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42章曲折
    话未说完,其手臂陡然暴增了数圈,撑破了衣衫,两条直直有人头粗细的臂膀出现在季清呆滞的目光,不带他反应过来,萧天大喝一声,双拳如雷锤般捶出一

    数百斤的力量经过道法加持,比一座小山的重量也不遑多让,这般轰然而至,瞬间就摧毁了季清的双掌,带着威力无匹的霸气,狂暴着碾压过去

    噗!

    一口血喷洒在半空

    季清犹如一只离弦的箭,飞快的倒射出去,撞在一棵树上,继而坠落下来,他费力的翘起头,满脸是不可置信,张了张嘴,半晌却只吐出一个字“你…”

    萧天淡漠的收回手臂

    柳儿跑了过来,诺诺的叫道“主人,”

    萧天笑道“没事了柳儿转过头去,别看”

    “什么?”柳儿不明所以,呆呆有些愣住,却见萧天忽然变得脸色冷酷,伸出手指遥遥对着季清挖了一下,季清如遭重击,脸上极端痛苦的抽搐了一下,紧接着,两只眼珠子就诡异的迸裂出来,鲜血淋淋!

    “啊!”柳儿吓得捂着嘴,却依旧惊呼出来,怯怯的望着萧天,脸色煞白

    萧天翻个白眼,让你别看你非看,吓到了吧他当下也不多说,直接祭炼起来,一股黑气从他手指上冒出,气息森森,瞬间包裹了起来,片刻后,季清的眼睛不见了,却多了一些浓郁的煞气

    这时,李叔和黎东从土里爬起来,黎东叫道“萧仙师手下留情,请饶……”

    “晚了”萧天冷冷道“他已经死了”

    黎东吃了一惊,急忙过去用手指摸了摸,果然没有感到季清的鼻息,顿时愣住了,片刻后他喃喃道“完了,这次本来是想送宝给焚香谷,却不料宝没有送到,反而死了焚香谷的弟子,这别说是拉关系了,不被人找上门就不错了哎呀,萧仙师啊,你怎么把他给杀了?”

    “厄啊”萧天打个哈欠,“我不杀他,难道还等着他杀我么?”

    “不是那个意思”,黎东急忙解释道,“我是说杀了焚香谷的人,日后他们追查下来怎么办啊?”

    萧天哈哈大笑,“杀人灭口啊!”

    黎东吓得一哆嗦,李叔急忙护到身前,冷冷的盯着他,问,“阁下什么意思?”

    萧天淡淡望了他一眼,“你是聪明人,多余的我也不多说了,我给你三息的时间,你若是能说出个活下来的理由,我替你不仅放过你们,还替你们想一个应付此事的办法,若是不能,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毕竟我可不敢保证,你们日后为了活命不会把我卖给焚香谷!”

    李叔倒是一怔,旋即沉吟起来

    萧天见状也不多说,直接数到,“三”

    黎东在那里吃了一惊,道“等等,请容我们多想……”

    萧天看他一眼,淡淡道“二”

    黎东一窒,刚要说话但旋即一想到时间紧迫,立刻就把话咽回了肚子,卖力的思索起来,只是他虽然有心,可终究不是什么聪慧之人,这么片刻的时间,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的主意,反倒是头上的冷汗憋出了不少

    “一”

    萧天叹了口气,他绝非心慈手软之人,该下手时绝不留情,眼神一冷,手掌便悄无声息的抬起,一股森然的危险气息登时涌现出来

    四周骤然一冷,黎东脖子凉,感觉似乎自己被什么凶戾的恶兽盯住一般,浑身上下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冷汗,顺着他的脸颊直往下流

    森白的手指伸出,杀意一闪,萧天刚要动手,便在这时,李叔忽然上前,“扑通”一声,跪倒在他面前,道“求仙师手下留情,老朽有话说”

    萧天一顿,“你说”

    “知道此事的人,在场不过四人,其两位一个是您,另一个便是柳儿姑娘,柳儿姑娘和您就不用多说,老朽愿意自杀封口,同时让少公子下毒誓,永远不提这事,若是焚香谷找来,只管往我身上推,老朽死了没事,但求您放过少……”李叔说道

    黎东急忙打断他,眼睛通红,“李叔,别说了,咱们和他拼了,宁死不……”

    “不行!”李叔满面沧桑,目有缥缈之色,缓缓道“碧云商会是你父亲一辈子打拼下来的心血,虽然现在有些不济,但却不可抛弃,如今老爷不在了,你无论如何也要撑住,活下去!”

    继而转头对着萧天,磕头哀求道“老朽一介武夫,不敢妄求仙师什么,只愿以这老命换取少公子平安,还请阁下答应!”说罢,磕头不止

    萧天急忙闪身躲开,袖子一挥,一股劲风夹杂着黑气呼啸而出,冲到李叔身前却忽然缓了下来,慢慢的、将这老头扶起

    李叔、黎东同时一怔,“您这是……”

    “唉,”萧天长叹一声,道“我虽然杀人不眨眼,多次抠瞎人眼,将其抽魂炼魄,却没有对一个纯良之辈下过毒手,李老爷子忠义照人,小子虽然是修士,却不敢受您一拜,之前唐突了您,莫要见怪”

    说罢,对着李叔深鞠一躬

    李叔错愕不已,旋即反应过来,摆手道“不敢当,不敢当,人老了而已,算不得什么,不知我家少公子这事……”

    “哦”萧天挠了挠头,“老爷子忠义如此,想必不会出卖于我,既然这样,我愿意给你们出个主意”

    “什么主意?”

    “你们仍然把东西给焚香谷送去,到时候对方若是问起来这事,你直接说是我杀的,这不就没事了吗?当然,他若不问就算了”萧天淡淡道

    黎东吃了一惊,“那你怎么办?焚香谷若是追杀……”

    “追杀就追杀呗”萧天不以为意,轻描淡写的解释“人本来就是我杀的,我又没否认,这季清是一时气迷心,和我互拼斗法力竭而死的,错不在我,若是焚香谷不问好歹,真敢直接追杀我,小爷便杀到连他宗门也清理了,他虽然是第一大派,但我未必就怕了他!”

    此言一出,黎东李叔二人大震,不由仔细看了萧天两眼,萧天淡然对之

    他这番话可是有根据的,老怪物曾经说过「有老夫在,这天底下,除了良心,就没有咱不能惹的!」

    有了这句话撑腰,再加上他本就年轻胆大,那什么焚香谷,直接当做狗屁处理了

    黎东与李叔对视一眼,都看到各自眼的惊骇,纷纷暗叹幸好自己没有惹怒此人,否则指不定弄出多大的霍乱

    这时柳儿忽然走上近前,眸子秋水盈盈,笑道“刚刚吓到柳儿了,还以为主人要暴虐无道呢,原来只是试探呀,主人真好,柳儿没有跟错人”

    “死妮子”萧天笑骂道对于这个丫鬟,忍不住翻个白眼

    骷髅头缓缓在半空旋转,季清的魂魄被它摄取出来,口喷出诡异的红光,不住的炼化

    萧天手捏控魂惊鬼印,慢慢的祭炼着,在炼化其成为厉鬼的同时,还不忘了把季清生前所会的招数窃取过来,当然,有些秘技由于特殊的缘故他不能学会,只能习得一小部分低阶法术,但这就足够了这般轻易的获得功法,已然是逆天途径了

    他甚至觉得,就是找不到大师伯恶人王也没关系,反正以后有的是人可以杀,不愁没有功法送上门来,倒是看着黎东和李叔亲切的样子,萧天有些眼红,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家乡来,喃喃道“南疆……”

    南疆地处神州浩土之南,算是人们已探知的地理范围内最南端的地界,据说南疆之外还有一片海域,但谁也没有到达过那里,毕竟太过遥远了

    那的地势说起来奇特于其他地区,如果单从土的角度看,便见一片较为平整的荒野之后,大地上突然耸立起四座高大山峰,环环相扣,围成一个山谷,在这四座高峰背后,茫茫夜色之下,便是无数阴影,正是南疆边陲无边无际的十万大山

    十万大山之,处处是恶水穷山,那里的人大多茹毛饮血,可惜的是,世人只知南疆有十万大山,却不知十万大山东南,令有一处古老的神祗部落,历经多个轮回不曾覆灭,隐世坐落在那里

    部落前一条河流,河水清澈与寻常无异,但不同的是,河底的石头却是一律红色的,远远望去,如同山丘之间流淌着一条血河这,便是古书记载的南疆赤水

    一苍髯老者,身披兽皮,手拿灌木杖,夜观天象在他深邃而沧桑的眸子注视下,一切都变得缓慢起来,仿佛连天幕的流星划过,斗转星移,也逐渐变慢

    数不清的小小星辰在悄无声息地滑动着,永无休止,却又各有神秘特有的轨道,没有生任何的碰撞,令人目眩神迷,隐隐感觉到这无数星辰运行之,必定蕴涵着某种天地至理,可惜的是,只有某些不出世的异人才能看懂这些

    “嘿嘿,谁能想到,在这南疆边缘地带,一个枯瘦的老头子竟能窥测天机呢”

    老人缓缓开口,自嘲的笑了笑,语气里说不出的落寞与悲哀

    他身后,一个年魁梧的汉子闻言,忍不住有些意动,“阿爸,您是看出什么了吗?”

    老人缓缓点头,手灌木杖朝天一指,“你看那里,紫色妖星大亮,分明是妖族既要出世的先兆,天下安定的日子不多了”

    “哦?”年大汉摸着胡子的手一抖,微微有些愕然,但旋即一笑,“那有怎么样?咱们世代隐居在此,就算有祸事也不会波及到这里的”

    “这次不一样,”老人摇头,眼闪过一丝担忧,喃喃道“世上从来没有什么能永存,咱们这个部落存在太久了,天道不会允许咱们再次躲过一个轮回的”

    “呃…”这次年大汉着实吃了一惊,脸上瞬间被愁容陇盖片刻后,他忽然想起什么,脸色一变,颤声问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你才找理由,把…天儿他们一个个的逐出部落的?”

    “唉!”老人缓缓闭上眼睛,“我也不想这么做,但毕竟要留下火种么,天儿资质奇高,有希望再兴我族,若非如此,我怎么舍得因为一些不着调的小事把他赶出去”

    一滴浑浊的泪,顺着苍老的眼角流出,老人脸一抽,“毕竟,那是我孙儿呀!”

    年汉子蓦然抬头,“阿爸!不如…”

    “叫我大长老!”老人出言打断他,脸上浮现一抹决然,眼角的泪珠瞬间汽化,枯瘦的身躯随之挺直,刚毅起来犹如一座大山,出言冷冷道“萧长风听令!”

    大汉虎躯一震,面色肃然,“大长老请吩咐!”

    “妖星横空,蛟龙混世我适才观天象,见有异兆生,成是土骷髅山那里出大事了,你带人前去看看”

    一抹睿智的光芒闪烁,老人眼神炯炯

    萧长风答应一声,转身离去,便在这时,背后却突然又传来老人的声音,“等等”

    “还有什么事?”他一怔,却见老人背对着自己,一言不

    天幕上星辰流逝,来而又去,带起道道弧线,萧长风等了许久,却依然不见老人开口说话,这才有些迟疑地道“阿…大长老,没事我就下去了”

    老人依旧沉默着,一句话也没有说萧长风慢慢转身,向外走去,但就在他将要走出老人视线的时候,苍苍的声音,却再一次的响起

    这一次,连他也听的出来,一向神秘睿智的阿爸,似乎也是在经过长久复杂的思考之后,才慢慢慢说出了话

    “你…若是遇到天儿,就暗帮他一把”

    萧天在山林徒步行进,柳儿拿着包裹跟在身后,黎东和李叔两人则骑在马上,一步一步的往前挪

    片刻后,黎东看着路上那一趟深深的脚印,忍不住问到“萧仙师,实在不行您就骑马吧,您的度实在是…”

    “不用了,就你那匹马,我一上去就压趴下了”萧天翻个白眼,心里颇为无语,谁知道老怪物给的金环竟然那么厉害,骑在马身上累马都受不了,他也无奈了,只能老实的在地上走道

    黎东面露为难,“萧仙师,护送东西这种事向来是越快越好虽然您的实力我们看到了,但夜长梦多,拖延太久难免出什么意外,我看…”

    “不要说了,”

    萧天耳朵一动,目光朝树林上空扫了扫,出言打断道“不是难免出意外,而是意外…已经出现了!”

    黎东一怔,旋即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一片阴霾从天幕远处笼罩过来,映照之下,无论是山石还是草木,瞬间都变得昏黑了几分

    他有些不明所以

    却见萧天深吸一口气,把破煞法杖横在手里,沉声道“你们都小心点,这次来的是大麻烦”

    话音未落,一阵怪笑从阴霾传来,阴冷瘆人,“嘎嘎…把东西留下!”众人眉头紧皱,向天上望了一眼,只见阴霾化作一团灰云席卷而来

    那片灰云来势何等之快,转眼间已飞到眼前,而且威势越来越大,只见半空风声急促旋转,渐渐化出了一个直径数丈的龙卷风,夹杂着尖锐声音,“呜”的一声,从夜空疾冲而下几乎就在同时,地面上周围所有的花草树木被强风吹得向外翻转,地上砂飞石走

    众人大惊失色,还没反应过来,那龙卷狂风已经落到地面,尖锐风声之,“砰砰”之声大作,黎东、李叔还有柳儿如被巨手抓住,齐齐被打的飞了起来,抛飞在半空

    只有萧天修为深厚,不为所动他见对方用风摄人,顿时冷哼一声,用力一挥手,破煞法杖疾射而出,其上金光大作,正是煞力鼎盛的的模样,如一记穿心箭,飞快的扎进风卷

    砰!

    一声闷响,紧跟着数声对碰的声音从响起,片刻后,破煞法杖倒飞而归,萧天伸手接住,抬眼望去,却见柳儿和李叔从半空坠落下来

    风声渐渐平息,巨大的风势也逐渐散去,现出了一个灰衣修士的身影出来,他手里却提着黎东,冷冷的看了萧天一眼,“没想到还有高手,不知是何人门下?”

    萧天眉头皱,没有正面回答反而问道,“你的道法不弱,又是何人门下?”

    灰衣修士脸色一变,片刻后忽的一笑,“也罢,萍水相逢没必要吐露实情,不过既然此人在我手里,那就用那件东西来换他的命吧”说罢,用手捏紧了黎东的脖子,仿佛稍有风吹草动便杀人灭口一般

    李叔赫然紧张起来,转头看向萧天,“仙师,您看这…”

    “此事你做主,”萧天眉头一挑,淡淡道“东西是你们的,我只是护送,谈判这种事情,我不精通”

    实际上,只要柳儿不出事,对方怎么样都与他没有太大关系他打个哈欠,径直走到一边坐下,冲着柳儿招了招手,柳儿会意,脚步轻轻的走过来,蹲下身躯给他揉捏双脚

    灰衣修士却被这情况弄的一怔,脸色犹豫起来,隐隐有几分忌惮

    萧天则在对方没有看到的角度,借着柳儿的遮掩,悄悄把脚上的金环摘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