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96章失忆
    神州浩土,异界空间一

    整个大6由六部分构成,东边荒莽森林,西边异兽山脉,北方亡灵古战场,,南边混乱领地下有地底洞穴,传说洞穴里有地精居住大6心是一片星辰海域,神秘无比

    在神州浩土地面五大领域交接的地方,也就是各部分的边缘地带,有些零星的平原,那里建立着许多人类的帝国,如碧云帝国,凌霄帝国等

    蒙初纪年,公元oooo年,异兽山脉边缘地带,碧云帝国的外围,一个山坳里,有个十六岁的萧天子

    这萧天子躺在地上,像是昏死过去一样,任凭枯叶埋住了身体,也不见他动弹一下

    突然萧天猛得撑身坐起,看了看四周,长舒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原来是个梦,吓死我了,我就说嘛,又没犯什么错,怎么会被雷劈?不过这梦也太真实了点,我现在心里还怦怦直跳”

    原来,萧天刚刚做了一个梦,梦里杆木旗凌空挥舞,无数怪异的生灵咆哮着出现,到处一片昏黄,云海翻腾,天现旋涡眼,旋涡,雷柱降下,自己被劈死了

    唉?萧天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回想了一下,便找出了问题的所在想不自己的身份了

    萧天一下子站起身,仔细的搜索脑海的记忆,现件骇人的事别的事情,如,生活常识等,都记得,唯独有关自己的事情,一件也记不起来,就好像是有人专门抹去了这部分记忆

    这是什么情况?睡了一觉,忘了自己是谁?

    萧天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他低头打量自己的身上黑靴子,长筒裤,腰间是条略微松垮的粗纩束带,上身套着件敞怀的黑袍子,露出坚实的胸膛和块腹肌,一个小巧的骷髅头像,用根简单的细麻绳穿起,戴在脖子的下方

    伸手把骷髅头吊坠摘下来,捏在手里,仔细看着它只有拇指大小的骷髅头却是双面雕刻的,一面是哭,一面是笑,古朴透着凶煞,似乎有些莫名的意味

    他把玩着骷髅头像吊坠,希望能联想起一些记忆片段,盯着骷髅头空洞洞的眼窝,渐渐陷入沉思

    就在他模糊的想起些记忆的时候,头毫无征兆的疼了起来,脑袋像是被人劈开一般,剧痛之下,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的景物都颠倒了

    突如其来的剧痛,令萧天暴躁起来,情急之下不由仰头朝天大喊“我是谁?我是谁?为什么头会这么痛?谁能告诉我?”

    声音雄浑有力,犹如炸雷般响起,透漏出焦急彷徨,夹杂着一股狂暴的气息,向四周传播开来,惊得过路的鸟急忙忙扑楞翅膀,远离此处声音在山坳里回响,就像钟声一样,悠悠荡荡

    听到这声音,萧天微微一怔“这就是我的声音吗?听起来有些陌生额”

    一阵山风吹来,刮起满地的落叶,从萧天的身前扫过

    微微的凉意令萧天冷静下,暗思索道“山坳里应该有水洼,看看水的倒影,或许就能想起自己是谁”

    萧天开始围着山坳转悠,不多时,现一条小溪

    他赶过去趴在岸边,用手舀捧水,洗洗脸,看到水的倒影,这才知道自己长什么模样剑眉星目,直挺的鼻梁,平洁的脸上没有皱纹,微微带着羞涩的气息额,一副不错的容貌

    萧天看着水的倒影,心略微好受了些,虽然还是没能想起自己是谁,但好歹知道自己年轻,年轻额,有的是精力,可以慢慢的寻找线索,查明身份

    萧天正在这里浮想联翩,突然水一条青鱼出现,张嘴射出一道水汽箭

    萧天急忙闪身躲过,回头看,见水汽箭打在石头上,在上面留下个小小的坑,小玩意个头不大倒是挺凶!

    一击落空,青鱼再次张嘴喷出水汽箭萧天见到它不依不饶,不敢怠慢,仰身摔倒在地,躲过水汽箭攻击

    青鱼连续喷射水汽箭,萧天随地乱滚,片刻后感觉它好像停止攻击了,起身查看

    这家伙显得虚弱了许多,连喷五道水汽箭,已经是它的极限了

    正暗自纳闷它为什么停下来时,这条青鱼转身逃走

    萧天顿时明白了哦,这怪鱼累了,刚才的水汽箭攻击消耗了太多能量,现在它只是个空架子,没有攻击能力了

    弯腰捡起一块石头,萧天脸上露出坏笑“嘿嘿,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小爷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瞄了一下,卯足了力气把石头掷出,正青鱼的头,一下就把它砸晕了

    嗯,准头不错嘛,萧天跳下水里想把那条鱼捞过来

    哗啦!

    跳到水里,萧天就想起了自己不会游泳,好在这是小溪,水不深,胡乱的手刨脚蹬,费了半天劲,终于把青鱼弄到岸上

    用手在地上挖了个坑,舀了些水盛在里面,找了些木头在坑边上支了个架子,然后解下腰带,一头栓着鱼尾,一头栓在木架子上让鱼静静的倒悬在水面上空,鱼嘴微微接触水面

    做完这一切,萧天撩了些水在青鱼身上,青鱼渐渐苏醒,它现自己被吊在半空,一阵乱抖,可是尾巴被栓的紧紧的,无论怎么晃,都逃脱不了

    萧天坐在青鱼面前,拿根树枝捅捅它,问“老实交代,说,为什么攻击我?”

    青鱼闻言,一阵乱晃,就是不说话

    萧天拿树枝敲敲它的头“怪鱼,没想到你还挺有骨气的啊,都被俘虏了,也不开口,行,我再问你个别的事”

    青鱼不开口,萧天继续说到“你的嘴里为什么能喷出水汽箭?不要告诉我说,你是鱼就可以,我是人就不行,小溪里也有其他鱼,可是它们的嘴里都不会喷水汽箭,只有你可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鱼眼鼓鼓的,鳞片微微乍开,青鱼张着嘴呆晃

    萧天见到这种情景,很生气这家伙光张嘴不说话,显然是故意气我,看来不给它点颜色,它不会老实交代

    对着青鱼,甩动袖子使劲的煽风,不一会儿,它鳞片上的水就挥了,变得干燥起来

    青鱼感到干燥,渐渐的受不了了,身体一阵乱抖,晃得木架子吱拗作响

    萧天拿树枝用力敲了它一下“老实点!”

    青鱼头上顿时鼓起个小包,它眼睛一瞪,嘴巴就鼓了起来,猛然一吸,下方小坑里的水就被吸到嘴里鱼尾用力甩,翘起身子,嘴对准萧天,一道水汽箭射出

    萧天看的真切,青鱼吐水汽箭,是先吸水,它嘴里产生淡蓝色的光点,水在它嘴里酝酿一会,然后疾射出

    水汽箭射来,萧天只顾的看了,忘记躲避,事到临头,下意识的抬起双臂交叉在身前,护住头部要害,准备硬接这一击

    突然身体颤抖,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体内乱窜,使萧天感到燥热难耐,忍不住喊出声“金刚护法!”

    随着声音响起,周身一股金红色的气雾涌现,在身前形成道半身金刚虚影,和萧天的动作一样,双臂交叉,格挡!

    啪!

    水汽箭射在金刚虚影上,化作水花散去,金刚虚影维持了片刻,也消散了,萧天的身体好像被抽空了一样,强烈的乏力感袭来

    萧天紧绷的肌肉松弛下来,无力的半跪在地上,回想着刚才的事只记得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下意识的喊出金刚护法

    站起身来,看了看双臂,没有什么异常,萧天决定再试一试,看能不能出现刚才的异象

    弓步站好,双臂交叉在身前,喊道“金刚护法!”

    什么都没生,只有萧天的声音在山坳里回响,衬托的四周静悄悄的

    挠了挠头,难道是姿势不对?

    萧天重新站好,双臂交叉,喊……

    整整一天,嗓子都喊哑了,也没能再次出现那种异象,倒是惊动了过路的鸟儿,一只只的落在枝头,像看傻瓜似的看萧天,不时的叽喳几声

    挥手赶走看热闹的鸟儿,萧天盘坐在地上,揉揉嗓子,问到“青鱼,你说,我为什么之前能够出虚影,现在不行了呢?”

    等了半天,青鱼没有动静,萧天心里纳闷了怎么不动了,不会是死了吧?

    走到近前仔细观看,还真死了

    唉,真是烈性子,宁可干死,也不开口说话,这等骨气,令人佩服

    为了表达对其的敬意,萧天决定把它烤熟了吃掉这样,它的肉身,进入萧天的腹内,等萧天吸收了它的营养,它就等于借萧天的身体重生了

    后来才知道,灵兽的修炼境界有一至九阶之分,每个境界又分九层,以星为记灵兽到了三阶才能炼化口横骨,开口说话;到了五阶才可以化形

    这青鱼属于一阶一星的灵兽,萧天问它时,它倒是想说话,可是说不出来,被活活憋死了

    找了些干木材,一边生火,萧天一边琢磨青鱼出水汽箭时,口里有淡蓝色的光点,自己出金刚虚影时,周身涌现金红色气雾,难道奥秘就在这上面?话说,这火怎么还不着?

    低头看看手里,两块糟木头只冒烟不着火,本来萧天心情就烦闷,见此更是懊恼,随手就把木头丢了出去

    木头离手的那一刻,萧天的手心里突然传出嘭声闷响,随即一团火焰出现,浮在手心上方

    萧天吓了一跳,然后就呆了,种种迹象表明,自己绝对不是平常的人

    盯着手里的火焰,陷入沉思自己到底是谁?为什么关于以前的一切都记不起来?还有,梦境里重复出现的画面是怎么回事?那个声音又是谁传出的…

    越想越迷糊,好像坠入一个谜团,使萧天陷在里面不能自拔

    萧天努力回想以前,突然感到头痛,头好像要炸开一样,眼前的事物都颠倒了,心充满了焦躁郁闷,萧天觉得再这样下去一定会疯掉的

    实在受不了了!萧天仰头大喊

    “我是谁?为什么我记不起以前的事,为什么我的头会这么痛?我要疯了!”

    随着萧天狂般的嘶喊,一股狂暴的气息凭空出现,声音汇成波纹,向四周扩散,扫过的地面,飞沙走石,不远处的小溪里,溪水倒流而起,在半空形成水幕,片刻后落回

    哗啦!

    水落回溪流里的声音,犹如大自然的提醒,萧天冷静下来这里没人,就算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回答的

    回头看,木架子不知道被刚才的暴气吹到哪去了,只有青鱼滚落在山脚下

    手上的火焰仍在,萧天找了几根木头点燃,把青鱼捡回来,洗干净后架在上面烤,反正是自己烤肉自己吃,也不用挑剔,烤熟了抄起来就吃

    手上的火焰不知道是怎么着的,萧天吹了半天,吹不灭它,只能把手伸进水里

    嘶啦!

    些许白色的烟雾从水下传出,抽回了手臂,看了看,没事最近生的怪事太多了,萧天对此都有了免疫力

    萧天抱着鱼吃的正香呢,突然觉得有东西硌到牙了

    吐出来一看,是个小石子,菱形的,有手指甲盖那么大,低头看看,手里的小石子散出的淡蓝色光点,缓缓渗入身体里

    又是淡蓝色的光点,这些到底是什么?轻轻的捏着小石子,心里一个想法出现自己可以吸收它

    萧天不知道自己怎么会产生这种想法,但是却这么做了,凭着感觉,深吸一口气,浑身毛孔舒张

    下意识的抬手捏成结印,张开嘴,一些淡蓝色的光点从小石子里飘出,汇集成一条丝线,被萧天缓缓的吸入口

    渐渐觉得疲惫的身体变得舒服些,感觉不错额

    再看时,小石子已经变成了飞灰,微风吹过,消散于空

    吃完鱼,仰身躺在地上,嘴里叼着鱼骨,心暗自思量关于以前的事,彻底想不起来,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还是先去弄清楚情况再说吧

    想来想去,决定扮成樵夫,混入外界打听情况

    四处找了些枯木头,捆成一捆,背在身后,朝山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