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71章察觉
    感应石

    一块脸盆大小的赤色石块,被萧恒以法力高高的祭起,浮在半空,缓缓转动,其表面上,泛起一层如火焰般炽热的红芒光晕,光晕如波,一圈圈向四周荡漾,在光波荡漾的同时,一股诡异的法力,从悄无声息的散出去,跨越万里之遥,直追到他想要找的人身上

    片刻后,一股迷惑的波动,透过感应神石传回

    萧恒慢慢的伸出手指,并指如刀,指尖上泛起幽幽的光芒,疾的在半空刻画,随着他指尖的晃动,一个个部落里独有字符号浮现,静静的浮在感应石平滑的表面上,构成一篇传信号令

    篇幅不长,但言简意赅精血离体,天儿有难水域

    “嘿!”刻画完后,他霍然一指,一股浩瀚的能量在他指尖涌出,滔滔的冲向感应石,石面上光芒大作,那篇符随即隐去

    与此同时

    在南疆通往骷髅山的必经路上,一片峡谷之,有九位身材魁梧,身穿肉皮坎肩的大汉,骑着豹子马疾驰而行,为的大汉萧长风,身背巨斧,腰缠铁链,一手拿着根硕大的巨兽骨椎,另一手却拿着块巴掌大,但闪烁着炽热红芒的石头

    片刻后,石头轻轻震颤了一下

    萧长风喝到“停!”

    他身后跟着的那位大汉,听到喝声,急忙答应着,纷纷夹紧双腿

    这些人胯下的坐骑都是没有马鞍的,骑在上面全凭两腿的力量夹着,奔行千里,足见众人耐力之强此时朴一用力,立刻将豹子马夹的窒了窒,慢慢停顿下来

    “大哥,怎么了?好好的为什么停下?”

    “部落里来消息了”萧长风说了一句,继而把骨椎横在身前,将石头摁在骨椎上,用力的抹了一道擦痕

    擦痕处,忽的一阵赤色光芒闪过,露出一行字迹,正是萧恒传来的符信件

    萧长风只看了一眼,脸色蓦然阴沉下来

    便在这时,峡谷高处忽然响起一片嘶喊声,吵吵嚷嚷的,数十人聚马持刀,竖着旗杆出现在众人视线,呼喊着从石峡上冲了下来,拦住去路喝到“站住!”

    “留下买路钱!”

    “留钱不留命!”

    看情形,竟是一伙山贼

    萧长风扭过头去,说道“加紧行程,天儿出事了”说罢,骨椎一敲豹子马屁股,便急冲冲的冲了过去,他后面个大汉同时一怔,旋即面上激昂起来,催促胯下的豹子马飞奔

    山贼头领一窒,自己喊了半天,人家竟然不鸟,当即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厉声叫道,“兄弟们动手,砍死这帮……”

    “噗嗤!”

    话未说完,一柄巨斧飞投过来,斧头之大,足有车小,旋转着飞来,呼呼带风,如风轮般急转而下,势大力沉、快如流星,山贼头领话才说到一半,便被一斧子当头劈开

    那斧头袭来的冲力惊人,两半身子向外激射出去,几个刚要上前的山贼眼前红光一闪,便溅得满脸血污

    等回过神来,再看时,硕大的巨斧生生劈在地上,斧刃陷进土里竟有三寸之深,猩红的血,从翘起的斧刃边上嘀嗒嘀嗒的落下,而刚才还活生生的头领,已然分尸横死了,一时间众贼骇然

    “滚开!”萧长风一马当先,横冲过来,那块石头已经被他收起,此时他一手拿着骨椎,一手空着,人在豹子马上打这里一过,顺手将巨斧拔起起来,面前两个山贼挡着去路,被他随手一挥,砍成两截

    人如猛虎,去势如雷,山贼哗然震动,纷纷两边散开,竟没人敢拦他后面那位大汉紧跟着追上,一行人呼啸着而去,彪悍之极

    古连山外,山麓下的小树林里,一棵大树下面,柳儿偎依在萧天的怀里,呆呆的看着而萧天伸出一根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这是几?”

    柳儿愣了一下,看了看面前的手指,又看了看他的表情,才小声的轻轻说道“这是一呀,怎么了主人?”

    “呼,看来脑子还没有被震坏,这就好”

    萧天开了个小小的玩笑,同时心里也悄悄松了口气,他虽然能把精血里的药力逼出来,但若是脑子坏掉了,那吃多少药都是没用的,不过还好,柳儿这妮子幸运没事

    柳儿哑然,美眸眨着,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虽然不清楚之前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有一点却是肯定的,主人为了救自己,耗费了很大的心力

    想到这里,她忽的靠紧了萧天,将头枕在他的胸膛上,轻轻的蹭了蹭了,片刻后,一只手悄悄的向下伸去,撩起他的衣襟,慢慢向里面摸去

    “主人,別绷那么紧,放松”

    玉齿轻启,她柔声说道继而转过身子,正对着萧天,将他轻轻的推倒在地上,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萧天笑了笑,“你想干嘛?”

    “主人一定很累了吧,柳儿……”

    萧天看了她一眼,目光上下移了移,淡淡的说道“你身子支持的住么?虽然已经没有性命之危了,但还是很虚弱的”

    “柳儿有分寸的,主人不必担心,慢慢享受着吧”

    柳儿嫣然一笑,冲他露出个安心的笑容,素手轻挑,将他的衣襟束带解开,放宽松一些,然后手伸进去,一点点的抚摸着,感受

    光滑的皮肤,结实的体魄,轻动的触感一点点涟漪在心里荡漾,她在萧天腰间的软肉上掐了掐,柔声问道“痒么?”

    “嗯,有点”

    萧天打个哈欠,说实在的,他也是有些累了,需要女人的侍弄,当即把骨蝎放出来,让它在四周守卫着,而他自己则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或许是个人的特殊嗜好,他总觉得,有人轻轻揉捏的时候,会入睡的很快,很安然,柳儿在他身上揉捏,舒适的感觉,令他没有反对

    结界里,周一仙和神秘人物,同时愣愣的望着这一幕,看着这年轻人的潇洒适意,两人对视一眼,他们忽然觉得,自己修行了这么多年,跟人家一比,却是白活了

    柳儿吐了吐舌头,俏脸上忽的浮起一丝顽皮的神色,偷偷的笑了一下,将手探到萧天的下身处,轻轻的抚摸,然后,她顿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等待着,

    有些忐忑不安

    然而,等了片刻,却现主人没有怪罪下来,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她眼珠一转,伸出手指,想了想,先轻轻勾起他的亵裤,轻轻的将手探了进去,然后,调皮的拨弄起来,左边点点,右边摸摸,悄悄的将那个扯住,摇晃着用力

    萧天依旧闭着眼睛,但睫毛却轻轻的抖动了一下,“别闹,万一弄坏了怎么办?”

    “不会的,不会的”柳儿吓了一跳,连忙说道,“我会小心的”说着,伸手又轻轻的拨弄了起来,一点点的套弄,片刻后,她感觉那个愈的烫手,便慢慢的加重了指尖上的力道

    忽然,一只手掌横来,搭在她的头上柳儿一怔,转眼看去,却见是萧天伸出手,一下又一下的,轻轻捋着她的秀,同时脸上还有一丝玩味的神情

    萧天睁开眼睛,看了她一下,继而重新合上,却柔声的唤道“柳儿”

    柳儿一怔,“怎么了?”

    “你听着”

    萧天叹了口气,神情忽然变得神秘起来,语气悠悠的说“我虽然跟着老怪物修行,但从小却是在南疆长大的,习性自然也是继承的南疆风情,南疆与土不一样,有些土认为不可接受的事情,我们那里却看的很淡然,不在意,但有些事,却格外的重视”

    他顿了一下,徐徐说道“我不介意你的来历和过去,然而,你自己却要有些分寸”

    柳儿愕然睁大了眼睛,愣了片刻,旋即呆呆的想到是了自己是奴,他是主主人可以对奴做这种事,但奴却不可以对主这样的

    一念至此,她立刻尴尬起来,连忙缩回手,讪讪的垂下了头颅,小声喏喏道“主人,柳儿知道错…”

    萧天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头顶,淡淡的打断她,道“这有什么可错的,不是你的事,只不过是我不喜欢这个样子罢了,你可以理解为我的霸道,只许我调戏你,不许你调戏我,懂了么?”

    柳儿讶然

    道理说的很清楚,虽然不平等,但是世上的事,又哪里真是公平的呢?一个女奴,能和主人开放到这种程度,已然是极罕见了

    想了想,她咬着唇,轻轻的点头,“嗯,柳儿记住了”这般说着,她缩回袖子里的手,却慢慢攥紧了许多,显然是心里还有些别扭

    萧天轻轻的一笑,勾手把她搂在怀里,却凑在耳边,小声说道“最近我老是感觉有人在暗窥视,心里疙疙瘩瘩的,以后有机会再做吧”

    微微的话语,还有呼出的热气,近在耳边,令人心一荡,柳儿脸色羞埝,她耳根处,眨眼间浮起一抹红色,红色愈浓郁,同时,她那缩在袖子里紧攥着的手,悄悄松开了

    天班门

    一片压抑的气氛笼罩着,众人都有些沉默,无言的看着李庸,周栋,邓太清,董骁,还有一个奄奄等死的刘金来,五个重伤之人排在大床上,这些都是与萧天交手时受伤的人,看模样,一个比一个惨

    吕天生目光扫了几眼,深深吸了口气,使得情绪平稳下来,沉声问道“那个叫萧天的小子,真有这么厉害?”

    这时赵震上前一步,“回禀门主,那小子不见得有多高的修为,但却内力深厚,我们这么多人和他斗,轮着和他拼内力,也不曾见他露出支持不住的样子,且其奸诈狡猾,不按常理出招若是说真本事么,他倒也没多大能耐,只是护身的东西太厉害,不仅有那毒物骨蝎,还有一根古怪的法杖,以及一个诡异的骷髅头挂坠”

    “哦?”吕天生看了他一眼,刚要问些事情,目光扫到他肩膀处时,忽的凝住,“你的胳膊怎么了?”

    “没了”赵震惨然一笑,有些凄凉,淡淡的说“和那小子交手时,我了他那诡异的挂坠一击,手臂当时就废掉了,我怕有毒,就斩了”

    吕天生嘴角一抽

    赵震又说,“门主,依我之见,只有您出手,才能擒下这小子,属下恳请……”

    “唉”吕天生叹了口气,有些无奈“我何尝不想为你们报仇,只是近来阴胡宗和玄冰派一直派人在附近溜达,暗窥视,我只要一离开这里,尹正和苏寒那两个混蛋肯定就会率人来灭门的,我走不开呀”

    众人面面相觑

    吕天生摇了摇头,“焚香谷的人不是跟你们一齐去的么?他们怎么样,也敌不过那小子?”

    赵震窒了窒,道“不是,是那两位根本就没有出手,一直在旁边看着”

    “什么!”吕天生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蓦然转头,眼闪烁着吓人的光芒,一张脸上面色铁青,要多吓人有多吓人,森然问道“你再说一遍”

    赵震心里一抖,面上却仍恭敬的说道“焚香谷的人一直在观望”

    嘭!

    一声闷响,却是茶几被震碎了,吕天生原本摁在茶几上的右掌,忽的光芒大作,青灿灿的杀气横生,几乎如实质的刀剑般,逼得众人骇然后退

    众人脸色大变,纷纷叫道“门主息怒…”

    “呼”

    掌心的光芒渐渐黯淡下,吕天生缓缓舒了口气,过了片刻,脸色终于恢复平静,一双眼里闪烁着异样的冷光,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了,还有别的事么?”

    “哦,有的”

    思索了片刻,人群有人回道“那小子说让我们带句话给您,他说,水坝是他震塌的,但咱们天班门的人,却不是他杀的……”

    话未说完,赵震便忽然截道“那小子分明就是撒谎,故意开脱,这等胡言乱语,怎么能信?李彤师弟,你不会是糊涂了吧?”

    李彤一窒,“我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赵师兄何必这么大反应,难道你有什么隐情不成?”

    赵震脸色变了变,旋即恢复了原样,冷笑道“我能有什么隐情,倒是你这么为那小子开脱,难不成有什么瓜葛?”

    “你!”李彤瞬间瞪起了眼睛,怒道“你这是……”

    赵震抢话,“我怎么了,我…”

    “够了!”

    一声低喝,却是吕天生嘴里传出的,这位天班门门主普一威,众人立刻安静下来他目光扫了扫二人,定在李彤身上,问道“萧天真是这么说的?”

    “千真万确”李彤道,又附加了一句“当时同去还有五人,他们都听到了”

    吕天生点点头,转而深深望了赵震一眼,似乎大有深意,沉吟不语

    赵震眼角一抽,上前道“门主,这等恶人的话不能信呀”

    “好了”吕天生打断他,冷冷道“此事我自有定论,先说说别的吧,阴胡宗的人到现在还没有动手么?”

    “呃没有”

    见到吕天生这般说法,赵震也不好坚持,只得强压下火气,老实的禀报事物他道“他们一直再打探萧天的消息,却不肯交手,似乎是想等我们和萧天拼的两败俱伤后,再坐收渔翁之利”

    吕天生倒是冷笑起来,“这帮家伙,都他妈鬼精鬼精的,嗯……立刻散出消息去,就说萧天受了伤,但伤势不大,看他们动不动手,我就不信了,这帮孙子都属王的,这么能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