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58章洪涝
    “那可不是一般的算卦人”萧天淡淡的摇头,眼里闪过一丝疑惑,却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思索了片刻,方才缓缓道“那老头古怪的很,先不理他,还是先想想,怎么找到大师伯一”

    柳儿问“主人,您有什么好主意?”

    萧天点点头,忽的深吸一口气,浑身劲气激荡,衣袍随之鼓起,仿佛惊雷蛰伏,蓄势待,却压低了声音,道“柳儿捂住耳朵”

    柳儿不明所以,但对于他的话却是照做的,急忙手掩双耳,同时转头看去,却见萧天眼精光四射,正是煞力鼎盛的模样,蓦然张口,大声喊到“恶人王!”

    四周仿佛有那么一瞬间的寂静!

    紧接着,音如雷,势如虎,话一出口,澎湃的劲气便随之爆出来,其鼓起的衣服也在一瞬间疾瘪了下去,那股能量全部混入音波,轰然冲出

    柳儿虽然手掩双耳,却仍觉得的脑一阵轰鸣,仿佛是炸雷落在耳朵里,直令人心魄震动

    一道宛如实质的音波横扫,顿时呈涟漪状向四周扩散,萧天逼音入石,竟震动地脉,方圆数里内的地面,都为之震晃

    水域

    此刻经过多日的扩散,洪水已然侵蚀到古连山脉的东侧边缘,还好七十六位身穿长袍的修士盘坐在那里,齐刷刷的挥舞着法器,口念着些拗口难懂的咒语,一个个玄妙的符音节从他们嘴里蹦出,交汇成一道无形的空间大壁障,而骷髅山里溢出的滔天洪水,竟然被生生的挡在了他们身前

    也多亏有了他们,古连山脉东部的人族领地才能在洪水生的情况下,保持平安无事

    洪水时刻压迫着那道壁障,下方一群人在苦苦的支撑在壁障边上,紧贴着一层五丈厚的长达数十里岩石土墙,土墙前面是清一色的地系修士,不住念咒施魔法,无数黄褐色的土元素光点浮现,汇聚在土墙上方,凝成巨石方砖,从而拔高土墙的高度,看这意思,似乎是想筑起一道土石大坝代替壁障将洪水挡住

    后方还有一群武者正在卖力的破坏地面,沿着土墙在地面上开出一道又深又宽的沟壑,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

    坐在最位的老修士头上汗珠滚落,狠狠的挥出法杖,一道青色的光芒射入壁障,壁障顿时凝实了几分,老修士嘘了口气,问道“你们还能坚持多久?”

    老修士问了一句,其余的修士纷纷回应,有的可坚持数月,最弱的一位却说只能坚持半日老修士回头看一眼回答只能坚持半日的修士,他原本愤怒的神色顿时平息下来,道“原来还是个孩子你叫什么?”

    “古登雷”平和的男声回答

    “干的不错”老修士赞赏了一句,转头看其他人,脸上微微薄怒,道“其余的人呢?为什么让个孩子来充数?难道人都死光了吗?”

    旁边离他最近的一位修士开口,道“枯长老息怒,宗门里其余的人都有事,只有这么多弟子能来”

    枯长老冷哼一声,继续拿起法杖挥舞,却道“除了咱们天班门,世上就没有人了吗?像阴胡宗、玄冰派这些门派,都有高手不少,危险来了竟然全部袖手旁观,真他妈混账!刘金来,出公告,告诉这些家伙洪水不是咱天班门一家的事,让他们都来帮忙,哪家敢不来,这里立刻施法,打开缺口,老子放水淹他全家!”

    刘金来吓得一哆嗦,额头上的冷汗立刻就出来了,心想这老头还真是暴脾气,要真那么做,人家还不杀到宗门里?

    当下他咳嗍一声,道“枯彪长老,您消消气,这个事别冲动…”

    便在这时,一声大喊毫无征兆的传来,“恶人王”三个字灌入耳朵里,犹如霹雳炸头,震得众人心抖了抖

    滔滔洪水,在这一吼之下,竟轰然卷起一个个大浪头,冲天而起,激流震荡而那道岩石大坝,被冲荡的根基移动,剧烈的晃了一下,若非众人现的早,只怕是立刻就崩溃了

    众人大吃一惊,急忙施法,数十人一齐动手,法力滔滔,数十道绚烂的真法炫光亮起,终于将大坝稳住,但仓促之间又怎如原来的稳当,那大坝虽然不会崩溃,但却向外凸起了一个包,怎么看怎么不结实

    枯彪吐了一口血,刚才地脉震动,四周遭到波及,若在平时这点声波自然不算什么,可他此刻施法维持着壁障,猛然被这么一震,立刻气血翻腾,险些爆体,他费了老半天的功夫,才勉强把心神稳定下来,脸色铁青,怒道“刚刚谁在那乱喊的,差点害死老子!是谁!”

    萧天淡淡道“刚刚喊了一声,估计方圆三十里都听到了吧,若是师伯在这里,成是会闻声赶来的”

    柳儿却满眼心疼,慌张的说道“主人,你快看看,这是怎么了,怎么小狐狸们全都躺在地上不动了?”

    “嗯?”萧天目光移去,顿时一怔,旋即尴尬起来,这些狐狸定是被刚刚的那一吼震昏了

    萧天哑然,轻轻抱起一只小狐狸,摸了摸头上,感觉还有鼻息,方才悄悄松了口气,他慢慢的揉捏狐狸的耳朵,给它推宫过血,舒活筋脉

    忽然,一股滔滔的杀意轰然而至,紧接着,压抑的苍老声音,满含怒意,低沉沉的从远处传来“刚刚是你喊的?”

    萧天蓦然转身,目精光亮起,凝神朝来人看去,却见是个满脸威压的老者,手提一根魔云法杖,浑身青光闪耀,气势磅礴,如龙似虎,真有一代宗师的风范

    老者正是枯彪,御空而来,不消片刻便来至近前,目光扫了扫,旋即就被这面前人的年轻而惊异了一下

    要知道,刚才那一声吼,气势汹汹,滔滔如大江,沛然不可当,他本以为是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家伙在胡乱威,却不料是个年轻人,顿时吃了一惊

    然而,这些并不能平息老头心的怒火,反而,枯彪越想越气,有这么好的本事,不去帮忙,却在这里捣乱,一看就是阴胡宗的那帮混账!想到这里,他脸色愈不善,忽听萧天淡淡的说了一句,“刚刚是我吼的,怎么了?”

    “呵!”这一气可非同小可,枯彪本来就是暴脾气,此刻再也按捺不住,愤然一掌拍出,青光亮起,一道青色的大手掌印向萧天拍去

    萧天眉头一皱,心也渐渐沉了下去,眼见青光大手掌印迫到近前,一阵劲风扑面,他身后有柳儿和白狐,退不得半步,便猛然抬手,两根森白的手指向前伸出,轻轻一点

    在他指尖上,有光芒闪烁,经过死灵煞的祭炼之后,舍勾指上不复之前的黑色煞气,反而留下点点的暗金光色,更加凝实的煞力从指尖凝聚,随着这一指点出,煞力轰然爆

    正对着他冲来的青光掌印,在半空如遭重击,剧烈的震动了一下,旋即轰然崩碎,化作点点的荧光,消散在四周风里

    枯彪吃了一惊,倒不是因为对方轻易破去自己的掌印,而是对方使用的招法不一般,隐隐和传说的佛门“定神通”相似,不由的愣了一下,旋即手掌一摆,划过身前,所过之处,留下十道青光掌印浮现在半空

    不多时,一圈掌印出现,围成个大圆,环在他身前滴溜乱转光芒湛湛,犹如千佛之玉手

    萧天看在眼里,瞳孔一缩,霍然上前一步,双臂一推,掌心向外,登时爆出一股浓郁的阴气,阴风阵阵,掌心处,有两只鬼头虚影若隐若现,厉啸连连

    双掌一拱,二鬼齐出张牙舞爪之间,鬼脸蓦然拉长变大了数倍,得寸进尺,撕嚎着扑咬过去,

    枯彪老脸变色,脚尖一点地面,身子向后飘飞,同时,他一招手,环绕在周身的十道清光掌印,逐一暴射出去

    砰砰砰

    连番闷响传出,清光掌印与厉鬼头相碰,爆出一阵阵斗法涟漪,青黑两色光晕交织,掀起一股强烈的气浪,向外处鼓荡

    一阵狂风随之刮起,枯彪、萧天两人不惧气浪,但柳儿却被吹了一个踉跄,失声道“啊…”

    萧天哼了一声,一甩手向后抓去,手臂晃动之间,手掌蓦然拉长变大了许多,抓住柳儿,反手一勾,将其拽到怀里搂住

    柳儿惊呼“主人”

    “乖,没事的”萧天淡淡的拍了她一下,而后抬眼向枯彪看去,却见枯彪出手如风,青光掌印冷芒闪耀,两个厉鬼头颅支持不住,被人连消带打,此刻已然破散,化作缕缕阴气

    枯彪猛然一挥手,掌风横扫,直愣愣的闯入阴气里,纵横霍乱,片刻后,阴气里传出两声惨叫,鬼头虚影淡淡浮现,随即便消弥的无影无踪

    枯彪冷笑一声,双掌一合,十道青光掌印随之游动,光芒连闪,再看时,便只融成一道掌印,大一丈,翠如玉,排山倒海的压来

    还未到近前,狂风便扑面而至,巨大的压力轰然落下,萧天周围地面,沙石尽皆倒飞出去,甚至有几只昏迷的狐狸离得较劲,也被吹飞了出去

    萧天瞳孔一缩,一手勾紧柳儿,单掌结印,反撑在头顶做擎天力士状,继而大声喝到“涨!”

    一字出口,他肩膀处的衣服,立刻噗的爆开,肌肉隆起数倍,紧接着手臂撑破衣服,晃动之间,便化作人头粗细,在头顶猛然向上一托,顶住了压下来的青光巨手

    嘭!

    双掌一对,一股巨力便砸来,透过他的身体传入地下,随之向四周辐射出去,地面裂纹如蛛,萧天脸色一白,脚掌陷入地里同时,深深吸了一口气,手掌朝天,重重的对顶了一下

    一股狂霸的暴力向上倒冲,只听一声巨响,犹如打铁时出的金鸣,那青光巨掌被高高顶起,向外倒翻出去,枯彪脸色一变,身形晃了晃,紧跟着,嘴角处溢出一丝血迹,心骇然这人虽然年轻,内力却好深厚!

    萧天脸上一抹潮红涌现,旋即褪去,身形却一个急旋,袖子挥舞,散出一阵森森的阴气,遮弥了四周

    枯彪抬起手,青光掌印飞回他身后,倒旋而立,抬眼看去,却见对方周身笼罩起一层阴霾,阴气森森,恍如云雾,飞朝这里袭来

    那片灰云来势何等之快,转眼间已飞到眼前,而且威势越来越大,只见半空风声急促旋转,渐渐化出了一个直径数丈的龙卷风,夹杂着尖锐声音,“呜”的一声,从对面疾冲过来

    几乎就在同时,地面上周围所有的花草树木被强风吹得向外翻转,砂飞石走

    枯彪又是一惊,这种摄风术正邪两道上很多人都会,但是对于怎么破去这法术却没有固定的套路,全凭各人的手段他当即一咬牙,身后青光掌印升起,极度耀眼的光芒亮了一亮,紧接着光掌便散开,化作数十道小小的掌印,密如细雨般的爆射过去

    “雨对风,倒是好主意!”

    旋风里,传出萧天的声音,斗志昂扬话音未落,风势便忽的急转了起来,比之前狂暴了数倍不止,一股诡异的吸摄力从传出,方圆四周,所有的碎石都被卷起,混入风,一通乱转

    数十道光掌纷纷如雨,杀气腾腾,打在风里,传出的闷响不断,爆裂声连绵响起,偶尔有碎石屑点点飞出,然而,却不见旋风稍有缓歇的趋势,仿佛这些光掌对于萧天的摄风术没有多大效果一般

    枯彪脸色一变,这套青光掌印唤作千罡伏魔手,是天班门不外传的功法秘技,却连一个最低等的摄风术都对付不了,这种情况,摆明了自己不是那个年轻人的对手

    想到这里,他脸色惨然,刚要有所动作,忽然见到,那旋风里光芒一闪,一只巨大的手爪伸出,森白的颜色令人悸动,直勾勾抓到眼前

    枯彪吓了一跳,急忙横手在前,连连挥舞,他手里那根魔云法杖亮了一亮,急划过身前,化作一道道杖影,飞舞游动在周身,不多时,竟以杖影做风,也聚起一道旋风绕在周身

    那伸来的巨爪抓来,被一杖扫,磕飞回去,算是无功而返

    阴云旋风里闷哼一声,萧天甩了甩手,撤去法术,显现身形,望着枯彪聚起的旋风,冷笑一声,身子忽的向前一倾,眼睛瞪圆

    柳儿被他搂在怀里,不敢妄动,此刻,那小心脏却扑通扑通的乱跳,之前那番斗法激烈非常,她一个凡俗的女子,却被搂着硬生生的感受了一回惊人刺激,怎么能不为之震动

    一抹潮红,浮现在她脸上,柳儿咬着唇,偷眼朝这个男子看去,只见半空青黑的残光照耀之下,给他的脸颊镀上一层威严的色彩,比平时刚毅了许多,而那两道修长的剑眉,看起来竟也凸显出他的张扬,狂而霸气

    有那么一瞬间,柳儿呆呆的失神

    萧天却没有察觉到怀里这个小女人的异样,此刻他精力全部集,回忆着当初在小池镇树林里,赤色大蛤蟆威时的情景,一边想着,一边缓缓的动作

    他的手掌,轻轻抬起,虽然只是一只手,却令周身阴气鼓荡,森然的杀意波动,弥漫在这片空间里,使温度骤然冷降了下去

    同时,在他身后,忽然冒起一缕缕的阴气,喧腾缭绕,如烟如雾,诡异的法力交织其,勾勒出一个大概的形状,胖胖的身躯,大大的眼睛,浑身疙疙瘩瘩凸起的脓包,凶悍之极,却是一个大蛤蟆!

    对面的枯彪怔了一下,看着对方的施法,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虽然说不出是什么,但心头砰砰剧跳,怎么看都不是好兆头,当即不敢怠慢,霍然一指,身周围杖影旋风散去,却幻化作漫天的魔云法杖,足足有数百之多,星星点点的浮现在上下四方

    他一声令下,“去!”

    嗖嗖的破空声,连成一片同时响起,仿佛大海来潮,轰然震动,数百支魔云法杖上亮起青色光芒,乱箭齐,如一片萤火虫群飞了过来,异样的美丽,带着森然的杀意

    萧天猛然一抛,将怀里的柳儿抛到头顶高处,双掌向上一举,一股澎湃但是却柔和的狂风涌出,托着柳儿疾冲到云霄上,脱离了斗法的范围

    柳儿大吃一惊,身不由已的飞在天上,急忙向下看去,却见主人萧天,双掌连连挥舞,仿佛魔神在威,背后的大蛤蟆虚影愈明显,忽的一声长啸自主人嘴里传出,周围瞬间波动了一下

    此刻,那数百支魔云法杖已然冲到近前,却被这声音一扫,硬生生定在半空,枯彪老脸涨红,使出吃奶的力气,却不能令法杖前进半分

    萧天“嘿”了一声,踏上一步,猛然双掌收回,蓄势在腰间晃动了几下,轰然向前顶出他身后的那道大蛤蟆虚影同时动作起来,一个大跳,便越过头顶冲了过去,与那些魔云法杖撞在一处

    两者普一相抗,咔嚓咔嚓的断裂声便接连响起,不知有多少法杖被毁,化作碎片残骇,纷纷幻灭,而大蛤蟆则凶威赫赫,一路碾压过去,如摧枯拉朽

    枯彪老脸失色,大叫一声,拼了老命,整个人身上瞬间亮了一亮,青光透体,咬牙硬撑着抬起双掌,对准了那轰然而至的大蛤蟆,在接触的那一霎那,爆了三十七掌

    砰、砰、砰…

    萧天冷笑一声,手法诀一变,喝到“给我爆!”

    枯彪听到这话,蓦然有了个猜测,吓得心一抖,疾朝上蹿去,便在这时,那凶悍的大蛤蟆虚影毫无征兆的震颤了一下,紧接着便如萧天所说的,突然爆炸,一股磅礴浓郁的阴气顿时扩散开来,掀起一阵飓风,疯狂的向四周横扫

    轰隆!

    一声大响,在碎小而杂乱的闷响凸起,恍如山神被打扰了睡眠,脚下的地面上,碎石屑、土颗粒,全都跳了起来,齐刷刷的

    就在离他们斗法不远处,隔过一块巨大的山岩,天班门的众人施法抵御洪水,筑起大坝,有人不时交谈两句,忽然,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响忽然传来

    所有人的耳朵里,有那么一瞬间的失聪,不待他们反应过来,一阵剧烈的震动紧跟着便从地下传出,这些人都体内乏力,顿时被震翻在当场

    刘金来吐了口血,刚要骂街,忽然间想起什么,脸色大变,急忙朝那道壁障看去却见洪水轰然暴动,震荡撞击,壁障没了法力的注入,维持不住,一撞之下立刻崩溃,恶浪滔天的水流涌出,如怒海的蛟龙找到了宣泄口,轰然冲毁了大坝,覆盖下来

    柳儿在云霄高处落下,衣襟飘荡,萧天淡淡看了一眼,不由轻声笑了笑,这妮子裙摆里穿着的亵裤,竟然是粉色的,诱惑呀

    虽然这般想着,但他动作却不慢,双掌扬起,一股柔和的风力聚起,向上轻轻一顶,旋即再慢慢落下,将柳儿平安的接住

    柳儿人在高处,一直注意着下面,自然看到了萧天刚刚的目光,不由扭捏起来,等落到地上,不去看他,自顾自的抱着小狐狸,这些小狐狸刚刚苏醒,又被震晕了一次,当真是可怜的家伙

    事实上,柳儿也受到那一声巨响的波及,但她那时在高处,耳边风声呼啸,相比来说,倒是好受了许多

    萧天眸子一转,冷冷看着远处,地面上一个大坑,那是大蛤蟆爆炸所致,竟深达数丈,周围的地面龟裂纷纷,一道道裂痕从边缘处扩散,辐射出去,有一丝丝的地气,袅袅的黑烟从裂缝里冒起

    枯彪跌坐正在坑边上,大口吐血,胸前白花花的胡子染红了一片他喘息了片刻,费力的抬起头,盯着萧天,“…你…你是哪一派的后起之秀,竟然有这等手段…”

    萧天眼神冰冷,这老头上来就对自己动手,直到被打趴下才想起问来历,现在上了年纪的老修士都这么没教养么?

    他抬起手,一股森然的煞力涌动,手掌屈伸之间,指尖泛起点点的幽光,五指成抓,掌心朝天,缓缓的有一丝阴火冒起

    萧天淡淡的看着,片刻后,掌心的火焰燃成一个大球,阴气森森,诡异凛冽,其蕴含的威力,足够把一个垂死的老头,烧的连渣都不剩

    他抬起眼,目光移向对面,忽然笑了笑,“尝尝滋味?”

    枯彪脸色一变,心骇然不已,本以为对方和自己一样都拼尽了内力,却不料他竟然还能凝聚出这般法术,自己当真是老了

    一抹衰弱,浮现在褶皱的老脸上,他叹了口气,缓缓的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魔云法杖,这根用了一辈子的伙计,此刻也已经断为了两节,参差不齐的茬口,诉说着他的失败

    “唉!”

    重重一声叹息,从他嘴里传出,仿佛在瞬间,就衰老了许多,枯彪目光散乱的看着地面,心淡淡的惆怅死后,也会变作这黄土吧

    忽然,他目光一凝,现地面的小石子,土粒都轻轻跳动起来,地面微微震颤,似是有什么极为沉重的东西碾压所致

    枯彪心疑惑,就算要杀了自己,不至于弄这么大动静吧?

    他抬眼朝对方看去,却见萧天也是有些疑惑,目光迷茫,在四处游离,却在落到自己身后时,忽然止住,变得惊骇起来

    枯彪一怔,急忙转身看去,一声滔滔的水声先传到耳朵里,紧接着,水声渐大,片刻间便响彻如雷,一股洪流出现在视线,瞬间吞没了遮挡视线的大岩石,凶悍的涌了过来

    “这是…”枯彪老脸失色,几乎在同时就想到些什么,急得顿足捶胸,“哎呀,误了大事了!”

    萧天也是大吃一惊,当即不管枯彪,回身猛然一记甩袖,袖管里呼啸响起,森森然的阴气立刻爆涌,全力吹,将柳儿连同地面的三十余只狐狸一齐卷起,抛到半空处

    萧天整个人更是急促转身,双袖旋舞,如陀螺般急急转动,片刻间,便聚阴气成卷风,将柳儿和众白狐一同卷入,贴着地面疾往高处的山岩移动

    然而,他虽然想的不错,但水势滔滔,洪流里,刹那间掀起一排直有数丈之高,宽达数十丈的水墙,铺天盖地而来,而在水花之,更有碎石烟罡夹杂其,带著无边气劲冲来

    那水花还在数丈之外,狂风便已扑面而来,几令人站不住脚步,若是真被这如海啸一般的水墙打到,碰到那水里的石头,只怕非粉身碎骨不可

    萧天顾不得那麽许多,护住白狐和柳儿,祭起旋风全力向前飘去但那水墙竟是如风驰一般,快过任何动作,萧天还未逃出一丈,便被这水墙追上水声如雷,几乎就在耳边

    他施法聚起的那股旋风,立刻便被这水流的巨力给撞散,柳儿,白狐纷纷落了下来,泡在水里,随着水流飘荡萧天自己也被这巨力撞的横移出去许多,脚在地上磨出两道深深的擦痕,只是此刻水淹半身,已然顾不上这些了

    萧天心底一沉,手底一捞,飞把脚上的两个千斤箍摘下来,随意的扔到水里,再不管它,而后,目光一凝,周身光芒闪烁,身体瞬间虚幻了几分,如刀片般,反向着洪水冲来的方向,爆射出去

    整个人如一柄利刃,在洪流里,硬生生撕开一道口子,露出一小片狭长的地面

    萧天深吸一口气,抬手伸出,手化巨爪四处抓动,出手如风,将柳儿和散落的白狐纷纷抓到身后

    柳儿满身是水,头的,受了些许惊吓,躲在萧天的身后,瑟瑟抖,“主,主人…”

    “没事的”

    萧天淡淡的安慰了一句,眉毛一扬,双手在身前挥舞,带起的劲风鼓荡,长飘飞

    他的身躯,那在一瞬间,忽的就挺拔起来,仿佛如山一般稳重,给身后的人儿带来的庇护和安全感

    紧接着,双掌一翻,轰然向身体两侧推出,一股磅礴的能量波动自其体内爆出来,透过双掌化作一层光幕,包围在四周,将刚刚闭合的洪流,再次撑开

    洪流里波涛震荡,水势被阻,一个浪头立刻高高打起,卷在半空处,轰然落下,重重砸在光幕上

    砰!

    萧天晃了晃,嘴角了溢出一丝血迹

    他知道这样下去绝对撑不了多久,急忙想办法,目光四处一扫,却见到枯彪费力的御空而起,但因为体力不支,升到一半就坠落下来,哗啦一声被水淹没

    “咳咳”

    枯彪呛了一口,心里有苦说不出,若在平时,水势再大也是没什么关系的,纵然挡不住,也能御空躲避,可此时体内空乏,又上了年纪,那里禁得住这般折腾,眼见一个大浪头卷着巨石砸下,他两眼一闭,吾命休矣!

    便在这时,一只巨爪横着扫来,拦腰将枯彪抓住,倒折回去水浪夹着巨石落下,重重激起一道涟漪,巨响轰鸣,却没有伤到人的性命

    枯彪缓缓睁开眼睛,看了救自己的人,不由一怔,“是你!你…”

    “废话少说,”萧天直接粗暴的打断他,将柳儿背在身上,说道“你还能御空么?”

    枯彪摇摇头,“不行,我现在体内空虚,内力耗尽…”

    话未说完,萧天一掌拍在他背上,立刻传了些能量过去枯彪脸色瞬间涨红,旋即就恢复了本色,精神一震,抓住萧天嘿了一声,霍然拔地而起,冲到天上

    “先联手躲过这一劫,其他的以后再说”萧天提议,枯彪说声好

    柳儿附在背后,问“主人,那些白狐怎么办?”

    萧天淡淡的朝下望了一眼,“没事,我刚刚才现,这些小家伙竟是会水的,爪子踩在水上乱跑,淹不死”

    “啊?”柳儿讶异,朝下看去,果然见到这些小狐狸不同寻常,一道道的白影在水流里乱窜,虽然暂时分散是难免的,但以后还有相聚的机会,想到这里,她悄悄松了口气

    枯彪叫道“抓紧了,老夫要往山上高处冲了”一道青光亮起,脱离水面

    然而,三人却没有看到,在他们离开之后,周一仙不知从何处转出来,淡淡的站在水里,目光望了望离去的背影,沉吟片刻,却转头,看向另一处岩石后面

    水流从他身边流过,贴着衣衫而走,却不能湿他半分,仿佛这些水有灵性,又仿佛他不存在一般片刻后,他忽的开口道“阁下是谁?”

    声音不大,却在水面上回荡,巨大的恍如雷鸣的水声竟不能掩盖它,仿佛着这几个字有魔力一般,径直的将杂音穿透

    但是,却没有人回答他

    周一仙也不着急,仍是淡淡的注视着那里,一抹睿智的光芒,渐渐从眼闪过

    过了片刻

    “你又是谁?”淡漠的声音,不答反问,终于从那块岩石处响起,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却是个身穿长袍的人,站在岩石上,看不清容貌

    如果萧天还在这里,肯定会大吃一惊,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和别人生死斗法的地方,竟然有两个人默默的看着,悄无声息

    周一仙怔了怔,一双老眼光芒渐渐亮起,直视过去,只道“我看不清容貌的人,这些年还是头一次遇到”

    那道人影笑了笑,“我看不清修为的人,你也是头一个”

    说完这话,两人忽然沉默下来

    洪水依旧在漫延汹涌,却不知怎么,轰隆的水声竟悄悄消失了,仿佛这世上桀骜不驯的剧变,霎那间变成了乖孩子,老实的不似真实

    “哈哈哈”

    寂静了片刻后,两人忽然同时笑了起来,笑声不长,却意味难明,忽的嘎然而止,那道人影开口,“既然遇到了,不如过两招?”

    周一仙笑了笑,“人老了,不行了”他虽然这般说着,手里却渐渐的把竹竿摆起,横在身前,也不见他如何动作,一圈涟漪,突然从他周围出现,带起一道道清晰明显的波纹,向四周扩散

    阴胡宗

    尹正喝茶

    一缕缕香气自手的茶杯里飘出,沁人心脾,平平淡淡得茶叶沉浮水里,仿佛一个人的人生,不用品尝,单单看着,便令人出神

    忽然,刘辞求见

    尹正一怔,“这么快就回来了,事情办完了?”

    刘辞摇头,“不是,是另外一件事,天班门的人送来信件,说事情紧急,要宗主亲自查看”

    “哦?”尹正倒是微微诧异,虽然表面上两派没有什么不合,但暗地里却的都在较劲,所以极少有书信来往,而今忽然有信件,只怕是没好事吧

    他把茶杯放下,轻轻一弹指,“信件拿来我看”

    刘辞摸出一个竹筒

    尹正接过来,从竹筒里倒出一个纸卷,打开看后,脸色立刻变了,从一副疑惑的样子,变得有几分愠怒

    纸条上就十个字来支援,否则遭水淹矣

    言简意赅,直接霸气

    “哼!”尹正重重哼了一声,一拍桌案,震得茶杯溢水,肆意流淌,湿了一片他道“天班门真是好大的口气,他以为他是什么人,竟然敢对老夫令”

    刘辞问清缘由,也是愣了片刻,“宗主,他们不会是支撑不住了吧?”

    “不会,若真是支撑不住了,求咱们去救援一定不会是这个口气,这般态度,分明是那帮家伙心里不平,嘿嘿,谁让他们天班门离着骷髅山最近,水要是淹,也是先淹到他们”

    尹正有些幸灾乐祸,渐渐恢复了之前的从容,端起茶杯,泯了一口,“好茶”

    刘辞嘴角一抽,“宗主,咱们去帮忙么?”

    “不去”尹正翻个白眼,一副鸡贼的样子,冷冷道“此番也是天赐良机,洪水泛滥,天班门消耗实力,咱们静观事变,有机会的话,一举灭了他们,我可是对他们的青罡伏魔手,留意很久了”

    “呃”刘辞有些犹豫,“若是他们真的支持不住,打开缺口,放水淹没咱们,那…”

    尹正脸色一变,“他敢!他若真那么做,老夫立刻…”

    话未说完,一股无形却是沛不可当的巨大力量,如一条滚滚汹涌澎湃的巨潮,赫然从他们脚下的大地深处掠过

    尹正与刘辞都是道行深厚之人,一时都为这股诡异的力量所变色

    这股诡异的巨潮一波接着一波,直如汹涌的大海永不停歇,慢慢的,二人清晰的感觉道了,脚下的大地正在微微颤动,而且这抖动还在慢慢加剧

    刘辞脸色微微白,这突如其来的怪力,其势之大难以想像,令人惊心,简直非人力所能抵挡,他惊骇之回看去,只见尹正神情怪异,双目炯炯有神,却不知在想写什么

    就在此刻,突然间这间宗门大殿,宗主正堂,竟是迸出连续几声脆响,像是有什么东西炸裂开了一眼这一次,尹正再也坐不住了

    霍然起身震惊之下,连忙看去,却只见原本坚实之极的石壁之上,竟是裂开了几条短短的缝隙,从那断口处,还不停掉落下几块小小的石子,而同时他们的脚下土地,抖动的似乎也越来越厉害了

    “不好了宗主,水来了,好大的水呀…”有弟子慌忙闯进来,满身是水,气喘吁吁的禀报着

    不用他说,尹正便早就看到了,一股洪水漫过庭院,急暴涨起来,片刻间便淹没了门槛,朝殿堂里涌入尹正神色变了数变,陡然平静下来,身形一晃,飘出殿外悬在高空处,朗声喝到“不要慌!”

    四下里忙乱的弟子众人心头一震,齐齐安静下来

    却见尹正面沉似水,目光扫了扫下方,脸色铁青,牙齿交错,从缝隙间挤出两个字“撤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