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75章土遁
    “,算你有种!”

    望着被挂在地牢岩壁上,满脸流血却依然冷笑的小子,顾缘眉头皱了起来,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一

    他相当的不满意,这个小子和那个女人一样,竟然都是极硬的倔骨头,审问了半天,打都打累了,却是什么都没有问出,反而还被这小子奚落,说什么“没吃饭啊,才这么点力气比个娘们还不如”之类的话,真是岂有此理

    顾缘走后,萧天无力的垂软了身子,若非身上有铁链子栓着,便已然要软躺在地上了,此刻他遍体鳞伤,精神萎靡

    浑身火辣辣的疼,那叫一个难受!

    显然这般狠厉的鞭挞,以他的身子骨也颇难承受,幸亏是铜皮铁骨,若是换个常人来,只怕是要被打死了

    血从他脸上流下来,污浊了那原本英俊的脸庞,一道道鞭痕交织着,勾拦在他脸上,看起来触目惊心,令人不忍直视

    而萧天所在的囚室斜对面处,那个披头散的枯瘦老头,却笑眯眯的看着,啧啧的点头包括萧天被折磨时,他都是一脸笑眯眯的神情,也不知是在欣赏萧天的骨气,还是在眼巴巴的看热闹

    “啧啧啧……”

    一阵怪笑从嘴里传出,神秘人物幻化成的老者望着萧天,打趣的揶揄着问道“挨打的滋味好受么?”

    萧天一窒,“关你什么事?”

    “嘿嘿”老者面上诡异的一笑,道“是不是很想从这里出去?”

    萧天点点头,“当然了”

    “那你是不是很恨阴胡宗的这帮人?”老者又问

    萧天倒是沉默一会儿,反而摇了摇头,“不”

    “噫?”老者微感讶异,问道“这是为什么?”

    “相比于恨他们,倒是恨我自己更多一些,”萧天的脸上,忽然罕见的出现了些懊悔的神色,还有愧疚他吞吞吐吐的说“我本来知道会暴露行踪的,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想法子将柳儿送走,反而贪图一时的享受留她再身边,结果现在双双被抓,若是早一点送她离开,想必也不会遭受这无妄之灾”

    “嘿嘿嘿”老者点点头,一双老眼亮了一亮,道“不错,看来这顿打没白挨,脑子开窍了不少”

    萧天翻个白眼,“这用你说么?”

    这时,贾亢忽然插嘴,问道“萧天兄弟,你这是犯了什么事了,怎么被抓进来弄成这样,他们还不放过你呢?”

    萧天哼了一声,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把他们那个混蛋宗主给毒倒了,嘿嘿,你看着吧,会有他们来求我的那一天,否则就等着给宗主收尸吧!”

    “哦?”贾亢一怔,“你既然觉得他们会来求你,那你咋还问这老头怎么逃出去?慢慢等着就行了呗,反正他们又不杀你”

    萧天摇摇头,自己自然是可以等的,但柳儿却是不行,只怕是这妮子被那帮混蛋折磨的很难受了吧

    一念至此,他心里焦躁起来,转眼望向老者,道“前辈”

    “以你的资质,却做出让老夫都吃惊的事,你对于那愣小子这份心,当真是有些难得了”

    周一仙看着柳儿交叉握着的双手,淡淡的说了一句

    柳儿歪着头看他一眼,喏喏的问道“前辈,这样,我和主人的姻缘……”

    “罢了”周一仙忽然打断她,摆摆手,却此避而不谈,岔开话题道“你之前是不是觉得自己是那小子的累赘?”

    柳儿一怔,慢慢的收回手,虽然她很想知道姻缘如何,但对方此刻显然不想说,她倒也没法子强求,只得搭话道“是了,每每遇到坏人,主人还要分心照顾我,我却什么都帮不上忙,却还带来些麻烦”

    周一仙捋着胡子听了她这般话,静静的思索了片刻,忽然道“丫头,我给你一个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抓住了”

    柳儿睁大了眼睛,有些迷惑,“什么?”

    “你来看,”周一仙手里的竹竿摆动,在地上勾画出一些刻线,曲曲弯弯的,好像鬼画符,他道“这个图案,你能按着它,再画一个么?”

    柳儿把头凑过去,仔细看了片刻,觉得这图古怪的很,看了半晌后,她慢慢的试着,用手指在地上一点点的临摹起来

    她这般做法,自己倒是没觉得什么反而是周一仙望着这一幕,眸子渐渐的亮了起来,也不说话,就静静的看着,看着她生疏的,画了个丑陋许多的古怪图案

    柳儿拍了拍手上的土,低头看了一眼,有些尴尬,道“…难看了点,不过,应该算是画完了吧?”

    “呃”周一仙望着她,面色凝重,不住向柳儿身上打量,面上的迷惑之色越来越重,沉声道“这个符图案,艰涩难懂,内藏隐晦变化,哪怕是寻常的修道之人都临摹不下来,稍有不慎便会看做无数诡异扭曲的字迹在活动,你怎么画成的?”

    柳儿怔了怔,“会变成扭曲的字?没有啊,我不认识字的”

    周一仙明显的表情窒了窒,呆呆的愣在当场,过了老半天才回过神来,喃喃道“没想到啊没想到,当初小环那么聪明,她都学不会的东西,却让个不识字的丫头学会了,这真是…唉!”

    柳儿眼巴巴的看着他,“小环是谁?”

    “她是我死去的孙女唉,算了”周一仙显然不愿意提起过去,道“逝去的人了,就不必说她,你既然能临摹这个土遁符,也算是缘分,我便告诉你一些事吧”

    “刚刚,老夫让你临摹的这个图案,你要好好记住,日后用朱砂画在黄表纸上,裁作三寸长,二指宽的纸条,可以当做灵符使用,配合着特殊咒语,能凭空遁地而走此求,名为土遁”说完,周一仙又轻声将咒语对她说了

    柳儿迷迷糊糊的,听在耳朵里,一阵头大,古怪咒语是她从来闻所未闻,语音拗口不说,其还七曲折,难记之极

    周一仙却叹道“老夫行走天下,从未动过收徒的念头,没想到今天竟有缘传你一套遁术,你好自为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