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72章失算
    树林间的微风,轻轻吹动,吹过树梢,吹过绿叶,吹过静静流淌的小溪,泛起轻轻涟漪,最后,拂过两个年轻人的身上 一

    柳儿趴在他身上,轻轻的耸了耸肩,支起手臂,玉手托着香腮,一双美眸里脉脉含情,呆呆的望着身下的萧天

    萧天动了动,道“你手下去,胳膊硌得我怪难受的,别闹,快乖乖的趴好了,”

    “嘻嘻,”柳儿吐了吐舌头,将手撤去,头埋在他胸膛里,轻声的问道“主人,你有空么?”

    萧天随意的拍了拍她,将手臂枕在头后面,问“嗯?怎么了?”

    “主人教我识字吧?”柳儿稍微沉默一会儿,轻轻的开口,有些犹豫和期盼的意思

    “你说这个事呀,”萧天顿了一下,旋即想起些什么,“柳儿,你一个字都不认识么?”

    柳儿点点头

    “那就怪了,当初你的卖身契拿什么签的字?老鸨子没给你看过?”

    “不是的,其实,那些卖身契都是鸨母请认字的先生代笔的,写完后拿来给柳儿看,然后就让柳儿摁了指印,虽然柳儿看不懂,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了”

    再说这话时,柳儿的眸子,渐渐黯淡下来,脸上闪过一丝的不自然,显然提起曾经的黑暗生活,这妮子心里有些不好受

    萧天感觉到她的情绪,叹了口气,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压低了声音,轻轻安慰道“好了,现在不是离开那个地方了么,别太在意了,哦,我教你认字,你想先学哪个呢?”

    柳儿怔了怔,但她却并没有想很久,似乎早有考虑,却道“就教柳儿写主人的名字吧?”

    萧天倒是一愣,“呃我本以为你会先学写自己的名字,怎么会想学我的,你……伸手”

    柳儿依言,抬起白皙的手掌,轻轻竖在他面前

    “你看着啊,这是萧,先写一横,”他这般说着,抽出一只手,手指上有幽幽的暗光亮起,轻轻的点在柳儿的掌心上,慢慢划动

    柳儿目不转睛,睁大了眼睛看着,只见手掌上痒痒的感觉划过,却轻轻留下了一道印记,光芒闪耀不定,片刻后,一个她曾经见过,却不会书写的字迹,浮现在她的掌心处

    萧

    柳儿犹豫了一下,“主人,把你的名字写全吧”

    萧天看了她一眼,“好”,又在萧字旁边,补上了一个天字柳儿的手掌上地方不大,两个荧光的字迹并排在上面,此刻看起来颇有些拥挤,尤其是那个天字,竟沿着手掌一直延伸到侧面,看起来不大美观

    柳儿眉头皱了皱

    萧天说“好了,这就是我的名字,你先试着看清楚,记住模样,再慢慢的临摹,多练习几遍就会写了”

    柳儿却问“可以先等等么?”

    “唔你怎么了?”萧天有些纳闷

    柳儿却把手掌收回,换了另一只手掌,伸到他面前,喏喏的说道“主人,把柳儿的名字,也写在这只手上吧”

    萧天哑然

    他仔细看了看这个妮子,忽然觉得,有股说不出的情愫淡淡的在心田里化开,一股难以言明的感觉,悄悄浮现他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却抓住她伸开的手掌,潇潇洒洒的写上了柳儿两个字

    柳儿缓缓的抽手,同时将先前抽回的那只手掌伸出,双手并排摆在一起,掌心大开,她看着手里的几个字,悄无声息的,笑了

    萧天柳儿

    她静静的看着,一双美丽的眸子里亮晶晶的,满是憧憬和期待,终于,在砰砰心跳声,她合上了双掌

    萧天眉头动了动,转眼望向别处

    看他这个样子,柳儿咬着唇,轻轻叫道“主人…”

    “嘘!”

    萧天脸色一变,也不知是察觉到了什么,忽然做了个禁声的动作,悄然起身,继而紧紧的勾住柳儿,同时,那柄破煞法杖悄悄的出现在手里,他睁起了眼睛,冷冷的盯着四周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树林里到处阴翳,幽幽的黑暗,各种古怪的声音接连响起,或大或小,令人没来由的,心里浮现一抹不安,仿佛在这未知的地方里,隐藏着难以预料的危险

    一层金光自破煞法杖上腾起,柔和的光晕慢慢向四周化开,笼罩了两人的身形和周围的一圈金光照耀之下,黑暗夜色之,那淡黄黑暗夜色之,那淡黄色的光环虽然微弱,但看来居然还有几分暖意淡淡金色的光环虽然微弱,但看来居然还有几分暖意

    萧天支起耳朵,仔细的听着

    四周里,风声,树叶声,虫鸣声都从耳边响起,渐渐被分辨出来,终于,察觉到一丝异样的声响,急促而短暂

    “嗖!”树叶翻开,哗啦啦的轻响之,一道狭长的灰影疾射而出,快如光影,几个闪烁间便冲到近前

    金色的光晕亮了一亮,同时响起了嗡嗡的沉闷的声音,一圈恍若透明光幕凝现,将那道灰色的疾影挡在外面

    萧天转眼看去,却见那射来的疾影,原来是一团灰色的气雾,被人以诡异的法力凝成一根手指,此刻那灰指上气雾翻滚,正在持续的施加压力,压迫着破煞法杖释放出的护体金光

    然而,那金光看似薄弱,实却坚固的很灰指距离萧天的身前不过才半尺的距离,但这半尺,却仿佛天涯天堑一般,无法逾越灰指在光幕上僵持了片刻,终于耗尽了能量,化作一片灰气消散在半空里

    萧天冷笑一声,心里也悄悄放宽,这次来的人,不是那种强大到不能抵抗的对手

    树林里沉默片刻,忽然,四面方的树叶都震动起来,啸声从前后左右传来,令人分不清方向,一股诡异的灰气从树叶间的空隙处冒出,悄然向萧天笼罩过去

    灰气所过之处,数十根树干突然从树上折断,继而随着灰气,横空向金光撞击

    萧天重重的一插法杖,法杖插入土里,他将手摁在上面,体内一股滔滔的黑气立刻爆涌而出,川流归海似的全部注入法杖里法杖上,光芒大作,立刻荡起一道宏大的涟漪,浩浩然的朝四周扩散,同时,一股诡异的劲力,随着涟漪的扩散而悄无声息的爆

    横飞着撞来的树干,先受到了涟漪的波及,枝干分叉上的树叶如全都掉落下来,眨眼之间,茂密的树枝便成了光秃秃的柴火杆,而树干里蕴含的前冲力,也被那股诡异的劲力化解掉,树干向前漂移了几分,纷纷从半空处坠落下去

    紧接着,一连串的嘭嘭闷声响起,紧随着树干袭来的灰色气雾,仿佛撞上了什么东西的似的,轰然爆裂开,一股宏大但是却稀薄的灰气从爆出来,掀起气浪和尘土

    灰气迷蒙,缭绕在四周却不散去,暗有个人施法操控着这些,渐渐的,将视线遮弥起来

    萧天脸色一变,目光里精光渐渐亮起

    突然,灰气后面嘿的一声,地面随之震动起来,一股暗力悄悄从远处传来,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地下穿梭

    萧天蓦然转身,冷冷的盯着地面,只见脚边的一块小石子突然从地面上高高弹起他双眉一扬,脚掌却是猛然狠狠一跺地面,霍然纵身向上,人在半空翻个跟头,抓着柳儿凌空向后退去

    几乎就在同时,地底深处竟然传出轰然巨响,地面突然剧烈摇晃,如地动山摇的感觉一般伴随着一声轰鸣从地下传出,之前所站立的那一块地面,却是突然急的凸起来,紧接着,一道足有一人多高的浓郁灰气冲天而起,如同火山一般陡然喷

    灰气夹杂着妖异火焰,声势骇人

    萧天翻身落下,堪堪躲过一击,但地下的那股波动却并没有平息,反而越来越剧烈了

    砰砰砰!一道又一道的灰气火柱接二连三的从地下冲起,紧追着不放,一直逼到他脚下

    萧天怔了一怔,突然想起,曾遇到过有人使用这种招法,但那人,却被自己杀了和那人过招时,就曾破去过这灰气火柱,当时是怎么做的来着?

    记忆里的画面一幕幕在脑海闪过,忽然灵光一闪,他恍然开窍,招手间,将破煞法杖重重插入土里,沉声喝到“破!”

    他脚下的地面震动,刚刚有些凸起,破煞法杖便生生插了进去,地下陡然一震,安静下来,片刻后,如狂镭般的巨大轰鸣声从下方响起,声势更胜之前,方圆五丈内的土地瞬间塌陷,周围所有事物仿佛都被无形的手扯住,生生吸扯了过去

    地面露出一个大坑洞,萧天人在坑心,双眼圆睁,手里握着的破煞法杖光芒愈强烈,金色灿灿耀眼,照映的他半边的脸颊都成了金纸色的

    灰气后面,闷哼一声

    然而,这却还没有完,树林里有那么片刻的寂静无声,紧接着,更加剧烈的震动从地面隆隆响起,以至于连柳儿都察觉到了

    只不过,这次的震颤却是从四面传来,地面仿佛是一面鼓,咚咚的跳了起来,萧天脚下,前后左右各个方向都有异样的声响响起

    一股森然的杀意降临

    萧天听着声音,便知道自己被包围了,且对方至少有四个人脸色不由的阴沉下来

    柳儿有些不安,轻声叫道“主人…”

    “别怕我送你上去”萧天淡淡的安慰了一句,单臂一扬,霍然用力,一股柔和但却绵长的推力向上涌起,如水推舟,将柳儿高高的送到天上,他旋即深深吸了一口气,不等地下的灰气火柱爆,率先将插在土里的破煞法杖提了起来

    这一提,很缓慢,很用力,只不过是轻微的向上移动了几分,萧天的额头上便冒出许多汗珠来,似乎是在做一件很是艰难的举动

    腾腾的黑气,从他背后冒出,缓缓融入他的双手里,他手掌上继而亮起幽幽的暗光,同时,向上拉提的度赫然加快了许多

    “嘭!”

    随着法杖的拔出,这一片区域里,整个的地面竟都轰然抬起了一分,仿佛有一株万年的大树被拔出,地面的土里,立刻裂开数不清的缝隙,其,不乏那种堪比沟壑的深邃裂痕

    轰隆隆…

    一声大响,从地下炸开,地面如同一面巨大的磨盘,轰然溃裂成许多碎块,霎时间岩塴土爆,树倒石飞在轰隆隆的声响之,有四块房屋大小的巨大土块从他身边掀起,翻滚着向四周砸去

    大土块还未到近前,便一股呼啸的狂风汹涌吹起,风力之大,竟立刻将弥漫在周围的灰气吹散,露出四个身穿灰袍的修士那四人大惊失色,眼见这一击来势如此之大,竟如地崩山摧一般,他们不敢硬接,急忙飞身后退,同时施展着柔劲,轻轻的化解着土块的冲力

    “噗!”

    萧天吐了口血,显然以他的修为,施展起来这地崩禁术也有些勉强,一时间有些气血翻腾,他抹了抹嘴角的血迹,纵身向上跃起,探手去接从高处落下的柳儿

    便在这时,异变突起,忽然一道人影自树林深处腾起,在空化作一股旋风,呼啸着席卷过来柳儿当空落下,那股风却后先至,直直追上她,将她卷了进去

    萧天脸上变色,甩手将骨蝎投了进去

    却不料,那旋风里的人真是高深莫测,骨蝎进去犹如泥牛入海,竟没有半点声响

    萧天为之愕然

    就在这一错愕的片刻,旋风里忽的又伸出一根手指,疾向下戳去

    萧天连忙挥手,在身前幻化出一道厉鬼虚影,勉强格挡了一下,但匆忙之,难免有些疏忽,,那手指诡异的扭曲了一下,在他额头上一点,他立刻如遭重击,只觉得头晕目眩,更加上他此时已如强弩之末,身子竟不由自主的从高处坠落下来,重重的摔在地上

    旋风呼啸着落下,转了几圈,尹正缓缓出现,他手里,一手提着柳儿,一手却在掌心处凝成个半透明的光球,将萧天的那只骨蝎困在里面

    先前在暗偷袭的那四人,飞身回来,见到尹正,立刻施礼,道“宗主,你怎么来了?”

    尹正冷笑一声,“我听说天班门的人为了抓这小子,可是损失了不少的人手,我不放心,特意过来看看”

    “宗主英明,这小子却是厉害,刚才那一下真是有几分吓人的呀”四人这般说着,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各自眼的惊讶和骇然,甚至有些不可置信

    尹正掐了掐柳儿的脖子,转眼对着萧天,冷冷道“不想让这个女人死,就老实听话”

    萧天从地上爬起来,眼神阴翳,“你们是谁?”

    “少废话”尹正手上用力,柳儿立刻涨红了脸,他看了一眼,冷笑道“和人打斗时还不忘了护着她,看来人很在乎她么,不想让她出事的话,乖乖跟我走!”

    萧天深吸一口气,蓦然转身,脚掌重重的一跺地,整个人如刀片一般,突然朝远处爆射出去,二话不说,疯狂的向外逃窜,至于对方的话,他直接当作狗放屁了

    老实的跟着走?笑话,这是傻子才那么干,若是能跑了,对方或许心有忌惮,还能保住柳儿的性命,要真傻傻的任人摆布,那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呢

    他这般想着,脚下愈用力,整个人狂奔如风没有了柳儿在他身上累赘,度立刻飙升了上去,只几个眨眼的功夫,便蹿入树林深处

    尹正脸色变了变,他也没想到萧天竟然果断到这种地步,旋即就冷笑道“跑的挺快的么,不过,你以为我阴胡宗是天班门那帮废物能比的么,你的弱点,这里已然摸清楚了,留下来吧!”

    他忽然拔高了声音,整个人腾身而起,化作一道旋风,急促的转了几圈,呜呜的朝萧天追去

    萧天纵然异于常人,但终究是不会御空,跑的再快也不如飞的疾,几个呼吸间,便被尹正从背后追上尹正倒也聪明,知道他内力惊人,便不与他正面对碰,只将风力转的很大,围着他呼啸连连

    连转几圈之后,尹正飞身出去再看时,萧天已然气喘吁吁的,显然是有些跟不上了

    便在这时,那四个人一齐飞来,左右制住萧天,有两人绕到背后,撕开他的衣服,将狂冥阴煞腰解下来,看了看,道“没错,是真的”

    尹正语气森然“照这么说,韩严也是死在这小子手里了,嘿嘿,给他上家伙伙!”

    “是”

    萧天背后的两人,冷笑一声,从怀里掏出一对钩子,用力摁住他,将钩子扣在背后的琵琶骨上,死死地往下一用力,便生生勾了进去

    柳儿被尹正掐着,眼睁睁看着这一幕,立刻就流下泪珠,嘴里“…不……要…”

    “啊啊啊…”

    萧天仰天长啸,背后剧痛,仿佛撕裂了一般,又被生生的嵌入了什么东西,将裂缝撑大,剧痛难忍,但这还不是主要的,最重要的是,从这一刻开始,他忽然感到自己体内的诸多力量被禁锢住了

    尹正冷笑,“知道你小子扎手,所以我特意准备了这副锁魔钩,滋味如何啊……啊!”然而,话未说完,他脸上的表情骤然痛苦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