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45章定神
    不得不说,女人的牙齿和指甲,是天生的锋利武器,很快的,灰衣修士的耳朵,便被生生扯裂了一道口子,柳儿嘴里灌入鲜血,感到有些恶心,可此时她心系主人安危,强自压下心头的不适应,却仍咬牙不松口一

    「啊!你个贱女人!滚开!」

    一声暴喝,愤然出口,灰衣修士怒不可遏,周身疾亮起一层光晕,在身后,紧抱着他的柳儿如遭重击,嘴角不住的溢出血迹,却死死的坚持,嘴里含糊不清的说到“求你放开主人,放开…”

    灰衣修士勃然大怒,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只肩膀一抖,周身光芒瞬间亮了一亮,便将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震开,反手一巴掌抽过去

    啪!

    柳儿倒跌出去,滚落在土里,却恰好滚到黎东身边

    抬手摸了摸耳朵,一阵剧痛袭来,灰衣修士脸色铁青,咬牙切齿,胸怒意犹如火山爆,滔滔不可阻止,他此刻只想报复,疯狂的报复!

    「气杀我也,你们都得死!都得死!!!!」

    一股凶悍澎湃的灰气爆,其衣袍鼓起被风吹的咔咔作响,长披散,满脸是血,状若疯魔,挥动着被血覆盖了的双手胡乱狂,一股股暴虐不稳定的法力砸出,肆意的蹂躏着周围的一切

    不管是不是人,不管能不能动,方圆一切的事物,都被他列为攻击对象,一道道劲风气浪蕴含着狂暴的法术大力,生生向四周碾压

    沙石崩碎,碎木横飞

    李叔,这个年过半百的老人,面露悲哀神色,但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刚毅他眼见事情失控,情急之,朝黎东和柳儿扑过去,老迈的身体,此刻看来却是异样的高大

    仿佛一座山,横空挡在危险之前,保护着两个年轻人不受伤害老人默默的承受痛苦,在那残暴的法力之下,胸膛瞬间干瘪下去,皮肤犹如枯死的树皮,褶皱的不成样子

    他却笑了笑,没有出任何的痛苦惨叫,只对着慢慢的转头,对着黎东“少公子,要…好好活下去…噗!”

    殷红的鲜血溢出,老人缓缓倒下

    黎东瞬间失神,“李叔!”

    “哈哈哈”灰衣修士咆哮如雷,一掌拍在大钟上,大钟震动,巨大的轰鸣声直令人双耳失聪困在钟内的萧天眼睛充血,模样比外面的人好不到哪去

    更要命的是,这诡异的钟声摧残着他的神经,脑子里一片混乱,都不知道该做什么

    下意识的,他显化出了金刚变骇人的双臂普一出现,便将这个本就不算大的空间占去了大多部分,萧天双臂一伸,抵住钟壁,体内精血疯狂转动,一股狂暴不可控制的巨力爆出来,那褐色大钟在他一撑之下,表面竟鼓起两处凸起

    灰衣修士虽然看不见,但这法宝与他相通,自然感受的到其的变化,不由脸色一变,竟恢复了几分冷静,嗤笑道“将死之人,还想抵抗,看我…”

    「砰!砰!砰!」

    三声巨响从钟里接连响起,不带他把话说完,大钟便异常的膨胀起来,表面光芒大作,但里面的轰鸣声却是声势更大,犹如山石爆裂般,猛的传出一道惊人巨响,旋即只见得那巨钟剧烈一颤,裂缝之内,乌光迸射

    紧接着,一声爆喝炸开,巨钟轰然暴碎!铺天盖地的褐色碎片,夹杂着惊人的度,四面方的暴射而出,每一枚碎片之上,都是蕴含着惊人的能量,人影一闪,萧天暴射而出,如狼似虎

    灰衣修士急急暴退,同时在身前幻化出一道灰气护盾却不料两只硕大的胳膊伸来,诡异的拉长变大,一把将他抓住竟丝毫动弹不得

    萧天眼睛赤红,披头散,神态狰狞,如恶魔降世十指仿佛是十根钩子,用力一捏,便捏破对方的护体真气,生生陷入肉里

    灰衣出一声凄厉之极的尖啸,彷彿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但是他面前萧天那红色的眼睛却比他更是恐怖,狰狞的神态愈疯狂,双臂上如玉的光芒大作,正是狂力鼎盛的模样,他随后仰天长啸

    那啸声如洪涛,在这个树林轰然而去,势不可挡,彷彿在对着这世间万物,桀骜不逊一般的挑衅!

    异法光芒闪烁下,纷纷如雨碎片之,凶残与愤怒的交替间,萧天狂啸,巨大的手臂挥舞着,如妖魔狂笑而舞!

    “啊啊啊!”猩红血液瞬间飞溅,这灰衣修士,在萧天暴怒之下,竟被硬生生扯成两半,扔出老远

    远方,那长啸回声,依然层层回荡,源源不绝一怒之威,乃至于斯!

    血溅得满脸都是,却仿佛激了他体内得什么东西,一股凶悍、狠厉瞬间出现在脸上,萧天蓦然睁大了眼睛,眸子里闪烁着不似人的邪异光芒,虽然敌人已死,但他好像却并没有平息心的怒火

    他需要泄!

    周围一切,都该毁灭!

    仿佛古老的凶神被惊扰了睡眠,萧天怒啸一声,此刻的他,竟像是突然变了个人一般,只觉得在深心处突地冒起一股狂怒之火,几乎要把自己的身子都焚烧干净了他只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九幽恶火被活活炙烤

    一直藏在脖子处的骷髅挂坠,也在此时腾起了熟悉的冰凉感觉,游遍他的全身,但对那狂热之火非但没有降温作用,倒好似火上浇油一般,一股凶杀戾气,一丝噬血狂热,就这般,扭曲了萧天的脸庞

    「啊啊啊」

    喉咙滚动,萧天出一声呻吟,一步步的,朝死去的灰衣修士尸体走去,森白而沾染着血花的手指伸出,如鹰爪般按在他的头上,抓住!

    以他此时的指力,实在是惊人,坚硬的头骨竟不能抵挡手指的入侵,一抓之下,三个血洞出现

    萧天一脚踩住这人的脖子,用力一拽,只听「嘭!」的一声闷响,头颅竟被他生生的拔了下来

    远处柳儿从土里挣扎着爬起,看到主人无事,顿时心生欢喜,刚要上前却不料看到这血腥的一幕,一时间吓呆了,失神道“主…主人”

    “嗯?”萧天蓦然转头,眉宇间一片黑气,此刻他看向柳儿的目光,竟无半点温存,完全是一片凶厉肃杀的气势,仿佛是责怪这个女人惊扰了自己,萧天眼神一冷,晃手之间化作巨爪,一把将柳儿抓过来,掐住脖子

    “你…叫我什么?”

    柳儿惊慌不已,喏喏道“咳咳…主…人…”

    却不料,萧天勃然变色,“谁让你这么叫的!找死!”

    一股凶狠不讲理暴的感觉瞬间出现,仿佛是恶魔附身,萧天眼凶光闪烁,最后竟泛起红色的妖异光芒,仔细看时,竟与脖子处挂坠骷髅头眼眶的红芒相似

    萧天却是越来越怒,手上力气越来越大,口一叠声道“谁让你这么叫的!谁让的!”

    这时黎东眼看不对,急忙过来拉扯他,可他哪里是萧天的对手,一巴掌扫来,就被扇的昏死过去

    眼看着一场大祸便无端生出,便在这时,忽然树林里阴风突起,从四面方吹涌过来,黑气腾腾,翻滚之间一只干瘦手掌,横空而出,伸出二指,在萧天掐住柳儿的手上弹了一弹

    萧天如遭电击,全身大震,手自然而然地松开了

    紧接着,黑气里轻轻叹了口气,飞出一颗红色小珠,飞到萧天身前,在额上心口滚了几滚,顿时一股清凉之气,透体而入不知怎么,他心原来紧绷绷的神经似乎也松了松,顿觉心力交瘁,忍不住便躺在地上,睡了过去

    同时,他胸膛上的骷髅头眼眶,红芒瞬间熄灭黑气一闪,老怪物身形闪现,招手间那颗红色的珠子飞回,在他手掌上空悬着,滴溜溜乱转

    “徒儿,还不醒来!”

    清风一扫,萧天打个哆嗦,缓缓睁开眼睛,眼恢复清明的神色,再次看时却现师傅站在眼前,不由一怔“您怎么来了?”

    老怪物哼了一声,“你在这里打斗,啸声吼叫,都传到山崖上去了,老夫能不过来看看么,也幸好我来的快幸亏老夫来的紧,否则你小子就走火入魔了”

    “走火入魔?”萧天惊出一身冷汗,渐渐回想起之前生的事,喃喃道“好厉害没想到那破铃铛竟然有这等蛊惑人心的威力,只不过是个仿品,就能逼的我不知不觉,经脉逆行,果然是鬼道克星啊”

    铃铛?老怪物微感诧异,蓦然间想起什么,忽的拔高了声音,道“你遭遇到持惊魂铃法宝的修士了?”

    “嗯”萧天点点头

    “那惊魂铃呢?”老怪物又问

    萧天指着满地的碎片,“喏,不过是个仿品,被我撑爆了,地上的就是惊魂铃碎渣”

    老怪物倒是有些吃惊,仔细看了两眼,目光在他胳膊上扫过,微微一怔,旋即恍然,“哦,我倒是忘了,一身本事并不是全在鬼道,这特殊的体质倒是救了你一命”

    萧天挠挠头,“我也不知刚才是怎么了,脑子一团混乱,很疼,下意识的就用了这招”

    “你是被惊魂铃声侵体,干扰了神志,”老怪物眉头一皱,沉吟着,片刻后把手托起,道“这枚定神珠你拿去吧,日后在遇到类似的情况,有它在,不至于走火入魔”

    萧天转眼望去,却见老怪物手掌上,悬着的那枚红色珠子烁烁放光,自己之前好像就是被这珠子滚了一下,才缓缓恢复神志的,不由讶然,“这就是您上次出去,找到的异宝?”

    “嗯”老怪物点点头,“定神珠,传说是千年前青云门掌教道玄真人的贴身物件,老夫去了青云遗迹,撕开煞气大阵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现在给你了,你小子小心着点用”

    萧天心一动,他不是第一次听到“青云”二字了,这好像曾经是什么了不得的大门派,却不知因为什么缘由覆灭在岁月之

    “老怪物,这青云遗迹究竟是什么来头?我看你有不少好东西都是从那里弄到的呀”萧天眨着眼睛,问道

    “哼!”老怪物翻个白眼,冷冷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萧天一脸憨厚,“我随便问问,好奇而已”

    老怪物冷笑道“你小子打的什么鬼主意我还不知道么?随便问问?嘿嘿,你肯定是想去捞东西吧?”

    “嗨嗨”萧天干笑两声,“你就说说吧,咱又不是外人”

    老怪物哼了一声,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眼,道“我劝你是不要痴心妄想了,你入那青云遗迹,只有死路一条”

    萧天咧嘴呲牙,道“何以见得?”

    老怪物道“我知道你心不服,也知道你争强好胜,但我实话告诉你,”他脸色慢慢变得肃然,意外的竟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他道

    “青云遗迹是数千年前,是当年的正道修真魁青云门覆灭后,遗留下来的宗派遗址,其有七座门派山峰,不知什么缘故化作滔天的煞气,形成一座魔阵,古往今来多少前去寻找机缘的人,都死在那里,就叫我也是仗着点特殊手段才敢进去,就你这点道行,只怕是还没进去就被煞气吞没了”

    “这么厉害?”萧天吐了吐舌头

    便在这时,一声轻微的呜咽从耳边传来,似是有人在哭,转头一看,却见柳儿半跪在地上,呜呜啼啼的

    萧天眉头一皱,“你怎么了?”

    他这不问还好,一问之下,柳儿眼泪珠不要命的往下掉,看的人直心疼,萧天一窒,似乎是想起什么,转眼向她脖子上看去,却见有些殷红的指痕,那,正是自己的“杰作”

    萧天一咧嘴,讪讪道“…那个…柳儿”

    “啊呜呜!”

    柳儿蓦然抬头,眼犹如决堤的河水轰然泛滥,瞬间冲垮了一切

    萧天愕然,忽的想起老怪物还在旁边,正想让他帮忙哄哄这女人,不料一转头,却见老怪物不知何时消失了,只留下一赤色的定神珠,在地上滴溜乱转

    “呃…”

    黎东被萧天一巴掌扇昏过去了,醒来后大哭一场,抱着李叔的尸体,泪眼婆沙的望着萧天萧天不去看他,别过头去,却忽然见到柳儿同样泪眼婆沙的看着自己,不由一窒

    定神珠托在他手里,这件千年奇宝威力如何他不知道,但确实很好用,左边滚一滚,黎东不哭了,右边滚一滚,柳儿不闹了,萧天咧嘴,直到哄着这两个家伙睡着了,才讪讪的松了口气

    “他妈的!这叫什么事!”

    萧天满脸黑线,想火都找不到对象,那灰衣修士已经被自己分尸了,只有拿他的魂魄解气可萧天此时却现,对方的魂魄早被自己吓跑了,连个毛都找不到,不由郁闷了

    破煞法杖就地一插,方圆两丈内的地面轰然塌陷,露出一个大坑萧天抱过李叔的尸体扔了进去,草草掩埋,只留下一个小小的、简易的坟头

    “老爷子忠义一世,总不可以曝尸荒野,先在这忍忍吧,以后黎东回来陪你的别着急”

    萧天念叨几句,叹息一声,脚上重新带好金环,转身抓着黎东、柳儿,双臂一用力,把这二人抗在肩头上,一步步朝山外走去

    这时正是午时,阳光普照大地,过了翠屏山的山区,便是一片沃野,空旷而少有人烟

    只有一条古道,不知曾经被多少古人今人踩过,在这片原野之上,笔直向前延伸而去

    三个人默默地走在古道之上各有心事,黎东满脸惆怅,柳儿则有些畏惧,不时偷眼朝主人看去,一见主人看过来,她却又急忙把头垂下,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提着包袱

    余光扫到这些,萧天眼角一抽,虽然脸色有些难看,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闷头往前走

    经过那事后,众人都沉默了许多,偶尔遇到来劫财的贼人,也是萧天一言不的打了,并没有什么过多的交流,这一路上,三人风餐露宿,身上银两虽然不多,饿时在野外抓些野鸟野兔,困时就找个树下对付一宿

    这一日,萧天忽然感觉路上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凝目向前方望去,古道前头,却是有一个小镇,看去规模虽然不大,但可能是在这古道之上,人却是不少

    柳儿悄悄拽了他一下,“主人”

    萧天停住了脚步,“怎么了?”难得这妮子开口说话,他自然要询问一下

    却见柳儿指着前面走到近处,镇口路旁,立着一块石碑,上边刻着几个字,岁月久远却依稀可以辨别出“小池镇”三个字,想来是这个小镇的名字了

    古道从这小镇上直穿而去,路旁有屋舍檐宇,也有些商铺,不过更多的,倒是些在道路两旁直接摆摊的小贩,沿街走去,叫卖声不绝于耳,真是一副世情画卷

    萧天看了片刻,旋即一怔,“怎么了,这不过是个小镇而已,你拽我干什么?”

    柳儿脸色有些微红,指着前头,轻声道“主人你看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