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95章血魔
    萧天在一旁看的真切,这老者出拳时,拳头上有劲风打出,劲风足有两丈长,凌空打在混混身上,两个混混这才倒飞出去一

    老者没有理会其他人惊骇的目光,轻声对女孩说到“小姐,碍事的家伙已经被老奴打了,他们不会再妨碍你了”

    女孩点点头,径直走到萧天之前坐过的那个位子,仔细的查看地面,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半响,女孩泄气的摇摇头,转身返回老者身边

    老者眉头紧皱,问“小姐,没找到那块玉牌吗?”

    女孩一脸沮丧,道“没有,可能是丢在其他地方了吧,我们再去找找,如果实在找不到,我只能回家向爹请罪了”

    “唉,也只能这样了”老者叹了口气,跟着女孩转身就要离开,萧天突然开口说话,叫住了她“喂!那个女孩,你是在找这个吗?”

    女孩闻言,急忙转身,顺着声音寻去,见萧天坐在那里,手抓着自己遗失的玉牌,她连声说到“对对,这就是我掉的”

    萧天想了想,扬手把玉牌丢给她,说到“拿去吧!”

    女孩接过玉牌看看,现果然是自己丢失的,如今失物复得,心顿时欢喜,随手摘下腰间别着的锦袋,丢在桌子上,说道“这是赏你的!”

    随即女孩转身出去,到了门口出回头补充一句“我叫戊青丝,有事来光阿城找我”

    萧天看着女孩消失在视线,低头抓起桌上的锦袋打开瞧看,里面是几张银票,都是还有些银两碎金珠宝,看样子能值不少钱

    萧天笑了一下,挠挠头,没想到自己的小小的善意举动,竟然会引来这么大的回报

    填饱了肚子,萧天没有坐看酒店老板怎样处理混混,而是起身离开,到街上各个摊子看看,希望能联想起些记忆

    可惜的是,萧天转了半天,还是没有效果,麻杆子和胖刀也爽够了,两人打妓院里出来后,精神百倍,找到萧天,一同返回茅屋

    路上,萧天把酒店里的事情讲给了两人听,并把女孩丢给的锦袋拿出来,给他们看

    麻杆子默然半晌,突然说忘记买某样东西,要回宜黄镇再买些,然后他就返身回去了

    胖刀没有说话,领着萧天返回山崖茅屋处

    萧天看了看破败的屋子,暗想如果这两人不好嫖,攒下的钱早就够盖个大房子了,可惜两人执迷不悟,多少的心血钱都花在窑姐身上

    吃完饭后,萧天就睡下了

    胖刀也要睡觉,这时麻杆子回来了,他悄悄把胖刀见到外面,低声说到“老胖,财的机会到了!”

    闻言,胖刀立刻知道麻杆子打的什么主意,说到“老杆,你是想对萧天下手?”

    “不错!”麻杆子脸上浮现出贪婪的神情,缓缓说到“这个傻小子也不知道交了什么好运,竟然凭空得到一笔巨款,如果咱哥俩能得到它,这辈子都够花的!怎么样?干不?”

    经过几天的相处,胖刀对萧天的印象不错,虽然也很想得到这笔钱,但是他心里过意不去,犹豫的说到“这样不好吧?我看萧天还不错,他又是个失忆的可怜孩子,咱们这么做,太不地道了,再说,他力大无穷,咱哥俩加起来也不见得能治住他”

    “胖刀,你傻啦?当初为什么要留下这个傻小子?还不是为了咱哥俩日后过得舒坦些?如今有个更好的机会,怎么能放过?只要解决了他,这钱咱哥俩平分,到时侯享受好日子,你也能把妓院里的那个小妮买下来,那样,天天有小妮伺候你,多美啊!”

    胖刀听到这句话,眼一亮,随即就暗了下来,说到“你不要看萧天年纪小,他却力大无穷,你有把握能从他手里抢钱?”

    麻杆子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说到“我早就想到这事了,之前折回宜黄镇,就是为了想办法解决它,我买了足够分量的蒙汗药,别说他是个人,就是大象,也能撂倒它!”

    麻杆子见胖刀还在犹豫,便蛊惑道“老胖,机会可只有一次,日后这小子把钱藏起来,咱们再想弄到,也就难了,大不了我不伤他性命,钱到手后,咱就远走高飞,那样,他就是想找人要钱,也找不到”

    胖刀虚迷着眼,慢慢思虑,片刻后,冷然说到“干!”

    “好!咱们这样,明天……”

    第二天,萧天照常练习射箭,麻杆子和胖刀两个人则睡觉,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吃饭时,却一个劲的劝萧天多吃

    萧天隐隐觉得有些不妥,又说不出是哪,正琢磨着,忽然觉得眼前的景物模糊起来,他揉揉眼睛,想仔细看清楚,这时肚子一阵剧痛,疼得他坐立不住,摔倒在地上,蜷缩着身体不住的哆嗦

    胖刀见到这一幕,就问“老杆,你不是说这是蒙汗药吗?按理说萧天昏过去就算了,怎么现在他疼起来了?你不会…,你!”

    胖刀的声音突然止住,他感到背后剧痛,费力的转过身躯,见麻杆子对着自己冷笑,手里拿着一把刀,刀尖上嗒嗒的滴血

    麻杆子挥手在胖刀身上又补了两刀,说道“哥俩平分?蒙汗药?做梦去吧你,我给这小子下的是毒药,他若死了,你再一死,钱就都是我的了,到时侯离开这地方,天下妓院,任老子逍遥!”

    胖刀了三刀,其一下从背部捅透了心脏,血不住的往外冒,他没坚持多久,就回归冥王的怀抱了

    麻杆子见萧天仍躺在地上哆嗦,便冷笑道“没想到你小子命挺硬啊,毒药都毒不死你,还是让我来送你一程,下辈子投胎,学聪明点,不要把自己的钱露给别人,那样容易招来杀身之祸”

    说完,他攥着刀向萧天走来

    萧天此时很难过,没想到自己曾经的救命恩人会这么对待自己他心里不好受,身体上更难受,肚子像是有人在拿刀剌肉一样,疼得他脸都青了

    萧天倒在地上挣扎,心里觉得一片混乱,眼看着麻杆子一步步走近,自己却无能为力,意识渐渐的迷离起来,疲惫的合上了眼皮

    麻杆子拿刀来到近前,心想弄死了这小子,钱财就要到手了他把手里的刀攥紧,狠狠的刺了下去

    在这千钧一的时刻,萧天猛然起身,睁开眼睛,头肆意飞舞,身上的袍子无风自鼓,背后的骷髅头图案四个大字,竟然跳动起来,一阵光芒闪过化作三条青龙,在背后肆意张牙舞爪的飞腾

    “啊!”萧天怒吼一声,一股浓厚的青色气雾从体内爆出,像火焰一般,瞬间席卷了整个山崖,气雾过后,此处寸草不留,遍地灰烬

    麻杆子来不及反应,就被烧成了残渣,连同这间茅屋,一齐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而萧天出那声暴吼后,两眼变得猩红,双手上冒出青色的火焰,疯般的四处狂砸,打的山崖崩碎,巨石乱飞

    他如同着魔般的泄了有半个时辰,然后两眼一翻,向后倒地…

    天忽然变得昏暗,流云不再飘动,层层的堆积起来,越堆越厚,溯风呼啸而起,不多时,竟然飘落下鹅毛大雪

    雪花片片飘落,很快就掩盖了萧天的身体,把他埋成一个雪人,不知道从哪里跑来只花猫,迈着优雅的步子,在雪地里留下一行梅花脚印

    花猫来到雪人近前,伸出爪子,挠啊挠,扫掉了萧天脸上的积雪,然后跃到萧天额头上,露出带有倒刺的舌头,舔他的脸

    萧天觉得自己做了个很长很不好的梦,希望尽快的苏醒,突然感到脸上痒痒的,便睁开眼睛,看到一只硕大的猫脸

    一个翻身,萧天站起,冲着旁边的雪地,暴吐起来,把先前吃的饭菜都吐了出来

    花猫被他摔到地上,不满的叫了一声萧天这才定睛瞧看,见是只猫,悬着的心稍微放了下来,把猫抱在怀里,问“是你叫醒了我吗?”

    花猫没有理他,蹭了蹭萧天的胳膊,找了个舒适的位置,然后把头埋在怀里,睡了

    萧天瞪着怀里的小家伙半天,渐渐回过味来,经过这个小插曲,之前因为被暗算产生的不愉快心情就淡化了许多

    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只记得当时意识迷离,体内一股青色气雾焚烧了周围,萧天看了看自己的身上,衣服还是原来那套,没有丝毫的损坏联想起失忆状况,他断定自己不是寻常的人

    萧天刚刚把腹内的东西都吐了出去,现在静下来,感到肚子有些空,他知道自己饿了

    四处寻找了一下,萧天现原先茅屋里的食物都烧没了,那只惹来祸事的锦袋也被烧毁,银票化作飞灰,好在还有些碎银散金完好无损

    萧天仔细想了一下这里离宜黄镇有几十里的路,就是有钱也不能立刻买到吃的,不如就地在山林里猎只野兽果腹

    只是弓箭都被烧毁,萧天没有办法打猎,就算有弓,此时他体力衰弱,也没办法去猎兽正在犯愁的时候,他突然看到地上的刀片,心冒出了主意

    这是之前麻杆子的短刀,由于刀把被毁了,所以只剩下刀片了萧天把刀片拿在手里,深吸一口气,猛然朝大腿上扎去

    噗!

    血立刻涌了出来,萧天用手掐住腿根,止住血,然后忍着疼痛把刀片拔出,刀片上此时沾染了鲜血

    萧天把刀片抹上一层雪,等冻成冰后,在冰上抹血,抹完后敷上雪,冻成冰,如此反复,沾着血的刀片,就被他弄成一个冰砣子

    把冰血刀片扔在地上,萧天抱着花猫离开,退到远处的石堆后面,蜷缩着身体静静等待

    天雪乍下,许多野兽来不及准备吃的,便要冒着严寒出来寻食狼的鼻子是灵敏的,一只独狼闻到了血腥的气味,渐渐的寻来

    这只狼现了冰刀后,先是警惕的打量四周,半天,它觉没有危险后,缓缓靠近,伸出舌头,贪婪的舔了一下冰刀上的血迹

    美妙的味道从舌尖处传来,这只饿狼顿时精神一阵,继续用舌头舔刀上的血迹,狼的舌头是带有它体温的,外层的冰很快就融化了,露出里面的血迹

    狼继续舔血,冰融化,它的舌头也渐渐麻木了,等到它舔到刀刃时,舌头已经失去了知觉,这只狼只是机械的重复着舔血的动作,连它的舌头被刀刃割破,都没有察觉出来

    狼的舌头被刀刃划破,血流了出来,它只知道舔血,却不知道此时的血是从自己身上流出来的,它已经完全麻木了

    最终,狼因血流尽而而倒在地上,萧天从石堆后面出来,把狼抗在肩上,尽快离开此地

    费力的升起了火,萧天烤了狼肉,勉强填饱肚子,狼肉很不好吃,哪怕是烤熟了,也难以去掉它本身带有的酸涩味道,萧天决定,以后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再次吃这种动物

    填饱肚子,萧天恢复了部分体力,他开始思索,想起之前狂时的情景,只觉得当时情绪失控,所作的事情不随自己的控制,由此可见,体内一定隐藏着什么特殊的东西,带给自己力量的同时,也模糊了自己的神志自己原来一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是由于现在失忆了,不记得罢了

    这个事情如同谜团,萧天一时想不明白,恢复记忆不是他说了算的,需要某些突的事件刺激才能令想起以前的事件,与其钻牛角尖苦想,不如先想办法生活下去

    萧天掂了掂手里的碎银子,抱着花猫,起身赶往宜黄镇

    在距离宜黄镇不远,有块杂草地,虽然脏乱了点,但是地势还算平整,萧天路过这里停下脚步,盯着这片地所有所思

    萧天进了镇子,打听了一下,得知那块草地是无主的荒地,便买了把铁锹,奔草地而去了

    放了把火,烧掉杂草,萧天拿着铁锹卖力的翻起土层,把土地整平后,夯实,然后进山砍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