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86章妖力
    赤疆赤水一

    萧氏部落石室里

    萧恒和六长老,眯着眼睛的望着天心石台上的动静,在那片金光停留在人形刻像上之时,二人稍稍怔了一下

    六长老看着石台上的刻像,喃喃道“觉醒的是伏魔腿力,咱们部落里觉醒金刚臂力的较多,腿力觉醒,倒是罕见”

    萧恒点点头,捋着胡子沉吟道“不错,天儿有出息……嗯?”话音未落,忽然他感应到什么,瞬间就变了脸色,目光一凝,朝天心石台上看去

    只见石台四周,十二个人形刻像亮了一亮,片刻后,伏魔腿刻像上突然传出咔嚓咔嚓的细小声音紧接着,一道裂纹出现在上面,随着破裂的声音继续扩大,裂纹愈明显

    半晌后,咔咔的一声大响,代表着伏魔腿的刻像轰然碎掉,变成一堆残屑,十二个人形刻像,从此少了一个

    萧恒面色一变,“怪事,我萧氏族人几代觉醒,头一次出现毁坏了刻像的事情,这……”

    “大哥”六长老忽然叫了他一句,道“你快看,刻像碎了以后,石台壁上面好像露出一些字迹”

    萧恒一怔,连忙抬眼看去,只见石台壁上原本刻着伏魔腿像的那块区域,此刻却变得光滑无比,只有一行古朴的箴言留在上面,闪闪的放着并不强烈的光芒

    二人对视一眼,有些愕然,旋即喃喃的念叨

    “十二路伏魔连环踢”

    “十二路伏魔连环踢?”柳儿呆萌萌的睁大了眼睛,整个人在萧天身上,手指勾着他的衣角蹂躏,呐呐的说道“好长的名字呀,主人,这就是你觉醒的能力么?”

    萧天躺在一块石头上,头枕着手臂,望着天空,目光深邃悠长,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听到柳儿的问话,渐渐回过神来,抬手摸了摸她的秀,道“是呀,怎么了?”

    柳儿稍稍犹豫了一下,问道“怎么会想起个这么古怪招式名称?”

    “这个呀,名称可不是我给起的,”萧天笑了笑,道“从我觉醒获得能力的那一瞬间,这个古怪的名字就印入脑海里了似乎……这也是觉醒传承的一部分”

    “哦”柳儿听了半天,似懂非懂,大半还是不明白的但她终究还是没有多问,只道“柳儿也会一种小法术,主人要不要看?”

    萧天倒是一怔,仔细看了两眼,奇道“你会法术?什么样的?”

    柳儿一脸得意,喜滋滋的起来,拿出一张三寸长,二指宽的黄色纸条,夹在手里,嘴里道“柳儿这就演示给主人看”说罢便低低的诵起了咒语

    萧天目光移了过去,看到黄色的纸条,还有上面扭扭曲曲画着的图案,脑海里某些记忆随之浮起,想起了曾经在骷髅山上,看到过周一仙也做过类似的举动,顿时怔了一下,“符术,这是……土遁!”

    忽然,一道异样的黄光芒从柳儿手里的纸符上亮起,闪烁了一下,柳儿惊呼一声,整个人被一芒笼罩,身形随即消失了

    萧天讶然,目光四处看去,全然找不到身影,不由的唤道“柳儿,柳儿?”

    四周静悄悄的,无人回应他

    片刻后,“啊呀”一声惊呼,从远处传来

    萧天翻身而起,急忙朝那里赶过来,仔细看时,却见柳儿灰头土脸的出现在土丘上,一张柔嫩的俏脸上满是不高兴

    柳儿见到萧天到来,赶忙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踉跄着爬起来,喏喏的叫道“主人”

    萧天看了看她,目光上下扫量,见没有大碍,才稍稍放下心来,问道“是周一仙教你的么?”

    柳儿蓦然抬头,讶道“主人怎么猜到的?”

    “我曾经见过他用过这类法术,不过,”说到这里,他忽然顿了一下,目光古怪的看着柳儿,道“我看你刚刚的动作,是想在我旁悄悄的出现吧,怎么会滚到这里来了?”

    柳儿脸色一红,“那个,那个……柳儿也不知道,只觉得这个法术一催动,身体便不受控制似的被光芒卷走了,吓得闭紧了眼睛,等再睁开眼时,就已经这样了”

    “哦?”萧天有些奇怪,“不受控制么?周一仙教你时,他怎么说的?”

    柳儿回忆着,缓缓道“他就是在地上画了图,让我自己看,还教了几句咒语,再就是制作纸符的办法,哦……还有,他最后说,土遁术只传了我一个人,让我好自为之”

    “好自为之?”

    萧天摸着下巴,喃喃道“那老头总是不靠谱”

    柳儿低低的辨别了一句,“可能,是柳儿笨”

    “呵呵”萧天笑了笑,对于此事并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岔过话题道“柳儿,我教你的字,你学的怎么样了,写给我看”

    柳儿“嗯”

    魔教和正派之间暂时罢手,无论是哪一方势力,面对这滔滔的洪水,都感到有些头大,于是达成了短暂的合约,至于合约内容是什么,那就不是一般人所闷哼知道的了

    这般保密,大概有些见不得光吧对此,众人保持沉默

    一道道土墙在水涝前段竖起,这都是地系修士施法所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古之名言也

    数十道宽大的岩石土墙骤然拔地而起,聚拢在一起,连成一片,形成浩大的水坝,水坝下方几百人施法维持住,更多的人则开沟挖土,运石筑坝

    众人拾柴火焰高,虽然水势依旧不减,但在上千人忙碌之下,终于被挡住了

    筑坝的人抹了抹头上的汗,对视一眼,纷纷叹道“好险”

    “累死我了”

    一个个跳上大坝,看着坝下汹涌的洪水,有人不禁又叹道“累死也值,好歹把这大水挡下了,只凭这一件事,老子也能名垂后世了吧”

    众人摇头憨笑

    然而,不等他们高兴,异变陡生

    轰隆……

    一声大响,仿佛炸雷落在耳朵里,众人有那么一瞬间失神,根基稍微薄弱的人几乎站立不稳,险些掉下水坝

    “出什么事了?”

    “是地震了么?”

    忽然有人叫道“你们快看水里”

    众人怔了一怔,旋即反应过来,面色骤变,全都望向水里

    只见洪水滔滔,无边无际,自远处的骷髅山里流出,漫山而过,众人此时看去,一眼望不到边际,只能见到远处的水边上竟与苍天想接

    视线最深处,也就是远处的谁边上,忽然腾起一道长影,远远的望去,似是一条蛇

    但众人却骇然变色,失声疾呼道“黑水蛟龙!”

    “昂!”

    长影张开大嘴,传出一声吟啸,澎湃的妖力随之扩散出来,悠长浩荡,带起宛如实质般的音波,音波所过之处,水流震荡,泛起一道道宏大的涟漪波浪

    原本汹涌浩荡的洪水忽然搅动起来,缓缓转动,无边的冷水一圈圈游转,不多时,便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漩涡

    数十丈宽大的水漩涡忽的拔起,高高入云,此地连天,众人目光所及,只见水流淳淳,根本就见不到其他的事物

    眼见蛟龙远在天边,妖威便能伸展到这里,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轰隆隆……

    水声如雷,震人心魄

    又是一声大响,漩涡晃动着巨大的腰身圈圈转动,以一股狂霸无比的巨力,撞向众人辛苦筑成的水坝

    “嘭!”水坝轰然震颤,晃了晃,根基移动

    众人脸色一变,上官宏叫道“不好,大家快阻止!”

    不用他提醒,任谁都知道了事态的严重,数百上千道光晕同时亮起,五颜六色的炫光照耀,漫天法宝腾起,所有人一同出手,重重击向水漩涡里

    这些人不愧是修道多年的人物,此时甫一出手,合众人之力,真有那惊天动地的威势,强烈的真法光晕将漫天乌云扯碎,数不清的法宝腾起在半空,纷纷如雨,锐气腾腾

    漩涡受此一击,饶是其妖力澎湃,也禁受不住,轰然崩碎,化作漫天的水浪重新落回水里,砸在水面上,出隆隆的巨大声响,激起数丈高的水花

    但不等众人高兴,又是一道漩涡从水里转起

    众人脸色煞白,对视一眼,“怎么办?”

    上官宏朗声道“不能让漩涡成型,先轰碎了它!否则大坝一毁,后方的百姓就保不住了”

    众人深以为然,再次动手

    却不料,漩涡里异变再起,不等众人法宝攻到,数十道足有三人合抱之粗的水柱便从里面浮起,上下沉浮着

    随着远处一声蛟吼传来,水柱冲天而起,气势如虹,斜射着从水里爆蹿出去,就像一根根巨大的横木,重重撞在大坝上

    轰隆!

    水坝再次一晃,应声而倒,被挡在水坝前面的洪流瞬间失去阻拦,滔滔的覆盖过来

    众人凛然变色,纷纷腾起在半空处,望着下方水势如此之大,全都愣住了

    谁也没有想到,那黑蛟竟有如此本事,远在天边只一声吼便毁了大坝,这份妖力,当真是耸人听闻了

    那黑蛟仿佛怒了这帮人阻挡自己扩大水世界领域,一怒之下,水里咕噜噜冒泡,片刻后,无数的水箭冒出来,不分是谁,对着天上一通乱射

    许多粹不及防,纷纷招掉落下去,旋即就被汹涌的洪流吞没

    上官宏祭起飞剑,飞剑横在身边,幻化万千,片刻之间,仿佛一片燃烧的火焰腾腾的绕在周身,炽热的气息逼人不能靠近,水箭未到近前,便被这灼热的气息给汽化了

    他朗声道“诸位小心,这水箭里蕴藏着那黑蛟的妖力,不可小窥!”

    云排山也在众人之,闻言微微冷笑,刚要说些什么,忽然目光向下一扫,顿时变了脸色,急忙叫道“不要离水面太近,快躲高一些”

    众人一怔,有些不明所以,但旋即就明白过来,只见水里沉浮不定,水箭逐一消失,但更多的粗大水柱子从浮起,向上攒射

    但可怕的不是这个,更可怕的是有一些魂魄夹杂在水里,随着水柱的冲起而攻击人仔细看去,这些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不小心落水的那些修士,此刻都被诡异的妖力抽出了魂魄,化作水鬼,为虎作伥

    上官宏变了脸色,沉声道“撤!”

    天音寺的戒色和尚看了他一眼,单掌合十道“上官师兄,此事重大,那黑蛟妖力通天,不是我们所能抗衡的,我已经传信请渡难师伯来助阵除妖了,但总觉得还有些不够,请上官师兄也请云老前辈来主持大局”

    上官宏蓦然转头,盯着戒色,戒色淡然相对,片刻后,上官宏收回目光,闭上眼睛深深呼吸了一次,许久,才悠悠叹道“好吧”

    柳儿紧紧抱着萧天,声音有些颤抖“主人,怎么办?”

    “别怕”

    萧天淡淡的安慰了她一句,望着远处轰隆而至的大水,忍不住面色微变,目光扫了扫,看到一株二人合抱之粗的大树时,神色才稍微从容了几分

    他道“抱紧我”

    柳儿心里一紧,用力的搂住他的身子,头埋在胸膛上

    萧天一手勾紧她,纵身一跃,抱着柳儿整个人径直横蹿出去,人在半空,横起身子,陡然踹腿,出腿如风

    一脚接着一脚,腿影层层,模糊不清,如一阵狂风暴雨骤然降临,疯狂的踹击着粗大的树干,只一个呼吸的滞空时间内,竟连踹的十二脚,每一脚都极具力道

    咔嚓……

    坚硬的树皮脱落下去,一道裂纹渐渐裂开,片刻后,整株大树拦腰折断,轰然倒下

    萧天纵身骑到树干上,手抓住两条粗大的树杈,对怀里的紧抓着自己不放的柳儿笑了笑,道“下来吧,骑大马”

    柳儿一呆

    洪水猛兽随即到来,轰隆隆巨响之,一排数丈高的水浪冲过山丘,铺天盖地,轰然砸下,震得地动山摇

    半截大树被震荡而起,高高抛在半空,水流从下面穿过,将之接住

    骑坐在树干上的两人身形踉跄的一晃,旋即就稳住,萧天朗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