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51章古洞
    黎东霍然横剑在手,将柳儿挡在身后,目光扫视着四周,喝到“谁敢!”

    老镇长脸色一冷,沉声道“年轻人,耍横是没什么用的,你们扰的我这不得安宁,总要给老夫、给大伙一个交代吧一  ”

    黎东眉头一皱,“你想怎么样?”

    “老夫也不逼迫你们,”老镇长目光如电,看了二人一眼,缓缓道“你们乖乖跟我走,去我那小住几天,等你那位同伴回来,咱们再行商议其他的事,如何?”

    柳儿闻言,想要说什么,黎东递个眼色过去,看了看众人手里的棍棒,苦笑一声,拱手道“好吧,镇长既然热情好客,咱们也不能不给面子,那就去您那看看吧”

    “哈哈,好说好说”

    “来人啊,前面带路”

    黑石洞里

    萧天从断崖上落下,人在半空,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只肩膀一晃动,手掌瞬间拉长变大了许多,如一只魔爪横空出现,用力向四周一抓,钩住凸起的岩石

    他悬在岩石下面,缓缓舒了口气,祭起破煞法杖,光芒照耀之下,放眼打量四周,却见四周仍是那种黑色的岩石其他的倒没什么,周边上也依然没有什么声音,只是有一个古怪处,越往下降,感觉上周围的温度,却仿佛慢慢升高了许多

    萧天有些奇怪,寻常地里,越往下都是越冷的,这里却有悖常理的变热,当真是处处透着古怪

    忽然,一点轻轻的骚痒从手指上传来,低头看去,却是那只骨蝎顺着手臂往上爬了爬,萧天微微一笑,“哦,小家伙,刚才真是多亏了你,你也真厉害,竟然能把那只大蛤蟆毒伤了”

    骨蝎傲然的尾巴晃了晃,小眼眶里,幽黑的火焰瞬间明亮了几分,一股更加亲近的思想波动,随之注入萧天的脑海里

    萧天莞尔,便在这时,突然有尖锐的叫声从身下传来

    他急忙戒备,转眼望去,只见在下方不远处的石壁上,有一个小小的石洞,洞里面有两团小小亮幽深的眼眸,正望着他

    幽暗隐晦的光线不太明亮,使人看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

    萧天眉头一皱,一挥手破煞法杖光芒飞过去,如一盏明灯照耀,照亮了那里

    接近了,不知道有多久不曾有过光亮照在这个黑暗的地方,破煞煞法杖的金光照亮了这个小洞的时候,他望见了里面的事物,顿时翻个白眼却是一只巴掌大的老鼠,以这小洞做窝,此刻正瞪大了眼睛,望着这个不之客

    萧天摇了摇头,挥手让破煞法杖飞回来,犹豫了片刻后,手攀着岩石,一点点往下降去

    然而,在接下来的情景,却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一点、两点、三点…在黑暗或明或暗的亮光,幽幽暗暗,在他的前后左右、上下周围,缓缓亮了起来黑暗,仿佛也传来了无数低沉的喘息声,又似有在黑暗深处低低的咆哮

    尽管在黑石洞的上方仿佛是一片灵药海洋,但在这断崖的下方,深入地底不见天日的地方,却不可思议地、意外地有无数生物繁衍于此

    黑暗仿佛在他的眼前掀去了亘古的面纱,伴随着莫名的心跳,从那个老鼠洞开始,再往下去,石壁上大大小小的石洞就渐渐多了起来,到后来几乎隔了几尺就有一个洞

    而在那洞里,更是栖息着各种无奇不有的生物小到老鼠、蝙蝠,大到一人来高的黑猿、豹子,也不知道它们平日里是怎么捕食的?

    这还是他以往有点印象的动物,但再往下降了一小段距离之后,他更是目瞪口呆地看到这石壁上居然还有原本生于水的螃蟹,而这螃蟹还有四只钳子;然后还有额头上有王字皮纹却长得像是一头猪的双角怪兽,凡此种种,不可胜数

    无数的眼眸,仿佛汇聚成幽光的海洋,注视着光晕、缓缓爬下的人

    萧天不知怎么,心还是有点毛,想来无论是谁,突然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被幽暗的目光注视,心里都不会好受的虽然他从地面上被诸兽包围过一次,有了适应,但心里深处,对于这些不知名的东西,还是有些恐惧的

    尽管如此,但周围的那些无数生物却没有做出什么攻击他的举动,除了几只看去性格暴躁的虎豹咆哮了两声之外,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动静,只是沉默地观望着

    他继续缓缓地下爬,大概又落了四、五丈的距离之后,萧天忽然觉,周围那些生物光的眼睛,数量渐渐减少,但感觉上,似乎倒是每个光的眼睛的大小,比起刚才看见的,都要大的多了

    他皱了皱眉头,无声无息地往石壁边上的洞穴处近了些,果然,凭借着破煞法杖出的光芒,他现,漆黑石壁上的洞的数目少了许多,但每一个洞的大小却无不是比上边要大了一倍以上,几乎个个洞口都有一人来高

    而相应的,在这洞里的生物,也明显彪悍凶恶的多,几乎都是体型颇大,利齿獠牙,面目狰狞,看去让人心里一凉

    其更有凶恶的,望见萧天靠近,模样像是山羊却有巨大熊的一只怪兽,咆哮一声,巨爪挥出,险些就打了他的身子

    萧天吃了一惊,连忙躲开,心思索道“这里好象都是比较凶猛的怪兽,小心些为妙”

    但除了靠近洞穴,除会受到那些怪兽的攻击之外,他却也没有受到其他的骚扰似乎这些怪兽虽然凶猛,但侵略性却不大,老老实实的呆在山洞之,只要不靠近它,便不会遭到攻击

    萧天心狐疑,一边小心地控制自己攀爬,一边又注意到,在这些石壁上,偶尔会出现打斗的痕迹,那痕迹很怪异,不像是野兽留下的抓痕,反倒像…修士的法宝重击此处所至

    他这般想着,又往下爬了数丈此时从黑石洞断崖往下,他至少已深入地底近百丈之深,但往下看去,这幽深巨大的黑洞,除了周围那些怪异生物的眼睛出的亮光,却依然深邃而不可见底

    而与以往认知更不相同的是,在这深渊之下,非但没有觉得寒意,相反,这里的温度却比黑石洞表面之上高了许多,此刻萧天甚至都感觉自己有些要出汗了而看周围,却依然是漆黑一片,连一点火星热度的迹象也没有,十分诡异

    而他此刻所见到的,岩石上的打斗痕迹,也越密集起来

    再往下的地方,情况却似乎又生了些许变化,石壁上的洞口依然在慢慢变大,里面的生物的体型也比上边石洞里要更大一些,看去已经要比常人要大了

    但在此处,萧天却意外地现了有将近一半的石洞之,都是空的而一直以来都比较清新的空气里,此刻仿佛也隐隐传来了淡淡的血腥气息

    一抹警惕之色,从他眼闪现,但稍微停顿了一下后,便继续往下爬去脚下那无边的黑暗里,仿佛有什么东西,似星光,似火苗,悄悄地亮了一下

    萧天眉头一皱,不惜法力的在瞳孔里亮起精光,目光炯炯的扫视着周围,向下方四处看去时,终于现了一道不同寻常的痕迹

    那是一片坚硬石壁可不知什么缘由,原本坚如铁石的石壁竟然凹了下去,其上遍布着龟裂的纹痕,范围几达四丈,在凹陷的心处,有个深深的、圆圆的洞,似乎是被棒状的东西以诡异的法力硬生生插入此地所至

    萧天心一动,将破煞法杖移到近前,法杖的一端对着那个凹陷比量了一下,竟然丝毫不差,他深吸一口气,将法杖慢慢插进去

    完全契合!

    一股莫名的震惊轰然而至

    萧天愣了片刻,看着四周的石壁,他忽然想起小镇上当铺老头所说的话有三个仙人曾来这里降妖,其一个,就是拿着狼牙棒状的法宝

    难不成,数千年前,真有人拿着破煞法杖在这里大战过妖仙?

    萧天被自己突然冒出的念头震撼了一下,但旋即一想,也不无可能,周围的石壁有灼烧的痕迹,而且打斗留下的残痕愈明显

    一道道触目惊心的沟壑,出现在眼前,手掌轻轻拂过,摸着沟壑的深度和岩石的硬茬,他能想象到当初前辈们打斗的激烈,心,也慢慢的激动起来

    萧天眼,异样的光芒闪过,寻着痕迹,缓缓向下探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用脚落到了地面,感受到身下传来的稳固感觉,萧天心底悄悄一松,看了看仍在自己手指上趴着的骨蝎,摇头一笑,继而拿着法杖,巡视四周

    这里很大,却没有什么活着的恶兽在底层开辟洞穴,只有高低不平的地面偶尔起伏

    他看到一架巨大的兽骨,静静的躺在角落里,骨架的胸膛塌陷下去,看起来是被钝物重击所至

    萧天走了过去,看着那伤口的形状,不知怎么,他忽然觉得这只恶兽,生前定是被破煞法杖击死的

    他叹息一声,抬手去摸骨头的断茬,却不料指尖刚一碰到,整个巨大的骨架便碎落下去,化作了一地的灰烬

    “呃…看来还真是年代久远额”

    萧天摸了摸,有些扫兴,便在这时,却忽然听到一些尖锐的叫声,从一处起伏的地面拐角后面传出,声音虽然尖,却不刺耳,听起来还有些好听

    迈步走过去,一片红光照耀,猝不及防之下,他还真有些不适应,急忙把眼睛移开,等了片刻后,才再次看向那里

    只见,黑色的岩石壁上,霍然出现一个一人来高的大缺口,灼热的气息从扩散出来,几欲令人口干舌燥,而那尖锐的叫声,便是从这个大缺口里面深处传来的

    萧天一怔,手里捏紧了法杖,探头向里面看去,等他看清里面的情景后,顿时又是一怔

    然后,他就呆住了眼前,赫然是一个巨大的地底岩洞,但与之前不同的是,这里到处都是炽热到通红的岩浆,形成了一个焦热的湖面,充斥了整个岩洞下方湖面之上,不时有热浪气泡冒起,然后破裂,更有汹涌处,竟如潮汐一般,炽热的岩浆非弹而起,直至半空而岩浆出的红色热焰,更是把这个巨大的岩洞照成了红色的世界

    萧天看着脚下,脚下一条向下的甬道,通向一处临近岩浆的平台而在他的正前方,平台的尽头,靠近炽热岩浆热到几乎令人无法忍受的地方,是一个椭圆形状的石窝,上面静静的矗立着一尊如寒玉一般的骨架

    骨架几乎大到他要仰视的地步,它的头颅是尖的,有四肢,有胸腔,没有翼骨,但是在脊骨的末端,却连接着九条怪异的尾巴骨如果只是一条尾巴的话,萧天能辨认出来这是狐狸的骨架,但是九条尾骨,着实令他迷惑起来

    然而,他却不知道,这便是当年狐妖一族的老祖宗,九尾天狐坐化的遗迹

    眼前这尊巨大的遗骸,虽然生机不在,但仍然散出阵阵的寒气,在这岩浆灼热的洞穴环境里,带来点点的清凉

    萧天被深深震撼了一把,目光一转,他突然注意到,在这不为人知的偏僻岩浆湖畔,骨骇的庇护之下,竟然还有活物那是一群小狐狸,白色狐狸,皮毛如水般光滑,有三十余只

    此刻,狐狸们看着眼前这个不之客,一脸茫然,纷纷躲到一只较大的狐狸后面,而那只大狐狸则满眼警戒,在它的身后,有三条毛茸茸的大尾巴轻轻摇动

    萧天吃了一惊,直到此时,他才算是找到进入树林的最初目标,可没想到这狐狸竟然躲在地下最底层,真不知道小镇里的那只白狐,是怎么出去的

    他上前一步,伸手想要摸摸这群可爱的小家伙,便在这时,狐狸突然一齐叫了起来,声音急促短暂,听起来带着指责的意思

    萧天一窒,有些不明所以,却见这些狐狸都看着自己脚下,他便也寻着目光看去,顿时看到,一张雪白的毛皮铺在地面上,毛皮如纸,画着一副图,却是个美丽动人的女子

    萧天退了一步,凝神看去,见那画上的女子穿着一件不合体的宽大袍子,却栩栩如生,仿佛就是活人躺在面前一般,洁白如玉的手,被炽热火光照耀得隐隐透明,仿佛看见细细的血液轻轻流淌光滑的肩头,浑圆而不见丝毫瑕疵,隐约的起伏如温柔的峰峦,在这凶暴的世界里如此神秘而格格不入

    虽然只是一张画,但却给人极端真实的感受,她的身姿是婉约而修长的,纵然是不合体的衣服依然遮盖不住她美好的身材衣服对她来说,显得有些宽大,披在身上,系上衣襟,却依旧遮不住缝隙间裸露出淡淡的白皙肌肤,在这样的夜色里,仿佛荡漾着幽幽的诱惑呻吟

    她的唇是柔的,她的眼是媚的,她的鼻是巧的,她的眉是婉约的她的容貌,像是要流淌过来将你拥抱的温柔水波,让你沉醉;又似千百年永驻红颜的美丽,经风历雪,却更艳更丽

    萧天看着看着,只觉得女子脸上笑意风华绝代,彷彿是从内心散出来的媚意,一双明眸之眼波如水,似要流出来一般,他看了片刻,下身竟然起了反应,不知不觉,整个人几乎沉沦进去

    便在这时,他胸膛处,那个森白冰凉的骷髅头挂坠,眼眶忽然亮起了红芒,萧天身子随之震动,似乎是梦幻之人陡然被惊醒,踉跄着后退了数步才站稳身形

    “好厉害的魅术!”

    萧天抹了把冷汗,暗暗吃惊,这画也不知是多少年的高人前留下的,只看了一眼,便让人沦落其,若非自己有煞气骷髅护身,只怕是要栽在这里了

    「少年郎」

    正在他惊骇的时候,忽然一道缥缈的声音传入耳朵里,萧天以为自己听错了,摇摇头不在意,却不料那声音又响起了一次,「少年郎」

    萧天蓦然抬头,确定声音不是从那群狐狸嘴里传出的后,顿时感到惊疑,环顾四周却没有见到别的生物,眉头一皱,问道“是谁?”

    「是我」

    声音再次凭空响起,在这片空间里悠悠的回荡,紧接着,他身前那偌大的骨骇出一阵震动,头颅处,空洞的眼眶里呼的一声长啸,冒出两股幽蓝色的火焰,诡异而妖媚的燃烧着就仿佛是来自远古的目光,凝视着下方渺小的蝼蚁

    萧天吃了一惊,在这缥缈的目光注视下,他感到自己的一切都被看穿了,虽然这架骨骇没有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凶威,但直觉告诉他,这才是真正厉害的角色,地面上那些看起来凶悍的大蛤蟆、六腿狸猫等类,只怕是加起来,也不够面前这家伙一招杀的

    萧天瞳孔一缩,声音有些不稳,轻声问道“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