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98章情蒙
    萧天说“戊帅,你先回去吧,我想测试一下灵根一   ”

    戊帅答应一声,嘱咐萧天尽早回去,然后赶着两头木鳞牛,拉着木头回去了

    等他走后,萧天沉下心思,按照他说的,闭上眼睛慢慢感应周围

    闭眼坐了半天,只是觉得四周黑洞洞的,没有感应到什么光点,无论是什么颜色的,一个也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戊帅说的话是假的?不对,他没必要骗自己,如果他说的是真话,那就是自己这里出问题了

    问题出在哪呢?想来想去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自己的感应方法不对,二是自己没有灵根

    摇了摇头,落定心思,起身返回府内

    来到厢房,看到戊帅正在那里锯木头,萧天赶过去帮忙,两个人上下齐手,门板很快就做好了

    这时一个女孩到来,轻轻咳嗍一声“咳嗯,你们在干什么坏事呢?”

    萧天回头看,这丫头长的不错额长长的黑直泄腰迹,俊俏秀气的脸庞给人一种清新灵透的感觉,水汪汪的眼睛透着狡洁,身材含苞未放,胸前的两处突起,已经颇具规模了,一身便捷的轻衣打扮,腰间盘着条鞭子英姿飒爽,俨然一个小美人胚子

    不认识她,转身看向戊帅,只见戊帅无奈的撇撇嘴“青丝,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看你这身打扮,肯定又出去野了,告诉你多少次,女孩子家,要静矜持些嘛”

    青丝撅起小嘴,不满的嘟囔“人家好心来看你,你不好言感谢就算了,还责怪数落我,以后不来看你了”

    戊帅见到青丝不高兴了,急忙把萧天拽过来,说到“妹妹,别生气嘛,我这不是跟你开玩笑嘛,老哥也是为了你好啊,哦,对了,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新朋友,他叫林…要疯”

    “林要疯?”青丝诧异的瞪起眼睛,水汪汪的看着萧天“你叫萧天要疯?竟然有人会叫这样的名字,真奇怪啊,你怎么会有这样的名字?”

    “额…”萧天额了半天,也没想出合适的话来答复她,戊帅见此,开口说话打圆场“哥们,我开个玩笑,你别介意,我妹妹她就是调皮了些,青丝,你也是,怎么这么没礼貌,还不过来道歉这是萧天”

    青丝乖乖的来到萧天面前,弱弱的说声对不起

    萧天摆摆手,示意她不必过于纠结,然后问“你到这里想必是有什么事情吧?”

    啊,青丝闻言,拍了下额头,转头对着戊帅说到“哥,你就回去吧,爹虽然表面上嘴硬,可是心里还是希望你回去的,只要你服软,认个错,爹一定会原谅你的”

    戊帅挥手打断了她的话“这件事就不要再说了,如果没有别的事,你就回去吧”说完,转身继续锯木头

    “你!倔驴!”青丝一跺脚,指着戊帅的背影哆嗦半天,也没能怎么样他,只能垂下手臂,转身刚要离去,眼角余光扫到萧天,像是突然想起什么,顿时停了下来

    这小妮儿一指萧天“你跟我走!留下他在这,让他一个人劈柴,累死他!”

    “这个,”真是刁蛮任性的小丫头,萧天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我现在是戊府的下人,每日需要干活的,如果跟你离开,会被赶出戊府的”

    青丝小手一掐邀,眼瞪起来“你敢不听我的话?不听我的,立刻把你赶出戊府,郭起?人呢?”

    小妮子嚷了起来,郭起闻言赶到,脸上堆满了笑容“幺,青丝来了,什么事惹得你不高兴了?”

    青丝一指萧天“他不听我的话,把他赶出戊府!”

    郭起眉头微皱“他是陈叔带来的人,青丝,如果不是什么大事,就算了吧”然后他转身看萧天,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天把事情向他讲明,他听后长舒一口气,缓缓说到“小事情嘛,青丝,萧天是新来的,他不认识你,不听你的话也情有可原,萧天,你给青丝道歉,这事就算了,记住,以后,她说的话,就是命令,不得顶撞”

    靠,这都什么啊,还要向她道歉?

    奈何“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萧天只能老老实实的给这妮儿鞠躬道歉,然后静等吩咐

    青丝小妮子撇撇嘴“这次念你无知,就算了,若有下次,一定把你赶出戊府,现在跟我走吧”说完,她转身离去,萧天在后面跟着

    萧天边走边想这丫头到底是什么身份?怎么郭起都要听她的话?

    这时青丝开口了“林要疯,你会干什么啊?”

    萧天想了想,老实的答道“会劈柴”

    “你是木头啊你!”她踢了萧天一脚,娇喝“我用的着你劈木头吗?本小姐是问你,还会什么特殊的本事?”

    小姐?她是戊府的小姐?萧天一怔,随即答道“除了劈柴砍树,不会别的”

    青丝眼角一挑“你这么个笨蛋,陈叔怎么会把你带进戊府?”

    萧天摊摊手说到“我请求陈叔指条生路,陈叔看我人老实,就把萧天带进戊府了呗”

    听了这句话,青丝脸上渐渐浮起坏笑,看的萧天心里毛,她眼珠咕噜乱转,片刻后说“人老实就好糊弄,好糊弄就容易管教,容易管教就听话多了,听话的下人,不会碍手碍脚的啦”

    她对萧天说“一会儿你老实点,我带你去见个人,到时侯你看我眼色行事”

    青丝把萧天带到一处阁楼,拜见一个年的壮汉

    年人身穿紫裘袍,气度不凡,坐在那里如同一座山,给人隐隐的压力,开口出洪钟般的声音“青丝,你不去练习针织,到这来干什么?”

    青丝扑到他怀里撒娇“爹,人家累了嘛,哦,之前你给我找的那个跟班,凶巴巴的,不好,换一个吧”

    年人脸上露出慈爱的笑容,用手抚摸着青丝的头,语气变得柔和下来了“青丝啊,跟班的不凶,怎么能管住你呢?你就是太皮欠管教”

    青丝嘟囔着小嘴“不要,我的姐妹们的跟班都是老老实实的,她们一出去,跟班的点头哈腰,多么威风啊,哪像我,出去玩还要和跟班的说一声,女儿憋屈啊

    年人摸了摸下巴,问到“那青儿想怎么办啊?”

    青丝指着萧天,对年汉子说“把那个跟班踢了,换成他”

    年人顺着她的手指,看向萧天,两只眼睛里放出精光,一脸威严的样子,喝问“你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你?”

    萧天抬头打量一眼这年人的相貌和戊帅有几分相似,大概四五十岁的样子,身上透出的威严,隐隐有一家之主的风范,大概这就是戊府的老爷了

    萧天低下头答道“小的是由陈叔带来的,名叫萧天,我才来不久,所以老爷没见过”

    “萧天?新来的?算了,既然是陈叔带你来的,我就放心了,陈叔看人,一辈子没有看错过,这样吧,你就做青丝的跟班吧,她有什么调皮的举动,马上,不,偷偷的禀告我”

    萧天诧异,这么威严的一个人,竟然最后说出扭捏的话,青丝则娇嗔一声,转身离去,萧天也告退,紧跟着青丝出来

    萧天走后,年人低声说到“纪叔,你去暗跟着青丝,保护她,防止意外生”门后苍老的声音响起,答应一声,不再言语……

    想了想,萧天问她“小姐,你之前的那个跟班在哪,我怎么没见到”

    “他?切,一个跟班的能拦住我?谁叫他老是碍手碍脚的,我把他吊在树上了”

    擦了擦额角的汗,萧天心里对她的危险评价程度有多了一分,小心翼翼的询问“小姐,这是去哪啊?”

    青丝一甩长,顿时露出飒爽的英姿,盎然说到“现在啊,你跟着本小姐出去打猎”

    背着箭筒,骑着一阶二星的灵马,跟在后面,望着青丝的背影,心里浮想联翩,当然,至于想的什么,嘿嘿,你懂的

    青丝约见了几个同伴,男女共十人,一同去山岭打野兽

    其一个妖艳女开口取笑“青丝,又带着跟班来了?嗯,我们都是自己出来,唯独你每次都有人跟随,你老爸还真是疼爱你啊,要我看,你这么娇贵,还是回家吧,免得你爸不放心”

    青丝脸上微红,气呼呼说不出话来,这时一个蓝帅哥过来打圆场“陈丽,你少说几句,时辰差不多了,萧天们这就去山岭,走吧”说完,率先打马离去,陈丽青丝等人跟随

    青丝暗暗埋怨萧天“你怎么这么笨,见到我吃瘪,你不会主动站出来说话解围啊?真给我丢脸”

    萧天点点头“谨遵小姐教诲,下次若有这种事生,萧天一定维护小姐”

    ……

    来到一片荒林前,众人勒住马,不远处有只怪异的红毛兽在石头磨牙

    蓝的青年挥手示意众人安静,在背后抽出一根羽箭,瞄准后,射出

    红毛兽猛然转身,一张嘴把箭叼住,随即吐在地上,瞪着眼睛看着众人

    蓝青年一箭没射,微微吃惊,晃了晃手的弓,说到“几位看到了,我没射,轮到你们了,谁先来?”

    陈丽说声我先来,一箭射出,红毛兽动也不动,箭射偏了

    众人一阵哄笑,青丝趁机讥讽到“出箭如风,一箭射空,好箭法!”

    陈丽红着脸,质问“有种你来!”

    “我来就我来!”青丝一激动,拽过宝雕弓,搭箭射出,微微带起一道箭气

    红毛兽咆哮一声,口喷出气浪,箭射在其,就像陷入泥里一样,在半空僵持片刻,掉在地上

    蓝青年见此说到“青丝的箭带箭气,显然修为更近一步了,应该达到练气五层了吧?”

    青丝腼腆的回答“末法过奖了,我也是这几天才突破的”

    “切!”陈丽不屑的讥讽一声“练气五层又有什么用,连个低阶兽都射不死”

    “你!”青丝咬牙瞪着她,猛然转身对着萧天说“你去把那头兽射杀,给她看看!”

    萧天又没耍过弓箭,如今事到临头,只能赶鸭子上架,把弓握在手里,瞄准了一下射出

    嗖!

    箭斜冲射出,钉在一棵树上,箭头没入树干,只有箭杆带着尾羽在外面轻颤,出嗡嗡的响声

    众人哄堂大笑,青丝脸上无光,气鼓鼓的瞪着萧天

    感受到青丝略微愤怒的目光,萧天心里不大好受,渐渐的郁闷起来,烦躁之下,抽出一根箭搭在弦上

    双臂一用力,金光闪过,弓开如满月,箭去似流星

    那根羽箭如同一道光,疾向前射去,带起一阵风,所过之处,地面枯叶纷飞,天上黄尘飞舞,气势惊人

    红毛兽没等羽箭靠近,就被而来的气浪撕成两半

    箭去势不减,随后贯穿了一列树,消失在萧天的视线里

    一帮人都看傻了

    青丝费力的转头看着萧天,仔细打量了半天,弱弱的说声“你很厉害”

    萧天暗想我是很厉害,看了看手的弓,竟然被握出深深的手印,可想而知,刚才那一箭的力道有多大

    蓝青年开口说话了“在下末法,不知这位兄弟怎么称呼?”

    “萧天”

    “萧天?额,,林兄如此本事,只呆在青丝身边做个跟班,真是大材小用,不如加入我末家吧,至少是个长老职位”

    萧天没想到他会公然拉拢自己,不过仔细想想也对,有本事的人到哪里都是被欢迎的

    萧天摇摇头,婉言谢过他的邀请

    青丝此时也缓过神来,小妮子见萧天射箭惊人,觉得萧天给她争光露脸了,又见萧天不被外人所迷惑,顿时脸上有光,挺了挺小胸脯,恢复了之前大小姐的气度,开口说“做得不错,回去有赏”

    萧天答谢了一声,老实的跟在她身后,背着箭筒,不再言语

    有了这个小插曲,陈丽也不敢再嘲笑青丝,一帮人骑马打猎,时间缓缓流逝……

    到傍晚时,一帮人打猎都累了,几个人把打到的猎物架火烤熟,吃过东西后,就地一躺,睡觉,反正都是修炼者,也不怕冻着萧天则看着火堆,坐在旁边为青丝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