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92章魔龙
    老流氓说完,作势欲搂柳儿,柳儿吓得急忙后退,萧天脸色一冷,把铁锤重重的杵在地上,走到近前,一拍桌子一

    啪!

    桌子是木头的,并非铁铸,哪经得住他的神力,受此重击,哗啦碎了一地,几块木板散落在老流氓身前

    老流氓在桌子破碎的那一刻,挥甩袖子,一道劲风把桌子上的铃铛和幡高高卷起,然后伸手接住,慢慢说道“年轻人就是火气大,动手也不说一声,这幡和铃铛可是宝贝,不能掉落在地上受到侮辱的”

    萧天冷然说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是不要碰柳儿,她是个好女孩,比你的铃铛还要珍贵,更加不能受到侮辱”

    老流氓微微一怔,随即把铃铛收起,笑道“有意思,有意思,看你一副痞子混混的样子,没想到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有趣不过想要守护女孩,没有实力是办不到的,老夫现在就是摸摸这女娃,想要守护她,来啊,让我也看看你究竟有多大能耐”

    老流氓故意抬手摸向柳儿的脸蛋,萧天一个跨步逼到近前,出手抓住老头的手腕往外拽老流氓感受手臂上传来的巨力,他一呆,紧跟着就反应过来,胳膊动了动,手臂上肌肉一绷,似乎有无穷的力量

    萧天使劲拽了半天,竟然丝毫没有拽动老流氓猛然攥紧拳头,胳膊上立刻爆出一股气雾,把萧天抓在上面的手震开

    老流氓动作不停,震开萧天的手掌后,抓着幡横扫,萧天头一次被人在力量上压制,微微愣住,被一幡扫半胸,倒飞出去,摔落在五米开外的土地上

    萧天站起身,揉了揉胸膛,胸膛一道阴红的印记,显然这一击力道不小

    萧天想起刚才老头手臂上爆出的气雾,知道自己遇到修炼者了,心凛然,抓起杵在地上的大锤子,对着老头就抡了过去

    老流氓嘿嘿一笑“动家伙了?嘿嘿,老夫陪你玩玩”说完,他把幡插在一旁,起身站好,准备空手对付萧天的铁锤

    锤子猛然抡来,老流氓闪身躲过锤子头,手抓着锤柄用力往外一拽,萧天用力过猛,脚下不稳,顿时被前冲的惯性力带了出去

    老流氓看着摔趴在地的萧天,说道“再来”

    萧天也不客气,抡动大锤就砸,奈何老流氓身形敏捷,每次眼看就要砸他,他都能在关键时刻躲开,并借力把萧天甩出去

    萧天被他摔了五十多次,身上全是土,原本黑色的袍子也变得土了吧唧的,老流氓看着他这副熊样,讥讽到“你连我一个糟老头都打不过,何谈保护别人?”

    闻言,萧天慢慢爬起,解开缠在锤柄上的铁链,抓住一头,卯足了力气把大铁锤抡了起来

    萧天先把铁锤空抡了三圈,锤子呼呼带风,带出的残影在周身围成一道模糊的铁墙,看起来气势惊人他觉得蓄力够了,便对着老头,把大锤甩出

    大锤带起铁链夹杂着劲风疾射出,犹如一颗流星,对着老流氓狠狠的砸下来

    老流氓嬉笑的神色收敛,看着锤子当头落下,猛然伸手托住它,砰!锤子的去势被止住,所带有的残余劲风力道即刻向下散开来,吹的老流氓袍子鼓荡,扬起一地黄尘

    萧天见如此重击都被接下,心顿时一沉,猛的一抽链子,把铁锤拽回,抡了几圈再次甩出

    老流氓见萧天不死心,脚一跺地,地面产生龟裂,一道劲风涟漪在他脚下产生,震的空间微微波动,气浪形成奇异的波纹,在身前交织成一个金刚虚影,锤子砸在上面,立刻被磕飞了,显得萧天颇有些不自量力的意味

    萧天瞪着金刚虚影,心暗惊这就是修炼者的手段吗?可怕

    金刚虚影随即散去,老流氓捋了捋下巴上稀疏的胡子,轻蔑的说道“如果你就这点本事,还是乖乖的离开吧,这个女娃交给老夫,嘿嘿,让我来照顾她”说着,老流氓伸手隔空一抓,柳儿就被吸到他身边,他用枯瘦的指划了划柳儿的脸蛋,赞叹道“哎呀呀,好水灵,挺嫩!”

    听到老流氓调戏的话,柳儿脸色羞红,想要挣脱他的手掌,却现自己身形被禁锢住了,委屈愤怒加上无力感,柳儿的眼泪不争气的涌了出来,强忍着泪在眼眶里打转,不让泪珠落下,呆呆的看着萧天,一句话不说

    萧天心里很不好受,虽然没有和柳儿生什么,可是一见到她被欺负,心里就会产生焦躁,不由自主的去保护她

    萧天虚眯着眼睛,额头的黑垂下,遮映的脸上一片阴霾,他努力的回想不愉快的事情,使自己变得烦躁起来

    随着烦躁的情绪涌上心头,萧天浑身散出一股狂暴的气息,令四周即刻变得沉闷了许多,这种压抑的氛围,似乎昭示着有凶物即将出世

    老流氓眼一亮,仔细盯着萧天,顺手把柳儿推到身后,以防动手时伤到她

    萧天突然暴起,抖动着铁链带起硕大的锤头,疯狂的挥舞,他眼睛此时虽然没有变成红色,但是背后的字迹却隐隐跳动,体内一道青色的能量线路出现,顺着他的手臂灌入铁链,一直延伸到锤头,龙吟声响起,锤子表面红光大作,如同一块烧红的陨铁疙瘩,带着乌黑的铁链,幻化成肆孽狂的蛟龙,脱离了萧天的手心,张牙舞爪的扑向老流氓

    刀疤等旁观的混混早就被这种庞大的气势吓傻了,个个傻站着呆呆的看

    老流氓脚下蹬地,冷哼一声,鼻子里冒出两道雾气,在身前幻化成龟壳形状的护盾

    嘭!铁锤所化的蛟龙撞在上面,爆出一股气浪,以可怕的度向外扩散横扫,掀动的方风起,卷的黄土满天

    蛟龙僵持了片刻,变掉落在地上,现出锤子原形而老流氓幻化出的护盾则纹丝没有改变,只是他身前的土地寸寸崩碎

    萧天见如此情况都没能伤到老流氓分毫,心恼怒,眼里立刻就变成了猩红色,一招手把锤子摄到手心,再次狂舞,打算继续和老流氓拼命

    嘭嘭嘭!三声闷响,背后的荒魔龙四字化开,变作三条青龙,张牙舞爪嘶吼而出,萧天的气势猛然攀升,一道光柱自体内产生直冲霄汉,天上流云转动,云海翻腾,他举起手的铁锤,四周空间一阵波动,无数条青色的气流汇入手,锤子表面放起光芒,照得人不敢直视

    老流氓见到萧天眼睛变红,便知道他已经入魔了,又见三条青龙虚影出现,心一惊,立刻虚空画出一道古怪的符,打在萧天身上,青龙虚影立刻消散,老头出声喝道“如果你想变成疯魔的话,就继续动用体内的禁忌力量吧!”

    萧天听到这句话,犹如霹雷盖顶,身形猛然止住,眼恢复清明,但仍然冷森森的盯着老头,一句话不说

    老流氓被他看了半天,实在觉得别扭,说到“行行行,我不动这个女娃了,你别瞪我了,瞧你那个样,玩了命的吓人,看得老子怪瘆得慌”

    萧天等柳儿躲到自己身后,脸色才有所缓和,但仍然冷冷的问道“你知道我体内是怎么回事?”

    老流氓一撇嘴“你这般霸道的喝问,是请教老人问题的态度吗?”

    “你这副流氓的行迹,也不是老人家应该做的”

    “你懂个屁!老夫这是游戏人间,算了,不和你闹了”老流氓忿忿过后,神情严肃起来,手捏法决,身上爆出一股黑雾,伸手一招流氓幡遥遥受到感应,晃了两晃,猛然从土里拔起,飞到他的手

    萧天以为老头要再次动手,心不敢怠慢,把大锤横在身前小心的戒备着

    只见老头身上的黄袍鼓起,口念念有词“往者见兮今者追,迷途之人胡不归?时辰已到,还不醒来?!!!”

    他最后这一句喝问用上了爆破音,萧天被他一吼,微微镇住,流氓幡射出两到无形的波纹,一道进入萧天体内,一道进入柳儿脑两人只觉得一阵头晕,身形不稳摔倒在地

    老流氓没有动作,只是站在那里静等,片刻后,萧天和柳儿缓缓站起,同时也恢复了记忆

    萧天稍微一思索,就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当时在落叶城,这老流氓暗算自己,把自己和柳儿抓住,不知用什么办法抹去了记忆,然后把两人丢到宜黄镇附近

    想明白这些以后,萧天脸上微寒,盯着老流氓喝问“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作弄我们?”

    老流氓一撇嘴“怎么能说是作弄呢?老夫这是帮你们!!”

    萧天一怔,老流氓的这种行为怎么想也和帮忙挨不上边,不由问道“帮我们?”

    “对!”

    “你哪里帮我们了?”

    老流氓道“当时你在落叶城,是否问过我如何维持生计?”

    “这,”萧天点点头,默认老流氓又问“你现在能否养活自己了?”

    萧天看了看木屋小店,道“能”

    老流氓一摆手,道“这不就得了?!若非老夫帮你们,你们如何能做到这些?难道这不算帮你们吗?”

    萧天想了想觉得老头说的有几分道理,又觉得仍然不对,便问“就算你要帮我,也不用抹去我的记忆吧?万一出了意外,怎么办?”

    “不会的,老夫给你穿上了金缕衣,一般的兵器是伤不了你的,更何况老夫一直在暗监视,你出不了什么意外的”

    经历了这些事情,萧天也不再像以前那么好糊弄,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怪衣服,觉得老头的话有几分可信,但仍然有古怪,便问“你会这么好心?”

    老流氓诧异的看了萧天一眼,心道这傻小子变聪明了,“当然不会单纯帮你那么简单,不过,具体的事情,是不是该请老人家我进店坐下谈啊?”

    萧天虚眯着眼考虑了一会儿这老家伙实力远自己,如果想害自己应该早就动手了,不会跟在这磨叽,既然他肯说明缘由,应该没有恶意,想到这,他冷哼一声,率先带着柳儿回到店内

    老流氓啐了一口,随后也跟进木屋小店

    萧天扔给老流氓一张桌子和几块熟肉,老流氓也不介意他态度恶劣,直接抓着熟肉吃了起来,嘴里一边嘟囔着“嗯,为不错,话说,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不如此做,怎么能激你体内的魔龙精魄呢?如今你双臂有千斤之力,魔龙的力量你也能掌握些皮毛,不再是以前懵懵懂懂的傻小子了”

    萧天看着老头这幅吃相,心暗暗鄙视,嘴上却说“你觉得我会信吗?你一个老流氓会这么好心帮我?说,到底打的什么坏主意?”

    “切,老夫用的着对你撒谎吗?”老流氓不屑的讥讽,随即顿了一顿,接着说道“不过,老夫帮你,确实有别的目的”

    “哦?是什么?”

    “老人家我和你师父有旧,也不骗你,老夫之所以帮你,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萧天听说老流氓认识自己师父,不禁一愣,随即问道“不知道…前背名号是什么?”

    “老夫不告诉过你嘛,名号叫老流氓,这孩子怎么年纪不大,记忆不好?”

    萧天仔细思索脑海的记忆,似乎是有这么回事,师父从前例举世上不可以招惹的人,其就提到过老流氓的名号,不过在落叶城里,自己一时没有想起来,所以才唐突了老流氓

    如今知道老流氓是师父的旧识,萧天不敢怠慢,连忙上前施礼,道“晚辈无知,之前唐突了前辈,还请前辈见谅!”

    “罢了!”老流氓摆摆手,示意他坐下,道“我和你师父不过是一般交情,你不必行大礼,我帮你也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主要是想让你帮我办件事”

    萧天见老流氓承认和师父交情一般,心对他的话又信了几分,但听他说有事要自己帮忙,心疑惑,不由问道“老前辈,不知你要我帮你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