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69章高人
    南疆赤水之地一

    萧氏部落,大长老聚集在石室里,围成一圈,聚精会神的注视着,在石室的心处,有一块平整的青色石台,石台六尺见方,半人来高,有许多古朴的花纹刻画在上面,似恶神,似饕餮,各种稀奇古怪但模样凶悍的事物罗列密布,偶尔有光芒亮起,从一个恶神身上,转到令一个恶神身上,此起彼伏,神秘无比

    在石台面上,矗立着许多三寸来长,一指粗细的小柱子,林林总总,有数百之多每根柱子都是血红色的,间夹杂着些许金色,在柱子身上,刻画着一个个的名字萧石、萧长风、萧顺风…

    忽然,其一根红色里金色浓郁的柱子,轻轻震动了一下,紧接着,柱子上蓦然亮起光芒,里面夹杂着的那丝金色仿佛活过来一般,缓缓的在血红色里游动,翻转

    大长老的视线同时被吸引了过去,目光在柱身上扫过,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只见那柱身上,清晰的刻着萧天二字

    众长老之,大长老萧恒,眼角抽搐了一下,继而神色淡淡的看着这柱子,忽的一抬手,苍老的手指伸出,点在柱子的顶上

    一点神秘的光芒,仿佛夜里的星辰光耀,悄无声息的从他指尖泛起,透过血红色的柱子,缓缓注入那缕金色之,那缕金色立刻一震,随即安静下来,柱子表面上闪烁的光芒也随之黯淡了下去

    众长老愕然,“大哥,你这是做什么,刚刚的迹象,分明是萧天元神觉醒的征兆,你怎么给镇压下去了”

    大长老萧恒缓缓收回手指,目光看了众人一眼,淡淡道“咱们萧氏传人,已经许久都没有出现过元神觉醒的事迹了,萧天若是身在族内,我自然会出手帮他一把,可他现在外面,情况不明,还是先替他隐藏起来再说吧,毕竟,这可是咱们的希望”

    众长老一怔,“那接下来怎么办,要不要派人把萧天找回来?”

    萧恒摆了摆手,道“先看看情况再说,你们稍退,我要取窥天镜,看一下究竟是出了什么事了”

    “好”众长老点点头,纷纷后退些许,手结印,召唤出一幅幅神秘的图腾,为之护法

    萧恒踏上一步,霍然伸手,一掌拍在青色石台上,石台顿时震了一震,周围那些神秘的刻画相继亮起幽幽的光芒,同时有各种诡异的声音从响起,如低语,如幽冥,喃喃的在四周回荡

    “嗡!”

    一道涟漪般的光耀,从幽幽的光芒泛起,仿佛水里的波澜,圈圈荡漾,片刻后,随着嗡的一声清响,一面刻画着古怪图腾的虚影随之浮现,圆圆的,明晃晃的,却是一面镜子

    萧恒嘿了一声,伸手拂过镜面,镜面轻轻波动起来,如被搅动了的湖水,淡淡的泛起波纹,渐渐的,波纹里起了变化,模糊不清似是斗转星移,又似是风云变幻,片刻后,竟浮现出一副打斗的画面

    画面里,一群人围着一个骁勇的少年打斗,少年怀里抱着和女子,忽然被大钟扣住,片刻后,大钟倒冲而起,少年仰天长啸,声势逼得水浪翻滚,竟令周遭震动

    那少年眉宇间一副不羁的神色,微微透出桀骜,不是萧天,又是谁人?

    “这小子内力好深厚啊,看起来这两年混得不错,”

    望着镜面里水浪震动的威势,萧恒喃喃的嘀咕一句,苍老的脸上浮现起一抹宽慰的神色,但紧接着,他似乎是想起什么,脸上的宽慰随之隐去,继而恢复之前那种淡然睿智的神情

    众长老翻个白眼,揶揄道“行了,想笑就笑吧,装什么装,刚才我们可看到了,你乐得连牙都呲出来了”

    “咳咳”

    萧恒岔开话题,道“再看看他四周还有什么吧”说着,手掌拂过镜面,镜子不动,里面的画面却左右移动,匆匆扫过周围

    “呃,人不少么,萧天干了什么,怎么被这么多人围攻?”

    二长老看了片刻后,微微狐疑起来,目光紧盯着镜面里的情景,有道“你们看,那片礁石后面,还有两个穿红衣服的小子在看着,一动不动的,他们这是干什么呢?”

    众人一怔,目光移过去,“吓傻了吧”

    萧恒打断他们,道“你们别光看那两个小子了,先看看萧天身子旁边,那里大是古怪,你们看”说着,他用手一指,一点星芒出现,标记在镜面的一个小方向上

    众人顺着他的指向看去,果然看到,在离萧天不远处,那片空间诡异的有些模糊,打眼看去,只见空道道无形的波折泛起,似乎在遮掩着些什么众人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道“结界!”

    萧恒哼了一声,眼神转冷,“这是人为的结界,嘿,敢暗窥视我的孙儿,我到要看看是何方神圣!天眼通,开!”

    他抬手摸过额头,额头上那岁月留下的皱纹立刻平伸,一道狭长的竖纹自他眉心处浮现,泛起淡淡的金色,金色灿灿之,竖纹缓缓的向两边开扩,片刻后,竟在额头上生成一只眼睛

    那是一只神秘的眼睛,金色的边缘,幽黒的内涵,瞳孔处却是一片星辰变幻,看起来诡异之极一道无形的光束从瞳孔处射出,射入窥天镜之,跨越虚空,悄悄的渗入那片结界

    周一仙和那个神秘人物,躲在暗处的结界之,悄悄的看着萧天大神威,不时交谈两句

    望了片刻,周一仙摸着胡子,眼闪过一丝淡淡的迷惑,却道“哎,如果老夫没有看错,以这小子现在的修为,是不能召唤出元神的,之前的那声怒吼威力惊人,应该便他是体内精血的缘故…能有这种玄妙的威力血脉,只怕是神之血了”

    旁边的神秘人物哼了一声,“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关键的是,修真界的古神都死绝了,连他们的后裔都泯灭的差不多,这小子究竟是哪位神的后裔,你看的出来么?”

    周一仙眉头皱起,低头思索了片刻,喃喃道“传闻,当年修真界护法名为萧鼎,率三千古神于南天星域陨落大战异界魔兵,这小子也姓萧,不会是护界法神的后裔吧?”

    “呃”神秘人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周一仙微微笑道,“人老了,见识自然要…嗯?”他声音忽然一顿,目光嗖的朝结界的一点上看去,眼渐渐亮起璀璨的光芒,一股无形的波动,从他目光散出来,悄无声息的向四周扩散

    那个神秘的人物,同样有所感应,本来模糊不清的脸庞,立刻就变得更加虚幻了几分,也不见他如何动作,脸上忽然荡起一层波纹,涟漪荡荡,一圈圈的向四周扩散

    “嗤!”

    一声细微的清响,从虚无的空间交汇点传出,周一仙和那个神秘人物身子同时震了震,两人对视一眼,低声道“高人”

    与此同时,南疆赤水的萧氏部落,萧恒闷哼一声,目光从窥天镜里退了回来,脸色变化,阴晴不定众长老叫他神色有异,纷纷问道“怎么了,大哥?”

    萧恒老眼一眯,喃喃道“高人”

    铛铛铛…

    破煞法杖一击又一击的落下,重重敲打在大钟之上,仿佛在敲木鱼一般,令大钟震动,出那种刺耳但却令人深省的声音

    声音悠悠荡荡,几如漫天的神佛在吟唱,然而听在某人的耳朵里,却比恶魔的诅咒更可怕

    董骁已经深深反省了,甚至说是悔过也不过分,悔过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上,那刺耳的声音夹杂着诡异莫名的法力,如同锥子一般,刺进他的脑海里,那股剧痛简直是撕心裂肺,随着法杖得落下,他精神在一步步的崩溃

    他甚至想过自杀,然而,每当提起气想来个痛快之时,钟声便忽然变得高亢起来,巨大的响动恍如雷鸣,震得他气血翻腾,愣是生生打断了这不理智的动作,一次又一次的他从欢乐的死亡边缘拽回到可怕的活着世界

    对于董骁来说,寻死解脱,此时反倒成了个遥不可求的愿望细小的破碎声音,6续从他体内响起,一块内脏残屑,从嘴里喷出,董骁终于坚持不住了,惨叫一声,“啊啊啊,萧…萧…大哥,饶了我吧”

    萧天眉头一挑,但看了看怀里还在昏迷的柳儿,脸色蓦然间又阴沉了几分,二话不说,铛铛的敲着大钟

    忽然,他手里动作停顿了一下,破煞法杖向后甩了甩,冷冷道“你再敢妄动,我立刻就宰了这小子”

    一道青光掌印袭来,却生生止在半空,片刻后,邓太清嘴角一抽,道“得饶人处且饶人,你放了董骁,老夫这就带人离去”此言一出,众人纷纷变色,赵震更是惊呼出来,急道“不能这么轻易的…”

    “老夫自有分寸”邓太清打断他,目光转动,落回道萧天的身上,问道“你考虑的怎么样?”

    萧天眼珠一转“你说的是真的?”

    邓太清脸色晦气,傲然道“老夫一把年纪了,还不屑于骗你这小辈”

    萧天心底冷笑连连,面上却依旧平静,目光扫了扫周围,道“你们退后,退后的远一些,我才能安心的把人放了”

    邓太清哼了一声,“好,众人先后退些许”

    萧天转眼看去,见众人稍稍退了许多,等他们退出了一定的距离后,才一杖把大钟扫开,露出里面半死不活的董骁

    此刻董骁已经昏迷了过去,嘴角是血,满脸的癫狂,仿佛和疯了差不多邓太清一窒,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一股戾气腾腾的从他周身涌现,目光阴狠,扫过董骁时又忽的有些惋惜和心痛

    萧天将法杖轻轻放在董骁的头上,转眼对着邓太清,冷冷道“你不要冲动,他现在还没死呢…呃,等等,我看看他还有没有鼻息”

    他也有些不确定,轻轻的伸手在,在董骁鼻子下方探了探,同时,用袖子遮挡着众人的视线,将骨蝎放出悄悄爬进此人的衣衫之,一抹奸狤,从他眼闪过

    “哎,没事,还有鼻息”

    缓缓收回手臂,萧天淡淡的说了一句,继而一挥法杖,斜插到董骁身下将之挑起,奋力抛了出去

    邓太清脸色不善,一闪身出现在董骁身边,伸手接住了他,摸了摸鼻息果然还有气,顿时放下心来,紧接着,他脸色一变,对着众人喝到“此子恶毒如斯,不必和他讲…”

    然而,这番话还未说完,他便忽的惨叫起来,甩手将董骁丢了出去,紧接着,一道白影从他手上甩出,快的跳向他的脸上

    邓太清老脸失色,周身蓦然亮起青光护体,闪身躲避,却不料那骨蝎如影随形,一道尾巴像是索命的勾魂锁,紧紧跟着他不放两三个呼吸间,毒钩便逼到他脸上

    他瞳孔一缩,急忙召唤出那枚令牌法宝,咬着牙重重的在脸颊上拍了一下,啪!这一击又狠又响,令人嘴角抽抽搐,骨蝎被扫了出去,却也在同时狠狠的扎了他一下,只片刻间,邓太清的脸色就有一半是黑色的了

    众人骇然

    萧天也是眉头紧皱,他一直视骨蝎为杀手锏,骨蝎被扫到水里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正在焦虑处,忽然一道波动传来,入脑海,紧接着,水里一道白影闪过,骨蝎冒出,嗖嗖的窜到萧天的衣襟上,往上爬了些许,缩回他的袖子里

    萧天翻手仔细看了看,却见骨蝎安然无恙,除了精神有些萎靡,其余的都好

    邓太清脸色给,怒道“小子竟然敢……噗”一口黑血从嘴里喷出,老家伙直接从高处掉了下来,却被其他的人接住

    萧天也不追赶,傲然冷冷道“今天我不杀你们,并非小爷心善,而是留着你们的命去给你们门主送信,告诉他一句话”

    众人一怔,“什么话?”

    萧天眼冷光闪过,道“水坝是我震塌的,但你们天班门的人,却不是我下的毒手”

    赵震单掌结印,叫道“不是你杀的还能是谁?说这话一点可信的力度都没有,全是狡辩”

    萧天冷眼森森,喝到“老子让你传话,没让你信,若是有话,你对它说”说着掌心一翻,黑气腾腾之间,骨蝎出现,一条尾巴高高举起,晃了晃

    “你!”赵震一窒

    “哼”萧天不屑的和他多说,直接骂道“快滚,惹毛了老子,一气杀光了你们!”破煞法杖随之亮起金光,横在半空,虎视眈眈

    众人脸色微变,但看了看昏迷的邓太清还有董骁,再看看那只骨蝎,顿时把火气压了下去,“我们走!”呼啸一声,众人离去赵震还愤愤不甘的瞪了一眼

    萧天不以为意,目光扫了扫周围,冷不丁的对着远处礁石上的云排山和李彬喊到“藏头露尾的干什么,有种滚出来!”

    红光一闪,两道人影升在半空云排山御剑而立,冷冷的盯着下面,脸色不善,道“猖狂,真以为我就怕了你了,竟敢口出狂言”

    萧天目光在他们身上扫了扫,看到衣服上的图案时,眉头一紧,淡淡的说道“衣襟绣火苗,是焚香谷的象征,你们两个是焚香谷的修士?”

    云排山倒是怔了一下,“有点眼力,你又是哪一派弟子?”

    “我?呵呵”萧天冷笑一声,旋即打个哈欠,道“你不必多问,我今天没空和你瞎扯,要打就打,放马过来!”

    “嗯?”云排山脸色微红,对方这个态度分明是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当即怒气一翻,就要出手,在他身边一直没有说话的李彬却忽然伸手将他拦下,转头对着萧天,看了看,道“你怀里有个女人,又经历一场恶战,这次就算了吧”

    云排山讶然,“师兄,你这是…”

    李彬淡淡的摇头,递个眼色过去,示意他不要说话,继而对着萧天,问道“我焚香谷有个修士,季清,是不是你杀的”

    萧天看了他一眼,“不错”

    李彬深吸一口气,又问“为什么杀他?”

    “季清不忍一口气,和我对拼,拼不过我,耗死了”萧天淡淡的说道

    “耗死了?”李彬眼闪过一丝怪异的神色,和云排山对视一眼,又看了看他,忽然道“狂冥阴煞腰是不是在你身上?”

    萧天缓缓抓紧了破煞法杖,问道“你什么意思?”

    “懂了”李彬看了看他的动作,顿时心明了,道“明日我会再来找你,打一场,你赢了护腰归你,你输了,一切就不用想了”

    萧天抬眼看了看他,目光在他身上来回扫了扫,缓缓问道“你说话算数?”

    “至少,要比天班门的人可靠一些吧”李彬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