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97章神力
    顺着山路走,现前方不远处有个老汉,年纪虽然大,身子骨却硬朗,扛着只独角兽,脸不红气不喘,手臂上虬筋隆起,迈步赶路,一看就是练过的行家一

    萧天紧走两步赶到近前,叫住他,说声“老大爷,不知道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老汉停下脚步,看了看,呵呵一笑“哦,娃子,老汉当然回戊家啊”

    “戊家?戊家是哪?”

    老汉扛着独角兽,一边走一边说“戊家,就是戊镇坤的府邸啊,你连这都不知道,不是本地的人吧?”

    萧天挠挠头“老爷子慧眼如炬,萧天背井离乡出来闯荡,漂流到此处,实在没有什么维持生计,只能弄些山柴卖”

    老汉思索了下“你一个小伙子年轻力壮的,干什么不行?怎么不找个好一点的活?”

    萧天扶了扶背上的柴“萧天也想啊,可是初来乍到,不认识人,想找活也没有门路,这不是来向您请教了嘛?”

    老汉闻言乐出声来“哈哈,你倒是实话实说啊,说话也不懂的绕个弯子,你我素不相识,我凭什么帮你?”

    “这”萧天感到为难了,踌躇了半天,开口说到“您确实是没必要帮萧天,如果您不愿意指点我,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再去找别人问问了”

    “嗯,倒是个实在人,老汉刚刚给你开玩笑的”老汉接着说“我看你实在,不像是偷奸耍滑之辈,给你指条明路也行,不过你若是跟我走,就要听话,不能为所欲为”

    萧天本来以为没戏了,刚要离开,听了这话顿时大喜,随即拜谢老汉,然后问到“聊了半天,不知您怎么称呼啊?”

    “我嘛,你叫我陈叔就行”

    …………

    跟着陈老汉来到一座巨大的府邸前,抬头看,两扇大红门敞开,上方一块蓝底金字的匾额,写着戊门震远

    陈老汉带着萧天绕到旁边,一个小门前,说到“我是下人,不能走正门,等你进了戊家干活,也是这样,切记,不要弄错”

    进了小门,里面是大院子,一个主管模样的胖子正在呵斥别人干活,见到陈老汉到来,脸上皱起笑容,说到“陈叔回来啦”

    陈老汉点点头,然后把萧天拽过来,说到“郭起啊,我遇到个小娃子,人挺实在的,说想找个活干,我就把他带回来了,他看他行不行啊?”

    郭起闻言急忙说到“哎幺幺陈叔,你说这话,不是折杀我吗,既然是您带来的人,那没说的,留下”然后看向萧天问“你叫什么名字?”

    萧天自己心里也在考虑今后的去向,听到郭起的问话,下意识的脱口说出“萧天”

    说出这两个字后,萧天愣住了,心底有种熟悉的感觉,暗自猜测自己怎么会说出这两个字,难道这就是以前的名字?

    郭起一怔,随即笑道“你留下去吧,反正这也没什么好活,无非是打杂,登记一下,干活去吧”

    萧天按着他的指示,登记了身份,然后领到一块腰牌,拿了把斧头,去厢房劈柴

    拎着斧头来到厢房前,入眼的是一大堆木头,堆得和小山一般,旁边有个伙计正卖力劈柴呢

    萧天出声招呼他“哥们,我是新来的,还请多多照应,不知道怎么称呼啊?”

    伙计这才抬头看了一眼,低头继续劈柴,口说到“我,戊问道,叫我戊帅即可既然是新来的,那就过来一块劈吧,这堆柴傍晚之前要劈完,劈不完,咱俩都没饭吃”

    萧天答应一声,来到他旁边看,只见他随手抽出块木头立在面前,另一只手立掌成刀,猛然劈下

    咔嚓!

    木头应声裂成两半,他再次抽出一块木头,劈手

    萧天问他,戊帅,你手不疼吗?

    戊帅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然后伸出手让萧天看一层厚厚的老茧,显然是常年练硬功的老手

    萧天问他,你来这多久了

    他没有回话,反而问萧天“你叫啥?”

    “萧天”萧天回答了问话,就转身去拿斧头

    戊帅叫住他“萧天,你背上的字是谁写的?”

    听到这话,萧天把袍子脱下来,见黑色的袍子背部竖写着三个火红的大字我要疯

    火红的字迹张扬狂逆,如同跳动燃烧的烈焰,好像在诉说着写字者的不甘平凡

    萧天看着这三个字,有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隐隐要想起些什么,可就是想不起来

    无奈下只能摇摇头,抡起斧头劈柴

    拿根木头立在身前,把斧头抡起的时候,一副画面突兀的在萧天脑海浮现一条手臂高高抡起,连续做了几个怪异的动作,然后猛然劈下,那一往无前的气势,好像是山在近前也会被劈开的

    萧天迷迷糊糊的随着脑海的画面而动作,抡手连晃几下,随即挥出,斧子劈下,一道气浪斩出

    木头顿时分成两半,向旁边飞出

    气浪余威不减,劈开了木头,继续向地面劈去,在地面留下一道深沟

    旁边的戊帅吓了一跳,急忙伸手抓住飞出的木头,然后惊讶的看着萧天

    此时萧天已经回过神来了,低头看看地上的深沟,挠挠头,转身问他“这是我干的?”

    戊帅夺过萧天的斧头看了半天,然后抓着萧天的手仔细抚摸,弄得萧天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萧天问他“你,你干嘛?”

    戊帅一边抚摸一边说“我认为自己用手劈木头就够夸张的了,今天见到你劈木头,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夸张,这么白的手,也没看到老茧,怎么这么厉害”

    萧天抽回手,看了看,喃喃自语到“是厉害啊这手挺神奇的”

    戊帅突然靠到萧天身边,低声说到“兄弟,你跟我说实话,你到戊府来干什么?以你的本事,绝对不会是个下人那么简单告诉我吧,我不会给别人说的,或许还能帮到你”

    萧天抬头看他“没有啊,就是为了混口饭吃”

    戊帅撇撇嘴“我不信,就你刚才那一下,只怕戊府的老爷,也不是你的对手”

    萧天一边打量着手,一边开口问他“是吗?你见过戊府的老爷?他厉害吗?”

    “嗯戊府的老爷是练气九层的高手,用不了多久,就能达到璇光期了”

    练气?璇光?这是什么?修炼境界的划分?

    于是萧天问他“璇光之上是什么?”

    戊帅回头想了一会儿,说“好像叫什么玄通期,不过这样的高人,我们这里很少遇到,听说远方的大城域里,经常有玄通期的修士的出没”

    “哦?”萧天继续问“璇光和练气有什么不同?玄通和璇光又有什么不同?”

    或许是戊帅一个人呆的太久了,好不容易有个人陪他说话,他嘴里的话没完,就像滔滔江水一样,连绵不绝,把事情说的倒是挺详细

    “练气嘛,就是在体内修炼出真气,璇光才算是真正的修炼起点,可以使攻击出璇光,至于玄通,我就不知道了”

    萧天问“我那道气浪比练气九层的攻击还要厉害?”

    萧天一边问他,一边看了看手,抡起手臂晃动几下,再次劈出,砍在木头上,嘭!

    啊靠!

    手上传来的剧痛,疼的萧天直接蹦了起来,使劲甩了半天才觉得痛苦稍减,再看时,手已经肿了

    这是什么情况?刚才还好好的,不是挺厉害的吗?挥手劈出气浪,划地成沟,怎么现在虚了?

    手还是自己的手,动作没错啊,是按照记忆里的画面做的,怎么不管用了?难道只能用一次?没有道理的事情啊!

    萧天低头苦思哪里不对,慢慢回忆当时的情景一条手臂抡起,几个怪异的动作一气呵成,猛然劈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

    突然感到头疼,萧天不敢再想下去,生怕到时候头痛欲裂,狂燥之把这里给毁了

    戊帅见到这种情景,就问“你怎么了?刚才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现在拿手劈木头,就疼的蹦起来了?按说以你的修为,劈开小小的木头,很容易啊对了你是什么灵根的?”

    萧天忍着疼痛,问他“灵根?灵根是什么?”

    戊帅诧异的看着萧天“你连什么是灵根都不知道?灵根决定着一个人修炼资质的好坏啊”

    他顿了下接着说到“灵根主要有九大种类,对应九种颜色,分别是金黑、木绿、水蓝、火红、土黄、风青、雷紫、冰白、雾灰测试灵根时,感应的到的种类越单一,则灵根越纯净,修炼起来越容易,反之则越困难”

    萧天摊了摊手“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灵根的,这玩意,怎么测试?”

    “关于灵根,精准的测试需要专门的仪器,也有粗略的测试办法,就是找个空旷的地方,你闭目感应,如果感应到什么色的小光点,就是什么灵根话说,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之前怎么能出那么厉害的气浪?”

    萧天撇撇嘴说到“这个啊,我也不知道,胡乱的就出来了,不过,我觉得,现在的关键还是劈柴,如果劈不完,没饭吃,哦,这是你说的”

    闻言,戊帅拍了拍额头“对,劈柴!”说完,抽出一根木头立好,挥手劈了起来

    萧天也拿起斧头,继续干活…

    晚上回到卧房,里面是一张大通床,睡五六个人都没问题,戊帅睡在右边,萧天睡在右边

    躺在床上,萧天琢磨着白天的事情,怎么才能再次劈出气浪,可能是劈柴过于劳累,竟然在不知不觉睡着了

    从萧天想起名字之后,就再也没有梦到过天降雷柱的恶梦画面,第二天醒来后,心情大好,没有了恶梦的惊扰,整个人都觉得神清气爽

    兴奋之余,欢快的吆喝一声,随手虚空捶出

    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随着萧天捶出右拳,一股金红色的雾气爆出,凝成硕大的拳头虚影,猛然向前捶去

    萧天身前正对着门板,只听轰的一声,门板就不见了,门框晃悠了两下,咔嚓折断,掉在地上

    戊帅一个翻身醒来,急忙问生什么事了

    萧天没有回答,只是愣愣的瞅着前方,戊帅顺着萧天的目光看去遍地的碎木头,哦,还有半截门框

    戊帅一晃脑袋,清醒了许多,回头看着萧天“你弄的?”

    萧天点点头,戊帅一下子倒在床上,嘴里有话说“萧天要疯,萧天要疯,萧天现在知道你背上为什么有那三个字了,大清早的,你竟然把门板弄没了,闲的没事干啊你?你真是要疯了”

    萧天看了看手,还是自己的拳头,没有什么不同,可是刚才随意出的威力,使萧天不敢轻举妄动了

    戊帅也不睡了,和萧天一齐拿了斧头,赶着两头木鳞牛拉车,奔后山,砍木头

    整天就两个活儿砍木头拉回去,劈木头交给管事验收当然今天有个额外的任务,那就是多砍些木头做成门板

    砍了几下木头,萧天停下来招呼戊帅“哥们,有件事请你帮忙”

    虽然戊帅劈木头用手,但是砍树也得用斧头,不然,就算他把手劈烂了,也凑不够每天的木头数

    戊帅停住手,把斧头杵在地上,扶着它歇息,问“什么事?”

    沉吟了片刻,萧天缓缓开口“关于我的破坏威力,你也看到了,我不希望更多的人知道这些,求你保密”

    戊帅嗨了一声“嗨,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原来是这个啊,我又不是糊涂小孩,自然知道轻重,不会外传的,你也要多加留意,控制一下自己,毕竟,那破坏力,实在是惊人啊”

    萧天拍着一棵树,说到“哥们,多谢了,我会多加小心的咱的警惕性,就像这树一样,杠杠滴”

    突然,手臂不由自主的绷紧,放出金光闪过,萧天心里暗说不好

    “咔嚓”一声响,萧天的手拍空,转头看那棵大树拦腰折断,向外砸去,落到另一棵树上,把那棵树也砸断,继续向外砸去,如此这般,最后竟然砸倒了一行树

    戊帅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额景象,片刻后缓过神来“这就是你说的会多加小心的?”

    萧天也无语了,没想到随手拍了两下,就弄倒一行树看来,是该好好的想个办法了,如果这件事得不到解决,指不定哪天吃饭时往嘴里夹菜,就会失手把自己杵死

    这下好了,倒了这些树,今天就不用砍了,直接把木头拉回去就行,两头木鳞牛是一阶二星的灵兽,虽然没什么特殊的攻击手段,但是力气大,性情也温顺,用它们拉运木材,正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