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89章混混
    几日下来,萧天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柳儿不住的劝解安慰他一    混混们见萧天没有把他们怎么样,胆子渐渐大了起来,开始出言不逊,到后来就直接到店里拿吃的,摔碗,甚至调戏柳儿

    红毛带头调戏柳儿,柳儿奋力抵抗,挣扎半天才逃出他们的魔爪

    红毛一阵冷笑“这次没有得手,老子下次再来,疤哥说了,什么时候那小子服软,老子就饶了你们,走!”

    红毛走后,柳儿觉得受到了侮辱,没有和萧天说,反而一个人偷偷的躲在角落里掉眼泪,萧天察觉到这件事,攥紧了拳头

    第二天,萧天坐在店里最接近门后的那张桌子前面,手揣在身后,静等红毛到来

    红毛如期而至,他带着几个混混进店闹腾,一进门就看到萧天坐在面前,吓了一跳

    他被萧天踹了一脚后,心里产生了阴影,有些惧怕萧天,但是一想到有刀疤撑腰,胆子顿时大了起来,冷笑道“吆呵?今儿什么日子?这大老板怎么不当缩头乌龟了,竟然爬出来晒太阳,是不是到了产崽期,出来下蛋了?”

    他说完这些话,身后的几个混混立刻笑了起来,一齐起哄

    萧天静静的看着这一幕,没有说话,猛然起身,抽手把身下的椅子抓起,高高抡过头顶,狠狠的砸下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红毛只看到萧天起身,随即就觉到头上剧痛,两眼一翻,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头上的血哗哗的冒了出来,萧天脚下的地面很快就被染红了

    几个混混见红毛被打翻,微微一愣,随即抄起店里的东西,照着萧天就招呼

    萧天把椅子拎在手里,仗着自己力大,对这帮混混一顿狂揍几个混混想靠近,被萧天一椅子砸折了腿

    一力降十会,虽然萧天没什么特殊的武艺,但是他臂力惊人,这些街头混混平时欺负些老实人还行,遇到这种情况,只有挨揍的份了

    把这几个家伙全都打趴下,萧天把柳儿叫过来,问她“这帮人里谁欺负你了?”

    柳儿生性柔弱,没有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此时萧天脸旁溅上不少血,配上他背后的我要疯三个字,隐隐有种疯魔的雏形,柳儿犹豫半天,小心的看着萧天,弱弱的说道“他们已经受到教训了,以后应该不会再犯事了,放了他们吧”

    萧天沉默半晌,把这几人的手通通砸烂,然后将他们丢出店外,怒喝“滚,下次再敢来捣乱,就没这么便宜了”

    几个混混哀嚎着离开,把红毛丢下不管,然后回去向刀疤报信

    萧天不知道刀疤是怎么想的,等了几天不见他来报复,萧天也烦了,这段时间又有客人来吃饭,虽然不如开始时人多,但买卖好歹能做下去了

    店里的存货肉干很快用完,萧天嘱咐柳儿小心,他自己则背着弓箭进山打猎在他走后没多久,盯梢的混混就去给刀疤报信

    刀疤得到消息,眼闪过厉色,说到“这个小子不交保护费还不算,又打残了好几个兄弟,恼恨的是他力气大,老子不见得能治住他,这次他离开店里,兄弟们,走!去砸了他的店!”

    “好!”一帮小弟齐声答应,拎着棍棒,浩浩荡荡直奔萧天的小店而去

    到了那,刀疤一指柳儿,对手下小弟说“把那小妮先给我抓起来!”

    身旁一个胸膛上纹着狼头的小弟立刻走到柳儿身前,伸手绕到柳儿脑后,抓住她的头用力一扯“过来吧你!”

    柳儿是个弱的女孩,早就被眼前的众人吓懵了,直到狼头走到面前,才缓过神来,只觉得头皮一痛,就被狼头牵扯着来到刀疤面前

    刀疤伸手摸了下柳儿的脸蛋,说道“不错,挺滑的带回去,等我慢慢享用”

    狼头答应一声,把柳儿推走,刀疤大手一挥“给我狠狠的砸!”

    萧天在山里打猎,心渐渐感觉不对,他开始担心柳儿,柳儿毕竟是个女孩子,哪怕再小心,遇到混混也要懵,弄不好会被他们抓走

    想到这,萧天也不打猎了,急忙赶回小店,看到的只是满地的碎木头

    看到自己辛苦建造的木屋被毁成这样,萧天心里一阵难过,突然猫叫声响起,他猛然惊醒,木屋小店被毁,柳儿呢?

    萧天急忙低头,见那只从山林里抱回来的花猫正蜷缩在自己脚下,弯腰抱起猫,问“猫,你看到柳儿了吗?”

    猫没有动

    萧天又问“柳儿被混混抓走了吗?”

    这次,猫却意外的点点头萧天心里大惊,急忙挎着弓奔向宜黄镇那只猫一个蹿跃,跳到萧天肩膀上,蹲好,任由萧天带着它狂奔,却不曾失足摔下去

    萧天此时心里无暇多想,只求柳儿平安无事,来到镇子上打听,得知刀疤等人的落脚地点,急匆匆赶过去

    此时已是傍晚,街上行人很少,萧天躬身脚下疾驰,身上的黑袍子迎风乱摆,背后我要疯三个大字隐隐有要燃烧跳动的迹象

    萧天来到一栋废弃的宅院前住脚,躲在巷子里扒头打探,门口有两个混混来回溜达,看样子是在巡视

    萧天搭弓捻箭,虚瞄了一下,随即射出,嗖!一箭穿喉!

    另一个混混现不对刚要呼喊,萧天一箭射出,把他钉死在墙上

    花猫率先蹿上墙头,萧天翻身爬上去,打量院内东西南三面是空墙,北墙是一排屋子,里面灯光闪烁,有喊闹哭声传出,屋口有两个站岗的

    萧天侧耳听了一下,哭声似乎是柳儿的,他心大急,也顾不上打草惊蛇,抽出两根羽箭,收了两个站岗的性命,然后翻身来到院,紧跑两步来到屋前,一脚踹开门板

    屋门被踹开,屋内的人立刻被惊动,见到来人是萧天,纷纷抄起家伙,冲到屋外把他围住

    萧天四下看了一遍,没有现柳儿,便问“你们把柳儿弄到哪去了?”

    这些混混只是围住他,没有人回答,萧天心里暗暗焦急,背后突然传来拍手的声音

    萧天回头看,见刀疤在不远处冷笑,他身边站着个瘦高的年汉子,此人露出的神情冷漠,似乎不把刀疤放在眼里

    刀疤开口说到“早就料到你回来,老子特意设计等你,没想到你这么容易就计了,真是个没头没脑的傻鸟!”

    萧天握紧了手的弓,沉声喝问“你把柳儿弄到哪去了?”

    “嘿嘿,她就在这里,等我把你弄残废了,会让你看到她的,会让你看着她服侍老子,给老子舔鸟!哈哈!”

    刀疤故意拿话激萧天动手,他认为只要萧天生气了,就失去理智,失去理智的人,力气再大也没有多大威胁,可惜他想错了,他这个错误的想法,导致了一帮人丧命

    这时狼头说话了“刀疤小心,这小子手里有弓,刚才死了四个弟兄了!”

    刀疤闻言脸色一冷,挥手示意小弟们下杀招,他自己则退到后面,那个高瘦的年汉子,也随着他向后退

    众混混虽然不知道萧天的厉害,但是见到老大如此慎重对待,也不敢大意,一个混混拎着棍子上前试探,没等他靠近,就被萧天一箭射穿了腰肋,疼得倒在地上不起来

    萧天之前射杀几人是出于无奈,如今他不想多杀人,这些人罪不至死,能留情就留情腰肋这个地方是人体的轴,被射穿后,人不会立刻死去,但会失去攻击能力,又有几个上前试探,都被萧天射倒

    众人见萧天有弓箭在手,单人不能靠近,便一拥而上萧天抓出箭筒里的箭,奋力甩出,顿时有两人失去了攻击能力

    萧天瞅准了一个最前面的混混,猛得一弓抡过去,把他楔翻,抓着他的一条腿,把他抡起来当棍子使

    这个混混虽然被楔翻了,但还是活着的人,哪受得了萧天这般举动,嘴里不住得哀嚎求饶

    萧天不理会,抡着他的竖砸横扫,耍得呼呼带风,好像体内有无穷的力量混混是个人,比棍子要大的多,用他当兵器攻击范围也大,一时间无人能靠近萧天的周身

    刀疤见到这种情景,咒骂了一声“他奶奶的,我就不信这么多人都拿他没办法,妈的,动刀子!”说完,他出一柄,冲了上去

    其他小弟见到老大动刀,也纷纷丢掉手里的棍子,掏出,围住萧天

    萧天见刀疤脸动刀,急忙抽回手的混混格挡,嗤啦!

    一道深深的伤痕留在混混腰上,血立刻涌出,萧天抓着他的手慢慢被染红了

    上!刀疤一声令下,众小弟拿着朝萧天捅去

    萧天双拳难敌四手,很快就挨了一刀倒是奇怪的是他的衣服,任凭刀划在上面,却没有丝毫开裂

    那个瘦高的年人见到这一幕,眼精光芒过,伸手把挡在他身前的人扒到一边去,说道“都躲开!”

    众人一愣,看向刀疤,刀疤点点头,众混混才退到远处,但仍然小心的戒备着

    萧天此时并不好受,他被这么多人围攻,虽然有这套怪异的衣服保护不会被捅伤,打在身上的疼痛却是无边回避的

    他紧盯着眼前的年人,心里没来由的产生一种危机感,好像此人比这些混混加起来还要厉害

    年人看着萧天,缓缓开口“你身上的衣服哪来的?说出来,我能饶你不死,甚至帮你除掉刀疤!”

    刀疤听后一哆嗦,看样子极其害怕,却没有说出什么

    萧天没有被此人蛊惑,反而问到“你是谁?”

    “你可以叫我,彭宇”彭宇顿了一下,接着说“只要你能告诉我,我可以保证,那个女孩安然无恙带上来”

    彭宇一招手,有人把柳儿带了过来,萧天看了看,柳儿被捆住了,问到“你没事吧?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柳儿眼含泪,摇头说到“没有,我还好”

    萧天看向彭宇,道“放了柳儿,她是无辜的”

    “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她现在我手上”彭宇说着,抬手掐住柳儿的下巴,威胁道“只要我一用力,就可以捏碎它,如果你不信可以试试”

    萧天看了看柳儿的模样此时柳儿被彭宇掐住下巴,脸因为疼痛而变得煞白,眼眶里泪珠不住的打转

    萧天心不忍,说道“好吧,我告诉你,但你要放开柳儿”

    “好”彭宇闻言,眼闪过一丝狂喜,松开了掐住柳儿下巴的手

    萧天说“这套衣服是我在山里打猎时捡到的”

    此时的萧天心里不再像刚开始醒来那么单纯了,经历了几件事,渐渐向成熟迈进他当然不会说出实情

    闻言,彭宇一怔,问道“捡的?在哪捡的?”

    萧天继续撒谎“我那天正在猎野猪,一阵风刮过,这件衣服就落到我身边,我看它样式新奇,就把它捡回去了”

    “这样啊…”彭宇低头沉吟,突然伸手抓向萧天,喝道“你可以去死了!”

    萧天急忙倒退,但是彭宇的手掌上出一股气浪,追到萧天身上,把他撞飞

    砰!

    萧天倒撞在墙上,才止住身形,嘴角渗出血迹,冷眼盯着彭宇,他知道此时说什么都没用,对方都不会放过自己和柳儿,必须玩命了

    彭宇见到萧天还能站住,微微一怔,说到“小子身板不错嘛,了我一掌竟然只是稍微流了点血,看来并不是一般的愣子,可惜,你遇到了我,还是乖乖的见阎王,把衣服留下吧!”

    他这句话有些歧义,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劫色,可实际上,他却是下了夺命的很手

    只见他立掌成刀,猛然劈出,一道约有丈的长气浪,如刀刃般冲着萧天斩去

    萧天刚才吃过闷亏,见这次的攻击比之前威势还要惊人,他不敢怠慢,急忙就地翻滚,躲开气浪,回头看墙上留下道一丈长的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