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74章暗助
    阴胡宗的旧址,距离古连山的边缘较近,以是在洪涝爆之后,便都迁到山外边一

    “啊啊啊啊啊!”

    尹正捂着胳膊,仰天长嚎,随手抓起个茶杯,啪的一下狠狠的摔在地上,摔了个粉粉碎碎瓷片弄的到处都是,崩在众人身上,众人噤若寒蝉,纷纷后退了些许

    “疼死我了,这该死的蝎子!啊!”

    尹正大叫一声,愈狂躁,几乎就快到了遍地打滚的地步他的衣衫已然撕扯破烂,条条缕缕的,披头散,恍如疯子

    众人脸色一变,为的刘辞道“诸位一齐施法,帮宗主把毒性镇压下去”说罢,一道流光自他掌心里亮起,如流星划过半空,直直注入尹正体内

    尹正脸色稍缓,举起来桌子将要摔下去的手也停顿了片刻

    众人见是有效,纷纷出手,一道道流光抛起,夹杂着蒙蒙的灰气,注入尹正体内尹正闭上眼睛,抛弃了桌子,双手结印,护住心脉,缓缓的调戏,一层晦暗的光晕自他身上腾起,成圆环状转动,片刻后,闷哼一声,继而睁开了眼睛

    众人随即撤回施法,问道“宗主,怎么样了?”

    尹正摇了摇头,脸色阴沉似水,森然道“蝎毒当真是厉害,以我的修为竟然都奈何不了它,只能借着众位的力量,暂时压制住,但这也不是办法,我估计,一个时辰后毒性就要再次作了”

    众人骇然失色“这么厉害!”一想到刚刚宗主狂时的痛苦样子,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个哆嗦,继而调转目光,看向边角处的石台上

    石台尺见方,颜色很新,一看就是临时搭建的,骨蝎就被放在上面,用团龙碗的异法光圈罩住,还有两位长老守在碗旁,同时施法维持住光圈,以防止骨蝎跑了

    骨蝎的威力,众人可是领教了,谁也没有想到,这不起眼的小玩意起来,竟然令偌大的宗门都束手无策果然是,能耐大小,不能凭个头判定的

    再次看到骨蝎,尹正嘴角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但他旋即就反应过来,众目睽睽之下,自觉的有些丢脸,当即冷哼一声,“该死的玩意”

    众人翻个白眼,你自己吓怕了愿人家干什么?

    刘辞上前一步,“宗主,事情紧急,此时不宜怒,还是早些想办法解毒才对”

    尹正点点头,“各种药都试过了,全不见效你有什么主意?”,

    “属下刚才已然让人去逼问那个女人了,想必应该问出些什么”刘辞说了一句,旋即扭头喊来一个弟子,吩咐几句

    那弟子退了下去,不多时,王腾和顾缘便抓着柳儿进来,向四周看了看,对着尹正施礼,道“参见宗主”

    尹正摆摆手,“行了,问出什么了,有解毒的法子没有?”

    王腾和顾缘二人对视一眼,面上有些尴尬,讪讪的回应道“属下无能,这女人嘴硬的很,什么也不说我二人问了半天,却是…”

    “够了!”

    尹正脸色铁青,心头火起,冷冷喝了一声,“废物”他转眼瞪着柳儿,只见这个女人浑身湿漉漉的,显然被泼了冷水,浑身瑟瑟抖,定是受了虐待,此刻还心有余悸,他当即冷笑一声,道“不想继续受苦,就把你知道的说出来!”

    王腾和顾缘一松开柳儿,柳儿便跌坐在地上,俨然是被折腾的筋疲力尽了,一张煞白的脸上血迹污浊,气息浮躁听了这话,恨恨不甘的瞪了尹正一眼,泯着嘴不出声

    “呀呵!”尹正一窒,都快气疯了心说最近是怎么了,咋处处不顺当?先是上门找茬被人家顶回来,再是好不容易得到了狂冥阴煞腰,却现护腰已经损坏了,如今连个平凡的女人都敢瞪眼不鸟自己,他妈的!

    当即勃然大怒,喝到“好,好好,有骨气,我看你能硬到什么时候!”话音未落,他出手如风,一片片模糊的残影笼罩过去

    柳儿眼前一花,旋即就觉得浑身刺痛,犹如无数只蚂蚁在身上乱咬,又仿佛身坠冰窖,疼痛的同时,还觉得彻骨的寒意她缩成一团,抱着膝盖蜷缩着

    尹正眼神一冷,霍然一指点出,一道灰色的指印从他指尖射出,没入柳儿体内,柳儿身子大震了一下,立刻仰头惨叫起来

    众人眉头都皱了起来,虽说是事出有因,但这么折磨一个女子,总觉得脸上有些丢人,不过还好,这里都是自己人,没有外人在场,否则这脸面就丢到姥姥家去了

    “啊”

    声音忽的拔高,柳儿呃然翻个白眼,终于熬不住这剧痛,昏死过去

    尹正踏上一步,一脚踢过去,踢醒了柳儿,将她提起来,揪住衣襟喝问“怎么样?滋味如何,是不是想起来该说什么了?”

    柳儿浑身都打着哆嗦,将头慢慢的靠近了尹正几分,嘴唇轻轻的动了动尹正一喜,以为她要说些什么,便侧着耳朵过去,却不料想,柳儿突然张嘴,朝他吐了口唾沫,“呸!”

    尹正粹不及防,弄得满耳朵都是,顿时怒气滔滔,随手就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

    巨大的掌力根本就不是柳儿能反抗的,她被这一击,立刻转了几圈,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再看时,嘴里已然大口的吐血了

    柳儿咬牙切齿,打不过对方便用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方,似乎是要把模样记住,一辈子再来找他报仇

    尹正那个气呀,本以为从这个女人嘴里问话,要比从萧天那里容易一些,却不料这个骨头硬的很,问了半天,只得到一个呸字,当真是他妈活见鬼了!

    又见到柳儿的目光看来,尹正怒从心头起,霍然伸出手指,冷冷的骂道“死贱人,我叫你瞪我,老子挖瞎了你!”说着就要动手

    刘辞急忙把他拦下,道“宗主息怒,且听我说,这个女人留着还有用,我看萧天这么在乎她,说不定可以用她来逼那小子交出解药,你要是抠瞎了她,那小子觉得这女人丑,没准就不在乎了呢”

    尹正愣了一下,“也对不过你有办法让这贱女人开口么?”

    刘辞阴沉了一阵,缓缓道“一般痛苦她是不怕,但我想若是用骨蝎子蛰她一下,她也应该忍不住吧不过…”

    尹正皱了皱眉,“不过什么?”

    “这和办法虽然可行,但是怎么让骨蝎去蛰她,属下却是没有主意了,总不能拿着蝎子往她身上摁吧?那蝎子这么毒,我是不敢碰的”刘辞犹豫着,缓缓说出

    尹正也是脸色一变,忽然他想起什么,看了看自己的手,又转头问道“前去抓萧天的四位长老,你们是怎么把这毒蝎子带回来的,难道有什么不怕蛰的秘诀不成?”

    那四人表情窒了窒,对视一眼,旋即说道“宗主太高看我们了,您这般深厚的修为都抗不住这蝎子,我们哪里办得到,当时不过是急生智,把蝎子连同它所在的那片土块一齐搬回来的,仅此而已”

    “是么?”尹正眉头挑了挑,总觉得的有些不对劲,似乎昏倒之前,自己手还没有肿成这个样子吧?

    他问道“你们…啊!”

    声音一顿,立刻变成了惨叫,其脸上一抹黑色闪过,尹正眼角抽搐,立刻抱着手臂痛呼起来,撞到了桌子,撞在柱子上,匡匡的死磕

    一副疯狂的模样,显然是毒性复了

    众人愕然“不是说能坚持一柱香的时间么,怎么这么快就不行了?”

    刘辞目光扫了过去,立刻叫道“不好,宗主之前出手打这个女人,动了真火,毒性随着血液爆了,快出手救他”

    柳儿听到这话,恨恨的说道“报应!”

    “你!”

    尹正眼睛瞪起,强稳住一时的心态,不敢再怒,嘴里慌乱的叫道“把这个女人关起来,关起来!”

    众人领命,刘辞道“宗主,你怎么样了…”

    尹正咬牙切齿,几乎有些丧心病狂,他喊道“先别管我,快去地牢里,给我狠狠的折磨那个小子,萧天,萧天!老子不好受,也不能便宜了你!”

    水下地牢里,穿过幽暗的通道

    萧天有些纳闷,斜对面那个石室里的老者看起来古怪的很,不知什么缘故,此人竟一直对着自己笑,这真是有些令人不知所措了

    “小鬼头”老者披头散,满身污垢,晃了晃身上的铁链子,懒懒的叫了一声

    萧天一窒,“你是在叫我么?”

    “嘿嘿,不错”老者点点头,目光透过披散的头间隙看了过来,上下扫了几眼,淡淡的说“怎么?我叫你声小鬼你不乐意么,按说以我老人家的年纪,当你爷爷都不过分”

    萧天嘴角一抽,“你叫我干什么?有话就说吧”

    “你想不想出去”老者诡异的一笑,脏兮兮的脸上,忽然浮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萧天怔了怔,“怎么,你有办法出去?”

    “当然”

    “哎,这就怪了,你既然有办法出去,怎么还被困在这里?”萧天目光扫了过去,在此人身上巡视一遍,眉头不由的皱了皱

    “嘿嘿,这就不用你管了”老者怪笑一声,脸上神秘的颜色愈浓烈,他道“我看你衣着打扮,应该不是这片地方的人吧,想出去么?想的话就告诉我,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萧天心一动,感觉很怪异,愈看不透这个老家伙了,一时犹豫起来,片刻后,忽然问道“你认识的人多么?”

    “哦?”老者倒是一怔,不明白他的用意,有些疑惑,“老夫我活了大半辈子,认识的人自然不在少数,不过,你问这个干什么?”

    萧天略微一沉吟,试探着问道“你……听说过一个叫做恶人王的人么?”

    “噫!”老者语气明显的讶异起来,似乎在惊疑些什么,他顿了顿,目光重新扫视萧天片刻,才缓缓的说道“听说过,怎么了?”

    “真的?”萧天喜出望外,自从来了古连山后就如无头苍蝇似的乱撞,一直没有大师伯的音讯,没想到今天竟然在这里得到些线索,这倒是意外之喜了,连忙问道“那你知道恶人王在哪里么?”

    老者嘿嘿冷笑,“恶人王可不是好脾气,你找他干什么?”

    “我……”

    哐当!

    地牢的入口被打开,顾缘拎着鞭子走了进来

    囚室里关押的众人纷纷叫道“终于来了,是不是来送饭了,快点给爷点吃的!”

    顾缘嘴角抽了抽,只当是没有听见,径直的往里走,穿过悠长的黑暗通道,来到萧天的面前

    萧天怔了一下,刚要说出口的话立刻又被吞了回去

    顾缘深吸一口气,二话不说,刷的就一鞭子抽了过去

    “啪!”

    萧天脸上出现一道血痕,火辣辣的生疼饶是他铜皮铁骨,被这突然抽了一鞭子,也忍不住只抽冷气,骂道“王蛋,你干什么!”

    “干什么?嘿嘿,打你呀!”顾缘冷笑一声,扬起鞭子晃了晃,在半空甩个鞭花,啪的一声脆响,抽在萧天的眼角上,厉声喝到“说,那蝎子毒的解药藏在哪里,识相的赶快交出来!”

    “哈哈哈”

    听了这话,萧天反而笑了起来,这一句话就表明对方用的到自己,短时间内性命没有大碍他又问道“你们把柳儿怎么样了?”

    顾缘眼珠一转,“你是说那个女人么,嘿嘿,她现在可是过的很好呢,宗主大人正在好好的伺候她,不过,你若是不配合的话,她的下场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我想,你应该能猜出些什么吧,对于女人,我们有的是办法整治她!”

    萧天脸上不动声色,心底却蓦然一沉,连带着眼神,也逐渐的冰冷起来

    然而,此刻他真是没有办法了,所有手段都用尽了,就是挣脱不开,尤其是背后的那对钩子,锁在琵琶骨里竟然生生的陷了进去,越挣反而越紧

    体内的能量全部被锁住,一点也挥不出来,他深深地感到,一阵无力

    萧天垂下了头,心里满是懊悔,喃喃道“柳儿…”

    “吱呀”

    小黑屋子的门被打开,柳儿被人推推耸耸的送了进来,再次进去黑暗,她却忽然感到了安全了许多,虽然四周是黑漆漆的,但却没有人打她,相比之下,还是蜷缩在小屋子的角落里要舒服一些

    屋子里,只有一扇朝北的小窗户,又高又小,还安了铁栏杆,靠它出去是不可能的,只能透过窗子里微弱的光芒,慢慢查看自己身上的伤痕

    柳儿轻轻摸了摸脸颊,顿时感到一阵疼痛,似乎是红肿起来,高高的鼓起一块身子略微动动,就觉得似乎是被撕扯了一般,到处都不舒服

    泪珠从眼眶里涌出,犹如断线的珍珠,止不住的流淌下来,她把头埋在怀里,无声的哭泣

    她只不过是个平凡的女子,哪里经受过这种事情,她很害怕,虽然面对尹正时刚强的很,但暗自里,这个柔弱的女子却是很忐忑的她害怕疼痛,更害怕自己一时间熬不住了,成为主人的累赘

    又一想到,主人对自己的种种好处,柳儿的眼圈,渐渐红肿起来,犹豫片刻后,她终于下定了决心,心里抱着死意,将舌头伸出,放在牙齿间,狠狠的咬了下去

    咬舌自尽,古老的自杀方法,被逼无奈的女子,终于选择了这种悲哀的方式,告别了这个世间

    临死前,她喃喃的在心里念叨“主人”

    然而,不知道是否出现幻觉了,在这昏暗里,忽然响起一声叹息,柳儿咬在舌头上,还没有用力,便觉得头上一凉,竟不由自主的昏了过去

    空间缓缓波动,荡起如波纹般的涟漪,一条竹竿横空自虚无伸出,人影闪现,仔细看时,却是周一仙出手救了她

    周一仙望着地上昏倒的柳儿,默然凝视了片刻,一双老眼亮起诡异的光芒,光芒扫视之下,柳儿仿佛就变成了透明的一般,体内的一切,皆被这个古怪的老人看穿

    “内脏受损了么”

    半晌后,眼的光芒渐渐散去,周一仙缓缓收回视线,蹲下身子抓住柳儿的手,一股诡异莫名的能量,缓缓传输了过去,暖洋洋的,很柔,很缓,同时带有无限的生机

    那些被尹正的阴手破坏掉的筋脉和内脏,此刻却一点点的,修复过来,如果这一幕被外人看到,哪怕是当世的神医叹阎王,也会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唉患难见真情,像这样的女娃,倒是很少见了”

    这一切,柳儿全无察觉,此刻她眉头皱着,却在昏迷之,忽然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她感觉自己就像一枚叶子,随风飘荡,毫无根据的在虚空旋转,四周都是星海,一片茫然

    突然,星海出现了一个圆环形状的裂缝,随即缓慢旋转着向旁边分开,露出了一个秘密的漩涡口只是这个漩涡洞口处却盘旋着一股灰白水雾模样的怪异事物,看过去如雾气,又似水波,旋转不停,里面朦胧不清,一点都看不真切

    她呆呆的看着,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忽然,一股磅礴的吸力涌来,将她拽进了漩涡她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片刻后,四周亮了一亮,她眼睛缓缓睁开,只见自己身处一片苍穹之

    恍惚,朦胧,那深深苍穹的深处,有道闪电掠过,赫然刺破长夜的黑暗,化作无比巨大的光剑从天而降,如此耀眼夺目,让人无法正视,直刺入深心之

    紧接着,漫天的星辰落下,犹如剑光电雨,杀气腾腾,无边的危险和恐惧笼罩过来,巨大的痛苦轰然而至,全部承受在她身上,几乎不可忍受

    她大声的呼喊,却张嘴不出声音,身子如同石化一般,竟半点不能动弹,生生承受着这一切

    “啊啊啊啊啊”

    突然,痛苦的感觉消失了,一个男人挡在了面前,如大山一般,给她安全的庇护,遮风挡雨那个男子蓦然转身,轻轻的把她搂在怀里,小心翼翼的安慰着

    这一刻,她忽然认出,这个男子,便是萧天

    主人!

    柳儿愣了,幸福的眼泪,轻轻流淌,她一头扑进主人的怀里,寻找着最终的归宿

    然而,主人却轰然破碎了,化作点点星光消散同时,另外一副画面,却悄然浮现在她眼前

    在她眼里,那是一副大战的场面,无数的人围攻着主人,主人却搂着个女人,冒险突围,杀的血染征袍

    终于,有一只手袭来,卑鄙的偷袭,主人为了保护怀里的人,生生格挡了一击,怀里的人安然无恙,主人却狂喷鲜血

    她看清了,主人怀里的人,正是自己的模样,在那一瞬间,她泪流满面

    便在这时,一个淡漠而无情的声音忽然响起主人能给你庇护,你却只能给主人带来累赘你,该死!

    “不!”

    她痛苦的大叫起来,霍然起身,突然却现,原来这只是一个梦境而已

    柳儿打了个哆嗦,想起梦里事情,心里不住的打颤,最后耳边响起的那句话清晰可闻,刻骨铭心,当真是说到她心缝里去了

    一念至此,她神色黯淡下来,连身上的伤势转好都没有注意到,只是喃喃得念叨“我真是主人的累赘么?”

    “小丫头,你怎么会这般想?”

    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吓了她一跳

    柳儿急忙问道“是谁?”

    “别怕,是我”周一仙回应了一句,轻轻的拍了拍她也不见他使用什么法术,这轻飘飘的一拍之下,柳儿的眼里却仿佛多了些什么,虽然四周还是那样昏暗,但她却看清了周围的事物

    柳儿揉了揉眼睛,惊疑道“你……你不是那个算卦的先生么?”

    “不错,正是我老人家”周一仙点点头,随手拂过地面,将地面扫的平整干净,他盘膝坐下,道“丫头呀,你刚刚梦到了什么,讲给老夫听听吧”

    柳儿犹豫了起来,但不知怎么,她忽然觉得这个老人很和蔼,对自己没有恶意,犹豫了片刻后,她终于把梦到的事情讲述给了周一仙

    周一仙捋着胡子,静静的听着,面上的表情说不出是淡漠还是平静,直到听完后,也不曾表什么意见,但他的眉头,却微不可查的皱了起来

    柳儿讲述完后,便静静的等待着,然而,等了片刻后却不见周一仙有所反应,她怔了怔,忽然叫了起来,“坏啦!”

    周一仙眉头挑了挑,“怎么了?”

    “主人被他们抓住了,这么久都没有消息,想必是受尽了苦头,”柳儿焦急起来,继而想起些什么,抓着周一仙的衣袖哀求道“前辈,我知道您厉害,主人也经常说你高深莫测,你一定有能力带我出去的,我求求你,带我去救主人吧”

    周一仙叹了口气,轻轻掰开她的手,摇了摇头

    柳儿愕然,“为什么?”

    “时机未到”沉默了片刻,周一仙缓缓吐出四个字,算是给了个迷糊的理由

    柳儿内心焦急,但又无可奈何,听了这话,心里大为不解,但她脸上的焦急之色,却不见减少,反而越明显,一时间,气氛有些低沉下来

    周一仙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你虽然焦虑,倒也不必要如此担心,放宽松些吧,你主人没事的,我在这里看着你,另外还有一人去暗保护他呢”

    “真的?”

    听了这话,柳儿立刻睁大了眼睛,虽然不是愁容立刻消散,但却明显的精神振作了起来

    周一仙望着她这模样,忽然笑了笑,道“小丫头,你是不是喜欢那个愣头小子?”

    “吓”

    柳儿吓了一跳,她对于萧天的情愫,说是深陷泥足也不过分,想必萧天也感觉的到,只不过由于种种的关系,这件事情,并没有在两人之间挑明开来如今却突然被这古怪的老头说破,柳儿顿时觉得满面娇羞,有些反应迟钝,急忙遮掩道“你……你瞎说什么呀,那是我的主人,而我只是个丫鬟,怎么能……”

    “哦”周一仙揶揄了一声,脸上戏谑的神色悄然浮现,笑了笑道“这么说,你是不喜欢他了?哎呀,老夫还以为你喜欢呢,本来打算给你算一卦,测测姻缘,却没想到弄错了,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老夫走了”

    说罢,就要起身

    柳儿心里一急,连忙拉住他,道“前辈……”

    周一仙转过头来,淡淡的说道“何事?”

    “我…”柳儿刚刚听到说要算姻缘之类的话,立刻心大动,情急之下一时冲动竟拉住了周一仙,但此时被这么一问,顿时又支吾起来,喏喏道“…那个…那个…”

    “呵呵”周一仙眉开眼笑,笑着捋胡子,一副为老不尊的样子,眼睛眯眯的望着柳儿,调侃道“怎么样,是不是心动了?”

    柳儿身子蓦然大震了一下,垂下头却,一双手只反复的蹂躏着衣角,讪讪的不说话,但不知为什么,耳根子却渐渐的红了

    周一仙见她这个样子,哪里还不明白,不过倒也没有为难她,当即咳嗽一声,道“丫头,老夫今天心情好,就为你算上一卦吧,不过呢,算卦分为看面相,摸骨,测字等等,你想怎么个算法呢?”

    柳儿愣了一下,思索道“面相就算了,那帮坏人弄得自己脸上都是血,难看的很,不要至于摸骨么,”她抬眼看去,却见周一仙一双老手,干枯的像树皮,立刻打了个哆嗦,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心道才不要他摸呢

    这般排除下去,就只剩下测字了,可是自己不会写字呀,主人教了的那几个字,还没有学会呢……呃,等等

    她忽然心一亮,摊开掌心,仔细看去,只见萧天曾经在她双掌上书写的字迹仍在,虽然不再出荧光了,但痕迹却没有消磨掉

    顿时喜上眉梢

    周一仙看着她的神色蓦然转喜,不由的有些奇怪,“怎么了,你想好了怎么个测法没有?”

    “嗯”柳儿点头,喜滋滋的伸出双手,送到老头面前,道“就测字吧”

    周一仙愣了一下,旋即笑道“有意思,老夫给人算卦一辈子,向来是只看单手,今天倒是头一次遇到伸双手的,也罢,就给你这丫头看上一看”

    将她的手拉住,周一仙低头看了起来,脸上的嬉笑神色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淡然凝神望去,却见柳儿左手上,写着萧天二字,右手掌心,潇洒的写着柳儿

    “男左女右,写的倒是合规矩”周一仙低低言语了一句,旋即抬起头来,指着柳儿的左手,轻轻摇了摇头

    柳儿心一紧,“怎么了前辈?”

    “你这种特殊的伸手,我便给你特殊的看法,你来看,这双手是一样大的吧”周一仙淡淡的说道

    柳儿点头,“是呀”

    “那好,你把双掌合上”周一仙又说了一句

    柳儿不明所以,但仍照做

    周一仙指着她的手侧面,解释道“你看,两掌上的字同出一人之手,都是潇洒适意的字迹,寓示着你们二人之间的关系,不拘于常理这对你来说,倒是个好事,但是,你双掌一合起来,柳儿二字全在掌心里,但萧天二字却有一半都露在外面,也就是说,他能在占据你全部的心,你却只能占据一部分”

    柳儿怔了

    周一仙又道“换句话说,就是他太大,你的格局却有些狭小,承接不住他的全部,你懂了么?”

    柳儿眉头皱了皱,“你是说,我可能在他心里占有一席地位,但最终却不会有什么结果?”

    “嗯”周一仙点点头,默许了这个说法

    霎时间,柳儿的眸子黯淡下来,呆呆看着自己双手,怔怔的出神

    周一仙摇头轻叹,为这个痴心的女子感到有些惋惜

    便在这时,柳儿忽然举起手,双手交错,左手呈单掌状竖起,而右手却横着,四指并拢,横插着盖在左手掌心上,深深的握住,将萧天两个字全部遮盖住

    她道“前辈,你看这样呢?”

    周一仙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