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38章死灵
    听得老怪物的话,萧天吓了一跳,讪讪道“一条看门狗就这么厉害,那护法本身厉害到什么地步?”

    “你以为呢?”老怪物哼了一声,脸色冷冷道“异界护法历来凶狠,且法力高深莫测,其守护一界安宁,又岂是你一个冒失鬼可小窥的?”

    “额,还好小爷敏捷,手指抽的快,差一点就被那大家伙咬了一 ”萧天心有余悸,抖了抖手指,忽然一顿,仔细看了两眼,却问道“老怪物,我手指沾染的这些气息是什么,是九幽玄煞么?怎么感觉有些不对?”

    在其森白的手指上,有一丝丝缥缈虚幻的气雾缠绕,冒着寒气,烟波间交汇处有黑色的丝线隐没,还略微夹杂着些许金色

    老怪物抬眼望去,目光落在这暗金色的气息上时,脸色蓦然一变,几乎瞬间就阴沉下来,一双历经沧桑的老眼同时燃起诡异的妖火,火光照耀之下,脸色急变化,或阴或晴,令人琢磨不定他的心思

    过了半晌,才缓缓开口,“这不是九幽玄煞”他同样抬起手指,枯瘦的手掌猛然一震,指尖处吞吐着幽暗的光芒,片刻后一缕缕暗蓝色的气雾出现,隐隐给人一种森然的寒意?却道“老夫手指上,这种模样的煞气才是九幽玄煞”

    萧天一怔,看了看对方,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眉头微微一皱,“那我手上的这是什么东西?”

    “死灵煞”老怪物沉默片刻,吐出一个萧天从未听说过的名词萧天又是一怔,挠了挠头,追问“死灵煞是什么,也是煞气的一种么?”

    “…死灵煞,是亡灵界特有的东西”

    老怪物眉头紧皱,仿佛响起了什么复杂的心事,眼闪过一丝迷茫的神色,斟酌着字句,缓缓解释“九幽玄煞,是幽冥界的厉鬼焚烧后生成的煞气,死灵煞,则是死灵消亡后,概率衍生的结晶两者不是一个界面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小鬼,你之前把手指伸错了地方,捅到死灵界去了”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低沉下来,隐隐有几分不高兴和怒意,责怪的意味不言而喻

    萧天摸了摸鼻子,讪讪道“我也没想到会这样,不过也没多大关系嘛,这次伸错了地步,再试一次不就行了么”

    “哪有你想的这般容易!”忽然拉高了声音,老怪物呵斥一声,训斥道“小鬼无知,不知道界面的忌讳,你听着”

    “不同界面对外界的排斥程度不同,有的相当严重,你手指的煞根上沾染了死灵的气息,幽冥界便不会在容许你进入,哪怕是你死了,魂魄也只会飞往死灵界,而不会回归幽冥界进入轮回”

    什么!

    此言一出,嬉笑的脸色疾褪去,饶是以萧天的性子,也忍不住大惊失色,片刻之间,他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便出现了,多如牛身上的豪毛

    老怪物鼻子里重重一声粗气,“哼,你小子也会害怕呀,之前那般肆意妄为,老夫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嘿嘿…”

    没有在乎这些冷言冷语,萧天脸色铁青,几乎要沉出水来,眸子急闪烁着光芒,却问“死灵界和幽冥界有什么不同?”

    “很容易区分,幽冥里是魂魄,接受轮回的管辖,死灵界里则是各种怪异的骨骇,它们或有意识,或无意识,不死不灭,终日在那异界里飘荡”老怪物淡淡道

    萧天倒是一怔,“不死不灭,听起来很不错啊,我岂不是因祸得…”

    “呵呵,是不错,”老怪物冷笑一声,直接打断他,板起脸,冷冷道“你也够不错的,回去收拾东西,滚蛋吧”

    声音不大,淡漠之极听在某人的耳却清晰异常,如炸雷响过,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

    此言一出,萧天立刻愣住了,他虽然也想脱离老怪物的掌控,但却不是这种方式,如今被人冷眼冷语的呵斥离开,分明是被老头嫌弃,驱逐了,无论怎么看都有些丢人

    一股难以言明的感觉瞬间袭上心头,羞愧不安,彷徨迷茫同时涌来,一时间大脑当机他仿佛又回到了当初离开部落的时候,内心一片空荡荡的,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现满是苦涩

    “…我”半晌后,他终于吐出一个字,却再也说不下去了

    老怪物淡淡看了他一眼,目光苍苍透着磅礴的大气,萧天此时才现,这老头的目光是何等凛冽,以至于自己竟不敢直视他心一苦,静待着对方数落

    却不料,老怪物突然话锋一转,转身望向山崖,道“老夫一生修为,尽在鬼道之上,虽然自认为登峰造极了,可对于死灵之事却没有多少研究你在老夫这里,学不到多少有用的东西”

    萧天蓦然抬头,“那您的意思是?”听得老怪物不是自己所想的那般,萧天心里顿时一松,语气竟忍不住尊敬了许多,这一点,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老怪物负手而立,片刻后,终于开口道“你是个修炼的好材料,老夫对你寄予厚望,如今…唉,去你大师伯那里吧,他一身神通诡异多端,对于死灵颇有研究,你去他那里,学些本事吧”

    “大师伯?”这句话,令萧天为之一怔,他跟着老怪物许久,从来就没听说老头还有个师兄,一时间错愕起来,好奇之下不由问道“师伯他老人家名号是什么?”

    闻言,老怪物嘴角抽搐,似乎不愿意提起此人,嘴里嘟囔了一句,声音太低令人听不清,似乎在抱怨什么,才徐徐说道“恶人王”

    “呃…”

    萧天一窒,咧嘴愣了一愣,恶人王…这个名号,师伯他老人家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人吧?

    仿佛是印证他心的猜测,老怪物回头望着他,深深叹息一声,语重心长的说道“我师兄脾气怪异,喜怒无常,你这个样的坏小子么,一副混账摸样,倒是很合他的胃口不过,饶是如此,他也不见得会收下你”

    “看在老夫的薄面上,他不会杀了你,但是能不能拜入他的门下,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萧天汗颜,老怪物一番话说下来,自己竟无言以对,同时心里也有些好奇,问道“师伯他很厉害吗?”

    “他呀…”老怪物轻叹一声,张了张口,想要说着什么,但犹豫片刻后,竟生生把话咽回肚子里,只道“你见到他之后,就明白了”

    “哦”萧天点点头,他头一次见到老怪物对一个人这般态度,心里对于那位未曾谋面的师伯,隐隐有几分期待,继而问道“那我去哪里能找到他?”

    “这个老夫也不知道”老怪物摊了摊手,慢慢地解释道“已经有三十多年没和他见面了,他又行踪不定,若是要找他的话,只有去某些生大事的地方碰运气,这次…你可以去骷髅山看看,若是真有什么屠龙大会的话,师兄应该回去看热闹的”

    萧天眉头一挑,旋即缓缓点头,想了想,他神色一敛,将身上的衣衫整理一番,恭恭敬敬的跪在老怪物面前,磕头

    虽然这老头平日里对自己不太和善,但总归是师傅,更何况他几次救了自己的命,无论怎么看,都值得受这一拜

    此时此刻,萧天没来由的感到,有些心酸二人共同生活点点时光,一幕幕闪过眼前,他的视线微微有些模糊

    老怪物神色默然,从容不带半点情绪波动,只道:“不过是让你去师兄那里学艺,又不是逐你出师,不必悲哀不过么,你这番下山只怕时日不短,难保不出现意外,老夫再教你一招秘术吧”

    萧天一头磕在地面,身子轻颤声音有些呜咽,道“谢…师傅”

    老怪物一笑,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只胳膊一震,手臂晃动之间枯瘦的手掌陡然拉长变大了许多,一把将萧天扶起,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此招为青云秘术,是老夫五十年前探索古青云遗迹时,偶尔得到的古法秘技”

    他从怀里,摸出一本薄薄的书卷,“这就是修炼的方法,学会之后烧毁它,这青云秘术乃是失传的神技,在你功法大成之前,不要轻易使用”

    萧天接过书,感受到上面的温热,心一阵悸动,刚要开口,忽见老怪物又拿出一对金环

    “这对千斤箍,是老夫为了磨练你腿上的力量,特意用东海玄铁锻造的,你把它戴在脚脖子上”

    萧天伸手接去,本以为很轻的金环,却不料入手极为沉重,以他的臂力,瘁不及防之间,竟也被扯的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当下心一凛,不敢小瞧,老老实实的将金环带好,顿时觉得双腿如灌了铅一般,迈步异常沉重,极为费力,仿佛地面有无边的吸摄力,每一步落下,都留下个深达半寸的脚印

    老怪物缓缓点头,“不错,多加适应就好了,日后你腿力惊人,定能行走如风老夫还等着你去争天下第一,莫要辜负我的期望!”

    萧天霍然正身,重重地点头

    “你真的想好了?”

    萧天收拾着衣服的手一顿,转头望着身旁这个柔媚的女人,婀娜的身姿令他眉头一皱,隐隐有些担忧

    俏脸上一抹坚定,柳儿咬着唇,眸子秋水,紧张的捏着小手,之至于骨节白,她道“柳儿是丫鬟,主人去哪里,柳儿就去哪里”

    “路上有危险…”

    柳儿立刻说道“我不怕,世上最可怕的事便是被主人抛弃,只要主人在身边,柳儿什么都不怕”

    “哼,你是不怕,若是遇到危险,我又要照顾你,又要应付危机,怎么顾得过来若是有个闪失怎么办?”

    柳儿急忙道“柳儿愿挡在主人身前,实在不行,主人可丢下柳儿,柳儿绝不给主人拖后腿”

    “你!”萧天一窒,脸色铁青,但不知怎么,心里的怒气登时爆出来,眼神一冷,一巴掌扇过去

    柳儿吓的闭上眼睛,但咬牙一狠心,竟生生站着不动,巴掌骤然降临,但期待的耳光声却并没有响起她心忐忑不安,等了半天还是这样,便偷偷睁开眼睛

    却见萧天早就翻出一堆玉瓶,见她睁眼,便说“胆子还行,跟着吧,把这些玉瓶裹起来,里面都是婕姐炼制的灵药,日后用得到”

    柳儿莞尔,主人刚刚原来是在试探自己,哈那模样还真吓人呢

    萧天翻个白眼,“动作快点”

    “嗯”

    翠屏山,占地方圆一百七十余里,老怪物所筑的房屋尽在山央一处高崖附近,只占了大约一里的区域,山里其他大部分地方,都是茂密的丛林

    距离大山边缘还有三十里的地方,林间大树下,萧天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叹道“这古怪的玩意真邪门,以我的修为带着这金环,走了一天竟然还没能出去翠屏山,真累死我了柳儿,给我点水喝”

    旁边,柳儿从包裹里翻出水袋,俏脸上满是关切的神色,“主人,若是实在太累的话,不如把这东西摘了吧”

    “咕咚、咕咚”接过水袋,萧天灌了一大口水,抹了抹嘴角,摇头道“那怎么行,苦修么,不吃苦怎么修炼?我也就是抱怨两声,实际上,这玩意的锻炼效果还是很明显的”

    “哦,”柳儿莞尔,似懂非懂的笑了笑,转到萧天身后,轻轻伸出白皙的玉指,慢慢地落在他肩膀上,轻轻揉捏,“主人,舒服么?”

    “嗯”萧天点点头,旋即道“别光揉肩膀啊,帮我揉揉脚,那里都肿了”

    柳儿轻轻答应一声,小心翼翼的替他把鞋脱下,从包裹里翻出一小瓶子,剃开盖子,翻出些紫色的粉末在其脚上,而后琼鼻一皱,慢慢的伸手替他按摩

    “呃舒服”萧天呻吟一声,神色放松,片刻后,似是想起什么,抬眼问到“柳儿,你的手指好了么?”

    “嗯,已然差不多了,主人敷上的药,效力极好”柳儿一边伺候着,一边回道,忽然她问“主人,咱们去骷髅山,先走哪里的路?”

    萧天哦了一声,“先去河阳城,而后路过昌合城,再往东一千里…噤声!”

    他耳朵灵敏,正交谈处,忽然听到有些细细索嗦的声音,立刻吩咐柳儿安静,屏息贴在在树旁侧听

    不远处,两人骑马缓行,其一青年男子声音“李叔,咱们这翻山越岭的赶路,还来的及吗?别到时候屠龙大会都结束了咱们还没到那里,那样的话丢人可就丢大了”

    李叔“少公子放心,龙不是那么好杀的,没有个数月半年的功夫根本就办不到,时间足够了”

    少公子“嘿嘿,这次去骷髅山路经宜黄、河阳等城,反正时间足够,不如去天心楼…”

    李叔脸色肃然,压低了声音“正事要紧,不要胡闹!”

    萧天在暗一挑眉,以他的眼光自然看出这两人毫无修炼根基,都是江湖的武夫,连这等人都往骷髅山那里凑活,看来这次屠龙大会不止表面上那么简单

    他还要继续倾听下去,就在此时,突然一声咕咕的叫声从身边想起,萧天脸色一变,转头看去,却见柳儿满脸羞红捂着肚子,他嘴角不由一阵抽搐

    远处交谈而行的两人听到动静,立刻在马上一箭射来,喝问“谁在那里!”

    嗖!这一箭又快又稳,竟冷冷的绕过树木朝树后的萧天射来

    萧天眼光芒一闪弧形箭!这种射法只有箭术高的老手才能做到的,一般道行不高的修士无防备之下也会招含恨,怪不得敢去骷髅山赴会,倒也有几分本事

    箭和飞针不一样,飞针力道小且靠的是柔劲,梦婕当时又没下死手,破去自然容易,但这箭却生猛,一不留神就丢掉性命,必须小心对待眼见箭到身前,萧天霍然一转身,二指刺出

    一股无形的煞气从四周聚起,指尖瞬间黑了一黑,正对着的箭头却突然剧烈颤动,片刻之后如受重击,从半空掉了下来,在地上震了震,碎成数节

    少公子和李叔对视一眼,失声道“修士!”两人二话不说,拨马就跑且分开两路,看样子是经常逃窜、有了经验的行家

    萧天一怔,跑什么?修士又不是猛虎,自己也没说要吃了他们,至于这么害怕吗?他旋即摇头一想,又觉得不对,这两人既然敢去骷髅山就绝不是胆小之辈,如此看来,逃蹿定是另有古怪

    萧天笑了笑,当即把目光锁定在少公子背上,瞳孔一缩,自己正好缺少脚力,不如去“借”匹马回来

    “跑什么!我又吃不了你们,回来!”

    话音未落,他猛然一抬臂膀,也不见如何动作,只晃动之间,一阵古怪的气息随之泛起,其森白的手掌在瞬间便拉长变大了许多,如一只巨魔手爪,从背后向那人抓去

    那人在马上回头看去,顿时吃了一惊,急忙加鞭催马,但纵然马跑的快,又岂能比得上萧天的青云秘术施法

    只眨眼的功夫,那大手就追至身后,一把抓了下去,眼看那人就要被抓住,便在这时,萧天忽然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