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70章精血
    “师兄,你为什么要放过那小子?”云排山眼疑惑,目光里满是不解的神色 一

    李彬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有必胜他的把握么?”

    云排山愣了一下,讪讪的说道“呃,这倒没有,不过咱师兄弟两个人,难道还…”

    “倚多取胜,我们焚香谷千年大派,却是不屑做的”李彬面上,居然少见的浮现出傲然的神情,深深看了云排山一眼,忽然淡淡的问道“小师弟,师兄这般做法,你是不是觉得很迂腐?”

    云排山一窒,刚要说出口的话立刻被噎了回去,摸了摸鼻子,讪讪的说道“我哪里敢……”

    “你不必顾忌什么,”李彬摆了摆手,面色如常,但眼却闪过深邃的神色,他道“你觉得他是魔教的人么?”

    云排山怔了怔,道“呃,我看他出手狠辣,但却不算是滥杀之人,应该不是吧?”

    “这便是了师弟,有许多修士都是介于正邪之间的,咱们这次下山,有两件事情需要防备,一是天音寺盖过咱们,二是魔教的人来捣乱,这个时候不宜多竖仇敌,萧天不要紧,但是他的师傅,却是个大麻烦,能教出这种徒弟的人,想来也是威震一方的人物”

    云排山问“那,季清的仇怎么办?”

    “仇当然还是要报的,不过么,我想这件事应该可以缓缓”

    李彬顿了一下,又道“师弟,你出来历练的还少,有些人情世故不懂得,我告诉你吧,这次咱们放了他,日后无论焚香谷做了什么,他都会对咱保留一丝情面你若是只当一名弟子,怎么做都无所谓,但若是想继承师傅的的谷主位子,嘿嘿,这种事情以后是免不了多做的”

    云排山愕然,“啊?还有这种事?可万一他是只白眼狼怎么办?”

    “这就是考验咱们看人的眼力了,不过我想,一个怀里护着女人的人,应该是不会那么没品的”李彬转头,深深呼吸,眼里,闪过一丝睿智,道“更何况,你若是真的趁人之危,那便正了上官宏的圈套,他虽然不敢让你丧命,但是毁了你的心性,却正是他想要的”

    “……师兄…”

    萧天涉水狂奔,一路往古连山外闯去,他抱着柳儿,双掌上的光晕不断,一直在不停的往柳儿体内输送能量,护住她的心脉,且不时的呼唤一声,直到听到回应,才稍稍松了口气

    滔滔的黑气从他体内涌出,几乎将整个人点燃了似的,长如冥火,衣襟如火苗,诡异的随风吹荡,周身一圈,有一股狂暴的气焰嚣张肆意,所过之处,洪水分流,很是霸气但这般作为自然大耗体力,但饶是萧天异于常人,也支持不了多久,当即不敢怠慢,愈紧迫的狂奔起来

    狂奔之,

    他问“柳儿,你还好么?”

    “…主人…柳儿没事”

    又过了一段时间,

    “柳儿,你怎么样了?”

    “…柳儿…没事”

    这般狂奔之下,终于,古连山外宽阔的土丘,还有一片没有被水冲毁的树林,房屋,抬眼可见

    “柳儿,咱们这就出来了”

    “主人…”

    萧天脸色一变,“柳儿,柳儿…”可是,他再怎么呼唤,柳儿却依旧躺在怀里,不肯回应半声,甚至连鼻息都渐渐的消失了,柔软的娇躯,逐渐有僵硬的趋势

    一个平凡的女子,没有丝毫的修炼根基,被诡异真言的法力震动体内,能坚持这么久,已经是极限了

    “哼”一股戾气,蓦然自萧天的头上腾起,眼神瞬间冰冷下来,他看着怀里这个即将逝去的女子,心忽的有种说不出的怒意

    然而,此刻却不是怒,或者找人报仇的时候,他需要的是药,能够救命的灵药

    当初下山之时,梦婕给他炼制了许多的救急之药,他用了不少,剩下的,能给柳儿吃的,都吃了,可却一点起色都没有

    便在这时,柳儿忽然,睁开眼睛,一双美眸里,除了期待,还有一丝的迷茫,她用这种眼神,深深的望了萧天一眼,然而,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很古怪的一眼,被望的明明是自己,却仿佛看到的是别人

    萧天被她这一望,心里立刻咯噔一下子沉了下去,他知道,她看到的,那是记忆的自己,这是临死弥留,回光返照!

    萧天眼角一抽,他此时纵然想找药,也找不到,望着柳儿沉寂在怀里,忽然,他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撬开柳儿的嘴,伸了进去,道“快吸”

    柳儿的眸子轻轻的闭合,缓缓的,将眼眶处最后一丝缝隙合上,此时的她,已然到了最后的时刻,主人的话,听不到了,就算听到了,也没有半点的力气去做

    萧天当机立断,直接将她靠在怀里,一手绕到她脑后,在其脖子处的大椎穴上,狠狠的掐了一下,出手如风,连点六处穴位,从后面捏住了柳儿的下巴根,同时手掌用力,一股强横的吸力,穿过头颅骨,从脑后直接贯通到口腔处

    虽然这种蛮横的办法,会损伤身体,但此刻却顾不得那么多了

    柳儿喉咙一紧,一股血气顺着萧天咬破的指尖,冲进她的体内红色的血液里,有一缕的金色,金色虽然不多,但却隐含着彭湃的药力,噗一入口,片刻的功夫,她的娇躯便渐渐热了起来

    萧天脸色渐渐苍白下去,却浮现一抹喜色,这种渡精血救命的办法,也是无奈之下,才生生想出来的,没想到却真的有用,当真是神灵保佑

    “咳,咳”

    似乎是被呛到了,柳儿重重的咳嗽起来,喉咙里的感觉很不好受,下意识的,她想把萧天的手指吐出

    萧天眉头一挑

    南疆赤水,萧氏部落里

    石室的四方青色石台上,再次有了新的异动,在台面上,代表萧天的那根小柱子忽然震颤起来,血红色里蕴含的那缕金色,诡异的减少了些许,虽然不多,但看护的石台的长老那是何等的修为,眼力如刀,只一眼便看出了其的缘故,骇然道“金精隧减,定是精血出了问题”

    急忙把此事禀报大长老萧恒

    萧恒听后,脸色蓦然阴沉下来,饶是以他的定力,都忍不住有些焦躁,虽然在萧天元神觉醒的那一刻他并没有表现出多么的欢喜,但任誰都看的出他对此事的重视,如今陡生异变,这老头终于不再负手旁观了

    他问“金精损失的多么?”

    看护石台的长老回答“不算多,只是一丝”

    萧恒点点头,“成是精血离体了,窥天镜已然用过一次,短时间内不能再次启用了,这样吧,把感应石祭起来,联系长风他们,火赶去支援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