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87章妖术
    “刺激么,柳儿?”

    “嗯,”

    “哈哈哈”萧天怀里搂着柳儿,一手抓着树杈,骑在树干上,乘水而行,或颠簸,或晃荡一

    水流就在身边涛涛而过,凉风吹起,哗啦啦的水响如雷电轰鸣,不时有溅起的高高浪头从上面拍下,如一场倾盆大雨骤然降临

    冰凉的感觉从头到脚传过,柳儿忍不住打个哆嗦,越靠紧萧天的胸膛,萧天也是颇有感受,饶是他有些修为,但在这巨大水势面前,也只能任凭风雨飘摇

    不过还好,怀里有个女人伴着,或者说,背后有个男人可以依靠,二人都沉默着,在四面方的轰隆隆响声里,倒也是个安慰

    人在洪流,犹如一叶浮萍飘荡放眼向四周望去,滔滔一片,心里的感觉忽然怪异起来,一股说不出是凄爽还是迷茫情怀应时而生

    萧天若有所悟,修炼一途,勤勉是一回事,感悟是另一回事,这种在水流里感悟自然真法玄妙的机会可不多见,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以他的资质,又岂能放过这次绝的悟道机会?

    轰隆隆……

    又是一排巨大的浪头拍下,震动水流,一圈圈的涟漪荡漾开来,周遭为之颤动

    “柳儿,你靠紧点,抓紧了树杈”

    萧天说了一句,继而松开了勾住柳儿小蛮腰的手,柳儿吓了一跳,忙问道“怎么了主人?”

    “没事,看这四处水势滔滔,主人我突然有些灵感,嘿嘿,也到了咱自创招法的时候了”

    柳儿讶然

    萧天深深呼吸一口,心里什么也不去想,将一切的杂念排除在外面,直静静的感受着周围的外界,同时,他慢慢的做着吐纳

    呼

    吸

    呼

    ……

    每一次毛孔舒张,都摄入体内淡淡的水份,每一次呼吸,都柔和的吸收着天地间的稀薄灵气

    他的脸庞,渐渐水润起来,精神随之聚拢,从俊俏的脸颊侧面看去,会有一层微弱的白光悄然浮起

    终于,他不再看着周围的水,轻轻的合上了眼皮,将漆黑深邃的眸子,隐藏在黑暗之

    什么都没了!

    就在他闭上眼睛的一瞬间,所有的眼前的景象都成了幻觉,悄无声息的湮灭,只留下,四周一片幽黑无尽

    轰隆隆……

    这本是一声巨大的水浪砸击响声,但在屏蔽了视觉的他心里,却忽然变成了天边落下的雷声

    他的脑海里,一道炸雷从天而降,落在身后,啥时间,山崩地裂,碎石横飞!

    萧天睫毛动了动,但却没有睁开眼睛,依旧闭着

    呼吼

    吼呼!

    一波浩荡的水浪从远处涌起,掀起数丈高的水墙,狂风夹在水里,出怪异的声响,仿佛万兽喧腾,骤然临世

    脑海里,炸雷过后,那片无尽的幽黑悄悄恢复平静,无论是石破天惊的裂纹,还是山崩地裂的毁灭痕迹,都随着雷的湮灭而消失,幽黑里,再次成为永恒的深邃

    突然,一阵波动泛起,成群结队的恶兽从幽黑里隐没,偶尔露出的獠牙闪烁着幽幽的光芒,它们咆哮,它们怒吼,它们朝着萧天冲来

    与此同时,外界的水浪滔滔荡荡,柳儿听到了巨大的骇人声势,急忙扭过身子向后看,顿时大吃一惊

    只见水如城墙,拔地而起,高高矗立面前,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推动,铺天盖地的拍了下来,还未到近前,巨大的狂风便压迫的水向四面排开,她所在的那节树干,也被这无形的压力给生生摁倒水里

    柳儿大惊失色,急忙叫到“主人,快躲开,水来了!”

    然而,萧天却仿佛魔怔了一般,竟丝毫未动,甚至连眼睛都没我睁开一下,就好像,没有察觉到外界的一切似的

    柳儿愈急迫,心里不知怎么办,但不等她想出办法,巨大的洪流便轰然落下柳儿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但就在她闭眼的一霎那,忽然看到,原本闭着眼睛不动的主人,却陡然睁开了眼睛

    好亮!

    那一瞬间,她心里的感觉就是这样,似乎主人的眸子,变成了天上的寒星一般,亮的不似真实

    萧天睁开眼睛,眸子里精光闪过,双手闪电般的伸出,向两旁摊开,手掌成抓,掌心向下,双臂轻轻的晃了晃,向上一提

    一提,就那么轻轻的一提,他周围的水面却如同受到了召唤,轰隆隆的卷起一道浪头,浪头很大,与铺天盖地拍下来的水墙相比,竟然相差无几

    浪头里狂风呼啸,隐隐似是各种古怪的兽吼声传出,水流震荡移动,忽的向外凸出了一块,却并不散落,反而在无形的灵力施为之下,渐渐的形成了一只爪子

    虽然表面的纹路不算清晰,看起来有些模糊,但却真的是一只用水凝成的走兽爪子紧接着,前肢,头颅,身躯,接连幻化成型,一只模样凶悍的恶兽终于浮现出水面

    吼!

    萧天抬起双手,向后一扬,恶兽腾空而起,跃出水面时带起宏达如墙幕的水浪,在柳儿正大的眼睛,惊骇的目光里,越过萧天的头顶,重重扑向盖下来的水墙

    两股巨大无匹的水浪冲荡对碰,轰隆隆的的巨响如雷,不知是否是错觉,那激烈之处,竟然出现了电光闪烁,照的人心神不定

    面前一道水墙,身后一道水墙,重重的拼接在一起,竟形成了一个夹角,水墙下方,萧天仰头看着,淡淡道“柳儿,好好看看吧,这种奇景,可不多见呐”

    柳儿近乎呆滞

    嘭!

    惨烈的对撞,两败俱伤,双双归于毁灭,一块又一块巨大的浪头,仿佛破碎的大山石块,轰然坠落下来,砸在水里,激起一道又一道的水柱

    萧天却没有躲避,甚至没有转过身子,只是重新伸手搂住了柳儿,轻轻拍着她,说“别怕”

    水浪却仿佛长了眼睛似的,并没有一块落在他身上,纷纷避开,他在树干,淡然无比的模样,似是早就知道了这一幕一般,并无半点的慌乱

    柳儿呐呐道“主人好厉害呢”

    萧天对她笑了笑,道“一般”说着,他抬头看了看天色,道“眼看就天色不早了,我们去”话音未落,忽地他眉头一皱,像是突然哑了一般,凝神倾听起来

    柳儿看着他的模样,顿时吃了一惊,忙问道“怎么了?”

    萧天“嘘”了一声,示意她噤声,仍然保持着一个侧耳倾听的姿势,并且随着时间过去,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难看起来

    柳儿开始还不明所以,但是很快的,她也渐渐听到了一个低沉的吼叫声音,隐隐约约,若隐若现,声响虽然不算大,但隐含的气势却是犹若奔雷,从四面方同时响起,仿佛让人置身于巨海波涛之下,连带着身子下的树干,似乎都在微微地颤抖

    而那声音的来处,赫然便是从遥远的天边出的

    柳儿反坐着身子,正对着萧天,往他身后的远处望了望,顿时叫到“主人你看,天边上挂着条龙”

    “什么!”

    萧天脸色骤变,急忙转过身子,只见视线所及之处,一道黑影飞腾起舞,下方的水随着波动,掀起一道道水墙向外排开,那低沉的吼叫,就是从它嘴里出的

    他的脸色瞬间苍白起来,喃喃道“黑水蛟龙,竟然出来了……”

    柳儿也慌了神,“怎么办主人?”

    萧天二话不说,猛然一拍水面,震荡洪流,一股浪头卷起,推着他身下的树干向远处漂去

    此刻逃亡的,并不是只有他,天幕上一道道流光飞划过,仔细看时,却是那些修道之人在逃窜

    紧接着,低沉的吼叫声忽然拔高,一声类似于龙吟的吼声响起,震天动地

    昂!

    萧天耳朵里翁的一声,差点昏过去,心里大惊失色,急忙祭起定神珠稳下心魄再次回过神来时,现怀里的柳儿已经昏死过去了

    然而,蛟龙吼声之威远不止这些,伴随着这声吼,滔滔的洪流忽的狠狠震动了一下,出一声低沉如雷鸣的轰鸣,“哗啦”一声如巨浪拍下,水面上瞬间腾起一股水雾,片刻之后水声如雷,一条条水柱犹如水龙一般冲天而起,从水冲了出来,登时就把呆在树干上的还有萧天柳儿淋得全身透湿

    与此同时,数十道直径几达五尺左右的大水柱,还在不停旋转着冲天而起,许多御空的修士便被水柱打落下来

    紧跟着,一个大浪头便凭空从水里掀起,将落水的人淹没,那人挣扎了几下,便沉入水里,但不知怎么,过了老半天,也不见有尸体浮出

    萧天看在眼里,心里微微一沉,感觉有些不对劲,忽然一个机灵,感到树干震颤了一下,他急忙伸出手,向水下插去

    一层黑色幽光微微从他指尖泛起,带着凛冽的杀意,没入水下,也不见他如何动作,手掌却忽然拉长变大了许多,如一只巨大的魔爪,在水下来回扫动

    片刻后,忽然一声急促的惨叫从水下响起,似乎是有谁受了伤,但却没有血冒出

    萧天脸色微变,目光转向水下,眸子里精光闪过,两道光芒从瞳孔里射出,照向水下,却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在围着周围乱转

    影子几乎是透明的,萧天却不陌生,一眼就看出了来历,沉声道“魂魄”

    他念头急转,思索道这蛟龙真是好神通,竟然能通过吼声将妖力传入水里,将远在数十里之外的人击落,击落后还剥离魂魄,继续替它攻击别人,这般手段,说是盖世妖术也不过分

    一念至此,萧天心惊胆战,愈不敢停留,乘水逃窜

    而四周各处仍不断有人影坠落,淹没在水里,片刻后化成魂魄,再四处伤人,很快,一群魂魄把萧天围了起来

    萧天冷哼一声,“找死!”

    定神被他托在手里,高高举起,晃了晃,忽的红光大作,光芒普照之处,所有的魂魄瞬间愣了一下

    萧天趁势捏起控魂法印,五指成抓,掌心里黑气吞吐,唔得一声爆开,浓浓的黑气漫过,里面仿佛无数的利刃一般,围在周围的魂魄,立刻被搅碎了,随风湮灭

    但天幕上落下的人影不断,萧天纵然有定神珠和控魂术,却终究只是一个人,对付这么对魂魄颇为勉强,更何况,还有个柳儿需要他看护

    一时间有些捉襟见肘

    魂魄们也仿佛看出了他的窘迫,纷纷围住他,魂海如潮,多的数不清,举目望去,到处都是透明的影子

    萧天脸色再变,有些无奈

    便在这时,他脖子处的骷髅头挂坠忽然动了一下,竟自主的脱离出来,飞到半空,缓缓转动

    森白的骷髅头,光滑的骨盖,空洞洞的眼眶,两排齐刷刷的牙齿和曾经相见的不多,但看起来更诡异了一些,森白的骨脸上咧着嘴透出一副怪异的神情,好似玩世不恭的嘲弄

    它刚一出现,周围的魂魄便躁动起来,似乎是遇到了克星天敌之类的东西,个个都露出不安的神情,悄悄后退

    骷髅头蓦然一震,原本黑漆漆的眼眶,忽的闪过一丝红芒,慢慢的闪烁起来,光芒照耀之间,两团鬼火呼的一声出现,仿佛恶魔的眼睛,诡异而森然的燃烧

    它冷冷的盯着周围,头颅转了一圈,扫过了周围所有的魂魄,片刻后,忽然嘎嘎嘎的怪笑一起

    同时,一股诡异的气氛笼罩在这片空间里

    魂魄们立刻被惊动了,虽然它们被蛟龙的妖力控制,神志不清,但本能的,还是察觉到了危险的到来

    与之前围攻萧天时的凶悍不同,此刻魂魄竟纷纷逃窜,更没有一个敢留下来坚持的

    嘎嘎的怪笑忽然一收,骷髅头眼眶里的火焰亮了一亮,刺耳的嚎破声从它嘴里响起,仿佛狼嚎,悠长而瘆人,一阵阴风从它周围聚起,眨眼间化作黑压压的一片,如同吞噬黎明的黑夜,又仿佛汹汹的凄凉潮水,气势滔滔的朝四周涌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