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62章逃脱
    众人一惊,慌忙问道“没事吧一    ”

    李庸咬着牙“没事,我……”话没说完,身形一晃便坠落下去,急忙有人过去将他接住众人撩开他衣袖看时,却见整个手臂连同肩膀都是黑色的了,隐隐有一股死气从传出

    众人骇然,“好厉害的毒”旋即反应过来,叫道“别让那个小子跑了,追!”

    其一人,一抖手拿出一团黑色的绳索出来,道“看我的,去!”

    此人一扬手,黑色的绳锁抛出,在半空不坠落,反而如一条蛇似的盘了起来,绳子一头高高支起,晃了两晃,对准萧天身后追去

    萧天人在途,本身并无感应,但脖子处的骷髅头挂坠却忽的震颤起来,空洞的眼眶里,有红芒闪过

    萧天心凛然,急忙扭头,见是一团绳子袭来,他反手一抓,将此物抓在手里,却不料,此物不只是什么东西炼制的,竟然滑溜的很,萧天一不留神,被它挣脱

    紧接着,这绳子在他身周围乱晃,几个缠绕下来,便将他捆住萧天脚下一个踉跄,险些就地摔倒

    那人冷笑道“我这缚仙锁虽然是仿品,但对付这小子足够了,”

    “未必!”萧天不等他说完直接打断他,大喝一声,道“若你这是真的缚仙锁,我还真没有办法,不过区区仿品,也能捆住我么?给我断!”

    话音未落,其身上光芒亮了一亮,双臂陡然爆粗了数圈,撑破了衣服,那仿缚仙锁捆在他身上,啪的一声响,竟被绷断成数节

    萧天随手一捞,将断绳抓住,甩了回去,冷笑道“留着回去当裤腰带吧,哈哈哈”

    那人脸色铁青,又心疼又愤怒,伸手去接断绳,忽然有人提醒道“周栋师兄,小心上面有毒”

    周栋一怔,旋即反应过来,霍然一掌推出,掌风如盾,将甩来的断绳生生挡在近前,却见断绳上白影一闪,骨蝎出现,举起尾巴上的钩子就刺

    那尾巴动作极快,若非尾尖是黑色的,还真不容易看到,只见黑色一闪,那尾钩便硬生生刺破他身前的护体劲气,扎入他掌心里

    周栋脸色一变,想借此抓住它,那骨蝎似是有所察觉,嗖的一声,蹿了出去

    在另一面,早有萧天准备接应,人依旧向前狂奔,手却向后摆动,袖口一张,便把骨蝎隐藏起来

    周栋再想去捉,一阵强烈的眩晕感袭来,他身形晃了晃,急忙有人过来扶住他周栋深吸一口气,勉强把毒性压下,道“大家小心些,那只蝎子好厉害!”

    众人闻言一怔,旋即停顿下来,有人道“莫要靠近那小子,只用法宝远远得围攻他我就不信他挡得住一次,还能挡住第二次!”众人信以为然,于是再次祭起法宝,漫天光芒闪烁,杀气纷纷如雨,轰然落下

    萧天不用回头,便知道身后的动静,那漫天的光晕都把水照耀的闪闪光,只有瞎子才看不见他此刻,心里大是焦急,左思右想,却是什么主意都没有,能想的法子都想便了,只得死马当活马医,再次动用狂冥阴煞腰

    护腰上光芒一亮,然而,鬼影却没有出现,仅有淡淡的煞气浮出,显然之前抵挡的那一击,已然伤及了护腰的很本萧天虽然心疼,但也没有别的办事

    那些追赶的人却不管这些,他们巴不得萧天束手就擒呢,只见法宝各式各样,轰然落下,一股强悍的压力随之而来,还未到近前,护腰上散的煞气便被生生逼散了,萧天吃了一惊,情急之,急忙使用一式分身斩,整个人如刀片一般,爆射出去

    但他抱着柳儿,终究是有些累赘,慢了一些,后背被一道凌厉的劲气扫,立刻飞扑了出去

    这一击着实的厉害,萧天体内源源不断散的阴气立刻被打散,喷了口血,却见周围把他逼开的水流,重新涌聚过来,他急生智,顺势一个急旋,人在水流,抱着柳儿疾转动,同时,冒着散功的危险将内力全都耗费出来,一时间周身吸力爆,四面方的水流全都撹起

    「轰隆……」

    一声大响,水里出现漩涡,霍然拔高,化作一道高达数丈的水龙卷,气势涛涛的向四周滚去,片刻后,里面一道声音传出,道“我知道你们天班门的人都会青罡伏魔手,但这功法还有最后一式,落在我手里,你们看着,「青罡千年杀」!”

    众人刚要动手,听了这话纷纷停顿下来,不少人面面相觑,心里狐疑道青罡伏魔手是本门秘传功法不假,可一共就十三式,没听说还有最后一式呀,这小子怎么知道的?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水龙卷忽然急促的转动起来,飞快向远处卷去众人一怔,旋即追上去,大骂起来,“狡猾的小子,哪里跑!”

    然而,那水龙卷里也不知有什么古怪,越转越快,顺着水漂流而去,众人御空而行,都只能勉强跟上

    片刻后,终于有人按耐不住了,骂道“管你什么千年杀不杀,先吃了我一招再说,”一抬手,掌上青光大作,化成一道掌印,轰然拍了过去

    却不料想,那表面凶悍的水龙卷竟然一触即溃,哗啦啦的蹦碎成浪花,湮灭在水流里那人愣了愣,喃喃道“这是怎么回事,那个小子哪去了?”

    众人一惊,目光移过去,却见水里混混荡荡,污浊不堪,浪涛翻滚处水声如雷,倒是唯独不见了人影,顿时有人大骂道“他,妈的,被人耍了,那小子肯定是趁水逃了”

    “那咱们还追不追?”

    “追,必须追到这小子,否则咱们哪有脸面活着?”

    便在这时,又有三道流光在天际高处划过,生生停在上方,众人回神看去,稍微愣了愣,旋即朝其一人施礼,纷纷拱手道“门主”

    所谓的门主,便是天班门的领头人,名为吕天生,一身青袍,凌空而立,两眼深邃如刀,目光朝四周扫了扫,顿时一皱眉,“怎么回事,我记得是七十六人来协抗洪水,怎么还剩你们这些,那些人哪去了,还有,护法长老枯彪哪去了?”

    众人一听这话,眼圈立刻红了,道“门主,他们都死了”

    吕天生脸色一变,瞬间阴沉下来,“怎么回事?”

    ……………………

    水流涛涛

    忽然,一个小小的浪花自水底翻起,混浊的淤泥浮动,水下的地面处,一个人形的土块动了动,仔细看时,却是萧天满脸泥巴的从地面上爬起来,嘴里吐了两口,“呸、呸”

    此刻水深已然和头顶齐平,他悄悄的探出头往外看,见到四周没人,才稍稍松了口气,轻轻拍了拍怀里,“柳儿,你没事吧?”

    柳儿没有回应

    萧天一皱眉,摆过她的脑袋,翻开眼皮看了看,见到她没有翻白眼,心顿时一松,喃喃道“呼,这妮子不是说水性不错么,怎么这么快就憋昏过去了?”

    他这般嘀咕着,却目光四处扫了扫,忽然现,远处一片大阴影过来,到近前时,却是一根很粗很大的树,直直有两人合抱粗细,从远处顺水漂来

    伸手敲了敲,树干出「咚咚」的沉闷声音,萧天脸色一喜,将破煞法杖祭起,重重的插入树干的末端

    一阵「咔嚓咔嚓」的细小声音连续响起,被法杖触及的地方,顿时凹陷下去,木之精华被抽离出来,整棵树瞬间就枯萎了下去,心犹如被虫咬千年,变成了空的

    萧天嘿了一声,将树干翻过来,而后抱着柳儿,费力的爬了进去在这个他开辟的狭小空间里,他将柳儿放下,将缺口处用泥巴糊好,只留出几个小小的洞眼用来通气

    做完这一切,他抹了抹头上的汗,忽然动作一顿,紧接着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古连山外,洪水溢出,山下的人家早就搬走了,但饶是如此,造成的损失仍然不可估量,巨大的洪流轰然落下,冲毁了房屋,淹没了田地,并迅向四周蔓延

    一行三人御空而来,忽的在山边缘落下,目光在水上扫了扫,顿时一皱眉,为的是个身穿红色修士服的年轻男子,沉声道“不是说水被挡在古连山东边了么,怎么流到山外来了,阴胡宗,天班门那帮人是干什么吃的,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好有脸向咱们求救呢,难道指望咱焚香谷出力,给他们把水赶回去?”

    他身后一笑嘻嘻的男子,模样比他清秀,也稚嫩了许多,出言道“上官师兄,这你就不懂了吧,他们这些小门派呀,有什么事推来推去的,我估计这次就是他们相互推卸责任,谁也不愿意出力挡水,所以水便流出来了呗”

    上官宏冷笑一声,“作茧自缚,云师弟,你传信告诉他们,咱们能力有限,只能配合他们把水挡住,至于被淹了的那些宗门,让他们自己想办法”

    云排山怔了怔,“他们要是有怨言呢?”

    “呵呵”上官宏看了他一眼,冷冷道“世人对于焚香谷的怨言,从来就没有消停过放心吧,这么做,就是师傅他老人家知道了,也是暗地里赞同的”

    云排山一呆

    片刻后,他回了回神,拱手道“听师兄的吩咐,我这就去”

    “等等,”上官宏忽的又叫住他,道“你去的时候,顺便问一下,天音寺的人到了没有”

    云排山抬眼看了看他,旋即点点头

    他走后,上官宏看着远处的背影,目光渐渐变的迷离起来,片刻后,他却转身对着身旁的人,淡淡的问道“李彬师弟,你说,小师弟修行还浅,可师傅他为什么让他跟咱们一起出来呢?是不是,有些别的用意?”

    李彬身子一震,目精光一闪,旋即却隐去,摇头道“师兄说笑了,师傅他老人家的心意,哪是我们做弟子的可以猜透的,你莫要为难我了”

    “呵呵”上官宏咧嘴笑了笑,徐徐说道“是呀,师傅他老人家的心意,不是我们可以猜透的”

    李彬却在心底冷笑你这么说着,其实是心里另有所图吧?

    ………………

    空心的大树,在水里晃晃悠悠的漂浮,也不知过了多久,柳儿悠悠转醒,眼前一片黑暗,她不由的有些害怕,轻声叫道“主人,你在哪里?”

    说出的声音在耳边回荡,自己似乎身处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柳儿一怔,轻轻的起身,然而,却不小心碰到什么东西上,磕的头有些疼痛

    柳儿低呼一声,乖乖的躺下,不敢在大幅度的动作,却用手四处摸索,忽然,她抓到一处柔软的东西,扯了扯,顿时一声轻哼从不远处响起

    柳儿听到声音,旋即高兴起来,“是主人的声音,主人,你怎么了”她一边问,一边寻着声音悄悄的摸索

    片刻后她摸到了萧天的脸上,稍稍用力抓了一下,立刻有声音响起,虽然不太清晰,“死妮子……你轻点,抠到我眼皮上了”

    “啊”柳儿吓了一跳,急忙把手缩了回去,讪讪的说道“我不是故意的,没抓疼你吧,主人,你,你怎么了?”

    萧天哼了一声,“没事,就是耗尽了内力,背上的伤作了”

    他抬起手,伸回怀里,摸索了片刻,凭着感觉掏出一个小瓶子来,朝柳儿递了过去,旋即翻身趴着,将衣服脱下来,露出后背,却道“柳儿,这药瓶里,是冰灵续骨玉膏,你帮我涂在伤口上些”

    柳儿接过来,慢慢的把瓶盖打开,一股寒气顿时冒出,她伸出手,慢慢的朝萧天身上摸索

    “摸我屁股干什么,往上面靠”萧天翻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哦”柳儿吐了吐舌头,她视力远不及萧天那般犀利,此刻在黑暗,只能一点点的探知,慢慢的她摸到一处不平的地方,同时,萧天抽冷气的声音响起

    柳儿问道“主人,是这里么?”

    萧天呲牙咧嘴,“嗯,上些药吧,他奶、奶的,那帮家伙下手真狠,当时不疼过后疼,真他、妈难受”

    柳儿点头,轻轻的向四处抚摸了一下,顿时大吃一惊,只觉得手掌触及的地方,都是微微有疙瘩的不平皮肤,那些血肉模糊的范围,几乎覆盖了他整个后背

    眼泪,悄悄从她眸子里流出,她咬着牙,一股脑的把瓶子里的玉膏全都倒了出来,轻轻的用手指刮着,一点点涂匀

    感受到背后的清凉,萧天“啊”的呻吟了一声,喃喃道“舒服,这药膏挺灵的呀,立竿见影,不愧是老怪物费力从北极冰原弄来的,果然灵妙”

    柳儿插嘴问到“主人,北极冰原是什么地方?听起来很多的冰的样子呀,”

    “我也没去过,只是曾听老怪物提起,那里在神州浩土的最北端,寒冷无比,常年是冰雪覆盖,这冰灵续骨玉膏呢,就是他费了十年的功夫,刨开冰面,从地下冰层深处取得的冰灵结晶”萧天美美的享受着柳儿的服侍,缓缓解释道,把自己知道的说与她听

    “这么贵重”柳儿倒是吃了一惊,张大了小嘴,片刻后,她喏喏的叫了一声,“主人”

    萧天一怔,“怎么了?”

    “那个,我不小心把药膏给用光了,”柳儿犹豫着,终究是不隐瞒,将实情告诉了他

    “什么!”萧天蓦然睁眼,扭头,拉高了声音喝问都用光了,一点都没有剩下?”

    柳儿心一抖,哆嗦了一下,片刻后,“嗯”了一声,然后垂下头颅,忐忑的等待着责罚和怒骂

    “你!”萧天表情窒了窒,霍然扭着身子,扬起巴掌扇了过去

    柳儿吓得一哆嗦,只觉得劲风扑面,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闭上眼睛,小脸煞白谁知,等了半天却不见巴掌落下,她偷偷的睁眼,眼睛刚睁开,一巴掌便轻轻的落下,摁在她头上,揉了揉

    片刻后,萧天把手收回去,叹了口气,“算了,好歹你也是陪我出生入死大女人,我不能因为不是人的东西而打人”

    柳儿呆了一呆,“怎么这话听起来怪怪的?”

    “你还好意思问!”萧天哼了一声,脸色不愉,却吩咐道“把我的伤口缠起来,简单包扎一下”

    “哦”柳儿有些受宠若惊,将衣服撕开,扯成布条,慢吞吞的在他后背上包扎起来,一圈圈的缠好

    萧天翻过身子,忽然,觉得脸上有些痒痒,抬手抓了一下,却碰到一个小小的类似于爬虫的东西,紧接着,一道无害的情绪波动传入他脑海里,他一怔,旋即反应过来,手指仔细摸了摸,道“骨蝎!”

    骨蝎立刻欢喜起来,身子动了动,身前的两只钳子相互拍击,出「咔咔」的响声,同时,一道得意的情绪波动传出

    萧天哑然,旋即夸奖道“干的不错,这次毒竟倒了两个人,若非是你,我真不能突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