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90章狂暴
    彭宇见萧天躲过气浪的身形很狼狈,不由嗤笑一声“似你这般如驴打滚,我看你能躲过几次攻击!”说完隔空一顿狂砸,拳头上射出十余道一丈长的气浪,照着萧天打去一

    萧天连连躲避,终究是反应慢了些,被一道气浪扫后背,血立刻就吐了出来

    彭宇突然脚一跺地,脚下地面爆出气浪,他借反震之力,一个跨步蹿到萧天身前,右脚猛然踢出

    萧天身体被他一脚踢起,飞出去足有五米,重重的摔落在地上

    彭宇再次赶到萧天身前,抬脚踩在萧天的胸膛上,用力下碾,嘴说到“小子,去死吧!”

    柳儿看到这一幕,急的乱晃,奈何她被捆着,无法过去帮助萧天

    萧天哪受的了这样折腾,只觉得气息不顺,胸内憋屈,眼睛一翻昏死过去了,怪异的是眼睛刚闭上,随即睁开,但此时的萧天像是变了个人一般,眼寒光闪过,伸手抓住了彭宇的脚脖子,往回拽着,使劲一抡

    彭宇觉得双脚离地,随即就摔在地砖上

    萧天猛然从地面跃起,脚踩着彭宇的胸膛,手抓起他的腕子,用力向上提,竟然把彭宇的胳膊整个拽了下来!

    看热闹的人吓得纷纷后退,这种血腥的场面,哪怕是刀疤脸也没有见过,一时间愣住了

    啊!彭宇出一声惨叫,随着这声惨叫响起,萧天像是受到了刺激,双眼立刻变得猩红起来,身后的荒魔龙四字跳动起来,和之前那次狂的情形差不多

    此时的萧天没有完全狂,意识还算清醒,丢掉手的胳膊,一脚踢昏了彭宇,他闪身来到柳儿身边,挥手削死了看守柳儿的混混对,就是削,手掌如锋利的刀片划过那混混身上

    扑通!混混倒在地上,身体分成两段,两节尸身断口处,犹如刀切的那么平整,看得众人一愣

    血流的到处都是,柳儿的脚下立刻变成暗红色,她一个女孩胆小,顿时昏了过去

    萧天也没有闲心去想自己怎么会变得这么厉害,因为他感觉到剧烈的头痛,同时烦躁狂暴的情绪充斥着的内心,他只想把柳儿送离此处,免得狂之下失手杀了她

    一阵无名的愤怒传上心头,萧天意识渐渐迷失,脸上的冷漠杀意越来越浓,一个爆步来到彭宇身边,狠狠的踩了下去,彭宇之前被他踢晕了,此时正躺在地上昏迷不醒,浑然不知死神降临了

    萧天一脚踩下去,彭宇登时被他踩爆了,身躯化作碎肉夹杂着劲风四散射出,血呲了众人一脸众混混被萧天突然爆的血腥手段吓到,顿时一阵骚乱,返吧见萧天此时犹如疯魔般,不敢和他硬碰,便混在人群想趁乱逃走

    萧天一声低吼,隐隐有龙吟传出周身爆出青灰色色雾气,似乎有狂的迹象

    那只花猫自从上了墙头就没有下来,萧天打斗时它一直在上面看热闹,如今见萧天要狂失控,花猫立刻叫了一声

    “喵!”

    这声猫叫不同以往,沙哑无比,犹如古老的禁咒吟唱,虽然难听却透漏着玄奥,声音在这黑夜回响,显得诡异瘆人萧天听到这声猫叫,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眼渐渐恢复了清明,随即感到体内乏力,身子一软,摊坐在地上

    返吧此时也缓过神来,盯着萧天看了半天,但是不敢靠近,生怕萧天突然暴起把他杀了

    众混混一齐看向返吧,问“返吧,怎么办?”返吧犹豫半天,脸上挤出笑容,对着萧天说到“兄弟,之前是我错了,不知道兄弟有如此手段,得罪你,在这,我给你赔罪了”

    说完,返吧弯腰拱手,萧天见此情景愣住,随即脸上露出愤怒的神情,喝问“你说的轻巧,难道凭你一句话,之前的那些事就算了?我的木屋被白毁了?柳儿也白被你们抓了?”

    返吧说到“兄弟,不要动怒,之前不是不知道兄弟你的手段嘛,若是知道,我怎么敢动你?这样吧,明天我让几个兄弟过去,帮忙重建一个赔你”

    萧天冷声说道“听你的意思,好像是谁强横,谁就应受到尊敬,不管他做什么,都是对的”

    “不错!这个世界本就是实力为尊的,谁的拳头硬,谁说的话就对,做得事自然无人责怪”

    萧天责问“照你这么说,如果有实力通天的人,他把一切都毁了,那也是对的?”

    “当然这个世界的道理本就是由强者说了算的,权利,财力,武力代表着世间的三道法则,谁能得到它,谁就能享受美好的一切”

    “难道人心都坏了吗?就没有人出来主持正义吗?”

    返吧嗤笑一声“切!不是我笑话你,一看你就属于那种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没有经历过人情世故,现在,哪有那么多好人?正义之士?鬼才见过!你知道你的木屋被砸时,围观的人是怎么样的吗?他们没有一个出来阻劝,反而拍手起哄看热闹!这个世界,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美好,别傻了,醒醒吧!”

    萧天本就迷失了部分记忆,自从山坳醒来后,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不全,又经过麻杆子下毒的事件,心里已经产生阴霾,被返吧这么一蛊惑,内心对生活阴暗的片面观念,渐渐的占据了主导地位

    返吧见萧天沉默不语,继续蛊惑道“我知道你不会立刻相信,如果有胆子,明天跟我走一趟,咱去各个地方逛逛,看看是否如我所说的这样哦,我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坦白告诉你吧,我看你手段惊人,想收你做副手,怎么样?”

    萧天低头考虑了片刻,说到“明天我跟你去各处看看”然后抱起柳儿,转身离开,花猫跃到他的肩头,继续趴着睡觉

    木屋被砸毁,无法居住,萧天也没有回去,直接在宜黄镇上找了家旅馆,由于出来的匆忙,他身上带的钱不多,仅够开一间房的,他犹豫片刻,就和柳儿同屋休息

    柳儿此时仍然昏迷不醒,萧天也没好意思脱人家衣服,直接把柳儿放躺在床上,给她蒙了被子自己则坐在椅子上,陷入沉思

    萧天看到彭宇出气浪攻击后,心里就产生疑问,本想日后找机会问问他是怎么回事,不料突然狂把他杀了

    萧天暗想自己狂时周身有气雾爆出,这一点倒是和彭宇很相似,难道自己和他是同一类人?

    萧天扯了扯身上的衣服,很柔软,可就是这么柔软的布料,刀竟然捅不破,怪异的事他又想起那只猫,记得当时自己狂性作,听到猫叫就安静下来,那只猫不一般啊

    想到这,萧天四处打量,现猫仍然趴在肩头睡觉萧天耸耸肩,这只猫竟然如沾在肩上一般,任凭摇晃,就是掉不下去

    怪事!

    怪事到处有,唯独自己这里特别多,萧天伸手把猫抓下来,瞪着它问“你究竟是什么?”

    猫没有理他,继续酣睡,萧天扒拉它半天,也不见它醒来,顿时郁闷了

    柳儿睡醒睁开眼睛,见自己躺在陌生的床上,急忙起身打量四周,见到萧天在这,心里才稍微放松,片刻后像是想起些什么,急忙查看自己身上,现衣着还算整洁,才长舒一口气

    柳儿脸上泛起潮红,猛然想起昨天晚上的事,见萧天坐在椅子上不动,急忙关切道“主人,你没事吧,受了什么伤吗?”

    萧天想事情太投入,没有觉柳儿醒来,被她说话的声音一惊,顿时回过神来,脸上露出难以名状的神色,说到“我没事,你醒了就好,今天不要出去了,桌上有钱,自己去买些早点吃吧”

    说完,萧天转身离去,柳儿觉得萧天好像变了,至于哪里变了,她一时也感觉不出来,但是却认定,萧天不再是以前那个纯朴善良的大男孩了

    萧天随意找了家饭馆,胡乱的吃了口东西,就靠在椅子上等待,饭店的老板见他神情怪异,也没有催促他,任由萧天占着个座位呆

    一直等到天快黑的时候,刀疤一挑门帘进来了,四下看了一遍,找到萧天,迈步走到近前,说到“萧天,怎么样?跟我干不?”

    萧天站起身,额前的长垂下,半遮住了他的眼睛,使他整个人看起来有点放任自流的意味他低声说到“你不是说要带我去各处逛逛吗?走吧”

    刀疤听了这句不像回答的话,微微一怔,随即脸上露出笑容,说到“好,我带你去看看”

    这个宜黄镇本就是各种不安分的人聚集的地方,萧天在这里认知外界,理所当然的被带坏了

    刀疤这次没有带很多小弟,只带了三五个贴身的跟班,萧天跟在他身后,来到一家妓院

    萧天抬头看看,认识,留春楼,上次来时是胖刀、麻杆子带自己来的,如今自己再次来到这里,胖刀两人却由恩人变成仇人,死了

    刀疤说“萧天,进去吧,我让你看看人心是什么样的!”说完,他领头进去,众人跟着

    妓院的老鸨见刀疤到来,不敢怠慢,急忙堆起笑容,说道“幺,今儿是什么日子?刀疤有兴到这来玩?”

    刀疤一摆手,说道“闲话少说,给我叫个姑娘来,见到这来!”

    “好哩!”老鸨答应一声,回身喊出位妓女

    刀疤二话不说,照着妓女脸上就是一巴掌

    萧天正诧异他为什么这样做,只听刀疤说“老鸨,我打她一巴掌,是我错了还是她错了”

    老鸨也是一愣,随即回过神来,笑嘻嘻的说到“幺,凭您刀疤的身份,打她一个妓女,当然是她错了”

    刀疤大笑,回头看向萧天,道“看了吗?这就是现实!我比她强横,所以我就是对的,煽她一巴掌,是她自己的错!”

    然后走到萧天身边,在他耳旁轻声说到“知道老鸨为什么这样认为吗?那是她害怕我,她怕我率人砸了她的妓院!”

    萧天沉默半天,说到“这是一个妓院,里面的人不是正常人”

    刀疤笑道“好,换一家!”

    刀疤带着萧天来到一家酒馆,让人把老板娘请来,说到“陪我睡一晚,怎么样?”

    老板娘脸色一寒,说到“我不是个随便的人”

    刀疤没说话,直接扔出一小袋钱老板娘看了里面的东西后,立刻就变脸了,娇羞的说道“今天晚上我是你的人”

    萧天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刀疤嗤笑,为了更加刺激萧天,他又扔出一个钱袋

    老板娘更加娇羞“今天晚上不要把我当人”

    刀疤继续扔出钱袋,老板娘说道“今天晚上随便你来多少人!”

    最好刀疤拿出一个金饰,丢在桌子上,老板娘差点扑到他身上,疯狂的说到“今天晚上不管你来的是不是人!都行!”

    酒馆的老板一直在旁边看着,见自己的老婆说出这种话,丝毫没有愤怒的神情,好像是本该如此一般

    萧天看的目瞪口呆,刀疤拍拍萧天的肩膀说到“看到了吗?人都是唯利是图的,有钱也算是强者,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信的话,咱可以再去别的地方看看”

    …………

    这个宜黄镇本就是各种不安分的人聚集的地方,萧天在这里认知外界,理所当然的被带坏了

    跟着刀疤转了一夜,萧天见到此处的人贪婪自私的阴暗面,他的心里也渐溅变得冷漠起来

    刀疤说到“行了,逛了这么多地方,看了这么多人,你也应该认清这个世界了怎么样?跟我干不?”

    萧天突然笑了起来,刀疤心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只听萧天说到“世人不分对错,只认实力为尊,我为什么要在你手下当小弟呢?”

    刀疤猛然一惊,在想动就不敢了,因为萧天突然出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刀疤心后悔,本以为萧天就算学坏,也不会太过,没想到变化如此之大,一夜间就如同变了个人

    常言道人生像山,从善如登,从恶如崩一个人想要由坏变好,很不容易,想要由好变坏,却只是一瞬间的事,更何况萧天体内有禁忌力量,时刻影响着他的情绪,他变得冷漠心狠,也是正常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