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53章八凶玄火
    屋子里的地方本就不算大,随着那陌生男子的逼近,这片空间,愈的显得狭小起来,

    柳儿脸色一变,问到“你究竟是谁?为什么来这里一    ”

    那男子闻言一笑,面上说不出的邪意浮现,他目光在柳儿的俏脸上扫过,继而扫过她婀娜的身姿,眼里闪过一丝贪婪,冷冷道“这是我的家,我来这里还要像你禀报么?”

    “这是你的家?”柳儿一怔,旋即反应过来,“你是老镇长的儿子?!”

    “正是,不过呢,你可以对我换个称呼,哦,先介绍一下,鄙人王森,你叫我森少爷、哥哥都行,当然,你要是能叫声夫君听听那就更好了”

    “呸!”柳儿银牙一咬,骂道“不要脸!”

    王森冷笑一声,“骂吧,我不介意,反正过一会儿你就是我的女人了,现在骂的越狠,待会儿我就让你叫的越欢,我到要看看,你这小婆娘被人骑着以后,还能不能像现在似的这么凶!”

    说罢,一抹狠厉从眼角闪过,他猛然贴过去,抓过柳儿的头,使劲往怀里拽

    柳儿吃痛,她本就是个柔弱的女子,哪里是王森的对手,看到对方下手,她心里想要躲开,但身体却不大听使唤,粹不及防之下,被王森一把拽到怀里

    王森舔了舔嘴唇,手臂勾住柳儿,仔细往下打量着,同时嘴里说道“这才乖嘛,老实待在少爷怀里别动,过一会儿,本少爷会让你爽上天的”

    柳儿气的满脸通红,但挣扎了几下却没有挣开,一时急火攻心,情急之下,竟猛然一个顶膝,坚硬的膝盖就像一柄锤子,重重的撞进了王森两腿之间的大胯处

    “卧槽!”王森脸色瞬间变成了猪肝色,紫的青,他一脚踹倒了柳儿,紧跟着捂住大胯,叫了起来,“来人呀!”

    屋外一声答应,紧接着,有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走了进来,见到屋里王森的样子顿时吃了一惊,急忙问到,“怎么了少爷!”

    “他妈的别管我,先打这个贱女人,给我狠狠的打!”王森咬牙切齿的骂道

    两个汉子一怔,旋即目光移到地上,上前将柳儿抓住架了起来,虽然打女人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少爷有吩咐却是必须照做的

    啪!

    一巴掌扇在那粉嫩的脸上,片刻间,便鼓起一块高高的淤青,鲜血顺着嘴角流淌,柳儿眼睛一红,但强忍住疼痛不让自己哭出来,一双美眸瞪的浑圆怒视对方,娇叱道“混蛋!”

    “嗯!小娘们还敢还嘴,,给我把她衣服脱下来,少爷这就她,看这个贱人还敢骂我不!”

    一边说着,王森一把扯住柳儿的衣襟,用力撕扯,那丝绸做的衣服又怎么能禁住这般粗暴的蹂躏,只听哧啦一声,衣袍便被扯碎,露出柳儿那诱人的、如白玉般的酮体

    柳儿大惊失色,急得不知所措,眼看王森的脏手便要落到自己身上,她痛苦的闭上眼睛,心里暗想,“主人,柳儿对不起了你了”

    王森望着眼前的美女,不由的食欲大动,虽然也曾玩过女人,像这般俊俏的娘们却是头一次遇到,他看着看着便忍不住了,当即坏笑一声,如恶狼般扑了过去

    放肆!

    一声断喝从身后传来,紧跟着,那扇半掩着的屋门便哐当一声被踹飞开去,人影一闪,黎东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推开那两个汉子,接住柳儿,急忙又把身上的外袍脱下来,罩在柳儿身上,问道“你没事吧?”

    “没……”柳儿嘴张了张,竟有些呜咽,见到是黎东回来,才悄悄放松,只是她经历了这事,难免有些心神动荡,虽然嘴里说着“没事”,但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打颤

    黎东脸色阴沉,转眼向王森望去,冷冷问道“你什么意思?”

    王森冷笑一声,“我什么意思这不很明显么,本少爷要这个享用一下这个女人,怎么,你有意见?”

    他一招手,那两个汉子便围了过来,虎视眈眈的盯着黎东,刚才没留神,被人从手里把柳儿救走,两人感到大丢面子,此刻王森一招呼,这二人立刻警觉起来,恶狠狠的从腰带后面抽出一根狼牙棒子

    柳儿气愤难耐,欲要指责对方,刚说出一个“你!”字,黎东便把她拦住,他转头对着王森,缓缓到问道“你真以为你可以为所欲为了?”

    “嘿嘿,本少爷在这就是天,就是法!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天王老子也管不着!”王森冷笑一声,喝到;“老子不跟你们废话,王大、王二,给我上,打死…”

    便在这时,一道声音忽然传来,打断他,“住口!混账东西!”

    王森一窒,听声音很熟悉,若是别人这么说,他肯定过去就是一巴掌,可这次说话的人好像是他老子,这一下,王森顿时愣住了

    黎东也怔了片刻,但随即反应过来,抬眼望去,果然见到老镇长从外面进来,脸色难看之极

    老镇长拄着拐杖,重重往地上一点,喝到“混账东西,你在干什么!还不给我滚出去!”

    王森脸色一变,“爸,你为什么向着个外人…”

    “住嘴!”老镇长二话不说,一拐杖抡起来,敲打的着王森得脑壳,脸色气愤之极,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怒道“你就不能长点出息么!我这才一会儿不在家,你就冒着我的名声把黎东调开,趁机调戏人家女娃子,老子的这点脸都被你丢光了!咱好歹也是一镇之长,以后这全镇的年轻女人不都随你挑么,至于急成这个样子?!你呀!”

    不顾着还有外人在场,这老头对着王森就是一顿乱打,而王森不知因为什么缘故,看起来挺凶的他,竟然很怕他老子,一见他老子怒,竟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抱着脑袋跑了出去

    老镇长鼻子喘着粗气,又愤愤的骂了几句,才转脸对着黎东和柳儿,拱手道“二位没什么事吧”

    黎东冷笑

    一簇簇火焰从岩浆湖面上不时的冒起,带出阵阵热气宣腾在半空,洞穴里的温度随之升高,萧天盘坐在石台上,双眼紧盯着岩石上的神秘图案,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气浪呼啸从他身边吹过,渐渐的,有豆粒大小的汗珠从额头上冒出,他抬手擦了擦个汗,叹道“不愧是上古奇阵,竟然这么难懂……呃”

    忽然,他声音一顿,感到手指上有些痒,随即就把目光移了过去,却看到,那只骨蝎在手指头上爬来爬去的

    萧天一怔,“喏,差点把它给忘了”

    那只骨蝎从虚空界面后面出来后,就一直趴在舍勾指上,由于之前忙乱慌张,萧天没时间仔细察看它,直到此时,他才想起来,看看这家伙究竟是怎么回事

    把骨蝎放到眼前,萧天凝视片刻,轻轻的点了点它的尾巴,感受指尖传回的清凉的触觉,顿时啧啧称奇,“就是这么个小钩子,竟然能一下把那大蛤蟆扎伤了,真是厉害呀,也不知这是什么毒?”

    “蝎子尾巴上的当然是蝎毒了”

    一道缥缈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回答了他的疑问,萧天抬头看去,却见白狐骨骸的眼眶里,幽蓝的火焰跳动,只听声音继续从里面传出,缓缓道,“不过,我觉得这只骨蝎”有些不一般呢它尾巴上的毒,应该很厉害吧”

    “哦?”萧天倒是微感诧异,这蝎毒的威力竟然连狐族都为之忌惮,当真是不同寻常了,他摸着下巴想了想,忽的抓起一块石头,伸到骨蝎面前

    骨蝎不明所以,它动了动,紧接着,一阵迷茫的情绪波动传入萧天脑海里,萧天笑了笑,指着那块石头,试探着说道“你用尾巴扎它一下”

    骨蝎一怔,但“主人”有吩咐,它只管照做就是了,漆黑亮的尾巴立刻高高举起,尾尖上的钩子随之亮起寒光,它的动作很快,萧天凝神看去,却仍觉得眼前一花,再次看时,就现骨蝎已经慢慢的收起了尾巴

    萧天讶然,为这电光石火的度小小吃惊,但一想到毒物的尾巴天生就万分灵敏,他心里的惊骇,便稍微平复了些许,然而,就在这时,一声咔咔的细响从掌心里传出

    他垂目看去,却见掌心里的那块石头心多了个小孔,小孔周围都是黑紫色的,仿佛了剧毒,然而这还不算什么,紧接着,在他的注视下,一道裂纹便出现在石头上

    伴随着「啪」的一声脆响,整块石头四分五裂,化作石屑从手指的缝隙间流了出去,洒在地上

    萧天手一抖,“我靠!好烈的毒啊”

    若是这石头只是碎掉,他当然不会这么说,无论是重击还是碾压都能做到这种效果,可这石头却化成了粉末,分明就是剧毒所致所以见到这一幕,饶是以萧天的定力,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那些石头粉末落在地上,瞬间把地面染黑了些许,萧天低头看去,忽然一惊,急忙翻出自己的手掌,却见掌心黑了一片,立刻慌乱起来

    但好在那只骨蝎对他却没有恶意,它慢慢爬到萧天的手指上,得意的晃了晃尾钩,对着他的掌心扎了下去,同时,一道无害的情绪波动,传到萧天脑海里

    萧天一咬牙,生生忍住把手掌抽回的冲动,却见到蝎尾勾在掌心里,顺着自己的皮肉,掌心里的黑色以肉眼可见的度倒流回去,被骨蝎重新吸摄回尾巴里

    “呼”萧天舒了口气,不由的高看了骨蝎两眼,能放毒不算什么,能放能收才算是好本事,这个小家伙可以养着,日后留作杀手锏定能有大作用

    然而,不待他高兴,一声冷哼从高处传来,萧天抬眼看去,却见声音是从那白狐骸骨里出的,不由一怔,问道,“狐祖前辈,怎么了?我做错了什么吗?”

    狐祖眼眶里火光一跳,巨大的骨爪点点地面,声音有几分恼怒,“你自己看吧”

    萧天往地面一看,顿时窒了窒,就在刚才,碎石粉末落在地上,片刻的功夫,便把附近的地面腐蚀成黑色的,而地面上的神秘石刻也随之被毁掉

    萧天嘴角一抽,“这……这凶玄火阵我还没学会呢,那个,前辈,你能把阵法的这一块复原么?”

    “你想的美呢”

    狐祖语气不善,冷冷道,“我当初也是个半吊子,勉强能把阵法刻在这里,这么多年过去,早就忘的一干二净了,哪里还能再布置一次”

    “啊?”萧天脸色苦,挠了挠头,这次当真是欲哭无泪了,好不容易遇到了这上古奇阵,没想到,却意外的毁了它,一时懊恼不已

    片刻后,狐祖的郁气消散了些,转眼看去,却见萧天再次观摩起阵法来,不由一怔,问道,“这阵法已然被毁了,你还学它干什么?”

    萧天默默的坐下,却道“之前这阵法不也是不全的吗,现在只不过是不全的地方多了些,不碍事的,反正都是这样了,不学白不学”

    狐祖一窒,“你这是什么思路呀,能正常点么?”

    萧天耸了耸肩,一脸的淡然,任由骨蝎在自己身上乱爬,也不去管狐祖的冷嘲热讽,自顾自的揣摩起来,他这一看之下,却有了意外的现

    四周那些完整的石刻依然如故,凶神恶煞的守卫在四面方,但被毁去的那片地方也不知是记在了阵法的什么部位,没了它之后,这个阵法再看起来,竟然简单容易了许多,萧天看在眼里,并没有出现上一次那种闷哼窒息的感觉,反而眼里愈清晰,好似看透了这阵法一般

    半晌后,萧天忽的闭上眼睛,手结个奇怪的法印,深深吸气,随即蓦然出一声长啸,震得洞穴顶上碎石乱掉

    一股诡异的法力波动,从他掌心里传出,瞬间朝周围的阵法痕迹扩散过去,法力覆盖之处,那些神秘的石刻立刻亮了起来,虽然不及原来那般明亮,但却多了几分灵性

    “咦?”狐祖吃了一惊,以它千年的修为眼力自然看出萧天此刻的状态,分明是与阵法渐渐融合起来,狐祖愕然片刻,旋即感到有些好笑,“这算什么事,被毁了一部分反而容易学会了,难道这阵法本就该如此么?”

    便在这时,萧天蓦然睁眼,眼睛里精光大作,重重一拍地面,整个人借力跳起,人在半空双手连连舞动,一道巨大的火焰图腾浮现在他周围

    那火焰图腾栩栩如生,仿佛无边烈焰在熊熊燃烧,萧天如在火海舞动,灼热的气量翻滚而出,烘干了他身上早已被汗水湿透了的衣服

    骨蝎趴在他手指上,感到有些不安,仿佛有什么令它忌惮的东西要出现了,它晃动着身子扭了扭,往上爬了片刻,随即用两只大钳子紧紧的抓住了萧天的衣襟

    萧天没有注意这些小动作,此刻他全部的精神都集在这片空间的阵法上,人在半空落下,顺势一个空翻,一掌重重拍在阵法的心位置,大喝一声,“起!”

    随着这一字出口,周围的石刻同时震动起来,赤红的光芒同时从这些神像上亮起,位神祗犹如跨越了无尽的虚空和时光,活生生来到面前

    「吼!」

    一声低沉的咆哮声,从莫名的角落里传出,阵法里的光芒交织辉映之下,位神祗消失不见,却出现一头火光交映的巨大凶兽

    抬眼望去,那巨大的身躯高达数丈,四腿粗壮,末端更有尖锐的利爪,在地面上稍一移动,就在坚硬的赤红岩石上留下深深的抓痕,它带着不可思议的高温,全身上下如燃烧的火焰,站在萧天身后

    偌大的洞穴里,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大家伙,再加上另一尊不亚于巨兽的狐祖骸骨,空间立刻狭小了许多那些小狐狸们吱吱乱叫起来,同时,躲进狐祖的骨架下面

    萧天回身望去,只见巨兽硕大的头颅上面,有一张满是利齿的血盆大口,一双大眼之简直看不到眼睛,而是两团正在燃烧的火焰,而且,这只异兽巨大身躯的表面之上,赫然到处都是熊熊燃烧着的炙热之火,仿佛火焰就是它身体的一部分,它就是火焰的生命

    望着这巨大异兽,萧天深深呼吸,当他目光移到它头颅后面时,却现它的身躯显然不如头颅那般凝实,变得虚幻了许多,略微有几分透明他眉头一挑,喃喃道“是阵法不全的缘故么?”

    然而,在他看着这巨兽的同时,那炽焰巨兽也在看着他,听到这话,火焰异兽立刻出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吼!”

    瞬间整个洞穴里,轰鸣如雷

    “赤焰魔兽!”白狐骸骨愕然惊呼,语气里满是不可思议,转头望着萧天重新打量了几眼,喃喃道,“你竟然召唤成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