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65章暗流
    萧天甩了甩手,淡淡的问“还要再来一次么?”

    “呃,不用了”,

    柳儿气若游丝,娇喘连连,满头的秀已然被香汗湿透了,肆意披散着,听到萧天的话,立刻加紧了腿,却道“柳儿,柳儿已经没事了一   ”

    萧天拍了她一下,“把腿张开,你夹这么紧干什么,那里粘乎乎不难受么,”他抓起一块纱绸,递给她淡淡道“自己擦擦吧”

    柳儿却意外的羞惗起来,娇滴滴的接过纱绸,也不动作,只缩成一团,在萧天面前,她此时竟突然想起要矜持一些

    可她也不想想,之前放浪的样子都被他看去了,此刻再这般遮掩,倒是有什么用呢?

    然而,萧天却没有嘲笑她,甚至没有询问缘由,他忽然觉得,此刻只需要给这个女人一段沉默的时间就够了,虽然说不出是什么道理,但直觉里认定,应该是这么做的,于是摇他头一笑,转身背对着,不去看她

    片刻后,在身后,有悉悉索索声音渐渐响起,似乎是在摸索着擦拭,虽然外面依旧水声涛涛,但却掩盖不住这细小的声音

    萧天听在耳朵里,心里一动,下意识的耸耸肩,抬手聚起一股阴风,将这小小洞穴里的异样气味吹散了

    而后他走出洞穴,蹲在石边上,舀水洗手手探入水里,水波荡漾,虽然夜晚里看不真切,但还是能依稀辨别一圈圈的涟漪扩散

    他望着水里,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半晌后,忽然,有一对手臂从身后伸出,搂在他脖子上,一缕熟悉的女人体香,钻进他的鼻孔里紧接着,柳儿的声音从脑后响起,柔声道“主人对着水里呆,是在想什么心事么?”

    萧天眉头一挑,点点头,“是呀,之前我出的那声大吼,声势惊人,方圆数十里都能听得到,按说,应该有不少人寻声察看才对,怎么却没有动静,安静的有些诡异”

    柳儿头一歪,“好像是这么回事,有些不对劲,会不会是他们没有听到呢?”

    “你觉得可能么?”萧天翻个白眼,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道“当时激起的水浪便滔滔如雷,你都被震昏过去了,他们又不是聋子,能听不到么?我……哎,”

    他训斥着柳儿,突然间声音一顿,想起来在离开空心树的时候,曾有那么片刻的恍惚,感觉似乎有人在身旁,当时没有在意,此刻想来,倒真是觉得可疑了

    柳儿悄悄探出脑袋,小脸凑到前面,看他神色有异,关切的问道“怎么了主人?”

    萧天将她的手臂扒开,从自己脖子上抓下来,眼睛渐渐眯起,思索了片刻后,终于眉头舒展了些,沉吟着缓缓说到“以我如今的修为,自然不可能在那时出现幻觉,那么当时便是真的有人在我身旁了我想,之所以没有人寻声赶来,成就是他出手搞得鬼,”

    柳儿怔了怔,歪着头,“这么说,是有人在暗帮我们了,这不是好事么?”

    “你呀,别那么单纯了,”萧天摇了摇头,眼闪过一丝狐疑的神色,满脸不解,道“此人若真是想帮我,那他为什么不肯露面?只怕是其另有蹊跷不像你想的那般简单”

    “好复杂呃,不想了,不想了,反正主人干什么,我跟着就是了,不去想”

    柳儿琼鼻一耸,继而用手拢了陇萧天的头,慢慢的梳理起来,她的动作很轻,也很细心,手指轻轻的挑动之间,将他的头一丝丝挑起,捏在手心里捋顺,不嫌麻烦,小心翼翼

    萧天感觉头上痒痒的,嘴角一动,又一想到还有不少事情没有解决,心一团乱麻,不禁觉得有些烦躁,道“别闹了”

    柳儿吓了一跳,急忙缩回手,讪讪的看着他,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平和的主人,怎么突然之间变得生气起来她咬着唇,小声的问“主人,是柳儿做错了什么吗?”

    萧天蓦然转身,嘴张了张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只是看着她,片刻后,忽然轻轻扫腿,如一阵风扫过

    柳儿身子一歪,向后仰去,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她有些茫然,更多的则是害怕,一时间花容失色,她不由的惊呼出来,“主人……”

    话未说完,萧天一个闪身,出现在她身后,顺势接住她,同时,人往后一仰,抱着她齐齐躺下,仰面朝天,静静不动

    柳儿愕然失措,问道“主……”

    “闭嘴”

    她刚说了一个字,萧天便冷冷打断她,道,自顾自的搂着人家,然而,却没有了继续的动作柳儿在他怀里,被抱的有些紧,趴在胸膛处不能抬身看到他的表情,一时间惶惶不安,仔细支着耳朵

    半晌后,忽的有细微的鼾声出来,轻而匀畅,却是从萧天那里轻轻传出的

    柳儿怔了怔,旋即哑然失笑,“这个主人,竟喜欢这个样子,原来他睡觉是乐意抱着女人的,还真是……”

    “不许说我坏话”

    萧天忽然开口,翻了个身子,霸道的把她压在身下,身体往下退了退了,一头埋进酥胸里,头蹭了蹭

    暗处

    就在离萧天不远的地方,有两个人愣愣的看着这一幕,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翘着二郎腿,一个手里横拿着竹竿幡布,一个面容却看不真切

    这,正是周一仙和他遇到的那个神秘人物两人大刺刺的坐在那里,都没有隐匿身形,然而萧天却丝毫没有现他们,仿佛是,不存在于同一个空间一般,他们看得到萧天,萧天却看不到他们

    那情景,当真是有些诡异和荒诞

    周一仙捋着胡子,片刻后说了一句,“这小子很会享受么,都被人追杀了,还有这个闲心,早知道老夫就不出手帮他了”

    听到这话,旁边那个神秘人顿时哼了一声,冷冷道“你那是出手帮他么,吼声分明是我给压下去的,你这家伙不厚道,趁我出手时故意捣乱,害的我险些暴露行踪”

    “嘿嘿”周一仙笑了笑,老脸上开了花,“这不是找点乐子么……啊”忽然,他声音一顿,看到对面的神秘人目光注视着自己身下,眼不怀好意

    他霍然起身,整个人立刻如一道幻影似的飘了出去,就在他离开的那一刹那,之前坐着的那块石头上,突然凸起个硬刺,又尖又长,悄无声息,阴险的扎了他一下,紧接着,硬刺消失,石面再次恢复成平滑的样子

    周一仙反应很快,但终究是吃了个暗亏,失声叫了出来,这一声和之前的谈话有些不同,谈话时他刻意遮掩,声音不会被外界听到,但这一声却不加遮掩,透过这片空间传了出去

    神秘人一击得手,便不在动作,只抱着膀子,得意的冷笑,嘴里出一阵嘿嘿的声音,

    周一仙一窒,急忙转眼看去,却见萧天还是趴在柳儿身上睡觉,一动不动,他这才放松下来,气呼呼的瞪了那神秘人一眼

    然而,两人都没有察觉到,就在周一仙出声的同时,萧天的身躯下,那个脖子处的骷髅头挂坠,却动了一动,空洞的眼眶里,忽然亮过一丝诡异的红色光芒,

    萧天嘴角轻动,勾起一抹笑意

    ………………

    黎东,自从与萧天分别后,他便去了碧云商会在古连山外的一家分会,隐藏起来,一直耐心的等待着,直到近几日,听说焚香谷的人到来了,才动身露面

    上官宏接见了他,问道“黎少会长找我?”

    黎东献上一个礼盒,道“这是七株三百年份以上的灵芝草,还有一株五百年份的大蛇心涎草,小小东西,不成敬意,还望上官仙师不要嫌弃”

    上官宏眼睛眯起,“无功不受禄,你有事求我焚香谷?”

    黎东正色道“实不相瞒,家父新丧,许多宵小之辈,对我碧云商会垂涎已久,伺机暗下毒手,家父临终前早有预料,说焚香谷为名门正派,正道领袖,投靠则可以保全身家,我特来寻求庇护”

    “你倒是实话实说,倒是坦诚”上官宏看了他一眼

    “哦”,黎东顿了一下,又托出一件和丝带类似的护腰,递过去说道“之前那些东西,是献给宗门的,而这件护腰,则是给仙师您的,望您笑纳”

    上官宏眉头一挑,接过护腰摸了摸,手指蓦然用力,一股赤红的光芒从手掌上泛起,缓缓注入护腰,护腰一震,表面金光闪过,一缕缕淡淡的煞气,从散出来,飘荡在四周

    上官宏看了片刻,再看看黎东,忽然冷笑一声,重重一拍桌子,震得桌子上茶碗蹦起来老高“啪!”茶碗摔在地上,茶水肆意横流,湿了一片,但却在上官宏脚边半尺处生生止住,在往那边流的水,瞬间就变成了热气

    黎东吓了一跳,“仙师这是干什么,何必怒呀?”

    “你当我不识真假么?”上官宏哼了一声,抓起那条护腰,摸了摸,愤然摔在地上,喝道“真正的狂冥阴煞腰,荧光翠绿,可召唤出煞气鬼影,你这件却是金色的,煞气也不足,分明是件仿品,却拿来糊弄我,是什么意思!”

    一抹杀意,从他眼闪过,他的手边忽然腾起一道火焰

    黎东瞳孔一缩,刚要说些好话,只见上官宏忽然又踏上一步,冷冷的逼视着他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过来,如山岳般压在头上,几乎令他窒息

    上官宏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父亲曾经给我焚香谷来过信,说有一件护腰奉上,我焚香谷也特意的派了一名弟子去取这件东西,如今,那名弟子不见回来,你却拿件仿品来糊弄我,不会是,那件真品不在你手里了吧?”

    黎东身子一抖,冷汗顿时就从脖子后面流下来了

    上官宏看他这样,哪里还不明白,立刻便有一股怒意闪过,也不见他如何动作,一股灼热的气浪,轰然从他身前爆出来

    黎东一窒,旋即就觉得胸口一闷,整个人倒飞出去,撞在柱子上,摔了下来,喷出口血

    便在这时,云排山从外面回来,正往里走,被这情景吓了一跳,问道“师兄,这么出了什么事,怎么这么大的火气?”

    上官宏哼了一声,沉声道“这个家伙不知死活,竟然拿件仿品来糊弄我,还以为我不认识狂冥阴煞腰呢”

    云排山倒是一怔,微感诧异道“狂冥阴煞腰?我从天班门那里,也听人提起过这件东西,吕天生说,这是一个年轻的小子穿在身上的护腰”

    “嗯?”

    上官宏眉头一皱,转眼望向黎东,一伸手,掌心劲力吞吐,将他吸摄过来,提在手里,喝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

    凌晨

    萧天醒来,却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然翻过身躯,柳儿这妮子却骑在自己身上,头埋在怀里睡得正香,不由怔了怔,这妮子是要上位么?

    他伸手,轻轻拍了她一下,唤道“醒醒,醒醒”

    柳儿动了动,睁开眼睛,愣神了片刻,旋即就反应过来,脸色淡红的从他身上起来,道“主人稍等,我去弄些水,给主人洗脸”

    说罢,她拿出一块纱绸,在石边蹲下,用纱绸蘸着水,又拧了拧,目光在水里移到石边时,忽然开口叫道“主人,你来看,这水涨得好快呀,”

    萧天心一动,来到近前望了一眼,顿时心底一沉只见昨晚水还不过是一人来深而已,此刻竟然翻了一倍,这巨石上,除了昨晚睡觉的那片区域和石顶的洞穴处,其余的地方都被水淹没了,水势暴涨之快,当真是有些骇人

    他眉头渐渐皱了起来,自言自语道“怪事这水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似无穷无尽一般?”

    「咕咕,咕咕……」

    一阵怪异的叫声,忽的从身旁响起,转眼望去,只见这时柳儿忽的捂着肚子,脸色有些尴尬,见到萧天看来,她讪讪的吐了吐舌头,喏喏的说了一声,“饿了”

    萧天眉头皱了一下,脸色有些沉重,这方圆数十里,水面虽然开阔,但却没有一条鱼,哪怕是虾米,也找不到半个,仿佛是诡异的死水一般,滔滔不绝,却毫无生机这般情况下,又能到哪里去找吃的?

    正在踌躇处,忽然,他目光一凝,现水里有些红色的小斑点,仔细看去,却是一些倒影

    萧天眼有些疑惑,旋即想到些什么,蓦然抬头,只见天上一片红色的怪鸟成群的飞来,每只只有半个巴掌大,却飞的疾快,又动作很轻,若非水里出现它们的倒影,一时间还真现不了它们

    他一抬手,掌心处一股强悍的劲气爆,吞吐着周围的气息,向上横扫过去,有只鸟在头顶飞过,立刻沉了一下,笔直的坠落下来

    萧天手一翻,将那鸟儿抓住,仔细看了看,顿时冷哼一声,道“红眼鹰”

    柳儿不明所以,见主人脸色不善,于是问道“怎么了?”

    “你以为主人我跟着老怪物那么久,都是是白混了么,听我说,”,萧天翻过这只红眼鹰,将这鸟递给她看,淡淡解释道“我曾听老怪物说起过,这鸟儿眼能看三十里,飞得轻,善追踪,天下只有一个地方养,那便是焚香谷了”

    柳儿讶然,“那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呀,主人,这不会是来找咱们的吧,咱们该怎么办?”

    萧天轻轻拍了她一下,淡淡道“慌什么,有主人在这,别怕,哦,你不是正好饿了么,靠后一些,这就给弄些吃的”

    柳儿一怔,旋即反应过来,闪开只见萧天双手扬起,一圈光晕从他面上散开来,向四周扩散,光晕所过之处,一些水珠从水里浮起,升在半空滞留,随着他双手蓦然扬起,一股黑气爆,笼罩了这些这些水珠,水柱顿了一下,旋即冲天爆射,如一场雨倒着朝天上下起来

    嗖嗖嗖!

    破空之声呼啸连连

    片刻后,一片红眼鹰从天上掉下来

    萧天袖子一挥,一股劲风卷出,在身边转了一圈,急促的化作一股旋风,将那些从高处坠落的红眼鹰全都吸了过来而后大袖子一裹,诸鸟尽被裹住,萧天一笑,对着柳儿说道“喏,咱们有吃的了”

    柳儿望了一眼,“主人,这些都是生的,难不成咱们要吃生肉”

    “当然不是,”萧天舔了舔嘴角,道“我虽然没有阳属之火可以烤它们,但却有另外的手段弄熟它,你看着啊”说罢,他双掌连翻,用袖子将那些红眼鹰裹成一个球状,手从里面霍然力,一股雄浑的劲气立刻爆出来,幽幽的光芒在他双掌间,透过衣服和红眼鹰疾的来回穿梭,片刻后,一缕缕白气从腾起,有淡淡的香味传出

    紧接着,袖子哗啦一声打开,数十只红眼鹰出现在视线,表面看起来无恙,扯去羽毛却现肉已经熟了,散出阵阵引人垂涎的异香

    在暗处的周一仙,望着这一幕,稍微怔了怔,喃喃道“倒是小看了这小子,没想到他内力竟然深厚到这个地步,生生用这种办法闷熟了肉,老夫在他这个年纪时都做不到,他是怎么办到的?”

    旁边那个神秘人哼了一声,淡淡道“自己蠢就不要怀疑别人”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