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77章魔现
    “小家伙,你是怎么找到我这里来的?”萧天感觉到骨蝎回到了自己身上,顿时大感意外,不由问道一

    骨蝎动了动,一阵古怪的情绪波动,传到他脑海里,他脑海里立刻出现了一幅幅画面,正是尹正毒、骨蝎钻入地下的情景

    萧天愣了一下,又问道“你见到柳儿了么?”

    骨蝎点点尾巴,将看到的一切告诉了他

    萧天脸色蓦然阴沉下来,“这帮犊子,真是下三滥”同时,他心里也稍微安稳了下来有了骨蝎毒性的牵制,柳儿短时间内性命无碍

    骨蝎慢慢爬了下去,溜到他的己脚上,一点点的用毒腐蚀玄铁镣铐

    萧天微微错愕起来,这几天不见,毒性见涨呀,玄铁的链子竟也能腐蚀掉,不愧是从异界召唤的玩意,果然不同凡响

    但他没有看到,在骨蝎出现的时候,斜对面石室里的那个老者却来精神,一双老眼的注意力全都转移到骨蝎身上,瞳孔,闪过一丝深邃的光芒

    啪!

    喝水的茶杯剧烈的撞在地面上,化作大小不一的碎瓷片四射散去,浓郁的安神茶水欢快的流了一地,寓示着主人的心情是多么的“兴奋”

    “啊啊啊!”

    尹正抓着自己的胳膊,玩命的撕扯,又狂起来了

    这蝎子毒性真是诡异的厉害,开始时凭借深厚的修为能压制一段时间,但到后来,能压制毒性的时间越来越短,仿佛是毒性有了免疫一般,就算众人同时出手,也镇压不了多久,几乎说几句话的功夫,就再次作了

    尹正苦不堪言,他比天班门的那几个毒的人还惨,那几个人修为远不如他,毒性作起来疼得厉害,直接便昏过去了,反倒好受一些而他却修为深厚,就算疼昏过去,过不了片刻也会自醒来,硬生生的活受罪

    “我啊啊啊!我受不了啦!”

    狂吼一声,伴随着哐当一阵乱响,不知道又有多少东西,由于他泄的缘故,而被无端的砸了个粉碎

    众人面面相觑,刘辞终于看不下去了,劝道“宗主,你要忍耐些呀,克制!”

    若是别人说这话,尹正此刻肯定听不进去,但刘辞是他的得力手下,普一开口,竟令尹正回复了几分理智,喃喃道“对,对,我要克制,克制……”

    刘辞看着他的这个样子,愈担忧起来,“宗主,你没事吧?”

    “我…我还好,你们赶紧的,找些玄铁链子来…唉唉…”说着这话时,一抹黑色从脸上闪过,尹正表情立刻变得痛苦起来,甚至有几分扭曲,连带着说话都不太利索了

    刘辞不明所以,“宗主,您要玄铁链子干什么?”

    尹正额头上见汗,气喘吁吁“我,我快忍不住了,趁着还清醒,赶紧的找间密室,用链子把我捆起来…啊啊啊啊!”

    众人愕然,但宗主有令,哪里敢不听,纷纷忙乱起来,一时间出什么点子的都有众人上下其手,把尹正捆了结实

    可笑的是,萧天还没有出去找他报仇呢,他自己就先给自己关了禁闭

    在众人之,有一名长老地位不高,平时也很少说话,见到这一幕,却悄然退去了,同时写了封密信,避开众人的耳目,用黑鹰传送了出去

    黑鹰经过特殊的驯养,识得道路,一路飞到魔教三大势力之一的阴阳门处

    阴阳门弟子巡逻,早有一个二十岁出头的男子再等候着音讯,仰头看了一眼,“黑鹰传书”

    一招手,黑鹰落下,鹰腿上拴着个小小的信筒,从里面抽出一个纸条,写着几个小字时机成熟,可以动手

    年轻男子看罢,脸上泛起冷笑,“早就等着这一天呢,终于来了来人呀!”

    “属下在,副门主请吩咐”

    “立刻传信给忘心阁和毒王殿,时机到了,三家一齐动手”

    阴胡宗

    宗主有恙不能理事,刘辞当机立断,代为执掌宗门,同时加紧了逼供,他下令去不管用什么手段,一定要逼问出解毒的法子

    顾缘和王腾再次领命,两人一个朝萧天那里去,一个去逼问柳儿

    柳儿正在黑屋子里诵咒,咒语比较拗口,不多背几遍,难免有忘掉的危险此刻她小嘴张张合合,吐露出一个个音节,古怪的调子徐徐响起,颇有几分样子

    周一仙缓缓点头,资质差点不要紧,够勤奋就行忽然他眉头一皱,身形随即隐去

    紧接着,黑屋子的门哐当一声被踹开,王腾一脸怪笑的进来,死死的盯着柳儿,道“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说不说!”

    柳儿吓了一跳,急忙后退了两步,嘴巴闭的紧紧的

    见她这个样子,王腾不怒反喜,目光在她娇躯上扫了扫,多了一丝猥琐的贪婪,阴阴的说道“嘿嘿,是你不配合,那就怪不得我了!”刘辞下令说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行,立刻喜坏了这家伙,一路色咪咪的就赶来了,满脑子淫念

    柳儿见他不怀好意,立刻心里一沉,急忙念咒可是情急之下,难免出些纰漏,那咒语本来就不熟练,一慌张,立刻忘了大半

    其实,她就算背熟了也没用,咒语要配合着符咒,此刻她却是没有的

    王腾倒是怔了一下,但看了半天,只见这个妮子嘴里絮絮叨叨的,脸色急迫额头上见汗,却什么也没有生,当即坏笑一声,扑了过去,伸手去撕扯柳儿的衣服

    柳儿虽然学了几句咒语,但哪里是他这等修练人士的对手,挣扎之,便被扯去了大半的衣衫,眼看就要落入魔爪

    急得她立刻呼喊起来“救我!”

    “嘿嘿,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是没有……呃”王腾阴笑一声,但话未说完,忽然一只竹竿伸过来,将他挑开

    力道之大,竟令他翻了个跟头,跌撞在墙上

    王腾吃了个大亏,急忙起身,但不等他站稳,那只竹竿便再次击来,又快又疾,一下点在他眉心上

    “呃……”

    也不知这竹竿上蕴含了什么样的法术,竟诡异的很,随意一点,王腾受着一击,整个人竟凭空消失了,连半点踪迹都没有留下

    紧接着,周一仙身形闪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