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37章异界
    哦?

    萧天轻轻转头,把骷髅头托在手里,却只见森白的头骨依旧冰凉,空洞的眼眶好似有无尽的深邃,隐隐有种吸摄人心的诡异魅惑一

    “好了,有空的话你自己慢慢研究,现在要开始办正事了”

    老怪物有些不耐烦,出言点醒他,“盘膝做好,沉心运气,保守空明”

    萧天一怔,“干什么?”

    “老夫今日,要传你沟通幽冥界之法,”老怪物淡淡道

    “真的?”萧天闻言,那黑漆漆的眼,蓦然一亮,有异样的精光如深夜里的惊雷,嘎然闪过,照耀的他俊俏的脸颊,瞬间亮了亮

    双臂伸直,缓缓抬至与肩膀齐平,在身前划弧,深深呼吸,同时慢慢地交叉小臂,掌心一番,齐齐向外

    蓄势,蓄势片刻后,霍!

    双掌猛然前推,一股澎湃的劲气立刻爆,如滔滔洪水汹涌而出,狂风随之鼓起,将衣袖扯的向前疯狂抖动,猎猎作响

    劲风如刀,面前地上,两丈之内的草芽全被削平,沙石乱滚四散,一切杂屑纷纷倒飞出去,眨眼间便露出一块空白的敞亮地

    呼!萧天吐了口气,缓缓收回手掌,目光扫过身前,眉头微微一皱,回身问道“老怪物,我是照你指点的做的,怎么没看到幽冥界之门,难道我做的不对,哪里出错了?”

    “废话!”

    老怪物咳嗽一声,淡淡道“老夫刚刚只不过是让你把地面弄干净,方便于盘膝打坐,这沟通幽冥界的功法还没教你呢,你能看到个屁啊”

    “啊?”萧天一窒,呲牙咧嘴的抱怨道“你不早说,害得我浪费了这么多鬼气”

    盘膝坐在空地央,萧天嘴里嘀咕几句,“可以开始了吧?”

    “嗯”老怪物点点头,脸上戏谑的神色褪去,继而是深沉如水的稳重,他在旁边指点道“聚气成阴,以阴画阵,阵法一成,自行流转”

    萧天心一动,森白的手指随意伸出,手指屈伸之间,指尖上泛起幽幽的暗光,同时,一丝丝黑气从突出,如同水下冒起的泡泡一般,浮到高处啪的一声破裂,更多的黑气随之出现

    一道道鬼气汇集,片刻间,便形成一片阴影,笼罩在四周,与此同时,空气骤然寒冷了几分,仿佛冬天瞬间来临

    老怪物看着他的动作,默然片刻,终于点头道“好”说罢,他枯瘦的手指伸出,凌空一划,一道光圈瞬间出现,禁锢在那片阴影边缘,化作阴影的黑气立刻凝结,片刻的功夫便化作一些墨色的寒水而那道光圈,此时就像个铜盆,承接着寒水,一滴不漏

    萧天望着面前,漆黑的寒水,在铜盆轻轻晃荡,一股浓烈的森然阴冷气息,弥漫在这片空间之

    他的眼角微微抽搐,深深向老怪物望了一眼,老怪物却忽的轻叹一声,缓缓道“好罢,我们开始”

    老怪物缓缓站到萧天身后,枯瘦的手臂抬起,仿佛传说的巫师一般,将手轻轻覆盖在萧天头上,开口道“这一次,我带你做一遍,记住过程,以后自己来”

    说完,不待萧天回话,他身形一震,立刻虚幻了几分,整个人变得如同一道影子,缓缓的向萧天身上靠拢,贴近,最终…融合

    同一时刻,盘坐着的萧天,蓦然睁眼,诡异的是,他的眼睛此刻看起来,一半是他自己的漆黑纯净,令一半,竟然充满了老怪物那种历经世事的沧桑

    他可以感受到自己,动作却不受控制,便在这时,老怪物的声音淡淡的从脑海里响起“别慌,老夫暂时与你合体,注意看着我只演示一遍”

    萧天凛然,急忙凝神,却见手掌缓缓竖起,并指如刀,直指苍天的指和食指仿佛合成了一杆诡异的毛笔,

    深深呼吸!

    萧天在老怪物的牵引下,低下身子,把这手指在寒水浸泡了片刻,提了起来

    黑色的寒水从手指一端细细的毛间,一滴滴无声滑落,掉在铜盆里,在水面荡起小小涟漪,荡漾开去提着手指,仿佛提着一杆笔,萧天慢慢的走到周围这片空地边缘处,在地面接壤与外界的一处,慢慢地画下了第一笔

    深沉的颜色,在原本平整的地面上渐渐延伸,他微微颤抖的手,画出了一道接一道的黑符

    四周寂静无声,但不知怎么,气氛却仿佛渐渐紧张起来萧天在暗看了一会,默默的记住这枚符的模样

    脑海的老怪物赞许一声,默默点头,随即操控着他的身躯,又低头继续越来越多的黑色笔画,以他身体心,逐渐出现在周围,一座诡异而带着森然气息的法阵,已然初现

    老怪物操控的手指,此刻也被赋予了特殊威能,仿佛有鬼魅般的吸摄力,被这只手指蘸取的寒水,经由大他画在地面,居然凝而不干,色泽深邃无边,且在边角转折地方,竟无一丝一毫的墨丝溅洒而出,如画地为牢,将这些寒水稳稳圈在其

    随着萧天的头上汗珠出现,并且渐多,地面上的墨色图案也逐渐繁复起来,这些诡异的图案,看去有的像家畜猛兽,有的像飞禽大鸟,更有些完全看不出像什么的怪异图案,一个接一个的出现,而且没有任何一个相同

    只有一点相同的,就是这些图案,全部都互相连接在一起,从铜盆被手指画在地面的寒水,越来越多,但落到地面的寒水的色泽,却仿佛比刚端来盛在铜盆的寒水还要深邃,动人心魄

    空气的森然的寒意,愈的浓烈了,这片空间,此刻随着萧天头上汗珠出现,竟渐渐结成一层冰茬

    这些鬼气寒水画成的图案法阵,从他脚下地面开始,老怪物一笔一画地专心涂抹着

    萧天在暗窥视,亲眼看着这一片深邃的墨色从无到有,从少到多,渐渐汇聚成一个半径五尺的椭圆环状,此刻,除了自己周身附近的一小块地面,周围已经变做了一片黑色

    这个诡异的法阵已经接近完成了无数连在一起、或大或小的怪异图案,闪烁着黑色光芒,乍一看去,赫然如一片幽冥世界,幽黑深邃的寒水如在深夜里的幽灵一般,快活地畅游着

    饶是老怪物道行深厚,做完这些也是忍不住有些疲倦,困顿的声音徐徐响在萧天脑海里,“注意看”

    萧天深深呼吸,向前望去,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已经完全接连在一起的鬼气寒水法阵,遍布地面的黑色通道,将无数寒水禁锢其而那些深邃寒水血,仿佛受着无形之力影响一般,在平整的地面上,却几乎同时开始向着同一个方向纷纷流去,间并无一丝脱离如血脉一般的笔痕

    从这头流到彼端,再从相连的通道流转回来,自成一个周天循环,生生不息,循环不止

    萧天只望了一眼,便深深吃惊,他虽然不及老怪物那般本事,但好歹也跟着修炼了许多时日,看到这等奇异的阵法,眼立刻有惊愕之意

    老怪物休息片刻,轻轻甩了甩手,双指在身前倒竖,指尖向下,从那手指之上,兀自有残留寒水,凝聚成珠,在细毛上挣扎流连片刻之后,无声掉落,融入到身前那片黑色的寒水河流之

    萧天目不转睛,原本额头上密布的汗珠突然也消失了,这片空间之,陡然一凝!

    只见他双眉缓缓竖起,代表着老怪物的那只苍茫眼睛里竟慢慢亮起光芒,而在他身前那座法阵之的鲜血,似乎也受了什么刺激一般,奔流的度突然加快

    倒竖的手指,缓缓落下,很快接触到了地面,就在最外围一道墨河的前方三寸之处森白的指尖接触到了地面,竟然没有弯曲,整个地面突然像是变做了柔水一般,这两根手指,就这么缓缓而无声地插入了地面

    场面里的气氛,慢慢变得诡异起来,伴随着越来越快的墨色河流,渐渐出隐约的呼啸之声,淡淡的鬼气随着那手指深入地面,逐渐从这座法阵之上升起

    片刻后,老怪物蓦然一震,低沉的颂咒声音,开始回荡起来他的口唇间,轻微却频繁地吐出一句接一句古怪的音调怪音,一手仍是并指插入地下,另一手仿佛随着莫名的旋律,缓缓伸至半空,五指成爪,轻轻挥动

    四周的呼啸声音,越来越响,地面上,那座法阵的墨河此刻已然是波涛汹涌,一浪高过一浪地疯狂流动,阵阵鬼力,从这寒水鬼河间呼啸而来忽地,老怪物口吐出尖锐啸响,一手五指如爪反扣而下,“噗”的一声抓入血河之

    几乎就在同时,萧天一阵茫然,那一个瞬间只觉得周围一切竟不复存在,四方风景、上下天地,突然变得空空荡荡,如处身于须弥无间,浩渺天外,阴森森、黑沉沉竟无一丝一毫可依之物

    只听闻鬼哭之声霍然而做,从四面方蜂拥而至,幽幽黑光,从森然的鬼气寒水大阵迸而出,冲天而起幽光摇曳之,无数阴灵鬼魅之幽影惊惶失措,如被无形巨力生生吸附到此,身不由己,到处乱窜,却无论如何不能脱离那黑色光幕

    也就在这个时刻,老怪物指着这层光幕,开口道“这便是界面的璧障,突破它,便可以短暂的和其他界面沟通了”

    萧天心里大震,没想到这老怪物真有如此手段,竟以鬼道神通之力,将传闻不可触及的界面璧障,生生显化出来,这份修为造诣,只怕是当今世上巅峰了吧

    只是这法阵如此神奇,自然大耗元气,老怪物这等修为,也是坚持不了多久,他催促道“我这阵法乃是根据上古异术招魂引改造而成,虽然威力无匹,但极其消耗能量,你不是从河阳城里收集了山阳宗众人的魂魄么,快释放出来,将鬼魂点燃,用魂魄消亡之力,破开这界面璧障”

    说罢,身后影子一动,老怪物退了出去,与此同时,萧天瞬间得到了身体的控制权,急忙托起骷髅头,喝到“事情紧急,莫要耽搁,快放诸鬼魂魄出来!”

    那骷髅头闻言,嘎吱张口,喷出一股黑气,浓浓的气雾翻滚之间,一道道虚影飘出,显化成山阳宗众人的样子,普一出来,便四处逃窜

    老怪物早在旁边等着,手凌空一抓,巨大无比的法力登时泼洒开来,便将众魂魄擒住,二话不说,掌心里一团鬼火冒起,将这些幽魂全都点燃了

    “啊呀啊啊啊…”

    一阵杂乱的惨叫随之传出,鬼魂纷纷哀嚎起来,但不论他们怎样反抗,都挣扎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魂魄一点点虚无,燃烧起来,放出最后的光芒

    老怪物一挥袖子,将这团燃烧着的鬼魂全都抛向阵法的光幕只见这残魂犹如炸药般爆开,光幕随之泛起涟漪,僵持之间几乎就要破去

    他喝到“快,就是现在,把手指插入光幕,用你手指上的煞根,吸附幽冥界里的九幽玄煞”

    萧天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抬起手指,刚要照着老怪物说的方式,插向那里光幕,眼角的余光忽然瞥到一道鬼影,一时愣住

    那鬼影魂魄,披头散,正痛苦的燃烧,看起来虚弱无比,以至于干张着嘴竟喊不出声音,只能恨恨的瞪着自己满是不甘和愤怒

    赵窦!

    萧天顿时愣住,一拍脑袋,“啊呀,我忘记了,和林正岩斗法时,赵窦被打了一掌,一直躲在骷髅头里修养,我说了事后便放他进入轮回的,竟然忘了,真该死!”

    他这般说着,心里懊悔不已,急忙伸手抓去,小心翼翼的将苟延残喘的赵窦从鬼火抓了回来

    此时赵窦已然奄奄一息,见到萧天的举动却奋然一震,精神暴涨竟激了暗藏的潜力,厉啸一声,冲天而起挣脱了鬼火的焚烧,转身对着萧天拜了三拜

    萧天摆摆手,淡淡道“这是当初约定好的,你走吧”

    赵窦见状也不多说,它仰头长啸,语气里说不出的轻松与畅快,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一般,在萧天身周围盘环数圈,下一刻,竟凭空消失了

    在一旁歇息喘气的老怪物,见此则脸色大变,仿佛看到了什么惊骇的事情,脸色瞬间苍白,愕然问道“你在干什么?”

    萧天正伸着手指探向光幕,闻言一怔,手上动作不停,但却转头问道“我把赵窦放了,然后继续深入突破界面,有什么不对么?”

    “胆大妄为!”片刻之间,老怪物头上便冒出点点汗珠,俨然是心急如焚,他厉声呵斥道“一旦鬼火开始破障,便不可再次动作,你这般胡乱的抽取魂魄,会导致后继乏力,破开的界面有可能不是幽冥,变成修罗界也说不定!甚至还可能破不开你呀!”

    萧天被这番严厉的说辞吓的一抖,但转眼看去,顿时又放松下来,嬉笑着晃了晃手指,手指如同插入水面一般,在光幕上搅起阵阵涟漪,他道“你看,我这不是进去了么,别吓唬我”

    老怪物抬眼望去,不看还好,一看之下老脸失色,声音都变得尖锐起来,急忙喝到“你快收手!敢在界面璧障处乱晃,你不怕惊动了异界的护法么!你个冒失鬼!”

    话未说完,便见一只凶恶无比的巨兽从阵法深处追来,咆哮着天昏地暗,张牙舞爪,似乎要吃人一般萧天吃了一惊,急忙抽回手指,他刚把手指抽出,那恶兽便冲到近前

    一股肃杀,凶戾的气势登时笼罩过来,仿佛是头顶上瞬间压了一座大山,萧天只觉得胸口一闷,浑身血液激荡,一阵剧烈的难受,几乎令他吐了出来而那比鬼更加森然可怕的巨大恶兽就在眼前,锋利的獠牙外翻,张嘴之间一股腥臭夹杂着恶风吹来

    威势之大,还未及近身,便压迫的萧天蹬蹬的后退萧天惊骇不已,心里瞬间被恐惧笼罩

    恶兽咆哮一声,如天际巨雷响过,硕大的身躯霍然扑来

    但可惜的是,手指一抽出,光幕就随之闭合,阵法疾消散,那恶兽纵然凶狠异常,却也仍被那道界面璧障拦下,只得隔着虚空冲着萧天狂吼

    萧天松了口气,不待他反应过来,老怪物便冲到近处,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你个死小子,非要吓死老夫不成?让你干什么,你哪来那么花样,一会抖落,一会儿得瑟的,几天没揍你是不是皮痒了…”

    双手捂着耳朵,过了老半天,萧天才讪讪的笑了笑,腆着脸叫道“那个…咳咳,我不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么,有些好奇也不足为怪,再说了,放了赵窦也是我之前答应他的,谁知道途不能往回撤魂魄的”

    “什么?!”

    一听这话,刚刚平息了火气的老怪物,声音陡然提高了度,怒斥道“照你这么说,还能愿老夫不成?你个小兔崽子…”

    “哎哎”眼见老头要暴走,萧天急忙岔开话题,不敢触霉头,却道“刚刚追来的那个大家伙是什么?是界面的护法么?”

    老怪物翻个白眼,冷冷道“那算什么护法,充其量不过是护法手下的一条看门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