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66章再斗
    在暗处的周一仙,望着这一幕,稍微怔了怔,喃喃道“倒是小看了这小子,没想到他内力竟然深厚到这个地步,生生用这种办法闷熟了肉,老夫在他这个年纪时都做不到,他是怎么办到的?”

    旁边那个神秘人哼了一声,淡淡道“自己蠢就不要怀疑别人一  ”

    “你!”

    “红眼鹰已经放出去了,怎么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难不成,那个萧天已经离开了这里?”

    云排山有些疑惑,他将红眼鹰已经放出去好几波,有去有回,却唯独没有现想找的目标,一时间纳闷起来,不禁嘀咕道

    “未必”上官宏摆了摆手,缓缓说道“没有消息,便是有消息了”

    云排山一怔,“师兄,这话是什么意思?”

    上官宏问道“所有放出去红眼鹰都飞回来么?”

    “这倒没有,大概有那么十几只没有飞回来,可能出了些小意外吧”云排山道

    上官宏叹了口气,淡淡道“这个时候,能出什么意外去哪个地方的红眼鹰没有回来,那个萧天就躲在哪里!这么简单的事,想不明白么?”

    云排山心冷笑,但面上却一片恍然开窍的神色,啊了一声,道“是小弟糊涂,刚才一时间没转过弯来,多亏了师兄点提,真是笨死了,师兄,既然找到了那小子藏身的地方,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上官宏眼光芒一闪,眯起了眼睛,道“据黎东若说,是萧天杀了咱们门下的季清,这个仇不能不报,我本该亲自过去找他,但这里还有事没办完……劳烦师弟去一趟,哦,让李彬师弟跟你一齐去吧这样可否?”

    云排山身子一抖,手掌抓了抓后又放松了下来,旋即道“师兄有令,小弟哪敢不听,谨遵师兄吩咐”说罢,腾身而起,背后一柄仙剑出鞘,化作一道赤芒立刻升起,载着他风驰电掣而去

    他走后,上官宏淡漠的望着身影片刻,忽的冷笑一声,低声喃喃道“师父,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让小师弟接任谷主的位子,不过,没那么容易幺……嘿嘿嘿”

    “李彬师兄,有话你就说吧”

    云排山御剑而行,在他身边,有李彬同样的祭起法宝,在高处飞穿梭,只是不知因为什么,李彬的脸色一直很沉重,似乎有话要说,但又生生忍住,他这副模样,使得周围气氛压抑云排山觉得有些不自在,便开口打破了这份沉默

    李彬眉头一皱,“小师弟,你应该察觉到了吧,上官师兄他对你有些……有些,呃,我的意思你明白么?”

    云排山轻轻点头,“我又不是傻子,自然是感觉的到,别的不说,单论这次让我出来追杀萧天,就肯定没安好心”

    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虽然没和那个萧天交过手,但天班门那么多人都奈何不了这家伙,想来也是个棘手的角色,上官宏让我去杀他,呵呵……”

    李彬倒是微感讶异,“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应承这事?”

    “躲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云排山摇了摇头,面上忽的一变,少见的露出激昂的神色,傲然道“更何况,我也想会会那个搅风搅雨的萧天!”

    李彬眼光芒一亮,道“师傅果然没有看错人,小师弟有魄力!”

    “哈哈,师兄又开我玩笑了”云排山嘴角扬起

    李彬又道“给天班门的那些人去个消息吧,让他们也派人来人多一些,总是没有坏处的”

    …………

    “吃的好饱呀”柳儿将一根小细骨头上的肉吃干净了,随手扔到水里,轻轻揉了揉腹,顿时欢笑起来

    萧天在旁边眉头一挑,“才吃了这么点就饱了呀,饭量真小”说罢,将那些焖熟了的红眼鹰各个扯去羽毛,大嘴一张,风卷残云似的吃了个干干净净,而后吧唧着嘴,道“啧啧,要是再多来几只就好了,现在倒把馋瘾勾起来了”

    柳儿讶然,“主人吃了这么多,还不饱么?让柳儿来摸摸,肚皮鼓起来了没有”她素手一伸,探到萧天的腹上,轻轻揉了揉

    一股异样的感觉传来,萧天立刻觉得小腹冒起邪火,急忙拉住她,伸手在她头上敲了敲,道“越来越不老实了,看来我要想个办法,送你离开了”

    柳儿吓了一跳,急忙缩回手

    萧天笑了笑,“你也别害怕,又不是不要你了,只是这红眼鹰既然能找到我,那敌人估计也快找来了,他们人多势众,我难免护不周全,不小心被伤到了你就麻烦了,我看,还是先去个地方躲躲吧”

    柳儿咬着唇,慢慢点头,“好吧,不过主人要送柳儿去哪里呢?”

    “这个么,我也在想,”萧天有些头痛,这四周都是水,虽然水里偶尔有礁石露出来,但那里却不是能藏身的地方,他目光四处扫了扫,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好主意

    柳儿却有些欢喜,小声道,“主人,找不到就不用了吧,柳儿还是跟在主人身边好其实,看着主人打架,感觉很威风的”

    萧天一呆

    便在这时,一片青光自远处的天幕出现,间夹杂着两条红色,呼啸着朝着这里冲来,青光划过一块礁石时,那两条红色落下,化作云排山和李彬二人,而那片青光却依旧前冲,直到逼近萧天所在的那块礁石后,才在半空处慢慢停顿下来,显出九个天班门众人的身影

    萧天立刻把柳儿勾在怀里,目光向四周扫去,同时凝神戒备着

    从黎东口,云排山已经知道了萧天的名姓,继而转告天班门的人,此刻众人居高临下,目光打量着他,片刻后,此次为的执法长老邓太清,开口朗声喝到“萧天,你跑不了了!老夫劝你识相一点,乖乖束手就擒……”

    萧天哼了一声,“然后呢?我乖乖的跟你走,去了你们那里,挨一顿打,最后再不得好死?”

    他冷笑一声,道“去了就死,不去还能活,嘿嘿嘿,傻老头,你觉得我会听你的么?稍微想想就知道不会听了,既然知道我不会听,那还说这些废话干什么?啰嗦!”

    邓太清一窒,被噎得几乎说不出话来,旁边他的弟子董骁见他吃瘪,立刻扯了一把衣袖,说道“师傅,不用跟他废话,这等贼恶之人,已然无药可救了”

    众人纷纷附和,邓太清眼杀机一闪,喝到“动手!”

    然而,不待他把话说完,萧天便比他更早的动了杀心,「这帮人来了以后,开口不问事情缘由,却先让自己束手就擒,一看便是那种霸道不讲理的货色」,

    对于这种人,他向来是以暴治暴的

    既然不讲理,用拳头来看一看,究竟是谁错了!

    「嘭……」

    一声闷响,突然从体内传出,却是内劲鼓荡的声音,萧天右脚往地上重重一跺,单手结印,他口里低声疾诵短咒,一声大喝“起!”

    一字出口,他的脸上,瞬间亮了一亮,一阵狂风,霍然从他周身出,只见金光闪过,破煞法杖从袖子里射出,横在半空,变得巨大无比,看去似乎比萧天整个人还要大上一些,此时被他御在身前

    他蓦然抬头,冷眼看着四周,渐渐的,眸子里战意腾起,好似有两团熊熊的火焰在燃烧,一股无畏的悍然气势,滔滔而出,他站在这澎湃滔滔的气焰之,淡淡的说道“来吧”

    “小子,出口猖狂,先吃我一掌!”董骁大喝一声,人在高处一掌居高临下的拍出,掌心处青光闪耀,眨眼间形成一个青光掌印,光芒闪耀着俯冲而来

    与之同时而来的,是一股劲风,光掌未到,劲风先至

    萧天被吹的长一飘,目光立刻转了过去,看着光掌袭来的声势,顿时笑了笑,却也不多说什么,直接一伸手,抓住破煞法杖,迎着劲风吹来的方向,奋然挥杖扫去

    他的手臂上,一股巨大粗犷的力道,登时爆出来

    那硕大的法杖顶端,利刺横生,此刻没有出什么金色的光晕,却带起一道模糊的残影,呼啸着,凌厉的撞上了那道青光掌印,就在两者接触的那一刹那,「嘭!」的一声闷响,立刻从接触点响起,紧接着,法杖穿透光掌,横扫而过

    董骁“呜”的一声,身形愣在半空,片刻后,嘴角流出一丝血迹众人一怔,旋即有人叫道“上次和这小子对招时,他虽然狡猾,却还没有这般强横,这才几日不见,实力竟然暴涨到这种地步,此子决不能留!”

    众人深以为然邓太清老眼一眯,眸子里立刻亮了一亮,一甩手,一只古怪的青色令牌从手里抛起,腾在半空,化作一道流光,疾冲而下

    萧天目光流光,向四面方看去,以他的眼光看来,自然能看出这些人与上次的人不同,上次的人来色匆匆,且不少人都初经水涝,能从那些人手里突围出去,多半时占了他们匮乏的便宜而这次的人却各个精神饱满,有备而来,若凭着真实的道行,自己只怕是在他们面前讨不到好处去

    他这么想着,心忽的有了计较,正所谓单打独斗有单打独斗的办法,以一敌众有以一敌众的手段,萧天不是傻子,自然不会在此时去和他们硬拼

    当即一横破煞法杖,对着射下来的那枚令牌,重重向旁边扫去,他挥动法杖的角度很刁钻,一击之下,恰好将令牌磕飞,冲向另外的一天班门之人

    那人正在蓄力,手擎着一柄短杖,刚要下手,却见一道疾光冲来,此人虽惊不乱,立刻躲开,却在这一闪神的功夫,手蓄势待的攻击被生生打断了,顿时闷哼一声

    邓太清脸色一变,霍然伸手,法决一变,那块令牌倒飞而回,绕到萧天身后偷袭

    萧天把破煞法杖往肩上一扛,蓦然转身向后,杖随人转,法杖划过一道弧线,重重扫在令牌上

    金青两色的光晕,同时从破煞法杖和亮起上亮起,“珰!”的一声脆响,令牌磕飞出去,斜射向一人,萧天却也被这一击的力道震得蹬蹬倒退了两步,然而,他却早有预料,整个人搂紧了柳儿,顺势将法杖往身后的岩石上一插,深深陷了进去

    邓太清看在眼里,冷哼一声,“这小子太狡猾,缠斗下去难免被他误伤,不如战决,那边还有焚香谷的人在看着呢,莫要让他们小瞧了咱,结阵吧!”

    众人点头,“是”

    邓太清身形一闪,立刻转到萧天面前,度之快令人一惊,萧天目光一缩,他怀里搂着柳儿,难免有些忌惮,立刻后退了一步,绕到插在岩石里的法杖后面,却不料他这一退,立刻给邓太清腾出了布阵的空隙

    邓太清双掌一翻,掌心相对,指尖上泛起青色的光晕,缓缓向身旁扩散

    便在这时,一声风响从脑后传来,萧天急忙低头,转眼看去,却见那枚之前被磕飞的令牌倒折回来,嗖的一下投入邓太清的双掌间,轻轻颤动,一道诡异的阵法符,浮现在上面

    邓太清冷笑一声,托着令牌却不攻来,但一股肃杀的气势,却源源不断的从他体内散,同时,他脚下的岩石上,渐渐浮现出一些青色的光芒光芒交织之间,逐一勾勒出一副莫名的阵法图案

    萧天目光转动,心顿时一凛刚要用分身斩劈了这个老家伙,忽然身后风声响起,他急忙转身

    只见天班门的其余人也在这疏忽之间纷纷落在自己身边,个人占据个方位,还有一人高高悬在头顶上空,倒挂在那里,手里祭起一口钟,笼罩着下方

    一层层青色的光晕从这些人体内散出来,渐渐的包围了四周,将萧天裹在心地面上的图案,勾勒出一个青色的卦盘,而那些人各占一个卦位,隐隐有遥相呼应的意思

    另一块礁石上,云排山望着这一幕,忽的笑了起来,道“这个萧天也不过如此么,我还以为有什么了不起的呢,原来是这种货色”

    李彬缓缓的摇头,淡淡的说“小师弟,胜负未分,不要轻易下结论,我看那萧天虽然被阵法罩住,但却没有慌乱的神色,想来是还有后手吧

    “哦,是么?”

    便在他们交谈的这片刻之间,那个青光腾腾的阵法已然布置完成邓太清喝到“青闪!”

    此言一出,阵法立刻亮了一亮,一人诡异的出现在萧天身前,似乎是被诡异的法力从另一个方向传送过来一般,二话不说,推手就是一掌

    萧天同样一扬手,劲气翻滚,轰然相对

    “啪!”

    一掌击出,两人身子同时震了一下,但阵法立刻亮起,那人随即消失,又是另外一人诡异的出现在萧天面前,冷笑着,拍出一掌

    萧天脸色一变,此刻他气血震动,大是不利,若是再接一掌,只怕是会吃大亏的,再者,对方这个阵法如此诡异,使用车轮战术,就是接下了这一掌,也没有办法应付后来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他急忙变招,伸到一半的手臂飞折回,把脖子处的那个骷髅头挂坠扯了下来,扣在掌心里

    与此同时,对方一掌袭来,他立刻将骷髅头拍了过去

    「嘭!

    一道红光闪过,那人立刻倒飞了出去,在半空里盘旋数圈,才缓缓落回阵法里,再看时,那人的胳膊,已然无力的垂了下来

    众人脸色一变,问道“赵震,没事吧?”

    赵震沉着脸色,哼了一声,道“诸位小心,那这小子有些扎手!”说罢,抬起另一只手,单掌结印,维持着大阵,而那只先前和萧天对掌的手臂,却不知什么缘故,被他悄悄的缩进了袖子里

    邓太清望了一眼,脸色蓦然阴沉了下来,转眼冷冷的看着萧天,陡然喝到“变阵,青耀!”

    随着他的喝声,阵法蓦然光芒大作,光照之强,几乎令人不能直视,萧天周围,皆是青光,猛的一看,漫天的光耀闪烁,除了青灿灿的,什么都看不到,一时间竟有些失神

    萧天愕然一惊,忽然又有一道攻击袭来,他急忙收起骷髅头,抬手幻化出厉鬼头颅,挡了一击,同时一甩手,袖子里白影闪过,骨蝎爆射而出,冲着邓太清所在的方向袭去

    然而,就在骨蝎离邓太清还有一尺的时候,一道青色光幕,忽然自他脚下的阵法里升起,犹如一堵墙,骨蝎撞在上面,砰的一声,竟然被反弹回来

    邓太清冷笑道“嘿嘿,小子,你以为有条骨蝎就能肆无忌惮了么,告诉你,老夫之所以布这个大阵,就是防着你这一手呢!”

    “是么?”

    听到声音,萧天寻声看去,眸子里精光暴闪,穿过层层青光,看清了邓太清得意的模样,顿时冷哼一声,一伸手,他抓住了身前插在土里的破煞法杖,喝到“破!”

    一字出口,他手上用力,同时,破煞法杖上光芒大作,亮起了不亚于青光的金色晕光

    周围立刻剧烈的震动了起来,邓太清身子晃了晃,脸色几乎煞白,他眼里闪过一丝不安,急忙喝到“快快变阵,青杀!”

    然而,不待他说完,轰隆一声巨响,除了萧天脚下立足的地方,周围三丈内的岩石,轰然崩塌了下去一股强横的能量猛然从众人脚下冲过,这青芒大阵立刻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