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82章灭宗
    萧天眸子扫了阴阳门的人一眼,渐渐转冷,这帮人拦住去路,无非就是想衡量一下他的虚实,但他那是什么脾气,又岂是任人拿捏摆布的?

    当即一掌震开拦路的人,道“怎么,还用的着再试探么?”

    孟威霆瞳孔一缩,他本以为萧天之前施展出那般大威力的招数,已经体内空虚了,但此时看来,却仍然是内力充沛,不由一惊这人深不可测!

    萧天扫了他一眼,收回目光,再不看众人一眼,抱着柳儿,径直离去一

    望着他的背影,四护法沉声道“副门主,此人如此无礼,何不…”

    孟威霆抬手打断他,“算了,还是先收拾眼前的这帮杂鱼吧”说罢,转眼望向阴胡宗的众人,目光看向刘辞,冷冷道“尹正去哪了?”

    刘辞听到问话,面色惨然,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忽的喷出一股血却是被萧天之前那一击震碎了心脉,虽然有狂冥阴煞腰挡了一下,但也只保住他多活一会儿,如今时间一到,溘然而逝

    “长老!”

    没多久,一道绚烂的光芒爆,阴胡宗灭亡

    与此同时,同样的剧变还生在天班门和玄冰派,仿佛魔教约好了似的,一齐出动袭杀同为魔教三大势力之一的毒王殿入侵玄冰派,而忘心阁则入侵了天班门

    魔教蓄谋已久,早在正道各派安插了卧底,此时甫一难,卧底反水,各派立刻阵脚大乱,被魔教悉数吞并玄冰派也相继灭亡,只有尊主苏寒逃出

    相比之下,倒是天班门的情况较好一些,忘心阁几次侵入,却被吕天生强势打了回去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们实力多么强横,反而是因为萧天的功劳

    萧天曾经重创了刘金来,正是忘心阁的安插在天班门的卧底,直到此时还在毒昏迷不醒,卧底挥不了作用,忘心阁侵入自然要多花费一些功夫

    “啪!”

    云爽儿身为忘心阁圣女,自然不是那么好脾气,率人攻了半天,竟没有把天班门的人灭了,而其他两派捷报频传,她不由的暗自焦急

    便在这时,焚香谷的人又忽然插手,与天班门的人一齐回攻忘心阁,这般斗来斗去,反倒是忘心阁吃了暗亏

    “哼,刘金来那家伙死哪去了!让他伺机出手,怎么现在还没有动静?”

    云爽儿绣眉一皱,除了生气外,还有些纳闷,按说这人是自己安插的,怎么样的性子全都了解,不应该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出岔子的,难不成,出了什么意外?

    便在这时,忽然有密探来报,“圣女,查清楚了,刘金来,他……他来不了了”

    “嗯?”

    云爽儿脸色一沉,“怎么回事?”

    “他变成残废了,属下探知,他被挖了眼睛,毁了双臂,折了一条腿,还了剧毒,生不如死,此刻还有一口气……”

    话未说完,云爽儿便听不下去了,虽然她心狠手辣,但听了这般惨状,也下意识的有些怵,心怒气腾腾,喝到“什么人这么大胆,敢伤我手下成这个惨样?”

    “呃,据说,是一个叫萧天的年轻人”

    云爽儿怔了怔,没听说过这个名字正踌躇时,忽然,一声长啸传来“哈哈哈,云姑娘好兴致呀”

    衣襟飘飘,孟威霆飘身而至,笑眯眯的看着她

    云爽儿脸色一变,“你来干什么?”

    “当然是看看云姑娘在做什么了,当初约好了三家一齐出手,如今,我率阴阳门灭了阴胡宗,而古雷登率着毒王殿的人灭了玄冰派,唯独你们忘心阁,却与天班门僵持不下,哎呀,也不知是对方太厉害呢,还是女人本来就不适合做这种事情”

    孟威霆淡淡说道,风凉话从嘴里冒出,魔教三大势力虽然表面上合作,但也在暗争斗,在这时候,他不介意说两句话打压一下对方

    只是,风凉话这般说着,他却不敢看云爽儿的脸,这女的媚术惊人,稍不小心,就会着了她的道

    云爽儿一窒,脸上的表情变了变,但旋即娇笑道“我们忘心阁的事,就不劳公子费心了你还是关心一下自己吧,小女子可是听说,你那位“美貌如花”的未婚妻,正不远千里来找你呢”

    她说这话时,着重的说了“美貌如花”四字

    但孟威霆听后却勃然变色,一甩袖子愤然离去显然,他那位未婚大妻子,并不如意

    云爽儿眼神阴沉下来,她虽然是个女子,却是个争强好胜的性子,此番被人奚落一番无能,虽然面上不做色,但心里却很是恼怒,究及根源,立刻把怨念撒在某人的头上,冷冷的沉吟道“萧天…”

    一株大树顶上,粗壮的树干承载着两个人的重量,萧天抱着柳儿,躺在那里,深深呼吸,“啊,终于不再受制于人了,舒服呀”

    柳儿已然悠悠转醒,但是却赖在他怀里不肯下来,听到这话后,轻轻点头,“是呀,柳儿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主人了呢,没想到现在却和主人平安的在一起,真的是好轻松,好高兴”

    她声音一顿,又问道“主人,咱们接下来干什么?”

    萧天思索了一阵,喃喃道“本来我是想找大师伯的,可大师伯神出鬼没,留下本书就不见了,想再次找到他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我看,还是在这附近找个地方,安静的住一段时间,等我把书上的东西都学会了,再另作打算”

    “嗯好,听主人的”

    柳儿乖乖的模样,现在对她来说,主人就是一切

    这时,天风吹过,树叶哗哗,凉爽的境意令人心旷神怡

    萧天敞开胸怀,感受了一下周围的气息但也不小心的,露出了身上的伤疤,这是顾缘拷打他,留下的痕迹

    柳儿眼里盈盈的,伸手摸向他身上,轻轻的,忽然问道“主人,这些伤疤还疼么?”

    “疼是当然的了,不过还好啦,一点小伤而已,很快就恢复的”

    萧天嘴角抽了抽,但不以为意,看着柳儿关切的样子,忽然心里一软,柔情荡漾

    他悄悄伸手,摸向柳儿的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