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50章骨蝎
    小池镇上,仙人祠堂里一

    柳儿面色忧虑,焦急的来回走动,她两道秀眉紧紧的皱在一起,不时的望向路口方向,翘而盼

    徘徊了许久后,还是没有见到心挂念的人回来,一抹不安,便悄悄袭上心头,脸色愈难看,柳儿喃喃道“已经这么晚了,主人怎么还没有回来,不会是遇到什么意外了吧,都怪我,早知道这样就不要那什么破狐狸了”

    黎东从旁边听到这话,出言安慰道,“我看着镇子不大,想来也没有什么厉害的凶物,以萧仙师的手段,应该没什么能难住他,可能是狐狸实在不好找,所以才耽搁了吧”

    柳儿闻言一怔,咬着唇,慢慢思索起来片刻后,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她脸上有泪光闪过,同时悄悄的攥紧了,轻轻颤动,似乎心情很是激动,用力之下,骨节苍白失血

    黎东见她这个样子,不由叹息一声,再次安慰道“其实,你也不必太……”

    轰隆!

    一声巨响传来,周遭震动,仿佛整个小镇都晃了一晃,仙人祠堂里,供奉的神像都被震倒了一个

    黎东还好一些,毕竟练过些拳脚,身手敏捷,蹬蹬倒退几步缷去力道便站稳了跟脚,而柳儿则没有那么幸运了,她一个弱女子,粹不及防之下踉跄摔倒,急忙惊呼道“出了什么事?”

    黎东连忙把她扶起,刚要说话,天幕在一瞬间,忽然就变亮了许多两人对视一眼,旋即跑到街上,朝小镇北边的上空望去

    只见镇北边,大约十里外,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的茂密树林,巨大的幽光冲天而起,在天地之间矗立起一道奇异的光墙

    幽光照耀之下,方圆数十里清晰可辨,狰狞狂暴的兽吼声从树林里传出,震得人心惶惶,小镇上的人全被惊动,柳儿脸色煞白,掩嘴轻呼“主人……”

    树林里

    黑色的鬼气寒水画在地面,勾勒出一道道繁杂而古怪的阵法痕迹,幽幽的光芒从亮起,照耀着萧天苍白的脸色

    望着从阵法腾起的巨大光幕,他心里也是极端震撼,原本就知道这次施有意外,没想到竟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当真是出乎意料了

    周围的诸兽也被这突然出现的一幕吓到,纷纷警觉起来,不时传出一声声的咆哮,但好在有几只领头的恶兽镇压,却也没有生暴动

    萧天盯着面前的光幕,眸子里光芒闪烁,犹豫不止,片刻后终于一咬牙,喝到“祭生魂!”

    在他身边不远处,一只等待死灵煞的恶兽听后,立刻露出凶悍的一面,飞快蹿入兽群里,连杀了数只不知名的弱兽,将尸体抛飞过来

    萧天望了一眼巨大如擎天墙壁的光幕,摇头淡淡道,“不够”

    恶兽一怔,用它的怪眼望了望天,旋即缓缓点头,显然也认为这次不同寻常,当即低吼一声,赤色的气雾从它嘴里慢慢涌出,逐渐遮弥了周围

    有了雾气的阻挡,萧天看不到里面生了什么,只能听到凄厉的叫声接连不断的响起,还夹杂着恐惧与愤怒

    片刻后,一大片阴影甩来,砰砰砰的落下,数十上百只不知名的怪异凶兽摔落在近前,竟堆成一个小山丘,殷红的血,撒流了一地,将这片不算大的空间里,充满了血腥和悲怆的气氛

    萧天对此默然,半晌后,重重叹息一声,一抹悲哀从眼角隐去,他一招手,胸前的骷髅头挂坠蓦然张嘴,诡异的吸摄力笼罩过去,浓浓的怨气被激,成群的魂魄被摄取出来,足足有上百魂

    巨大的光幕仍在,幽暗光芒仿佛魔王的眸子,冷冷注视着眼下的蝼蚁们,清凉肃杀的感觉轰然而至,令人感到一股嘲笑和讥讽

    萧天嘴角一抽,默默的用控魂术把这些魂魄控制,而后操控着它们自燃,一团团幽绿的鬼火凭空烧起,代表着一个个意识,永远消失在世间

    光线晦暗的缓缓波动,映照之下,他的脸庞冷酷、无情

    终于,他感觉火候差不多了,立刻将生魂鬼火全部聚起,竟凝成一颗足有半人大的诡异火球,阴风附在四周鼓动

    火球熊熊燃烧,脱离他的手掌,径直装向光幕,犹如一朵绚烂的花朵,缓缓绽放,美丽动人的炫光在这一刻毫无保留的释放,上百魂魄消亡,换来了一瞬间那令人灵魂都为之悸动的美

    嘭

    火球出一声巨响,犹如霹雳响过,阴翳的树林亮了一亮,紧接着,那道光幕上,便泛起阵阵涟漪,就好像水里落了一颗石子,激荡起层层叠叠的波澜

    萧天深吸一口气,缓缓把舍勾指竖起,森白的指尖冷气环绕,脸庞上一抹决然的神情闪过,随后,手指伸入

    噗嗤!轻微的细响传出,仿佛刺破了什么,他的眸子一变,有些紧张和不安的同时,也有些期待

    诸兽看著他缓慢的动作,忽然一阵紧张,彷佛内心也感应到什麽一般,竟是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而那几只领头的恶兽,眸子里也严肃起来,利爪、獠牙纷纷显露出来

    缓缓闭上眼睛,萧天透过指尖传来的感觉,分析着虚空另一端的事情,指尖苏苏麻麻,是有死灵煞气缓缓附在上面,指尖慢慢变凉,甚至有几分寒冷,那是死灵煞在凝结……

    突然,他感到自己的手指被夹住了,似乎是有只钳子,在虚空的另一端,把手指叼住

    冷汗,顺着脖子缓缓冒出,萧天眉毛皱成个疙瘩,片刻后,感受到夹住自己手指的力道并不算太大,他蓦然睁眼,一咬牙,疾把手指抽了回来

    光幕随之破裂,阵法崩碎!

    地面上,那些勾画阵法的鬼气寒水没了法力维持,立刻溃散成森森的黑雾,轰然爆开来,一股磅礴凶悍的劲风随之鼓荡而起,萧天忙乱之,格挡了一下,却仍被吹飞出去

    他却不惊反喜,正愁没办法脱身呢,没想到突遇这种变故,当即在半空借力,顺风逃窜

    在地面诸兽顿时愤怒起来,那只等待死灵煞的恶兽眼见东西没得到,那个可恶的小子却飞了,气的咆哮一声,猛然跳起来,直直扑到半空

    萧天早有预料,猛然一挥袖子,从袖管里爆出一股浓密的黑气,挡在身前,霍然一掌推出,和那恶兽伸出的爪子在半空对了一击

    噗!

    两股能量对碰,到底是千年的精怪更胜一筹,萧天纵然吃了诸多灵药,一时却也比不上对方,被震的喷了口血,却笑着倒飞出去

    而那恶兽虽然没有大碍,但身形却不由的一顿,从半空处坠落下去,砸在地上出一声砰的重响,紧接着,气急败坏的咆哮声从它嘴里吼出

    “哈哈,终于摆脱这帮吓人的家伙了,”萧天咧嘴一笑,人在半空抛飞的同时,抬手抹去嘴角的血迹

    只是,这手在眼前一过,他顿时愣住了那森白的舍勾指上面,挂着一只更加森白的怪异骨兽

    萧天吃了一惊,这想必就是之前感受到的,夹住自己手指的东西了,本以为会随着阵法爆裂而留在虚空那边,却没想到竟然被带了出来,这下他可真是有些不知所措了

    仔细看去,那骨兽通体狭长,整个身躯是由骨节组成的,有三对腿从身体肋部向两旁延伸,还有一对大钳子摆在身前,头小的几乎看不见,倒是眼眶燃烧的黑色火焰炯炯放光,在其身后,高高的勾起一条尾巴,尾巴尖上,是个钩子

    “这…好象是只蝎子呀”

    萧天微微错愕,目光扫去,却见这只三寸来长的家伙通体森白,只有尾巴处却是漆黑乌亮,心顿时凛然,“蝎尾毒钩!”

    骨蝎动了动,轻轻的趴在手指上,一股温顺无害的思想波动同时传入萧天脑海里,萧天倒是一怔,然而,不待他仔细琢磨明白,身形便忽的往下坠落他急忙向下看去,顿时脸色一变,连连叫苦

    原来,黑气爆将他吹走的方向不是朝着树林外面,而是朝里,萧天在不知根底的情况下,竟被吹到树林深处,此刻风力一缓,他便身不由己的坠落下去

    两旁的景物疾从眼边划过,但见树影重重,眼前花乱不可辨别,萧天骇然,急忙祭起破煞法杖,环在身体四周,一层金色光晕从扩散开来,包围笼罩着他不受伤害

    嗖!

    风吹的衣襟猎猎作响,眨眼间,他便快接近地面,而眼前的景物也逐渐清晰,草从荆棘等等向后飞退,穿过树影,只见这里古木森森,林空地之上,却有一个小丘,而在小丘的一侧,便赫然是一个洞口,洞口旁边的岩石,尽数为黑色

    萧天猛然一吸气,在半空里翻身打个跟头,身手矫健的坠落下来,正落在洞口边缘处

    向那黑石洞里看去,只觉得洞口虽然不大,但里面漆黑一片,看去给人一种深不见底的感觉一阵阵的阴风冷冷吹出,拂过身上,仿佛有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黑石洞吧”

    萧天沉吟片刻,眸子里渐渐有精光亮起,如诡异的妖火燃烧,他向四周看去,只见周围岩壁上都是漆黑如墨的古怪石头,看去坚如铁石,分外生冷

    洞口里看去,一条道路是往下直入地底的,而坡度缓缓陡立,也不知道到底是人挖出来的,还是天然如此

    便在这时,远处兽吼接连响起,一阵尘土自远处宣扬,声势浩荡,萧天眉头一挑,一咬牙进了洞里

    黑暗,越往下,反而渐渐明亮起来,各种幽香缭绕在四周,五彩缤纷的光晕闪耀之下,一株株奇异的灵草出现在视线

    嘭!一只手掌霍然推出,掌心处澎湃的气浪疾爆出来,对着地面狂涌,在吹动地面的同时,还有一部分气流倒折回去,形成一股向上的托力,萧天下坠的趋势为之一缓,翻身轻轻落下

    “呼!”他缓缓舒了口气,仔细望去,顿时这灵药的海洋震撼了一下,但旋即冷静下来,若是来树林之前遇到这些,他肯定会欣喜若狂,可现在他已经吃腻了,目光在灵药群里扫了扫,便移到四周的峭壁上

    光秃秃的石壁,还是那般怪异的黑色,却没有通向其他地方的道路,只在灵药诸草群丛的边缘处,有一片幽黑的昏暗

    萧天眉头一挑,破煞法杖横在手里,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望了望,心又是一惊

    前面没有路了

    这下面是处深渊,自己却像是站在一处断崖上,崖下漆黑一片,但远远看去,在黑暗深处,却仿佛还有几点鬼火一般的东西闪烁不停

    谁也不知道那黑暗还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但看那亮起的光芒,就给人一种不好的感觉

    萧天有些犹豫,然而,就在这时,一声呱的大响从上方传来,仿佛雷鸣响过,紧接着,红色影子一晃,硕大的蛤蟆便重重蹦了下来

    大蛤蟆还没有落地,便张开嘴,一条猩红舌头伸出,变得很长很长,如同皮鞭一般甩卷下来,粘粘的涎液从舌头上洒落,带起一阵怪雨和腥臭,令人感到恶心

    萧天瞳孔一缩,说实话,那些恶兽里他最忌惮的就是这只大蛤蟆,此刻一见它追来,根本就不敢交手,连忙向深渊里跳去

    可那蛤蟆是何等的道行,又岂能让他跑掉,大舌头横扫过去,疾一卷卷住萧天,立刻倒折回去

    萧天急忙挣扎,身上亮起一层幽暗的光芒,但大蛤蟆却不为所动,舌头愈勒紧,巨大的力道令他呼吸不畅,几欲窒息

    一抹凶悍的光芒从大蛤蟆眼亮起,隐隐有些得意和不屑,然而,就在它刚要把舌头抽回嘴里,忽然硕大的身躯巨震了一下,仿佛是受到了难以忍受的疼痛,愤怒的抛开萧天,舌头犹如闪电一般掠回

    再次看时,它猩红的舌头上,有一点黑紫色疾扩散开来,凝神望去,却见萧天手指上,那只骨蝎的尾巴高高举起,钩子上一抹幽黑闪过,似是在耀武扬威

    “呱!”大蛤蟆一窒,恨恨的叫了起来,满腔怒火震的洞里岩石乱坠

    萧天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下了一跳,抬手看了看,这个头不大的家伙竟然能伤到上千年的精怪,这份毒当真是惊人的厉害了

    不过此时显然不是夸赞的时候,趁着大蛤蟆吃痛,他急忙跳进深渊里,也不管下面是什么,便匆匆冲了下去

    “呱”

    又是一声大响,大蛤蟆出现在悬崖边上,恨恨的朝下望了一眼,见萧天坠的极深,舌头够不到了,它才满是不甘的退了回去

    萧天心一动,“这么厉害的大家伙都不敢追下来,这下面难道真有什么凶戾至极的东西不成?”

    「铛铛铛铛铛铛铛」

    一阵震天响的敲锣声从小池镇的街道上响起,镇上的居民连夜被召集起来,围在一起商议

    老镇长胡子花白,手提着拐杖极有威严的一摆手,把烦乱的议论声压下去,淡淡的望着众人,眉头一皱,却道“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好好的树林子会传出兽吼?”

    其实,树林里每天都有兽吼,但是像今夜这么暴动的兽吼却是多少年都没有生过的树林里镇子十余里,吼声竟然能传到耳朵里,老镇长也是无奈了,才出言询问

    众人议论纷纷,片刻后就有人提出,“好象是一个外来的小伙子,他非要进树林抓狐狸,进去后没多久,树林子里便6续有声音了”

    “哦?”老镇长眉头一皱,“这么说,是他捣的鬼了?”

    “应该错不了”那人肯定的点点头,旋即又说,“不过,那家伙现在还从树林里没出来,咱们就是要责怪他也找不到人啊”

    老镇长捻着胡子,沉吟道“这样啊,哎,那他有同伴之类的在咱们镇上吗?”

    “有,有”这时,当铺的那个老头说道,“我看到他还有两个同伴,一男一女,进了仙人祠堂里,想来应该还在”

    老镇长脸色一沉,拐杖重重往地上一点,沉声道“走,去找他们!”

    柳儿正急的来回转悠,那吼声震天动地,她又岂能听不到,愈担忧起萧天的情况,几次想赶去树林察看,却被黎东拦下

    黎东阻拦道“你一个柔弱女子,去也是没用的,反而给他平添了麻烦,不如安心在这里静等”

    柳儿摇头,“不行,万一主人遇到…”

    「哐当!」

    一声大响,祠堂的门被粗暴的推开,一伙人涌了进来,各持棍棒,还有几人拿着火把,将二人团团围住

    黎东、柳儿吃了一惊,“你们干什么?”

    人群分开,老镇长缓缓上前,哼了一声,“我们想干什么?我还想问问你们想干什么呢!树林里被你们搅的兽吼四起,导致一镇子的人不得安宁,哼!给我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