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93章下山
    通天峰,蒙初大6第一山脉“万兽山脉”的主峰,之所以有通天的称号,是因为此山无可匹及的高度一

    大6上崇山竣岭不计其数,单论高度,通天峰排第一甚至有句戏言通天峰为什么冷?因为山太高,快插到太阳,所以太阳吓跑了

    在通天峰的峰顶,有千百条纤细的银白色软丝垂下,如倒挂的九天悬河,一直落到山脚下在山峰的阴面,有个穿着兽皮砍肩的萧天抓着这些银丝,手脚并用的向上攀爬,从他矫健的动作可以看出,不是第一次爬这座山

    “嘿!努努力!今天争取用两柱香的时间爬完它”萧天甩了甩头上的汗珠,自言自语的嘀咕,而他的背后,还绑着一块石头,如果有外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吃惊的说不出话,单独爬通天峰已经是极难的事,更何况还要负重攀爬

    萧天耸耸肩,用他那健壮的胳膊抓牢银色的软丝,双手来回倒换,脚下蹬着峭壁,一步步的往上提升,随着汗珠的不断滚落,他离山顶也越来越近

    终于,在他坚持了两柱香的时间后,爬上了山峰的顶部

    峰顶上没有秀丽的风光,只有一个枯瘦的老头在这里闭目打坐,老者须皆白,脸上布满了沧桑,眉心处有个青仙印记,身穿一件鹤羽袍,而从峰顶垂下的银色软丝,则是他的胡子

    萧天喘了两口气,把背后的石头卸下,来到老头面前,说道“师父,我爬上来了”

    老头这才睁眼看,对着萧天打量了一阵,缓缓开口“不错,比昨天快了一些”

    得到老头的夸奖,萧天脸上顿时露出笑容,转到老头背后,用手给他捶背捏肩,问道“师傅啊,今天教徒儿学什么?”

    老头享受着萧天的伺候,脸上却浮现出一丝忧虑的神色,听到萧天的问话,忧色随即隐去,问道“萧天,你多大了?”

    萧天心感到奇怪,自己是师父一手养大的,若问年龄,师父应该心里很清楚才对额,平时里师父只是传授功法,从来没有问过这些的

    虽然感到有些不对劲,但他还是老实的照实回答“徒儿十五岁了怎么了师父,有什么事吗?”

    老头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反而岔开话题“萧天,你的风引术练的怎么样了?”

    萧天一听师父要考自己功法,立刻说道“师父,您就瞧好吧,看我的!”说着,他收回给老头捏肩的手,左手虚空画圈,右手在胸前结个歧黄印,默运功法,周身数道淡青色的气流汇入他的手,指尖泛起青芒,片刻后手心出两道淡淡的青翼虚影,喝道“疾!”,随即把风翼打出

    青翼一离开手掌,立刻崩散化作一股风,顺着老头的脖子向前冲出,把老头的银须吹起,只见银须如同一道匹练,自下巴处向上顶起一个拱,由峰顶直达山脚下,远远望去,就像是有人用神笔在通天峰旁画了一道大银弧

    “嘿嘿,师父,我的风引诀厉害吧?”

    “顽皮!”老头抬手绕到脑后,在萧天头上敲了一下,道“不过是刮起些许小风,就自以为不得了了?站到一旁,看为师给你演示一遍”

    萧天揉揉头,乖乖的站到一旁看着,老头站起身,微微晃头,下巴上的胡须飞快的倒缩而回,再看时,只垂到胸口处,不在像瀑布那么夸张了

    老头并没有像萧天那么复杂,只是一挥袖子,顿时爆出大股的青色气雾,气雾翻滚之间,幻化成一只十余丈大青鸟出现,青鸟大翅膀齐煽,狂风大作,只顷刻间,此处就变得天昏地暗了

    萧天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师父做法,但仍然被这种叱咤风云的大手笔镇住了

    老头回头看了看萧天震惊的样子,然后一挥袖子收了神通,道“长风九万里,才算小成,你的那点风力,不过是皮毛而已”

    萧天脸上露出苦色,“师父啊,我是按照你教的练的,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呵呵!为师多大年纪了?你才多大?放心吧,以后时间还长,总有一天,你也能达到我这个地步的”老头出言安慰,但见萧天仍然闷闷不乐,便岔开话茬“萧天,今天为师教你一门新本事”

    萧天一听有本领可学,立刻来了精神,忘记了之前的疑惑,瞪着两只大眼,头连点“师父要教徒儿什么?”

    老头身形闪烁来到萧天背后,道“坐下”萧天依言坐好,老头也盘坐在他身后,枯瘦的双臂推出,掌心贴在萧天的背上,道“荒,无上神通,能施造化之法,有逆转阴阳之功,以修炼元气为主,杂揉各类法门……”

    在老头讲道时,顺着他枯瘦的双臂,一道道青色的能量贯入萧天体内,萧天起初认真听师父说法,没有察觉什么不同,渐渐的觉得身体燥热,好像有一团火在身体里燃烧,便问“师…师父,我觉得好热,这是怎么了?”

    此时老头牙关紧咬,紧闭双目,头上大颗的汗珠滚落,显然他做的这件事也十分吃力,一身鹤羽袍无风自鼓,颌下银须飘摆,道“忍住!不要喊出声!”

    萧天听得师父声音严厉,不敢怠慢,体内燥热,他把手抓在大腿上,五指狠狠的陷了下去,传来的剧痛,使他保持冷静,咬牙坚持,继续听师父讲道“我传你的这部功法,不同其他,元气的修炼以精纯为主,法门的修炼却要博采众家之长,这点你一定要记住,日后学习别的武技可以,但不要吸取别的灵气,那样会爆体的你……到了关键时刻了,忍住!喝!”

    话音刚落,老头猛然睁开眼睛,身上青光暴闪,龙吟声响起,三条青龙幻化而出,围着周身游转,老头手一用力,萧天的兽皮砍肩随即爆开,化作碎片,露出小麦色的背部肌肤,一条青龙一头扎进背里,萧天猛然扬起头,背上传来的剧痛令他的小脸直抽搐,但他牙关要紧,坚持不出声

    老头见此点点头,好毅力!随即把另外两条青龙贯入萧天体内

    噗嗤!萧天的手指陷入肉里,竟然嗤出血箭,剧痛令他浑身颤抖,牙关几乎都咬碎了,能听到咯吱咯吱的响声

    老头撤回双手,连变几个法结,身形一晃出现三道分身,围住了萧天,三道分身各自施展不同的法决,一齐向萧天体内注入青色的能量,萧天的肌肤都变得通红,背后一道青龙虚影浮现,左右两臂上各有一道青龙标记,如同纹身

    这样的情景持续了有一刻钟,萧天在剧痛之下险些昏过去,好在他被老头锤炼以久,耐力惊人,愣是凭着毅力坚持下来

    三道分身归为一处,老头虚空画圈,一个古怪的印记闪烁着金光,落在萧天背上,三条青龙纹立刻隐去老头脸上露出喜色“成了”话音刚落,萧天只觉得腹内一股火焰倒冲而起,下意识的张开嘴,“啊啊啊!”

    通天峰顶一股狂暴的气息出现,以可怕的度向外扩散,瞬间席卷了整个峰顶天幕

    萧天吼完这声后,立刻觉得舒服了许多,突然觉得有些不对,急忙起身“师父,是徒儿不好,没有忍住喊出声了”

    此时老头虚弱的坐在那里,大口的喘着粗气,缓了半天,脸上露出笑容“无妨,你在为师完功之后才喊出来,魔龙精魄已经在你体内了,喊出来泄一下过多的能量,也是正常的,不碍事”

    听到师父没有责怪自己,萧天紧绷的小脸放松下来,轻吐了一口气,挠挠头问道“师父,以前你都是讲口诀,让我背诵,怎么今天传我的功法不一样呢?还有,魔龙精魄是什么东东?师父,今天你和往常不大一样,不会有什么…?””

    话没有说完,就被老头挥手打断了,道“先别问那么多,你听着,为师把魔龙精魄传你,,你现在足可以横行世间,但有两种人,你千万要小心”

    萧天一听,压下心的疑惑,看着老头“师父?哪两种?”,

    “一类人,掌握天道,功参造化,法力滔天,世上之大能者,弹指间焚山煮海”

    萧天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下了

    老头换了口气,眼闪过精厉的光芒,道“第一种人,你只要防范不招惹即可,但是第二种人,你,怎么说呢,这类人孱弱无力,阳寿有限,却用自己一生的意念和精神去追求人道,这种人平日或许弱不禁风,但是你遇到这种人,一定要小心”

    萧天低下头沉思师父语气严肃,事情肯定很重要当下他不敢儿戏,在心里把师父的话默念了一边,牢牢的记住,觉得心还是疑惑,便问道“徒儿记下了,可是师父,你为什么要传给徒儿功力呢?”

    “为师去也!”老头没有回答他的疑问,反而出人意外的说出一句告别的话,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周身爆出一股气雾,气雾一阵翻腾后消散于无形,老头也不见踪影,留下萧天在光秃秃的峰顶呆……

    林间的微风,依然轻轻的吹动,清风阵阵,满山清凉树下一个少年,身影孤单

    此时距师父离开已经有两天了,萧天脑海回忆着关于老头的一切,现自己竟然知之甚少,甚至连他的名号都不知道,以前曾经无数次问过这个问题,老头每次都左右而言它,不肯回答

    他教自己也是,每天让自己爬山,然后就是背口诀,记法印也不管懂不懂,记住就行,当时自己还疑惑老头为什么这样做,现在看来,他早就打算要离开了

    真是迷一样的老头,萧天长舒了一口气,不管怎样,他都是养育自己的恩师,他曾教导说“年轻不闯,白活一场”既然他离开了,自己就秉承他的意志,去外面闯荡一番吧

    想到这,萧天翻身而起,轻轻一蹿,能想到身体竟然向上拔高数丈,只觉得被传功之后,自己身轻如燕,双脚脚尖连连点地,整个人快穿梭于山林间,犹如一阵风,所过之处,地面的落叶纷纷卷起

    …………

    通天峰南有道山岭,都是虎族的地盘,一直由狂魔雷炎虎霸占,山巅上一字排开三只虎,各自眺望远处的风景,突然间的虎问“老二,老三你们看,这是什么玩意?”

    身旁两只虎闻言,顺着它的目光看去,只见一道黑影翻山越岭,疾驰而过,度惊人耳朵上打着耳环的虎老三道“大哥,这像是只耗子”

    话音刚落,虎老二开口“拉倒吧你,耗子哪能跑这么快?依我看,这是只豹子”

    虎大哥一听,道“老二说的有理,像是豹子,老三,你该去看看眼睛了,什么眼神,这能是耗子吗?”

    虎老三听到大哥说自己眼神不好,一晃脑袋,耳朵上铜环乱响,道“大哥,距离这么远,我怎么能看清那是什么玩意?”

    虎大哥尾巴轻轻晃了几下,在半空画个圈,缓缓道“算了,看错了就看错了,不和你计较,不过,咱们虎族的地盘,让它一只豹子这么横穿过去,岂不是太放肆了?”

    虎老三欲要表现一番,立刻道“这简单,大哥,我吓唬吓唬,把它吓跑了就完了”

    虎大哥略一思量,点点头示意老三动手,老三领会,上前一步,张嘴“吼!”

    一声夹杂着五阶凶兽威压的虎啸传出,从山巅上疾向外扫去声波振荡的空间泛起涟漪,山间的树林哗啦啦乱响,所有的野兽都噤声

    山间奔跑的黑影自然就是萧天,他才不管什么虎啸猫啸,只感到体内力量无穷,脚下生风,一路小跑,不但感觉不到疲乏,反而越来越有精神,欢呼一声,脚下加,整个人如同背了火箭加器,猛然飙出数十丈

    “我靠!”虎老三见自己吼了一声,人类不仅没有停下反而越跑越快,顿时恼怒,甩尾巴抽出一块石头,向黑影砸去

    萧天跑的正欢呢,突然觉得天变黑了,抬头看一块巨石从半空落下,情急之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紧跑两步,逃出落石的攻击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