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55章杀伐
    黎东立刻紧张起来,转头看向萧天,“萧…”

    “你不用说了一”萧天打断他,转眼望向这突然出现的几人,冷冷道,“你什么意思?”

    红袍修士笑了笑,道“天生奇宝,能者得之,不是小兄弟可以占有的,不如交与我等,换取个平安…”

    萧天哼了一声,只听这几句便明白了,这些人是来抢东西的

    当即脸色不善,却没有动手,而是转头望向树林深处,开口喊道,“大蛤蟆,帮我收拾了这几个不开眼的,我就把你舌头上的蝎毒解了”

    众人一怔,旋即朝树林里望去,那几个修士心不禁有些狐疑,刚刚没感应到里面什么厉害的精怪,怎么突然就变出个大蛤蟆来?这家伙不会是虚张声势吧?

    等了片刻,还是没什么动静,那红袍修士笑道,“果然是吓唬人的,年纪不大倒是鬼点子不少,不过,这些在我等的实力面前是没什么用的看招!”此人向下一指,一道剑气在指尖形成,朝着萧天射了下来

    萧天却不为所动,冷冷的站在那里,也不躲闪柳儿吃了一惊,疾呼道,“主人小心…”

    话未说完,那道剑气便逼到近前,快若流光,硬生生刺了进来,然而,剑气虽然来的快,但却还有比它更快的,萧天身后的树林里,陡然一声蛙鸣响起,声若雷震

    “呱!”

    无形的声波宛如实质般扩散,瞬间横扫了周围,震得树叶哗哗作响

    这声音听在萧天、柳儿等人的耳朵里不算什么,充其量也就是声音大了些,但那剑气却如遭重击,在萧天身前一寸处生生止住,僵持了片刻,随即便轰然溃散

    而那些悬在高处的修士,更是同时脸色一白,从半空坠落下来不等他们落地,一阵恶风从树林里吹出,飞沙走石,立刻把这些人卷了进去,紧接着,树林里面传来几声惨叫,就再也没有了动静

    萧天嘴角一抽,虽然他也能对付那几个修士,但绝对做不到大蛤蟆这般轻松,这般轻描淡写的杀人不费吹灰之力,不愧是修炼千年的大精怪可惜的是,这蛤蟆不愿意离开树林,否则的话有这一个大家伙傍身,自己就可以横行天下了

    柳儿、黎东两人也被深深震撼了一下,满含敬畏的看着树林里,低声问道,“这里面有什么?”

    萧天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树林里却再次响起了声音,几棵树木诡异的向两旁倒去,露出一更宽阔的通道,众人一怔,旋即就看到一只赤红的大蛤蟆,重重的落在视线

    一身如火焰般的赤色皮肤,上面凸起的脓包疙瘩,还有一对如铜铃般瞪起的大眼睛,配合着它硕大的身躯,无不显示着其凶悍和蛮横,虽然它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静静的看着,众人便感到一阵如山的压力,几欲窒息

    萧天翻个白眼,“好了,知道你厉害,别吓唬他们了,把你的威压收起来吧否则把他们吓出了毛病,我可跟你没完”

    “呱”

    大蛤蟆一窒,立刻蔫了下来,黎东和柳儿同时感到身上一轻,转头看去,却见大蛤蟆张开嘴,伸出长长的大舌头,停在萧天面前

    在它的舌头上面,一片猩红,有一片紫黑色的地方,那里就是被蝎毒重伤的区域,此刻毒性已然扩散,虽然大蛤蟆极力压力,但这蝎毒却古怪的很,饶是它千年的修为都压制不住毒性,再不救治,就只怕得割舌头了

    萧天眉头一挑,不由某些得意你再厉害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吃了我骨蝎的暗亏

    想到这里,他微微一笑,倒也没有为难这大蛤蟆,一抖手,从袖子里爬出骨蝎

    骨蝎的小眼眶里幽幽的光芒亮起,一见到大蛤蟆,立刻把尾巴竖了起来,锋利的钩子耀武扬威的晃着,吓得大蛤蟆直打哆嗦

    萧天莞尔,“好了,给它把毒解了吧”

    骨蝎慢慢的把尾钩举起,刺入蛤蟆的舌头,片刻间,一丝丝黑色的毒液倒流,集在一点上,全部被它摄取出来

    大蛤蟆神色一松,瞪了萧天一眼,才缓缓的退回树林深处,在临走时,还朝树林里低声叫了叫

    黎东讶然,“萧仙师,这是从哪里来的大蛤蟆,怎么这般厉害,”

    萧天笑了笑,没有理他,却转身挡在柳儿身前,脸上浮现一抹神秘,道“你还想要白狐么?”

    柳儿一怔,旋即急忙摇头,道“不要了不要了,早知道会连累主人受苦的话,柳儿一定不敢要这东西的…”

    “好了,我又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不必害怕你来看,这是什么?”说着,他移开身子,露出树林,柳儿顺着那里望去,就见刚才大蛤蟆低声叫过的地方,一只只白色的狐狸,跃然而出

    这些精灵般的小家伙虽然身上有些尘土,那一身纯白的皮毛却依然如此美丽,平滑的绒毛如世上最好的丝绸般柔顺

    柳儿惊讶的张开了小嘴,“这,这…好可爱呀”

    “呵呵”萧天脸庞上浮现起淡淡的笑意,看着柳儿惊讶和欣喜的样子,心里微微震动,刚要说些调侃的话,眼角余光一转,立刻冷了下来,大声喝到“谁再敢跑一步,我立刻剁了他!”

    王森的那帮手下,趁着萧天不注意这里,正扶着主子打算悄悄的溜走,然而,刚走了两步就被喝住,众人吓得一个哆嗦,王森立刻跪下了,磕头直喊饶命

    “哼!”萧天冷笑,他向来不是心慈手软之辈,对付这种人渣,恨不得生撕了其泄恨,没有立刻动手并不代表着会放了他们,相反的,他正在琢磨着怎么用狠手段整治这帮家伙

    “哎哎,仙师慢动手,老朽有话说”

    便在这时,老镇长终于得到了消息,着急上火的就追来了,他本来以为是自己儿子欺男霸女,所以特意的追来管教,却不料想正看到自己儿子跪地求饶,心里又气又心疼,于是便出声求情

    “你是谁?”萧天眉头一挑,问道

    黎东在旁边搭话,“这就是小池镇的镇长,也就是王森他爹”

    “是他?”萧天脸色一寒,冷冷道“我还没去找这个老家伙,他倒先跑来了,是活的不耐烦了么,那就先送他走再送他儿子上路!”

    “咳咳“”老镇长王坤,拄着拐杖大口喘气,连带着咳嗽,人老了跑两步就不行,喘了老半天才缓过神来,脸上堆起笑容,看着萧天,讪讪的搭话,道“求仙师高抬贵手,放过犬子一次,老朽必有重报”

    “你什么意思?你儿子欺辱了我的丫鬟,以为赔点钱就可以糊弄过去了?妄想!”

    “仙师误会了”王坤脸色一变,急忙解释道,“我知道您心里有气,您愿意打他就打,愿意骂他就骂,若要赔偿老朽也乐癫癫的奉上,只是求您就他一条命,老朽就这么一个儿子,万望您…”

    “呵”萧天冷笑一声,“你儿子是人,柳儿就不是人了么,若非我出来的及时,柳儿直接就被他掐死了,你儿子做下这等恶事,还想让我饶他,你觉得可能吗?”

    “话不能这说啊,犬子虽然有错,但毕竟柳儿姑娘没有大碍么,此刻仍然好好的站在您旁边,倒是犬子,此刻已经去了半条命,您就饶了他吧哦还有,”王坤说着好话,声音一顿,继而转头对着黎东,却道,“黎公子,您是在老朽那里待过的,老朽可曾趁机为难你们?求您看在老朽以礼相待的份上,帮忙说句好话吧”

    闻言,黎东眉头一皱,踌躇片刻后,终于压低了声音,凑到萧天耳边,缓缓解释道,“我看这个老头人还是不错的,虽然他儿子混账,但他却并没有为难我们,哪怕是把我们关在他家,也是吃喝照顾着,并不过分”

    “哦?”萧天倒是微感诧异,从心里来说,他本以为这王坤和他儿子一样混账,却没想到这老头人还可以,当即沉吟起来

    王坤一见事情有缓,心暗喜,他也是人老成精的货,知道打铁要趁热,立刻就要跪在萧天面前磕头

    萧天脸色一变,一甩袖子爆出黑气,把王坤托住,叹息道,“罢了”

    王坤大喜,“多谢仙师开恩森儿还不过来给仙师认错”不远处王森听到召唤,便踉跄着走了过来,站在王坤身旁,躬身道“多谢仙师不杀之恩,小人日后…”

    “慢着”萧天打断他,冷冷道,“谁说我不杀你了?”

    “啊?”王森吃了一惊,后退了两步,愕然不已,“你刚刚不是说罢了么?”

    “我说罢了,是不追究你老子的责任,又没说放过你,你以为像你这种人渣,爷会放过么?”

    萧天面露讥讽之色,在说这话的同时,眼睛也眯成个危险的弧度,一抹寒意,从他瞳孔闪过

    “你!”王森一窒,脸上阴狠不甘的神情闪过,立刻掉头就跑,但见他身后,金光一闪,破煞法杖便疾追到近前,重重落在身前插入土里

    紧接着,一声轰隆巨响,从土里传出,周遭为之晃动,方圆三尺的土地瞬间崩溃,轰然塌陷出一个硕大的坑洞,把王森留在里面

    萧天一招手,破煞法杖缓缓向上拔起,连带着土层随之闭合,等法杖倒飞回萧天手里的时候,王森整个人已然被土埋入了地下,只露出头在地面上

    众人吃了一惊,没想到萧天说动手就动手,丝毫不给情面,等王坤回过神来时,他儿子已经被活埋了,急忙求情道,“萧仙师,我…”

    “哼!”萧天翻个白眼,他那是什么人,该心狠时绝不手软,当即理也不理老头,直接跑到附近一片农田里,把人家耕地用的牛犁拽了过来,重重的放在王森头颅后面,而后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一手拽着犁绳,硬生生从王森的头上,了过去

    啊啊啊!

    一道凄厉的惨叫响起,不似人声,吓得众人一抖转眼看去,只见三条触目惊心的伤痕赫然出现,王森横死当场,其头顶上,仿佛突然出现了几条深深的沟壑,冒出殷红的鲜血,那凄惨的模样,只望一眼,便让人从心底害怕

    莫说别人,就是黎东这个萧天这边的人都被吓了一跳,心骇然不已,此时他才知道那句罢了的真正意思,不是罢手了,而是死了!

    看来,萧天表面上对柳儿呼来喝去的,但实际上却很在乎她,否则的话,不至于这么大的火

    想明白这些,黎东瞳孔一缩,讪讪的把心里某些小幻想,悄悄的打消了

    老镇长王坤目瞪口呆,眼睛瞪起老大,看着他惨死的儿子,愣了老半天的时间,忽然大叫一声,躺倒在地上没了动静

    柳儿有些不忍,悄悄的拽了拽萧天的衣袖,萧天摇头,道“我们走吧”

    折回小池镇取了金环千斤箍,萧天重新戴在脚上,领着黎东和柳儿还有一群白狐狸,再次踏上征程,往东北方向的骷髅山赶去

    骷髅山如今成了个小岛,方圆百里尽数被水淹没,那条黑水玄蛇进化成的蛟龙盘踞在此兴风作浪,大水冲毁了房屋田地,水势滔滔,更有扩散的趋势

    周围的修真门派受到牵连,无奈之下,只得分兵两路,一路,纠集各派好手准备屠龙,另一路,运山石筑大坝,抵挡洪涝

    洪水汪洋一片阴胡宗宗主尹正,站在一块凸起的礁石上,负手而立眺望四周

    这个人虽然个头不算高,但却极有威严,两道眉头就像剜人心头肉的刀子,冷酷森然,他望着面前的水泽和筑坝的人群,眉头皱了一下,喃喃道“人手还是少了点”

    他身旁站着,门的得力助手,长老刘辞,听到这话,立刻开口道,“宗主,这已经是咱们能调集的最多人手了,属下也知道不够,但实在是找不到人愿意来呀”

    “哼”尹正冷笑一声,“谁说一定要找愿意的了,事到临头,该用些非常手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