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88章番外
    如同火焰泼到凉水一般,魂魄立刻冒出丝丝的白气,同时出凄厉的惨叫,形将消散一

    骷髅头蓦然张嘴,森白的颌骨上下滑动,一股看不见的诡异吸力喷出,所有的魂魄顿了一顿,紧接着,便如长鲸掠水一般,在凄厉的长嚎,被摄入骷髅头嘴里

    嘎嘎嘎……

    一阵怪笑,骷髅头得意洋洋,转过面来,眼眶的火焰愈明亮,看着萧天,半天不再动作

    萧天翻个白眼,“下来吧,乱叫什么,除了难听的很之外,一点也不吓人”

    怪叫嘎然而止,骷髅头窒了一窒,似乎是有些不甘,但又无可奈何,最终无力的咆哮了一声,慢慢缩小,变回挂坠的样子,重新回到萧天的脖子下面

    萧天眉头一挑,道“别装算,你刚刚吞了那么多魂魄,肯定没有全部化掉,快点弄出来,分我一半”

    骷髅头立刻抖了抖,眼眶里的火焰忽的就熄灭了,仿佛失去了灵性一般,死死地不再有回应

    “小气鬼”

    萧天喃喃嘟囔一句,但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只见风雨飘摇,不断有人从好处坠落,他知道此时绝非拖延的时刻,当即一掌拍在柳儿背上

    柳儿悠悠转醒,有些迷离,旋即就反应过来了,忙叫到“主人……”话音未落,一波浪头卷起,

    萧天脸色一变,道“先别说别的,抓稳我”

    眼见浪头再次袭来,饶是他有骷髅头护身,也不禁变了脸色,水势浩大,挡一次就勉强吃力,再来就真的挡不住了,更何况水里还有许多魂魄在作怪

    便在这时,半空好处飞过的一道人影,忽然停顿了一下,望着下方忽的出一声惊疑的语气,

    “咦?”

    声音并不苍老,听起来很年轻,听在萧天耳朵里,令他动作一顿,似乎这声音听过,虽然不是很熟悉,但绝不是毫不认识的人所出的

    他愣了一下

    便在这愣神的功夫,水浪轰然而至,眼看就要把他拍落水,半空里,忽然放下一条黑色的绳索

    上面的人法决一指,喝到“去!”

    黑绳索立刻晃了晃,神出鬼没的出现在萧天周围,饶了两圈,把他捆住随即向上一提,萧天和柳儿,竟被绳索捆着腾空而起

    紧接着,巨大的浪头拍下,将那节树干击碎

    萧天只觉得身形一轻,便不由自主的腾起,向上窜高,片刻后,去势稍缓,旋即落了在一柄宽阔的飞剑上

    飞剑上还站着个年轻的少年,一招手把黑色的神秘绳索收回,转而对着萧天笑了笑,道“怎么,不记得我了?”

    萧天转眼望去,顿时愣了只见那少年皮肤白皙,眼睛灵动,一身清淡的长衫服饰,年纪似乎和自己相仿,此刻正笑眯眯的打量着自己

    萧天愕然“好眼熟啊,你……哎,你不是那个、那个…哦,方诚,”

    眼前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在骷髅山遇到的那个,一同看春宫图的不良少年,墨道人的徒弟方诚

    方诚看着他,笑道“没错正是我,你想起来了?”

    萧天点点头,却问“你怎么会来这里?”

    方诚刚要回答,忽然听到风声,扫了一眼下方的水浪滔滔顿时神色一变,道“先离开这再说抓紧了”说罢,一道光腾起却是他脚下飞剑光芒大作,风驰电掣的向远处飞射出去

    萧天猛然一晃,险些从剑上掉下去,急忙抓着方诚的衣服

    一道流光划过天幕,远远的冲出洪水的覆盖范围,但却没有停下,一直又过了好几处人族聚居地,直到靠近一所普通的小镇后,才悄然落下

    “呼呼差点累死不过还好,总算逃出来了”方诚大口的喘气,将飞剑收起来,目光转过去看着萧天,问到“你怎么样?”

    萧天摊了摊手,“我自然没有什么事,只不过,你逃的也太远了些吧至于跑到这里来么?”

    方诚翻个白眼,撇嘴道“我这不还是为了你!”

    “我?”萧天倒是一怔,被这句话弄得懵了,不由问道“我怎么了?”

    “你怎么了?嘿嘿”

    方诚冷笑一声,“你的事我听说了,你是不是先后和好几个宗门有过交手?还用毒倒了不少的人”

    萧天愣了愣,“不错”

    “那就是了,”方诚看了他一眼,悠悠道“你知道么,有好几波人想抓你呢我带着你跑到这里来,就是因为这里偏僻,好躲起来”

    萧天却不以为意,“我为什么要躲,那帮家伙又不能怎么样我”

    “是么?”方诚反问了一句,继而目光扫过他,移到柳儿身上,看了片刻后,忽然笑了笑,“带着个女人四处闯,你小子可以呀,不过,你确定能安然无恙?”

    萧天一窒,旋即沉默了

    是的,他年轻气盛,方刚强横,不怕众人围攻,但带着女人,终归是多有不变,如果敌人不要脸,从柳儿下手,稍微用个计谋,他便束手无策了

    方诚叹了口气,“你呀,听我的,赶紧把这身行头换了,换个平常人的模样,装成个凡夫俗子,在这里躲一段时间,等风头过去了,或者是给这个女人安排好了庇护,再出来也不迟呢”

    萧天眉头皱了皱,转眼看向柳儿,柳儿默默的垂,静立无言

    “好了”

    方诚忽的叫了一句,“你好自为之吧,我还有事,先走了有机会再聊”说罢,一道流光腾起,冲天而去

    他走后,萧天脸色阴沉下来,眼睛里光芒闪动,似乎是再犹豫着什么

    柳儿却喏喏的开口,“主人,都是我不好,拖累了你请你责罚……”

    萧天摇摇头,直接打断她,道“算了,躲一段时间未尝不是好事,我也正好静下心来,安心修炼几天”

    柳儿问到“那接下来,我们做什么呢?”

    萧天把目光移开,四处扫了扫,看到在距离宜小镇不远,有块杂草地,虽然脏乱了点,但是地势还算平整,萧天路过这里停下脚步,盯着这片地所有所思

    忽然,他问“柳儿,你想当老板娘么?”

    柳儿愕然“什么?”

    破煞法杖重重往土里一插,地下轰隆一声巨响,四周为之震动,轰然塌陷下去,四处的荆棘野草野树顽石,纷纷受到一股诡异的吸力,仿佛被无形的大手扯住,生生拽入地下

    诡异的法力笼罩在这里,半晌后,原本脏乱的荒丘,变成了一块平整的开阔地

    三日后

    一座别有风味的小木屋搭建成功,矗立在这里门口敞开,挂着布幡和灯笼

    萧天正在屋里摆放座椅,柳儿转了过来,弱弱的问“主人,我这副模样可以吗?”

    听到声音,萧天抬头打量,见柳儿的样子一头秀随意披撒过肩头,只是略微有些彭乱,清澈的没有丝毫杂质的双眸,挺翘而小巧的琼鼻,灵动的耳朵虽然脸上有些灰尘,但是这些遮掩不住她令人心动的风华

    显然,经过一番打扮,柳儿的姿色更胜从前

    萧天看着她的模样,皱了皱眉头,这般漂亮的模样,似乎,不是什么好事,但他一时有说不出具体哪里不好,只得忽略过去

    两人忙活了几天,把木屋收拾妥当,桌椅买齐,便在门口竖了杆幡旗

    小店落座在镇子外不远的道边上,很快就有行人路过此处,见到这家新开的店,驻足果腹,生意便由此开张了

    生意虽然谈不上好,却也不冷淡,每天黎明柳儿就睡醒,她叫醒萧天,然后两人把肉食做好,萧天带着弓箭刀绳进山狩猎,柳儿则留在店里静等客人到来

    这样的日子虽然平淡,在萧天日后想来,却是美好的时光,可惜老天向来是刁难人的,好日子从来不会留给世人太多,很快麻烦就来了

    一天,柳儿正在店里擦桌子,四五个混混打外面进来,横刀大马的就坐在正对着门口的那张桌子旁,为的是个刀疤脸,长的很凶,这家伙歪敞着怀斜撇嘴,一看就不是善类

    刀疤脸来到店里,就拽过条板凳坐在屁股底下,四处打量店里他身旁几人有个红头的,也是一脸的坏样

    红毛见刀疤脸不说话,便开口叫“老板娘,过来伺候哥几个”

    柳儿看到这几个人凶恶,不敢怠慢,轻声问道“几位要点什么?”

    红毛转身问刀疤脸“刀疤,你想要点什么?”

    刀疤没有理他,反而盯着柳儿上下打量了一阵,开口问“你就是这家店的老板娘?”

    柳儿道“不是,我是店里的员工”

    刀疤点点头,继续说到“店老板哪去了?叫他出来见我”

    柳儿想了想,照实说“老板进山弄猎物去了,如果有什么事,你和我讲吧”

    “和你讲?”刀疤闻言笑了起来,他身边几个跟班小弟的也随着起哄

    刀疤露出一脸凶样,说道“看你这个样子,应该是个才出来闯荡的小妮子,今天疤哥我心情不错,不为难你,这样吧,等你老板回来,你告诉他,让他准备好钱,算是保护费”

    几个家伙在这里吃了一顿,也没有给钱就扬长而去,留下柳儿独自皱眉

    傍晚,萧天扛着两只野猪回来,柳儿把事情告诉了他萧天听后眉头紧皱“保护费?凭什么要我交钱?我又没要他保护,柳儿,不用理他,咱只管做生意”

    柳儿虽然有话想说,到最终没有说出来,她乖巧的点点头,暗祈祷希望能够平安无事

    第二天萧天也没有进山打猎,就待在店里后屋,想看看这帮人到底要干什么

    刀疤带着小弟再次来到店里,张嘴就问“钱准备好了吗?”

    柳儿没有答应,进屋把萧天叫出来萧天打量了这些人,片刻后问“什么钱?”

    刀疤站着没有说话,红毛转过来,道“保护费啊,昨天那小妮没告诉你吗?”

    “哦,她给我说了,不过我不明白,我没请你们保护,你们也没有看店的行为,哪里谈得上保护费了?”

    “哎,你奶奶的,我看你年轻,不愿意和你计较,你还来劲了你,我告诉你,疤哥不带人来给你捣乱,就算保护你了”

    萧天是毛头小子,不懂这些暗地里的勾当,他嗤笑一声,说道“我在这里开我的店,你在外面耍你的威风,井水不把河水犯,我用得着向你弯腰孝敬吗?”

    “我靠,今儿遇到个愣头青,”红毛转头问“疤哥,打还是不打?”

    刀疤使个眼色,红毛会意,迈步来到萧天近前,揪住萧天的领子,说到“我们弟兄在这一片收保护费,还没有谁敢不交,今天给你点记性,上你知道,出来混很凶险,别他妈给脸不要脸”

    红毛说着,一巴掌朝萧天脸上挥去,萧天伸手擒住了他的手腕

    红毛用力拽了拽,手丝毫没有抽回,便跨前半步,屈膝顶萧天的肚子

    肚子是人身上柔软的部分,萧天可不想吃这个暗亏,下意识的抬脚踹去,把红毛踹出去足有两米,红毛的身体倒飞,砸坏了两张桌子,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刀疤见到这一幕,眼寒光闪过,拦下了其他要前冲的小弟,对着萧天说“有种,但是我看你能坚持多久”说完,带着抬着红毛转身离去

    萧天不放心柳儿一个人待在店里,索性不打猎了,也守在店,防止刀疤带人来报复

    虽然之前打了不少猎物,店里有些存货,可以坚持一段时间,可是老这么被动防御也不是办法萧天暗自皱眉,刀疤却做出了新行动

    红毛带着几个混混来到店里,什么也不干,就是坐在门口,凶神恶煞的瞪着眼,有想来吃饭的,见到这种情景,都被吓跑了

    萧天把这几个混混轰出店里,他们也不走,搬了条凳子坐在店前,有人前来吃饭,就被他们拦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