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49章噬药
    手掌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将狸猫身上的毛皮理顺,轻轻的摩擦着它的头颅,突然,手一顿,慢慢的从茸毛的缝隙间捏出一小只虱子,捏死,萧天笑了笑,继而再次抚摸着柔软的毛一

    指尖轻轻划过,带起一点点酥麻的感觉,舒适而安逸

    六腿狸猫开始时还有些不适应,但旋即却高兴起来,它修为虽然高,但奈何爪子天生不如手指灵巧,抓虱子这种事自然不如萧天拿手

    平时虱子趴在它身上,虽然咬的难受,但已然习惯,不抓也就罢了,如今这一抓,六腿狸猫只觉得浑身都瘙痒起来,到处都不自在,胡乱的那舌头舔了舔身上,结果舌头上的倒刺一过,反倒把痒性激出来

    扑通!

    轻轻的在地上打个滚,它慢慢的把头翘起,露出喉咙部分,嘴里呜呜的望着萧天萧天一怔,旋即试着伸手在它的喉咙处挠了挠,抓了几下

    “呜呜”一声舒服的呻吟从六腿狸猫喉咙里传出,懒懒的,没有丝毫敌意,最后竟眯起眼睛躺在地上,任由那个家伙对自己上下其手

    萧天心一喜,暗道有门轻轻抬起狸猫的一条腿,挠挠它的腋下,忽然又想起了梦婕,去婕姐那里睡觉时,她除了会给自己按摩以外,也会这么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头,每次都有一种极其舒服的感觉

    在婕姐的玉手轻拂之下,一次次进入梦乡,那种情况和眼前的这只狸猫多么相似

    低头看时,却现狸猫鼻子里轻轻传出鼾声,萧天哑然,不觉有些好笑,便在这时,忽然身后传来一道不耐烦的催促

    “呱!”

    萧天一怔,半睡的狸猫也被惊醒,情绪有些不高兴,寻着声音看去,就见那大蛤蟆瞪眼溜圆,嘴里冒出一丝丝白气,似乎在气愤着什么

    见到萧天看来,大蛤蟆立刻又叫了一声,抬起它那扇子似的爪子,指了指那座沟通异界的阵法,又指了指萧天的手,最后张了张嘴,露出长长的大舌头,舔着下巴,一副馋嘴的模样

    萧天又是一怔,目光在其身上,上下扫视了几眼,眉头一皱,片刻后慢吞吞的问道“你的意思是……你也想要死灵煞?”

    “呱!”大蛤蟆立刻叫了一声,两眼放光

    萧天眉头一挑,看了看那只狸猫,却见狸猫没有反应,只得转身大蛤蟆说,“那座阵法用一次就报废了,再想换死灵煞必须重新布置,我连续两次施法,又经过两种不同的药力折腾,此时实在是力尽了,纵然我有心帮你,但体力实在是不行了,不如……”

    “呱!”不等他说完,那大蛤蟆眼便流露出不耐烦的神情,没有功夫听他磨磨唧唧的,直接粗暴的叫了一声,打断他的话

    萧天愕然,心微微有些不爽,心想这蛤蟆难道要强行逼迫不成?

    然而,事情却不像他想象的那样,大蛤蟆低低叫了一声,像是嘀咕抱怨着什么,愤然一跳,腾身而起一股磅礴凶悍的劲风随之而来,鼓动的地面花草向外翻转,声势浩大

    萧天抬眼望去,却见那蛤蟆胖胖的身躯,如一座小山丘,腾在半空,借着这股风力跳出去老远,一跃便消失在他视线,片刻后,树林深处出来一声重重的闷响

    从这里到树林深处足足有五十余步,眼见这赤红蛤蟆一蹦就越过去,萧天除了吃惊以外,同时暗自庆幸,庆幸自己没有傻乎乎的依靠武力逃跑,否则的话,只怕是没出了树林,便被这蛤蟆从背后一蹦追上了

    片刻后,沉闷的声音再次从树林里响起,一道红色如流星般抛出,划过夜幕,重重的落了下来

    砰!

    地面为之一震,萧天连连后退两步才稍稍站稳跟脚,错愕的抬头看去,却见大蛤蟆抓住一株灵芝回来当他,目光落在灵芝上面时,顿时大吃一惊

    那灵芝模样、颜色,都和寻常药店里的灵芝一样,没什么不同,但就是个头大的惊人,萧天接在手里,如同拿着一把雨伞,整个人都笼罩在下面

    “呃……这个,是给我吃的?”

    萧天眼皮一番,有些不可置信,这么大的灵芝莫说是百年,就是千年的药力,只怕也是有的只是不知道,那树林深处有什么神奇的地方,世上罕见的灵药,竟然接连从里面弄出来三株,这倒真是洞天福地了

    大蛤蟆却没有解释的意思,它随意的叫了一声,伸出爪子轻轻推了萧天以下,示意他快吃,吃完了给自己干活

    此时它,赤红的皮肤表面,满头的疙瘩都鼓鼓的,一脸急躁的模样

    “好吧”萧天摊了摊手,把灵芝拿在手里,抖了抖上面的泥土,现柄端有些暗红色的褶皱纹,看起来有些像鬼脸

    不过他也没在意,不管有毒没毒,此刻都得吃啊

    咔嚓一声清响,灵芝被粗暴的掰断,萧天拿着手里,把灵芝柄放在灵芝的伞头里面,卷起来,就像煎饼卷大葱一样,塞在嘴里“吭哧”起来,也亏的他饭量大,否则换个人来,这么大株灵芝,还不见的能吃完呢

    萧天又要了点水,吃喝过后,精神再次奋震霍然一掌推出,比之前更加磅礴的劲气爆出来,将残留的阵法痕迹抹除,重新布置

    其实,之前的阵法还能够再用,但他为了拖延时间,故意说不行,没想到却意外的得到另一个好处有免费的灵药供应,不愁疲惫,萧天便乐呵呵的提高熟练程度

    一缕暗金色死灵煞经过“克扣私藏”之后,被带出死灵界,萧天缓缓抽出手指,向旁边一伸

    大蛤蟆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见状立刻怪叫一声,蓦然深深吸气,一股带有诡异吸摄力的妖风随之卷起,围着舍勾指转了几转,继而旋回蛤蟆嘴里死灵煞普一入口,那两只只鼓鼓的眼睛便大放光明,似乎很是满意

    萧天瞥了它一眼,随意问道“哎,我说,你们这么在乎死灵煞,甚至不惜用千年灵芝这种世间灵药做代价换取,这是为什么?”

    蛤蟆撇撇嘴,一脸不耐烦的模样,转过身去

    萧天不出意外的耸了耸肩膀,他也只是随口一问,根本就没想过会得到真实回答的

    却不料,那蛤蟆转身不是无视萧天,而是叫过来一只衰老的恶兽

    那恶兽,有山羊大小,头上长着一只独角,三角眼凶凶的幽光闪烁,本身透出一股连萧天都为之心悸的可怕气势想来,一只厉害的存在

    然而,不管这恶兽年轻时多么凶悍,此刻它身上的毛皮却以肉眼可见的度慢慢灰白下去,一股浓浓的死气笼罩在它身上,不大的功夫,便比萧天第一眼看到之时老化了不少,甚至连眸子里的凶光,都黯淡了下去

    大蛤蟆等萧天看清楚以后,两只大眼流露出一抹惋惜,继而一张嘴,吐出一缕极细极淡薄的暗金色煞气

    萧天转眼望去,这正是之前被吞没的死灵煞,只见蛤蟆把这淡淡的死灵煞抛出,那衰老的恶兽眼立刻亮了一亮,急忙捕捉住这点煞气,吸摄入体内

    其皮肤体面的老化,立刻停止住了,与此同时,一种不似生机也不似死气的气息笼罩在恶兽身上,片刻后,刚刚还衰弱垂死的恶兽,便重新站稳了身躯,眸子里凶光大作,再次焕了往日的凶威

    “这是……”萧天吃了一惊,忽然想起老怪物说过,死灵界的东西不死不灭,照这么看来,这帮恶兽吸食死灵煞,似乎是为了保命

    仿佛是印证他心所想,赤色大蛤蟆缓缓转身,背对着萧天,露出脊背上的暗红色花纹那是个挺简单的图形,只有十三道圆圈,圈圈相套每一道圈的颜色都深邃晦暗,仿佛经历了许久的岁月才刻画下来的

    萧天瞳孔一缩,“记命年轮!”一圈为一轮,一轮百年岁月乃成,这模样丑陋的大蛤蟆身上竟然有十三道年轮,直直活了有一千三百年!

    “嘶”倒吸了一口冷气,早就猜到这些家伙大有来历,却没想到会大到这种地步,萧天着实吃了一惊,喃喃道“怪不得这些家伙会如此看死灵煞,原来是活的太久撑不住了”

    同时,他再次为自己没有和这些家伙硬拼的明智选择而感到庆幸,否则怎么死的都还不知道呢

    吼

    又是一声低吼响起,从另一只领头的恶兽嘴里传出,大蛤蟆缓缓离开,腾出一片地方,紧接着那只恶兽慢慢走过来,嘴里叼着一株紫色的藤蔓放在萧天面前

    萧天一怔,目光扫了扫,终于想明白了这些恶兽围着自己的缘由,喃喃道“这帮家伙原来是都有求于自己,轮流过来用灵草换取死灵煞不过,既然是这样么……嘿嘿”

    嘴角上扬,一抹奸诈的笑容出现在脸上,旋即隐去不见,本来还算是精力充沛、明亮的眸子瞬间就黯淡了下去,同时,一抹深深的疲惫出现在他脸上

    萧天瞥了一眼,那株紫色的藤蔓,淡淡道“我累了”

    那只恶兽把紫色藤蔓向前推了推,一脸疑惑,自己已然献上灵草了,怎么还说累了呢?

    萧天面不改色,淡淡解释道“药力终究是外物,我远不及你们兽类血脉充实,纵然有灵草,也不能像你们一般吃了后就立刻恢复过来”

    恶兽有些头大,回身看了看其他的诸兽,也是一脸茫然,它不由焦急起来,死灵煞是救命延寿的东西,拖延不得

    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忽听萧天又说,“也不是没有办法,只不过么消耗太大,若是你能找来更多的灵草,在双倍的药力支撑下,我可以勉强试试”

    那恶兽立刻警觉起来,瞪眼看着他,眸子里凶晦的光芒闪烁不定,冷森森的瞪着萧天似乎是看穿他的小心思一般,半晌后,忽然咆哮了一声,声音如雷,竟震得树林晃动

    萧天心一抖,暗道不好,自己还小看了这些家伙,虽然是兽类,但不管是什么东西,活了数百上千年,都能变成精,更何况这个家伙看起来本就不傻

    他急忙补充道“别动怒,我这可不是骗你们,只要有灵草药力足够,我便能给你们弄出死灵煞,灵草不尽,煞气无穷”

    此言一出,不光是那只恶兽,就连整个兽群都暴动起来,啸声连绵响起,各种嘶吼传出,除了已经得到死灵煞的几只恶兽之外,其余的尽皆兴奋起来

    萧天倒是一怔,他说这话本来想给自己开脱,没想到竟然会引起这么大反应,看兽群的状态,似乎真有很多灵草一般呃

    片刻后,两株紫色藤蔓摆在面前,恶兽冷冷的看着他,一声不吭萧天也不怠慢,反正好东西都落到自己肚子里,它们舍得给,咱就舍得吃

    看是你们累垮了小爷,还是小爷先吃光了你们!

    他这般想着,一咬牙,两株紫色藤蔓糊涂的进了肚子,稍微一调息,澎湃的绵长的药力登时作起来,促使的他精力十足

    此时再布置阵法,几乎是轻车熟路了,哪怕是老怪物当年,也没有享受过这般待遇来练习布阵,这一手诡异的死灵异界阵,在萧天手愈娴熟,轻描淡写的便化成一个

    萧天也是鬼精的家伙,在加快度的同时,还兀自琢磨着改进手段,怎么节省精力、哪些是该注意的、如何保留给多的能量留在体内、私藏更多的死灵煞祭炼到手指里面等等,一个个主意浮现在心头

    他拿着诸兽贡献的千年草药,大刺刺的挥霍,反复实验

    而那些恶兽对此却没有多大反应,其实,以它们阅历修为,自然能看透萧天的这一点点小心思,不过却并没有阻拦,千百年的时光磨砺,让它们变得看淡了外物,只要能活下去,其余的一切,都不算什么

    萧天则乐的这样,喜滋滋的幻化这阵法,手指蘸着鬼气寒水在地面画阵,愈得心应手,手指晃动之间,一道道的诡异古怪的符出现在地面,纵横交织成繁杂的图案

    墨色的寒水欢快的流淌,带动着阵法启动,森森的气息轰然而至,界面光幕升起

    一只只恶兽从身前走过,留下越来越多的灵草进入萧天的肚子里,而他所给出的死灵煞则愈精纯起来,一缕寒气环绕在指尖,手指上森然的气息涌现,半截都被染成了暗金色,倒是代表着杂质的黑丝越来越少

    这彰显着,对于死灵异界阵的运用,此时他提升到了更深的一个境界,这令他高兴之余,隐隐也有些担忧

    再次吃下一株灵药,萧天眉头微不可查皱了皱,这些虽然是天地奇珍,但是这么多药一齐吃下去,有什么负面效果谁也不知道,弄不好,斑驳的药性混杂起来,出现剧毒也说不定

    一念至此,他立刻警觉起来,法力进入体内,匆匆排察各个经脉,反复检查了几遍没有现毒迹才悄悄舒了口气然而,不待他松懈下来,丹田里另一种古怪的感觉出现,瞬间膨胀开来

    萧天身体大震,暗叫不好

    他每布置一阵,便吞吃几株灵药,开始时还好,那灵药的能量随着布阵会散出去,哪怕是剩下一些也没有大碍,然而,随着他布阵愈熟练,消耗的能量也越来越少,灵药却仍源源不断的入体,这澎湃浩荡的能量便储存在体内,虽然已经极力压缩,但终究还是达到了极限

    一股凶悍的洪流顺着他的筋脉倒冲而起,萧天蓦然睁眼,闷哼一声,鼻子里却流出滚烫的鲜血

    “咳咳,玩大了”

    萧天苦笑,这次可真是吃饱了撑的,满肚子都是能量,一旦出现气血逆行的情况,便会引药力乱窜,极有可能会爆体而亡

    “乐极生悲说的就是我这种情况吧”

    叹息一声,别人梦寐以求的机缘落到自己头上,却最终弄成这个样子,萧天也有些哭笑不得了,但此时不是哀怨的时候,解决眼前的大事才是要紧的

    他眸子里光芒闪过,缓缓的思索着对策,片刻后,决定把体内膨胀的能量泄出来,目光扫过四周后,慢慢落到那座阵法上

    略一沉吟,萧天手掌抬起,摧毁了之前的残余阵法痕迹,继而双掌一翻,重重拍在地上

    一股狂暴的能量疾传出,瞬间渗透了周围,地面轰然爆开,尘土飞扬,片刻之间,他竟把周围的土层翻了一遍

    这一下动作很大,周围的诸兽立刻现了他与之前的不同,稍稍后退了许多,就连几只领头的恶兽,眸子也渐渐亮了起来,伫立在黑暗默默看着

    萧天深吸一口气,半空呜的一声,立刻卷起旋风,阴气阵阵,黑气从他手指上爆出来,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浓郁,漆黑的气息宛如实质一般,不用他施法力凝结,便自动化成了冰凉彻骨的寒水

    刚一出现,四周的温度便骤然冷落下来,他额角上,甚至结成了一层层薄薄的冰晶

    萧天心一动,有种预感这次,恐怕要弄出些不同寻常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