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39章聘请
    动作一僵,萧天伸出的手停在半空,片刻后讪讪的收了回来,面色尴尬,他朝旁边柳儿笑了笑,解释道“没练到家,够不着了”

    柳儿掩嘴轻笑,眸子眨呀眨的看着他,却摇摇头不说话

    此时那匹马已然跑远,回过神来,萧天摸了摸鼻子,旋即单手结印,祭起破煞法杖,霍然一指

    破煞法杖化作一道金光,疾射了过去,在半空陡然变大数倍,如重锤一般轰然落下,只听一声巨响,地面便被砸出个硕大的深坑

    那少公子急忙勒马,却被这声势吓住,从马上摔落下来,在丛林里滚了两滚,急忙抽出宝剑,喝到“仙师何故如此?”

    萧天一招手,破煞法杖倒飞而归,他仔细看了对方几眼,问道“你叫什么?”

    那人道“在下黎东”

    “哦,”萧天也没在意,直接问“你见到我跑什么?”

    黎东倒是一怔,“您不是来杀我们的?”

    萧天笑了,“我要是杀你,刚才那一下就把你砸成肉酱了,哪里有这么废话,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黎东听了这话,送了口气,拱手道“您有所不知,在下是碧云商会的…伙计,只因为商会里有趟特殊的事需要去办,所以从此路过,也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商会的仇家纷纷出现,在半路伏击我们刚才仙师出现的太突然,我们还以为是敌人追至,所以李叔才会贸然动手”

    树林的萧天仔细看了一眼对方,果然见其衣襟处绣有碧云图案,知道此人没有哄骗自己,当下一皱眉,“既然是你商会私家的时,那便与我无关,你走吧”

    黎东拱手致谢,转身上马

    “等等”

    便在这时,萧天的声音忽的又从身后传来黎东一怔,“仙师还有何事?”

    萧天让柳儿打开包裹,拿出几两银子,道“我缺少匹脚力,把你的马卖给我吧,价钱好商量”

    黎东愕然,心里狐疑道修士都是御空而行的,还用的到骑马么?但转眼看到柳儿时,顿时恍然

    他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这个,非是在下吝啬,只是我也离不开这坐骑,赶路…”

    “这样啊,那就算了吧”

    萧天摇了摇头,叹息自己不够坏,对方不乐意自己也不能勉强人家,但若是老怪物遇到这事的话,只怕什么也不说就先把马抢了,根他比,自己还是需要历练很多

    挥手示意此人可以离开了,萧天把银子丢还给柳儿,看了看她那婉转诱人的小蛮腰和瘪瘪的小肚子,开始考虑着给她弄点什么吃的

    黎东忽然开口,“仙师”

    萧天一怔,“怎么还不走,有事?”

    “嗯”黎东面露犹豫,似乎在斟酌着什么,脸色变幻几次,片刻后,终于开口道“在下想聘请仙师,保护在下一段时间”

    萧天侧目,上下扫了这人几眼,淡淡的摇头,“你们商会另有纠纷,我若答应只怕是会染上麻烦,没功夫也没必要因为点蝇头小利去冒险算了…”

    “仙师莫要拒绝的那么快,何不听听我给的报酬?”

    不待他说完,黎东脸上浮现一抹狡猾的神色,悠悠的诱惑道“我们商会之所以会被人追截,是因为得到一件阴冥狂煞腰”

    萧天蓦然抬头,眼精光闪过,听到这个名字,竟隐隐有几分炙热的神色,问道“阴冥战甲部件之一的护腰?”

    “不错”黎东脸色得意,

    萧天怦然心动,论功法,他不缺少,有青云秘术、舍钩指、控魂、分身斩等等,论攻击法宝,他有破煞法杖、骷髅头,唯独防御类的手段,却是没有的

    他听老怪物谈起过,那件阴冥狂煞腰上面附带着古法禁制,是一件特殊的攻防兼备的护腰类法宝,更难得的是此物的属性与他的功法相近

    一听到此物,饶是萧天的定力,都忍不住有些意动但他毕竟不是刚出道的雏儿,片刻间便脸色如常,压下心头的狂热,问道“我的报酬就是此物?”

    “咳咳”黎东被呛了一口,“那个,仙师说笑了,阴冥狂煞腰是我们这次主要护送的东西,将它送至骷髅山,教与修真大派焚香谷,您的报酬是此宝的仿品”

    萧天一怔,旋即点点头,焚香谷是屈一指的正道修真门派,与天音寺齐名,碧云商会这般做法只怕是想借机找个靠山至于仿品么,也行,毕竟异宝都不是好得来的

    黎东见他不说话,还以为是不满意,急忙补充道“莫要小瞧那件仿品,那是由我商会特意请高人前辈仿制的,威能达到了原物的三成”

    哦?萧天倒是有所意外,道“普通的仿制法宝,也就能挥出原来物件的一成威力,达到三成的仿品算是了不得的存在了,看来你们请的那位高人不一般啊”

    “那是”黎东见商会被小小的夸奖了一句,顿时有些得意,但却并未吐露那位炼器的高人姓名,犹豫片刻,却道“还有一件事,要向仙师说明一下”

    “什么?”

    黎东道“其实同来护送此宝的,在暗还有一个仙师,不过之前遇到一股敌人,他去引开对方了”

    闻言,萧天却不出意料的点点头,真正安心下来这才对了,若是这般东西没些厉害的人暗保护,只怕是碧云商会也不敢轻易放出来的

    便在这时,一声咕咕的叫声,从身边传来,二人同时转头看去,却见柳儿红脸咬着唇,娇羞道“…饿了”

    萧天眉头一挑

    山林之下,一股喷香美味,四溢飘散,四下无声,只有火堆不时出树枝爆裂的声音

    一只硕大的野猪被剥洗干净,架在火焰上,火焰伸缩不定,野猪翻转之间,表面的色泽渐渐变成了金色,浓郁的香气同时冒出一股微微的焦味,这时整只烤猪的表面都被透明的一层淡淡油滴所覆盖

    萧天拨弄的手里的树枝,一边转动烤肉,一边道“柳儿,学着点,以后就要你来做吃的了,我是很懒的,只动手做一遍,以后是只管吃不管做”

    柳儿蹲在旁边,白手托着香腮,目不转睛的盯住他的动作,闻言连连点头,“是的,柳儿会努力记住的,全心服侍主人”

    “噼啪”声,火焰吞噬着柴木,出脆响,冒起了阵阵轻烟随着火焰的炙烤,猪肉渐渐变得金黄色,而一粒粒的油脂也凝成水珠,滴了下来

    过了一会,萧天凑近闻了闻,手插着烤肉的树枝轻移开火焰,递过去,“好了,可以吃了”

    柳儿在一旁老早就等得不大耐烦了,只觉得那香味几乎像是无孔不入,从自己身体上下的毛孔都穿了进去,闻了一闻,身子倒似飘了起来,轻了许多,至于嘴里,那就更不用说了,若不是小心隐藏,只怕连肚子“咕咕”叫的声音也被主人给听了去

    当下一听萧天大善心,终于说完成了,眼前一只金灿灿、香喷喷的野猪,几乎口水就要流下来了,忍不住就伸出手去,不料一时忘了,手一碰变“啊”了一声,缩了回来,却是被烫着了

    萧天微笑道“不要急啊!”说着把那树枝上下移动,让那些油脂都流下了,这肉上的温度也低了些,而后,蓦然一抬手,掌心黑雾翻滚,一阵森然的寒气拂过,烤肉的温度瞬间便骤降了许多

    他挥掌如刀,凌厉的劲风切下一个野猪后腿,递给柳儿,笑道“吃吧”

    柳儿立刻伸出手去,接过了这烤猪肉,正要张口,忽然间看到萧天一脸温和笑容,看着自己微笑,林间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点点滴滴洒了下来,有几点落到他的脸上,竟是那么爽朗

    不知为何,她脸上突地红了,转过头去,背对张小凡,这才吃了起来萧天愣了一下,不过也没在意,对于这个女人,自己好一些也不算什么,毕竟她愿意跟着自己受苦,虽说是丫鬟,但这般可人的丫鬟却也是世上少见

    他也早饿得不行了,一把撕下另一只猪腿,大口啃了起来

    吃了一半,他忽然看见柳儿转过身来看着他,眉头一挑,微讶道“怎么了,对了,这肉还好吃么?”

    柳儿脸上有淡淡的红晕,身为丫鬟,却被主人伺候,一股怪怪的羞涩袭上心头,树林深处吹来的轻风,轻轻掠起了她柔软的长,拂过白皙的脸畔

    “很好吃呢,呃…”

    萧天“怎么了?”

    柳儿“…我吃完了”

    她的脸有淡淡的温柔,有一丝幽幽的羞涩,反倒是萧天一怔,这妮子曾经很大胆开放的,现在这是怎么了?竟然羞涩起来,难道她…

    柳儿注意到萧天的目光,立刻微微低下了头,任那其在自己身躯上乱扫,只当是不知道半晌后,也不知是想起什么,她脸上红霞飞起,竟闭上了眼睛,期待好事生

    可是良久,萧天却似乎没有动静,柳儿鼓起勇气,慢慢张开了眼睛,只见萧天不知何时凑到了近前,看着她,脸上似笑非笑,戏谑的坏坏问道“你刚刚在想什么?”

    “啊…没!”柳儿立刻摇头否认,小脸一片羞涩和慌张

    便在这时,黎东走了过来,出言解除了她的尴尬,“仙师,我也饿了,能给我吃一口么?”

    亲昵的气氛顿时被破坏了,萧天翻个白眼,“你们碧云商会,出门办事自己不带干粮么?”

    “带了”黎东挠挠头,“不过那些硬邦邦的东西哪里有烤肉好吃,你就让我吃一些吧大不了,支付报酬的时候,我给你添一些灵药”

    萧天一怔,“你这是私下做主吧,你们商会能同意么?”

    “绝对同意,商会就是我家开的,只要我不败家,这点东西不叫事”黎东拍着胸脯,大大咧咧的说道

    哦?萧天看了他几眼,旋即又恍然点点头,怪不得碧云商会让他来护送东西,原来是少掌柜的

    “好吧,吃完休息一阵子,现在天色已晚,明天在赶路吧”

    吃饱喝足,柳儿先支持不住,在这萧天身边的一小块青青草坪上,紧挨着他躺着睡了,而黎东则靠在马身上休息,萧天也感困倦,但他毕竟是修士,同时要守夜,于是就地盘坐,默默调息起来

    破煞法杖缓缓竖起,重重的往土里一插,方圆三丈之内的土地顿时被一股莫名的法力所笼罩,只是这次却没有和以往那般似的出现地陷,只有边缘处的土层微微供起,连连形成一道圈

    只要有动静落在这圈子里,萧天便会立刻察觉到

    做完这一切,他舒了口气,双手在身前挥舞,真气鼓荡之间,猛的怀里一拽,一股狂风立刻倒吸而起,周围天地间飘荡着的精华受到波及,纷纷吸附过来

    眸子亮了一亮,仿佛深夜里的明灯被点燃,照的四周一白,萧天蓦然伸出抬手,两根森白的手指伸出,无形的诡异法力蔓延开来,将精华祭炼其上…

    时间悄悄流逝,斗转星移,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感到被人抓了一下,转头看去,却见是柳儿这妮子

    只见睡梦的柳儿,头虽然还有些凌乱,但脸庞已是如当初初见面时的一般白皙如玉,肌肤胜雪,几乎是吹弹可破,此刻她闭上了眼睛,静静躺在那儿,微风吹来,她的梢轻动,在星光下,射了柔和的光辉

    忽然,柳儿在熟睡,仿佛像是看到了什么,眉尖微微皱起,右手像是习惯性地伸过来,抓住了萧天的裤腿,偎依在他的身旁,喃喃道“不要抛弃柳儿,不要…”

    萧天哑然,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鼻子,柳儿感到一些痒,头动了动,却意外的安静下来,然后,在她唇边,有淡淡笑容,就这么安心地睡着

    “这个妮子…”摇了摇头,萧天莞尔,刚要把外衣处的袍子脱了下来,给她盖好,便在这时,破煞法杖突然自己嗡鸣起来,声音急促紧迫,隐隐有预警的意思

    紧接着,一股灼热的劲风从高处呼啸而来,半空如火云坠落,一颗硕大的火球出现于视野,在劲风之暴涨,片刻间便涨到一人来高,灼烧着四周的空气,出类似于霹雳的爆裂声,重重砸来

    还未到近前,周围地面上的沙石便悉数倒飞出去,出尖锐的异样响动,声势浩荡

    萧天脸色一变,移身护在柳儿身前,猛然双抬手,一阵森森的黑气爆而出,他袖子随之鼓起,里面阴风呼啸仿佛雷鸣,霍然向前一挥

    一股同样磅礴凶悍的气势,顿时滔滔奔腾而出,仿佛魔神出世,四周立刻昏暗下来剧烈的劲风狂吼,凭空坠落的火球竟被风力生生托住,不能下降半分同时,半空传来一声轻咦,似是惊讶

    萧天冷哼一声,手掌向上一举,猛然震动,他所出的那股劲风如同受到刺激,立刻狂暴起来,尖锐的风响急急呼啸,黑气吹涌之间,数道风刃显化,旋转着绞杀

    火球表面光芒陡然一亮,迎着风刃对碰了过去只听一阵砰砰的碎响,片刻后,一声闷哼从响起,紧跟着,火球爆裂,流火四散,一道略微狼狈的身影从飞出,倒悬在天上

    抬眼望去,见是一青衣男子,萧天眉头一皱,不认识,刚要回身问黎东是否识得此人,却听高处冷哼一声,那人双掌连挥,一个个赤红的巴掌印随之形成,浮现在四周,片刻后如暴雨般疾射下来

    萧天见状,眼神一寒,对方什么话都不说便直接动手,不论什么缘由,显然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但凡是不把自己放在眼的人,眼睛都不该要了!

    一抹狠厉暗藏着杀机涌现,周围瞬间阴寒,他冷笑一声,袖子重重一拍地面,身体随即借力倒冲而起,一手抓起破煞法杖,用力一捏,法杖表面光芒大作,一层类似于佛门庄严肃穆的金光诞生,笼罩在他身上

    金光,黑气两者看起来有些不搭配,此时却怪异的出现在同一人身上,在这金光之下,他竟视天上袭来的赤红掌印如无物,径直冲到高处当然,此时萧天脚上仍然带着玄铁金环,纵使奋力一跃,也跳不了多高,只离地一米有余

    但这就够了,萧天嘴角浮现一抹凶残,森白的手指对着那人伸出,遥遥的挖了一下

    一股浓密如墨的雾气顿时爆出来,遮弥了视线,两根手指如棒槌般的真元手指瞬间幻化而成,只一个闪烁,便按在那人的头上,对着他的眼睛,狠狠的用力

    那人如遭重击,幻化的手指随即爆裂,一股森森的黑气涌出,缭绕包围了他的脸

    “啊!”

    惨叫一声,凄厉之极惊慌不已,震的人耳膜颤,不难想出那人遭受了何等的攻击,萧天不为所动,欲要再次力,便在这时,黎东突然出声,急忙喝止道“仙师手下留情,这是自己人,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