一个喊婕姐出来趁机占便宜,而不是喊他的那个小丫鬟”

    众人哑然

    便在这时,半空一声风响,随即黑气落地,翻滚之间,老怪物并着萧天,二人身形闪现萧天环顾四周,没有见到想看到的人影,于是立刻张嘴就喊“婕姐!”

    宋阳等人对视一眼,暗道果然纷纷低下头喝茶

    片刻后,一阵香风飘过,微微夹杂着些寒气,梦婕那婀娜的身姿出现在便众人视线,逐渐清晰,她撩了撩耳边的髻,眸子扫过众人

    “喊姐干什么,大呼小叫的…呀,你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

    梦婕目光落到萧天身上时,顿时吃了一惊,不禁讶然

    萧天抖了抖手,本来没这么严重,但在他故意施为之下,伤势看起来比实际上要严重许多,不知实情的还以为他命悬一线了呢

    这种小伎俩自然瞒不过老怪物,不过这老头此时竟出人意料的露出了善解人意的一面,他瞥了萧天一眼,旋即咳嗽两声,没有说什么,便径直离去了

    老怪物走后,萧天嘿嘿一笑,脸上装作可怜,转头对着梦婕,喃喃道“婕姐,我浑身上下疼的厉害,仿佛针扎的一般,火辣辣的疼,啊呀哦…”

    “你呀!”

    梦婕娇嗔一声,看他这样哪里还不明白其想法,于是想了想,眸子眨着,柔声道“先去把脸洗干净,姐这就给你去烧开水,到时候泡泡药澡就好受多了”

    萧天闻言,乐得牙都呲了出来,顿时叫道“好耶!”远处,宋阳等人一齐捂脸,怒骂道“脸皮真厚!”

    ……………

    扶桑木做成大澡盆,通体泛黄,然而,在倒入烧开的沸水后,木盆的颜色开始逐渐变化,由扆黄色慢慢的转化为枫叶红,同时,淡淡的有一丝异香飘出

    这本是上乘的天地灵材,此刻在梦婕手里更是挥出了特殊的功效,一把把青色的草药散落,各色叶子,花蔓,果子,浸泡在水里,若非木盆实在体积不小的话,别人还以为她在熬菜汤呢

    “好,可以了,下去吧”梦婕伸手搅动了一下,感觉温度可以,回头对萧天说道

    萧天二话不说,直接脱了衣服,但不知怎么,在脱亵裤时犹豫了片刻,最终决定穿着裤衩进去

    “吆”梦婕掩嘴轻笑,调侃道“你这是害羞了么?还穿着裤衩干什么脱了吧,你那玩意姐又不是没见过,摸都摸过了,你害臊什么?”

    “呃…好吧”

    萧天脸红,讪讪的摸了摸鼻子,扭过头去把衣服脱光了,飞快的跳进木盆里扑通!水花四溅,溢流出来他立刻大叫道“婕姐,怎么这么热?烫!烫!烫!”

    “对啊,就是要热”梦婕点点头,她解释道“水热才有助于舒筋活血,体内循环往复加快,便于你的伤势恢复,怎么,以你的道行修为,还怕这点热水么?”

    “那个…”

    萧天脸色通红,以他的修为自然不怕热水,但这不怕也只限于身躯四肢,至于胯下么,他则无能为力了,毕竟铜皮铁骨也没法锻炼这个部位

    片刻后,梦婕见他沉吟不说话,过去瞧了一眼,立刻会意,掩嘴娇笑道“这姐就没办法了,你忍忍吧,若是实在受不了,就把它剁了”

    萧天一窒,旋即翻个白眼,“姐,你调侃我”

    “是啊,”梦婕琼鼻一动,轻哼着淡淡道“你平时老是占姐的便宜,姐现在调侃你,你有意见?”

    “啊…没、没意见”

    萧天摇头否认,悄悄摸了把冷汗,急忙转移话题,“姐啊,和林正岩那老头斗法时,我背上被石头崩伤了,我胳膊短,够不到身后,姐帮我揉揉吧”

    “鬼才信你呢,就你现在的身子骨,距离铜皮铁骨的地步也差不远了,什么样的石头能伤到你啊,别骗我了”

    梦婕翻个白眼,一脸不信

    萧天有些委屈,在水里坐起来,转过身子背对着她,“真的,我没骗你,你看看,现在还痛呢”

    梦婕倒是一怔,抬眼看去,果见萧天背后伤痕累累,零星密布着点点的青淤,虽然不见得有多严重,但看起来却是可怖的,干涸的血嘉凝成伤痕,宛如狰狞的恶魔,触目惊心,令人悸动

    “呀”

    她手掩小嘴,陡然见到这一幕,蓦然有些吃惊,但片刻便回转过来,哼了一声,冷冷道“活该!谁让你自己去逞强的,吃点教训长记性也是好的,免得日后不知天高地厚,惹出大麻烦”

    “婕姐,你就别数落我了,快来给我揉揉吧”萧天一呲牙,懒懒道

    梦婕眸子一转,刚要上前,忽的身形一顿,说到“你不是有那个丫鬟么,平时挺宠爱的,现在怎么不叫她过来给你揉揉?叫我干嘛!”

    “你是说柳儿?”

    萧天一怔,喃喃道“你不说我差点都忘了,也不知这丫头在干嘛他奶奶的,主人回来,丫鬟竟然不来迎接,真是欠揍”

    他喊道“柳儿,柳儿!”

    片刻后,匆忙的脚步声里,柔媚的声音传来,“是主人回来了么?柳儿在这里”

    门帘一挑,柳儿急急忙忙的小跑进来,看到屋里的情景先是一怔,旋即来到澡盆外边,垂下头轻声叫道“主人”

    萧天嗯了一声,将身子靠在澡盆边上,淡淡道“看到我背上的伤处没有,用干净的毛巾蘸点水,轻轻的擦拭”

    “是”

    柳儿答应一声,取了毛巾,缓缓的敷在伤口处,动作轻柔小心翼翼的动着萧天感到一阵舒心,慢慢的闭上眼睛,全身放松泡在水里,静静的享受着这美妙时刻

    那感觉,似乎远离了一切劳累,所有纷争、烦恼、不堪以及各种负面的,不好的感受通通远去,在这一刻周围便安逸下来仿佛回到了婴儿时,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做,只顾着享受即可,享受着美女的伺候,享受着温柔的揉捏

    甚至,在那一瞬间,萧天有些恍惚,众人口口传说极乐世界,也不过如此吧,如果能把这一瞬间变为永恒,那么,自己便算是神仙了吧

    他有些飘飘然起来,美妙而安逸的感觉之下,闭上的眼睛愈沉寂,不知不觉,萧天竟有些困了

    便在这时,突然一声惊叫从身后传来,虽然声音不大,但却打破了一切梦幻,萧天陡然睁眼,眸子精光闪烁,回头看去,却见柳儿脸色羞红,不由的一怔,问道“你怎么了?”

    柳儿咬着唇,喏喏道“是柳儿自己不小心,刚刚欲要给主人擦肩,一只手忙不过来,却忘了另一只手指头有伤,一时误碰到伤口”

    “哦”目光扫过,见她裹着纱布的手指微微颤,萧天眉头一皱,然而却没有多说什么,只缓缓转回身去,片刻后,他缓缓道“继续”

    柳儿蓦然抬头,看了看受伤的手指,脸上浮现一抹为难的神色,目光向四周扫去,却见梦婕冷冷的注视着自己,眼神色莫名,她心里,无端的跳了一下

    头微微垂下,这个柔媚的女人陷入思索,过了片刻,也不知她想到什么,脸上飞起红霞,当即一咬牙,把上身的衣衫轻轻解开?

    婉转白皙的肩头,柔若无骨,一抹红色的束胸,紧紧勒在身前,勾勒出凹凸诱人的身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