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94章糊涂
    麻杆子说到“你现在虽然精准度够了,但是不够熟练,打猎时稍微遇到点意外,就会把箭射偏,所以你不用带弓去一    ”

    “不用带弓?”萧天怔了一下,问“那我去干嘛?”

    麻杆子丢给他一把刀,说到“你去引兽,到时候你惊动了兽,立刻就跑,把兽引到指定的地方,我和胖刀在暗埋伏,到时候放箭射杀它”

    闻言,萧天思索了半天,问“听起来很危险额,这次去猎什么兽?”

    “野猪”

    “哦”

    ………

    麻杆子现在土包上,指着前面的一片树林,对萧天说“就是这片树林,野猪聚在里面,一会儿不要多引,引两只即可,我和胖刀埋伏在土包后面,只要你把野猪引到这里,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吧”

    萧天看了看土包到树林的距离,暗自计算了一下,凭自己的脚力,狂奔的话,数五个数就能跑完这段距离,可以试试

    想到这,萧天深吸一口气,腰缠绳索,手拿短刀,肩上搭着个小袋子,慢慢的向树林里摸去

    树林心是一片泥洼,一群野猪大概有三十头左右,都围在边上,泥洼里有两只健壮的野猪互斗,各自拿锋利的獠牙挑击对方

    萧天躲在一棵大树后面,露头打量,瞅到一只正在石头上磨牙的野猪,这只野猪体型稍小,獠牙也不太锋利,离猪群较远,正适合下手

    萧天从袋子里摸出颗石子,瞄了一下,投出去

    搜!

    这一下力道不小,砸在野猪屁股上,留下一片红印野猪立刻转过身,鼻子里冒着粗气,瞪着眼打量四周

    萧天摸出块石子,投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石子砸在树上,出砰的响声,吸引野猪的注意力

    果然,野猪立刻把目光对准那颗树,吭哧着走到近前

    萧天则趁机慢慢的向后退,不停的制造声响,把野猪引到林子外麻杆子和胖刀正在土包后埋伏,见到萧天引出野猪后,立刻弯弓搭箭

    嗖嗖!

    几只乱箭射出,立刻带走了野猪的性命,胖刀走出来把野猪拖到土包后面,朝萧天打个手势,示意他继续

    萧天返身回到树林,爬到一棵树上,放眼打量,见到泥洼的两头野猪已经分出了胜负,其一头倒在泥里,挣扎不起,胜利的野猪虽然身上有多处伤痕,但眼凶光闪现,隐隐有几分人性化的意思

    其他的野猪不敢上前,纷纷围在周边,齐声吭哧,似乎在尊其为王

    那头野猪似乎很享受这种被其他同类尊崇的氛围,它呲着獠牙,猛然冲向一棵树

    那颗树约碗口粗细,被它一撞,拦腰折断

    萧天在另一棵树上看到这一幕,心大惊这头新晋的野猪王,好高的灵智,竟然懂得靠彰显实力来威慑其他同类像这种情况,应该属于灵兽了吧?

    想到这里,萧天不敢多待,拿出盘在腰间的绳索,奋力甩出

    绳索一端搭在不远处的树杆上,绕了三圈,萧天牵着另一端,拽了拽,觉得牢靠,便抓着它,在半空荡了过去

    野猪王察觉到动静,哼哼一声,所有的野猪都跟着它,直奔萧天追去

    萧天落在树上,回头看,见野猪王率小弟追来,急忙解下绳索,甩在另一棵树上,向外荡去,嘴里还喊道“胖哥,杆哥,野猪王出来了!”

    “野猪王?”麻杆子两人正在土包后埋伏,听到萧天的喊话,顿时愣住了两人在这里打猎有一段时间了,没见过野猪还有王,难道是新来的?”

    这时萧天已经出了树林,他立刻跑到胖刀身后,说“野猪王领着一帮野猪出来了,我们怎么办?”

    萧天话没说完,麻杆子的眼就直了,他看到三十多头野猪气势汹汹的冲出树林,领头的更凶,两颗锋利的獠牙,闪过寒光,看起来很吓人

    麻杆子立刻责怪道“我让你引两只出来,你怎么把所有的野猪都引出来了?”

    胖刀说到“行了,行了,现在不是责怪他的时候,还是想办法脱身吧”

    他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喊“你两个别愣着了,快跑啊!”

    麻杆子和萧天也回过神来,拔腿狂奔

    别看野猪体态笨重,度可不慢,很快就追到近前,这时萧天几人已经跑到个小土丘上了

    麻杆子抽出一根箭,随手向后射出,立刻有一只野猪停下来,出惨叫,猪的眼睛上插着一只箭

    麻杆子见此,喊道“胖刀,别光顾着跑,射它们的眼!”说完,回身又是一箭

    胖刀闻言,握弓回射,野猪群渐渐退到远处不敢上前

    野猪王怒,立刻冲到最前面,狂的向胖刀顶去胖刀射出一箭,野猪王猛然甩头,竟用獠牙把箭挑落了

    胖刀微微一愣,随即说到“老杆,一齐射它,这头野猪灵智很高,恐怕达到灵兽级别了”

    野猪王拖住麻杆子和胖刀,其他的野猪得到机会冲到近前,萧天手里没有弓,之前一直闲着,如今见野猪围上来,他立刻从土丘上冲下去,左手掰住一只野猪的獠牙,空出右手拿着短刀狂捅

    被萧天抓住的野猪不能前进半步,想要后退,也挣脱不开,又了数刀,血顿时喷出来,没挣扎几下,就死了

    这是萧天自山坳醒来后,第一次杀生,心里却没有什么不适应他把死野猪抓在手里,想返身回到小土丘上

    其他的野猪见同伴死了,哪里肯放过萧天,野猪群一阵骚动,几头暴躁的野猪冲出

    萧天单手抓住野猪的前腿,大喝一声,竟然把野猪抡了起来,威势惊人,其他的野猪不敢靠近

    一头野猪少说也有三四百斤重,想要单臂抡动它,至少要有五百斤的臂力

    胖刀在山丘上看到这一幕,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喃喃说到“天生神力啊!”

    他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忘记了射箭,野猪王趁机冲到近前,呲起獠牙狠狠的冲着胖刀的肚子挑去

    萧天眼角的余光扫到胖刀有危险,立刻把短刀甩出

    嗖!

    破空声音响起,野猪王听到动静,转头挑击甩射而来的短刀,没想到短刀的力道极强,竟然削断了獠牙

    萧天这一甩用足了力气,短刀所带有的威力惊人,削断獠牙后,去势不减,野猪王被当头穿透

    其他的野猪见王死了,顿时骚乱起来,萧天趁机拎着死猪狂抡

    野猪忌惮萧天的神力,渐渐退去

    胖刀长舒一口气,走到萧天身边,说“兄弟,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刚才就死了,你年纪虽小,却好大的力气啊,刚才我都惊住了”

    “是啊,小兄弟好力气”麻杆子也随声附和,闭口不提责怪萧天的事

    萧天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觉得体内力量无穷,对了,这头野猪王好高的灵智啊,竟然能格挡羽箭,它是灵兽吗?”

    胖刀摇摇头,说“现在看不出来,等剥开它的肚子就知道了”

    三人把野猪王,连同之前射杀的野猪弄回茅屋

    胖刀啐了口唾沫,搓搓手,拿起短刀,把野猪王翻过身来,照着它肚子一划,然后手伸进去摸索半天,掏出一粒黄豆大小的珠子

    萧天慢慢拿手指点了一下,珠子软软的

    胖刀说“这就是兽核,只有灵智开化到一定程度的兽,才会在体内生成它,它现在软软的,是因为野猪王才达到灵兽阶段不久严格来说,它还算不上灵兽,如果是正真的灵兽,它的兽核如石子般坚硬”

    麻杆子也说“幸好这头野猪王没有真正变成灵兽,否则就不是我们能对付的了,这个兽核虽然没有成形,但是却蕴含了精华,应该能卖个好价钱,可以歇息两天了”

    晚上,胖刀劈了些木柴,点起篝火,三人围坐一圈,拿出几条洗好的猪腿,架在火上烤

    萧天抱膝而坐,把下巴点在膝盖上,望着跳动的火焰,愣愣的出神自己已经想不起以前的事情了,也不知何时才能恢复记忆,现在做个猎人,也没什么不好或许,自己这辈子都这样了吧

    胖刀见萧天愣愣的看着篝火呆,便说“兄弟,又想以前的事呢?别担心,总有一天,你能恢复记忆的,这样吧,明天带去镇子上逛逛,排解一下郁闷”

    “镇子?宜黄镇?”萧天问道

    “对”

    …………

    次日,萧天跟随胖刀和麻杆子,一路向北,走了几十里,来到宜黄镇

    镇子不小,占地有七里胖刀说“看了吗?这就是宜黄镇,异兽山脉,是归异兽管辖的地方宜黄镇就属于碧云帝国的管辖,只不过这个镇子是一些散人聚集地,帝国不大重视这里,所以只派兵把守了镇子北方的光阿城”

    萧天问到“那我们是碧云帝国的子民吗?”

    胖刀摇摇头“不是,我们住在异兽山脉边缘,属于闲散人员,不归碧云帝国管辖只有住在光阿城里的人,才真正算是碧云帝国的子民”

    进了镇子,现有很多商店道路两旁都是摆摊的,各种物件琳琅满目,街道上人流攒动,不时有马车路过

    萧天说“没想到这边境地带,也挺繁华的嘛”

    胖刀撇撇嘴,说到“那是,帝国边境疏于管辖,各种不安分的人集聚在此,当然热闹了”

    闻言,萧天心一惊,暗告诫自己要小心处事,此地龙蛇混杂,千万别惹下什么麻烦

    这时萧天现,许多人都用诧异的眼光看着自己,便问“胖哥,我有什么奇怪的吗?为什么他们这样看我?”

    胖刀揣手抱胸,道“你还说,让你换身衣服出来,你不听,现在你背后四个大字荒魔龙,这么多人从你身边走过,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见,人家不瞅你瞅谁?”

    额,萧天挠挠头,他其实也想过换衣服,不过一想到这件袍子上可能有自己的身世线索,就打消了之前的想法

    三人边说边走,来到一家楼阁前,楼阁上大红灯笼高高挂,门口两个妖艳的妞,正在拉客人

    胖刀转头对萧天说“兄弟,怎么样?进去乐呵乐呵?”

    萧天抬头看,阁楼上一块匾额,写着留春楼便问“胖哥,这是干什么的地方?”

    “这呀?”胖刀脸上浮起坏笑,说到“这是好地方,男人排解烦闷的地方”

    萧天脑海立刻浮现出妓院两个字,哪怕是他此时失忆了,在模糊的印象,也知道这不是自己该去的地方,萧天立刻摆手推辞掉,说到“不了,我还小,额,我头一次来宜黄镇,想到处走走”

    听了萧天的回答,胖刀丢给萧天一个小钱袋说“你不愿享受就算了,正好也省点钱,去吧,别走太远,免得走丢了”

    胖刀说完,就和麻杆子进了留春楼,萧天见状,便去街上游走,到处看看,忽然觉得肚子饿了,正巧走到一家酒店门口,便迈步进去了

    萧天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下,点了些食物,然后耐心等待他目光四处扫探,最后落在地上,一个玉挂坠静静的躺在桌子腿后面

    弯腰拾起挂坠,仔细的打量,这是个类似牌子的挂玉,正面刻着朵不知名的花,背面刻有戊家两字

    萧天把挂坠拿在手里把玩,这时酒店里有人争吵起来

    酒店心处有一张大桌子,那里坐着七位喝酒的混混,刚刚有人喝醉了,借着酒劲和同伴,对骂了起来

    这伙人越骂越凶,最后动手,抄起酒杯就扔

    萧天扫视四周,现老板坐在柜台后面静静的看着这一幕,脸上悠哉的表情,似乎和看戏一样,丝毫没有为混混在自己店里打架而皱眉

    既然老板都不介意,那这帮人就放心的开打起来,碟子盘子乱飞,酒菜撒的遍地都是

    萧天生怕被误伤,所以找了个离他们较远的位子坐下,然后静静的看热闹他仔细看了一下,这几个混混都练过拳脚,各个出拳带风打的正热闹的时候,又有人进酒店了,为的是个十六七的女孩,身后跟着个老者

    女孩想要往里走,却怕被乱飞的碟碗打,一时间犹豫起来,不敢往前,她身后的老者眉头微皱,对着这帮混混虚空捶出双拳,两个混混顿时向后倒飞出去,摔在一张桌子上,其他的混混也停下手,望着刚刚出手的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