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47章炼制
    树林里阴风翼翼,仿佛有凶戾恶鸟在扑翅狂扇,鼓荡的林子里阴霾翻滚,雾气不歇,深处更隐隐有连绵不绝的异兽吼叫传出,平添了几分恐怖一

    萧天靠在一棵树下,有些气急败坏,眼前的这个家伙虽然模样呆萌,却异常蛮横,他甚至觉得其可以与老怪物相比了,无奈之下,只得吼道,“我说,死灵煞就这么点,已经被你吃光了,你还想怎么样?”

    他面前,六腿狸猫满脸不甘,大眼睛在萧天身上滴溜乱转,粉嫩的鼻子头不时耸耸,似乎是怀疑还有私藏,但无奈的是,死灵煞真的耗尽了,半晌后,狸猫自然什么都没找到,不由的趣味索然,再次看向萧天时,眸子里杀机陡然闪现

    萧天心里一动,他当初练习舍勾指杀了无尽的野兽,对于兽类的杀机极为敏感,狸猫眸光一转,他便就知道要出事,脑筋急转,就在狸猫利爪翻出的时候,陡然一个激灵,忙说到,“等等,我还可以现在就炼制一些死灵煞”

    狸猫听后,果然动作一顿,静静的用眸子注视着他,似乎在分辨着此话的真假,片刻后,也不知它相信了没有,只对着萧天喵呜的叫了一声

    声音听起来似在催促,却没有杀意隐藏在其,听在耳朵里,萧天悄悄送了口气,继而补充道,“不过,我虽然可以炼制,但却需要一些生魂做材料,而且你要耐心等待”

    那狸猫头一歪,安静了片刻,忽的仰头长啸

    猫的声音一般都柔弱,哪怕是威时,声音也没有多少威慑力,可这只狸猫不一样,它这一声长啸,比平常呼啸山林的老虎都更有气势,一阵恶风无端刮起,从它六腿之下瞬间扩散开来,以至于周遭震动

    萧天瘁不及防,竟被这气浪直直推撞到树干上,树叶哗哗做响,飞雪般的落了下来,“我靠!这还是狸猫么,不知道的还以为狮王咆哮呢!”

    啸声霸道的在树林里传播,所过之处,瞬间便安静下来,片刻后,同样有气势磅礴的吼叫从各个方位传回,紧接着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地面轻轻晃动

    萧天瞳孔一缩,他甚至看到地面有小石子轻轻蹦起,在结合和树林深处传来的声音,心里蓦然一沉,他知道,这是有大批的兽类奔跑过来所产生的气势

    不出意料,一棵大树霍然绷断,直直有萧天腰身那么粗的树干咔嚓一声就碎成了粉末,紧接着黄影一闪,一只模样怪异类似于兔子却比兔子庞大许多的不知名野兽,轰然落下

    在其身后,无数只模样怪异,但各不相同的野兽奔腾而来,野蛮的撞倒了大树纷纷聚集,片刻后,诸多野兽就围成一个大圈子,把萧天孤零零的摆在正

    黑暗的夜里,一只只绿色的眸子亮起,仿佛恶魔的眼睛,在暗窥视,无论是谁,在这诡异的气氛之下,都忍不住有些心底凉,萧天嘴角抽搐,心暗暗叫苦,本来还琢磨着怎么跑出去呢,结果这么一来,别说跑了,能不能活着还不知道呢

    诸兽喉咙里隐隐出一些不耐烦的声音,似乎是有些急不可耐,六腿狸猫眸子一亮,飞快的蹿到兽群里,身影闪烁疾穿梭,立刻有凄厉的惨叫声响起,紧接着,数到硕大的身影抛飞出来,重重摔到萧天面前

    萧天吓了一跳,仔细看去,却是几只野兽的尸体,各自头上一个大洞,咕咕的冒血不止,虽然模样凶悍,但肯定是都死了

    抬眼望去,兽群逐渐安静下来,六腿狸猫站在那里,犹如一方头领,周围三尺以内竟没有一只野兽敢靠近它,威势赫赫,此刻正眸光冷冷的盯着自己

    萧天环顾四周,见还有几只气势汹汹的野兽与狸猫相仿,纷纷占领一个方向,围住自己,眸光如刀,凶悍和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略微沉吟一阵,眉头皱起,萧天低头看了看这脚下的尸体,“你们,是想让我在这炼制死灵煞?”

    「呱!」

    一声咆哮从身后响起,听起来催促急切萧天转身看去,见是一只赤色的大蛤蟆,足有半人来高,浑身疙瘩流油,一股灼热的雾气环在身周围,两只眼睛像铜铃一般,鼓鼓的瞪起,见到萧天看来,又急催的叫了一声

    “好吧”萧天叹息一声,事到如今,他也没有刚好的法子,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霍然一掌拍出,劲风涌起,将地面的落叶吹卷干净,露出大片空白的旷地,萧天神色肃然,也不管它们听懂听不懂,直接冷冷道,“接下来我要做的,是沟通异界的危险大事,万万不能出声惊扰了我,否则出了意外,你们就是把我吃的干干净净,也别想弄到一丝豪的死灵煞”

    此言一出,兽群瞬间安静下来,静若死地,所有的野兽一起大眼瞪起,直勾勾看着不敢出声,似乎是很在意死灵煞这种东西,竟连呼吸都变得轻微,生怕惊扰了场那个不起眼的人类

    这一幕看在眼里,萧天心一动,当初弄到死灵煞纯属意外,老怪物也没有告诉说此物对于野兽竟有这么大的诱惑力,这倒是有些出乎意料了

    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问清楚

    萧天这么想着,旋即摇头苦笑一声,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还是解决眼前的麻烦要紧,当即也不犹豫,径直盘坐下来,舍勾指竖在身前,默运法决,片刻后,一股浓密如墨的黑气冒出,黑压压凝成一片

    上一次沟通异界,是在老怪物附体的情况下,并不算是萧天动手完成,所以这次能否成功,他心里也没底,只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努力的回忆着当时的情景,步骤

    一团黑气凝结化水,萧天一手成爪,掌心朝天,诡异的法力涌现出来,仿佛一层无形的壁障,维持着黑水不能外流

    另一手,森白的手指缓缓转动,指尖朝下倒竖,稍微一犹豫后,轻轻的浸入黑水里,搅拌几下,片刻后缓缓提起,如同在墨水里提起一只毛笔

    萧天深吸一口气,脸色肃然一指落下,在身周围缓缓而稳重的移动,慢慢划出第一笔地面上,出现了一道黑痕

    水迹凝而不散,显然有法力注入其维持周围凶悍的恶兽,在这一刻变得安静乖巧了许多,纷纷老实的看着这一幕,眸子绿幽幽的凶光,此刻竟也意外的柔和了几分

    一笔笔缓缓落定,墨色的阵法图案渐渐成形,萧天除了欣喜之外,还有几分自豪,毕竟这么难的诡异阵法,只看一遍便能布置,这等天赋放眼天下,也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当然,除了自豪,他还感到深深的疲惫,当初老怪物附体时带着他做,萧天还觉不出累,但此时真正动手布置起来,立刻明白了里面的艰辛,除了要不断施法维持墨水不溃散外,这诡异的阵法图案一旦成形,便慢慢流转起来,同时吸取自己的法力,当真是有些骇人听闻了

    此时手里的鬼气寒水已然耗尽,萧天不敢怠慢,普一画好,立刻诵咒,骷髅头缓缓悬在胸前,空洞的眼眶里红色妖异光芒闪烁,片刻后,一声厉啸响起,听在诸兽耳朵里,竟吓得它们双腿颤,顿时兽群骚动起来

    六腿狸猫再次威,快抹杀了几个不老实的,将这种不安掸压下去,转头看向萧天那里

    只见萧天口诵咒愈急催骷髅头蓦然张嘴,伴随着嘎嘎的怪响,一股诡异难测的法力夹杂着吸摄放出,瞬间笼罩了那些死去的兽尸

    片刻后,兽尸忽的抖动了一下,紧接着众目睽睽之下,数道几近透明的魂魄被生生拽了出来萧天早有准备,手立刻改换控魂惊鬼印,将所有魂魄全部控制住,而后引着它们自燃

    这些魂魄自然满是不甘心,但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存在于世间的凭证一点点消亡,化作诡异的幽冥火光,无声的燃烧

    萧天蓦然瞪眼,眼精光大作,一晃动肩膀,手臂诡异的拉长变大了许多,如恶魔之爪,双手齐出,一手抓住那团燃烧的魂魄,另一手却深深抓入阵法里

    那阵法墨色图案交汇,一条条鬼气寒水纵横编织,忽的流转加,仿佛受到刺激一般,其上幽幽的光芒大作,一股诡异阴森感觉轰然而至,冷气森森

    萧天有所感应,猛的向上一提,一层幽暗的光幕霍然从阵法上升起,无数的厉鬼幽魂还有一些难以想象的古怪东西隐藏在光幕后面,令人心悸的感觉随之出现

    与此同时,诸兽齐齐后退,瞬间场面又宽阔了几分萧天微微一笑,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另一手那团魂魄鬼火便脱手而出,在半空划过一条弧线

    仿佛是悲催的流星,只为那一瞬间的璀璨,鬼火撞在光幕上,绚烂无比的光华陡然释放,一股不存于世的波动随之而来,光幕如水,轻轻的泛起涟漪

    萧天一咬牙,轻轻的把手指伸出,两根森白的手指在他法力加持之下,骨头的煞根散出一种特殊的吸引轻轻的插入涟漪

    然而,便在这时,异变突起,连萧天也没有想到,他的手指伸进去,竟触碰到一处韧性存在,丝毫探不进去,不仅如此,那东西仿佛还在排斥他一般,生生的将他手指弹开

    咦?萧天讶然,旋即想起老怪物说的界面排斥,心一动,恐怕刚刚是摸到幽冥界了,可惜的是,自己已然不被幽冥界所包容

    想到这里,他不由的眼神一暗

    强自稳定下心神,把手指在涟漪里轻轻的、缓缓的移动,一点点试探,终于,他感觉指下一空,似乎刺破了什么,手指深深陷了进去

    周围的诸兽等了许久,也不见他再动作,渐渐焦躁起来,若非有几大凶兽压着,早就暴动起来但时间一久,就连狸猫等恶兽头领也有些不耐烦,几乎就要上前抓死那个石化了的小子

    一只脾气暴躁的鬣狗终于忍不住了,嘴里出一阵低沉的声音,隐隐有些怒意,似乎是就要爆,“呜呜……”

    「砰!」

    低呜声还没有断绝,一声巨响便从阵法处响起,诸兽吓了一跳,却见一股黑气冲天而起,森森令人胆寒,凶戾暴虐的气氛轰然而至,不可控制的作起来,黑气翻滚之间,一道人影倒射而出,重重摔落在地上

    诸兽登时警觉起来,纷纷翻出利爪,露出獠牙,片刻后,却什么也没有生,那片黑气徐徐消散,露出空旷的地面

    正在愣和疑惑时,萧天霍然从地面上爬起来,满脸怒色,指着刚才低呜的那只鬣狗破口大骂,“死狗!瞎叫唤什么,本来小爷就快成功了,你一出声吓到了老子,结果什么都全完了,都他妈怪你!”

    说罢,愤然转身,脸上怒气冲天,仿佛遇到什么不能忍受的事,吓得诸兽都为之一怔,却见他转头对准了狸猫,大声喝到,“你也看了啊,我尽心尽力,没耍半点花样,眼看就要成功,谁想到被那死狗破坏了好事,反正我布置一次阵法耗尽了法力,短时间不能再摄取死灵煞了,想怎么样,你看着办吧”

    狸猫被他唬得一抖,稍微愣了片刻,才用狐疑的目光再次看去

    萧天见它这般模样,急忙又吐出一口血,脸上悲怆的神色惨烈无比,幽幽的目光扫视过去,似乎是说,老子为你们尽力,你们却暗捣鬼,如此不仗义活该遭天打雷劈

    “喵呜”狸猫自然不会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低低叫了一声,而后犹豫了片刻,眸子里凶光蓦然一闪,却把矛头对准那只鬣狗,众多恶兽的眸子也随之转了过去,凶戾的神色闪烁,杀气腾腾

    那只鬣狗也仿佛知道不好,急忙转身撒开腿狂奔,忽然厉啸一起,不知是那只兽率先怒,其余的一拥而起,纷纷如雨,瞬间就有惨叫声响起

    萧天冷眼看去,心底忍不住一抖,一片血污洒在地上,却不见丝毫的碎肉,那只鬣狗凭空消失,仿佛从来不曾出现,但回荡在树林里的惨叫声却提醒着他,那狗存在过的

    津津的冷汗,顺着脖子往下流,片刻间便淋湿了后背,见到诸兽回头看向自己,萧天嘴角一抽,强自冷静下来,沉声道“我体内空虚,现在真的炼制不了死灵煞你们要杀我么?”

    此言一出,立刻有一阵凶戾的低吼响起,但随即却被那几只领头的恶兽给镇压下去,狸猫回头叫了一声,诸兽分开道路,它悠悠的跑回树林里,直往深处去

    萧天一怔,有些不明所以,片刻后,却见狸猫满身是土的回来,嘴里却叼着一株奇异的花药

    狸猫来到近前,轻轻把花药放在地上,眸子的光芒扫在上面,隐隐有几分不舍,但它急忙把头移开,一条腿伸出,轻轻把花药推到萧天脚下

    那花药,罕见的三叶形状,每叶如刀,其色翠绿,其微微泛起荧光,放在地上竟能将地面一丈的范围都照耀的明亮起来,而一缕缕幽香从散出,几乎令人陶醉

    萧天愕然,他虽然不学医术,但经常亲近梦婕倒也听其说过,“三叶刀”,回灵草,不用炼化便可生吃,且无固定生长地点,是世之少有的天生灵药,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一株

    他看了看它的反应,所有所思,片刻后恍然,有些不可置信,“这是给我吃的?”

    狸猫眼皮一翻,似乎很是不想承认,但终于还是点点头

    “还有这种待遇?”萧天倒是吃了一惊,有些出乎意料,同时心对于这些恶兽需求死灵煞的渴望程度,也有了更直接的理解,当即放下心来,对方既然舍得连这种东西都拿来,显然是一时半会儿不会杀了自己

    既然死不了,嘿嘿,那就收点报酬吧

    萧天嘴角上扬,一丝笑容浮现,但紧接着便隐去了,眉头皱起,拿着三叶刀端详一阵,忽然道,“有水吗?”

    狸猫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转头叫了叫,不一会儿,有只小猴子端着老大一枚树叶,兜着些清水

    萧天看了一眼,伸手接水时,悄悄用法力探知了一下,却现这个猴子是很一般的,顿时心一动猴子的情况,也就是说,这里不是所有的兽都像六腿狸猫这么厉害,也有普通的野兽存在

    一念至此,萧天的眼睛眯了起来,脑筋急转突然,身后一声“呱!”的声音把他惊醒,急忙转头看去,却是那只赤色的蛤蟆等的急了,出声催促他

    萧天笑道,“好,好,别着急,我这就吃”

    用水洗了洗,把“三叶刀”洗干净,轻轻摘下一片叶子,放在嘴里咀嚼,同时偷眼打量着四周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