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64章清心
    “唔一   ”

    柳儿黯然神伤,眼圈微微有些红肿,却快的从他身上退了下去,喃喃道“主人,是柳儿的来历不干净,柳儿是个脏女人,以后不会再缠着主人做这种事了”

    …………

    萧天倒是心一动,看着她的模样,忽然想到这妮子平日里向来是很乖巧的,怎么近来却变的大胆起来,难道是有些什么事情生了?

    他咳嗽一声,问道“柳儿,你怎么了?”

    “没”柳儿摇头,慢慢的抬手插眼泪,却不知是想到些什么,脸色渐渐有淡淡的红霞飞起,只扭过头不说话心里一团乱麻

    其实,她虽然乖巧,但骨子里终究有了做妓女的印象,深深记得和男人巫山时的滋味,那感觉,真是爽上天,滋润无比,快活极乐

    然而,自从跟着萧天后,便许久没有放松了,欲火一直积压在体内,寂寞难耐,平日里还好,近来却被他一直抱着,肌肤相蹭,难免有些把持不住也是正常的,只是这般缘故,无论如何,也是不敢告诉萧天的

    萧天自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看过春宫图,此时打眼瞅着她的神态,略一琢磨便明白过来,顿时怔了一怔,唤道“柳儿”

    柳儿擦干了眼泪,喏喏道“怎么了主人?

    萧天目光如炬,上下在她身上打量着,该看的,不该看的地方,通通扫了一眼,片刻后,他忽然问道“你憋的很难受么?”

    柳儿正有些魂不守舍,忽然被这么一问,立刻吓了一跳,有些不明所以,问道“什么?”,转眼望去,但看着萧天那略带戏谑的目光袭来,她旋即就反应过来,脸色登时涨得通红,慌忙遮掩道“没,没有”

    萧天咧嘴一笑,冲她招了招手,“跟我还遮掩什么,你……过来”

    柳儿眸子抬起,慢慢的走到近前,有些忐忑不安

    萧天却一伸手把她勾住,抱在怀里摁倒,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调侃道“真的很难受?”

    柳儿瞬间失神,被他这般一问,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木讷的点点头,过了老半天,嘴里才传出蚊子般的细小声音,“有那么一点,”

    萧天倒是有些诧异,没想到这女人的欲火这么大,皱着眉头沉吟片刻,忽然手上用力,勾紧了她,同时抬起手,慢慢的向她双腿间探去

    柳儿被抱在怀里,燥热的情绪渐渐又起,忽然觉得,下身私密处被人轻轻触碰了,她的眼神,顿时迷离起来,喃喃的轻声叫了一句“主人”

    这声音忽然变得的很稣,很麻,有说不出的柔情和媚意,从出来,柳儿娇躯绷紧了一下,旋即便放松开,双腿微微张开一个小角度,整个人都有些淫意和慵懒仿佛化作了一湾清水,慢慢柔化在萧天的怀里

    萧天低头往她腿间看了看,伸手轻轻勾起亵裤

    柳儿蓦然一震,把头埋在他怀里,抱紧了他,也不做抵抗,只任由其在自己身上胡乱的下手,却问“嗯主人要干什么?”

    “给你放松一下呗”

    萧天说着,将她的腿抬高了几分,又往腿间深处那里望了一眼,淡淡的解释到,“总是憋着,会憋出毛病的,喏,我要动手了,乖啊”

    “呜”

    柳儿嘤咛了一声,整个人都醉了,一股异样的刺激感受袭上心头,她瞬间就投降了,任由摆布,却愈不敢抬头去看萧天,只抓紧了他的衣襟,身子轻轻颤抖

    深深的夜色,天幕漆黑一片,如遮羞的帷幕,掩盖了悄然声的春色水依旧缓缓流过

    天班门

    尹正来者不善,吕天生更是怒气横生,两人气势对冲,四目相对

    忽然,一股戾气从尹正面上闪过,他眼冷冷的,哼了一声,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但周身却忽然爆出一股无形的压力,径直朝对方碾压过去

    阴胡宗的众人哗然,纷纷变色,就要上前,吕天生抬手将他们拦下,面色阴沉的盯着对方,狠狠的瞪了一眼这一眼之下,同样凶悍的威压从爆出来,轰然对撞了过去

    「轰隆……」

    半空一声爆响,并没有什么大的气浪爆,但两人之前的地面却轰然塌陷了一尺之深,同时倒退半步

    尹正瞳孔一缩,有些不可置信,“青罡秘罗经,你练到第七层了?”

    吕天生却哼了一声,冷冷道“你气势涛涛的赶上门来,不就是仗着你的阴极道比我高一层么,如今我进阶一步,咱俩算是持平了,尹宗主,你还敢再横加放肆么?”

    尹正脸色一变,渐渐阴沉起来,眼一抹恼怒的神色浮现,片刻后,他又看了看周围的天班门弟子,嘴角一抽,脸色终于缓和下来,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吕兄说笑了,刚刚不过是玩笑而已,老兄别见怪”

    吕天生冷笑一声,他身后的众人却纷纷骂了起来,说什么不要脸之类的话

    尹正却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仍径直望着吕天生,片刻后,道“我想,吕兄既然有这般修为,抗衡水涝自然不成问题,之所以出了意外,想必是些其他的缘故吧,老兄能否说与兄弟听听呢”

    吕天生眼闪过一丝奸诈,听了这话,淡淡一笑,却道“你猜的不错,却事实出了些意外”

    他出人意料的没有怒,却耐着性子把事情讲述了给尹正听,说是有个古怪的小子突然来捣乱,致使大祸酿成

    然而,在叙述这事时,也不知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思,吕天生把门人被骨蝎毒伤的事遮掩了下去,竟丝毫没透漏半点风声,只说那小子有一件古怪的护腰法宝,防身厉害,众人奈何不了他,才被此子一不留神跑掉的

    尹正听到这里,忽的眼一寒,眼睛渐渐虚眯了起来,喃喃道“护腰类法宝?是那件狂冥阴煞腰么?”

    吕天生倒是微感诧异,“怎么,你见过那小子?”

    “哦”,尹正摆摆手,道“吕兄,我还有些事,就此别过吧,告辞”说罢不理会别人错愕的目光,竟直接御空而起,化作一道流光走了

    他走后,有人问道“门主,为什么不把他留下来,咱们这么多人再加上您神功大成,不怕杀不了他”

    吕天生摇头,忽的冷笑一声,诡笑道“若是就此杀了他,只怕是阴胡宗的人会来寻仇,咱们实力最近受损,处于下风,不如让他去找那个小子的麻烦,你看着吧,二狗相争,必有一伤,到时候咱们……”

    “嘿嘿嘿弟子懂了,”

    便在这时,忽然又有弟子来抱,“门主,有人自称焚香谷的云排山,要见你”

    吕天生眼睛一亮,缓缓道“终于来了么,快请”

    水,礁石洞穴里

    萧天怔了怔,感受到手掌上粘乎乎的,眉头一挑,喃喃道“这就完事了?好吧,你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去洗手”说罢,将她放下,起身就要去石洞外面捧水

    柳儿娇喘连连,却伸手拉住他,“主人,别走”

    “干嘛?”萧天看了她一眼,有些纳闷

    柳儿压低了声音,虽然当时爽快,此刻却也有些不好意思,异样的潮红依然留在脸颊上,红扑扑的,她细细的说道“柳儿还有,主人再弄一次吧”

    萧天哑然,旋即点了点头

    天班门

    众人围成一团,纷纷侍立在两旁,只有吕天生和云排山二人坐着,两人一个是主,一个是客,轻声交谈着,片刻后,吕天生的脸色难看起来,眉心处,浮现一抹阴郁的神色

    众人的脸色也不好看,黯然默不作声,一股压抑的气氛悄悄笼罩在四周,几乎令人呼吸不顺

    云排山却若无察觉,依旧自顾自的淡淡说道,“事情我已经说完了,吕门主听清楚了么?”

    吕天生嘴角一抽,斟酌了片刻后,喃喃道“这个,你们只出力帮忙挡住山外的水,那这些山里被水淹没的地方怎么办?”

    云排山看了他一眼,脸上丝毫不见笑嘻嘻的神色,反而冷冷道“我刚刚不是说了么,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我焚香谷虽然愿意来帮忙,也没义务给你们重建宗门吧?”

    吕天生闻言,牙关一咬,手掌虚空一抓,在半空里抓出一个四方的,泛着幽幽绿色荧光的盒子,托在手里,眼闪过一抹不舍的神色,对云排山说道“这是一点小心意,还请云师弟帮忙周折一下”

    云排山脸色一变,重重哼了一声,“你这是什么意思,以为我是贪图小利的人么,原来你天班门是这种货色,污浊之辈,”

    说罢,一甩袖子,转身就要离去

    众人脸色一变,吕天生眼也是闪过一丝怒意,但紧接着就隐去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漆黑的深邃,他笑道“云师弟果然英雄年少,愚兄佩服不过,你不看看这盒子里装得是什么吗?”

    云排山头也不回,傲然道“有什么好看的,就是天地灵材,又于我何干……”

    话未说完,吕天生直接打断他,说了三个字“纯阳果”

    这三个字平淡无奇,但却仿佛有魔力一般,云排山拧着性子往外走,脚步忽然一顿,蓦然转头,眼闪过一丝强烈的光芒,语气有些颤,问道“你说什么?”

    吕天生笑了笑,道“云师弟,我看你右臂不时的抽搐一下,隐隐有寒意散,想来是受了些寒伤,我当年意外得到一枚纯阳果,一直留到现在都没有用上,此物可和世上大部分的寒毒,送于贤弟,不知意下如何啊?”说着,他打开了盒子,一圈圈红色的光晕从散出来,灼热的气息缭绕,一枚方形的怪异果子,出现在众人视线

    云排山转眼望去,顿时瞳孔一缩,眸子里深深的划过喜色,回嗔作喜道“其实,咱们同为正道修真门派,相互扶持一下也是义不容辞的,小弟虽然道行不深,但出来时恩师曾有过吩咐,说要锄强扶弱,救天下困苦而今天班门突遭大难,小弟怎么能袖手傍观,定要出一把力……”

    众人齐齐撇嘴,吕天生也是窒了窒,心里不由的叹息这年轻人变脸之快,不愧是修真大派出来的弟子,道行有多深不知道,反正这张脸皮是比自己的还厚啊

    他心里这般想着,却没有表现出来任何不满,面上依旧平静无波,推手将那枚纯阳果连同玉盒一齐递了过去,笑道“物尽其用才能不算是浪费了这奇珍,云小师弟,你就收下吧”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呢”

    云排山随口说了一句,便张开袖子,将东西收了

    他继而笑了笑,却突然现有不少人都面容古怪看着自己,不觉有些尴尬,急忙转移话题,讪讪的问道“吕门主,到底是怎么回事,按说以你们的实力,对付一场洪水应该应付的来呀,怎么会弄成这样,难不成另有隐情?”

    “唉”,吕天生叹了口气,脸色蓦然阴沉下来,道“是出了些意外,遇到个可恶的小子,他不仅毁了我们苦心筑起的大坝,还杀了我门下十余人还有两个人被他毒倒,一人被弄成残废,至今昏迷不醒,当真是歹毒之极,”

    云排山愣了一下,道“这般歹人,吕门主怎么不去抓他,难道他很厉害不成?”

    “厉害倒也谈不上,只是他有两样东西扎手”吕天生解释道“一样是只蝎子,不知是什么异种,毒性非常厉害,另一样是一件护腰,防御极高,这两样东西一攻一防,再加上那小子狡猾奸诈,竟被他给溜了如今这水域茫茫的,一时间我也找不到他”

    “哦?”云排山摸着下巴,忽然笑了笑,缓缓道“想找他也不难,”

    吕天生“云师弟莫非有什么主意?”

    云排山手一翻,拿出个小小的骨哨,放在嘴边轻轻吹起,出一阵古怪的音调,片刻后,天边忽然有一片红云遮盖了过来

    众人转眼看去,仔细凝视,却见是一群没有见过名目的怪异红鸟,嘴巴狭长,有些像鱼鹰,但却比鱼鹰小的多,各个只有掌心大小,飞得很快很轻

    众人一怔,吕天生倒是见多识广,目光扫过这些怪鸟,眉头一皱,思索了片刻后,赫然失声道“红眼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