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99章狂化
    总感觉有人在暗窥视,却找不到他的踪迹,萧天假装睡着了,暗注意周边的一切,没想到时间一久,竟然真的睡着了一

    突然萧天睁开眼

    此时,萧天已睡着,睁眼如同梦游一般,完全是无意识的,眼精光闪现,整个人散出无上的威严,冷哼一声“滚!”

    低哼的声音交汇成无形的音波,以萧天为心,向四周扫去

    噗!

    一口鲜血喷出,远处一个老者显现身形,毫不停留,纵身离去

    而萧天出那声冷哼后,两眼一翻,向后倒……

    老者出现在戊府的大堂,半跪在地上,吐出一口血

    年人急忙问到“纪叔,你这是怎么了?”

    纪一山喘匀了气息,把事情告诉了年人年人听后沉吟半晌,问“你觉得他修为如何?”

    纪一山答道“此人看起来年轻,实际修为深不可测,只凭一声冷哼就震的我气血翻腾,到现在腹内还隐隐作痛”

    年人思虑半天,缓缓开口“此人既有如此本事,想要灭我戊家,如同探囊取物,直到现在也没有生什么,想必没恶意,既然他不愿意受人监视,就随他吧”

    纪一山犹豫的说到“这,他虽然没有恶意,只是来路不明,恐怕因此会给戊家带来麻烦”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难道我们还能过去赶走他吗?以他的本事,谁能奈何的了他?更何况他是陈叔领进来的人”

    “好吧,谨遵家主吩咐”

    ………………

    第二天醒来,跟着青丝回到戊府,这妮子把萧天带到一个别院,对萧天说“你做我的陪练吧?”

    萧天纳闷了“什么陪练?”

    “当然是陪我练功了”青丝顿了下,接着说“你那么厉害,肯定很抗揍,我不求你教我,只是要求你陪练不过分吧”

    抗揍?揍我?

    萧天一晃脑袋,急忙说到“不行,不行你不知道,我的功力时灵时不灵,我自己控制不了,肯定会出大乱子的,容易伤到你”

    “借口,狡辩!你觉得我会信吗?”青丝脸上露出坏笑“如果你不答应也行,我就去告诉我爹,你这么厉害,反而呆在戊府做下人,肯定图谋不轨,到时候抓住你,咔嚓了你!”

    萧天一惊自己的状况不稳定,常有意外生,如果戊家主知道,为了保险肯定会杀了自己的,若是正赶上自己功力失灵,不就任人宰割了吗?

    无奈之下,只能答应了她

    青丝小妮子见萧天答应了,心情顿时大好,问萧天是什么灵根的

    萧天说不知道

    她诧异的看了萧天半天,然后不知道在哪拿出一个水晶球,对萧天说“把手放在上面,仔细的感应”

    萧天把手放在水晶球上,闭目仔细的感应什么都没有感应到,心里暗暗纳闷之前在后山感应,自己什么都没有感应到,现在又是这样,难道自己没有灵根?可是没有灵根怎么修炼,自己这一身的雄厚灵力又是哪来的?

    渐渐的陷入沉思,眉心处不自主的放出一点光华,缓缓跳动,猛然扩散开,笼罩了周围一切

    无数的光点浮现在萧天脑海里,各种颜色都有,密密麻麻,结成一片抬手一招,这些光点全都向萧天涌来

    外界,整个院子里飘散的灵气流动,聚成一处,远远望去,犹如水幕般,向萧天汇集而来

    萧天张开嘴,灵气灌入其,心产生感应,随即眼睛睁开,抬脚猛然跺地,双臂交叉,喝道“金刚护法!”

    金红色的气雾从萧天周身涌现,汇集成半身金刚虚影,维持了片刻后消散

    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萧天努力记住此时的感觉,冥冥好像抓住了什么

    再次交叉双臂,喝道“金刚护法!”

    和预期的一样,虚影出现,片刻后消散如此试验了九次,萧天终于觉得自己掌握了这门功法了

    回头看,青丝呆呆的站在那里,一脸崇拜的看着萧天,缓缓的说“教我,教我”

    额,忘记她在旁边了,萧天自己都是半懂不懂,怎么能教会她,只能打岔说到“我刚才感应到很多的光点,各种颜色全有,这算是什么灵根?”

    小妮子呆萌了半天,也没想起关于这种情况的知识,老实告诉萧天不知道

    萧天想了想问她“打猎时,你说过,回来要赏我的,奖赏在哪?”

    “啊?”青丝惊讶了一下,然后问“你想要什么奖赏?”

    “嗯…你给我讲讲修炼界的情况吧”

    “这个啊,我知道的不多,但是可以讲给你听”

    说完,拉着萧天来到一处假山上,坐在山头上,给萧天讲述她所知道的事情

    萧天看着山下的流水,聆听着她的讲述,只听她说

    “关于修炼界的事,我也只是听说,并没有实际的去考究过,据说,一共有九个大境界,每个境界分为九层,前三个境界是练气、璇光、玄通,往后的我就不知道了…”

    她给萧天讲了很多的事情,萧天由此弄明白,青鱼为什么不肯说话,原来它不会说并且得知离此处数万里,有座光阿城,那里面就有玄通的修士

    青丝说完这些后,缠着萧天教她金刚护法,萧天实在是没办法教她,只能退而求其次,陪她练功

    时间缓缓的流逝,三个月过去了

    树林,青丝疾奔跑,猛然抽出盘在腰间的鞭子,迎风一抖晃出几道鞭影,微微带起青光,向前扫去

    萧天眼光芒闪过,爆步来到近前,伸手一捞,鞭子就被牢牢地抓住

    经过几个月的时间,萧天渐渐的适应了体内的情况,一般不会出现突然爆的事情了,所以做事也随意了些,想和青丝开个玩笑

    青丝见鞭子被萧天抓在手里,心不服气,便使劲的往回拽

    可是小妮子的力气哪有萧天的大,她拽了半天没拽动,萧天一抖手,她的身子就向萧天扑来

    萧天本意是开个玩笑,把她拽动即可,没想到手臂突然绷紧,力道暴增,一下就把青丝带到怀里,两个人面对面,嘴正好亲上

    四周静悄悄的,时间好像都静止了

    感受着嘴唇上传来的温热,和胸前扑扑的跳动感,萧天一下子呆了,手鬼使神差的绕到她身后,把她搂在怀里

    青丝的脸霎时就红了,两个人以这种暧昧的姿态僵持了半天,最后还是她先回过神来,推开萧天的怀抱,转身离去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萧天茫然不知所措,傻傻的愣在原地我做了什么?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举动?

    在之后的几天里,青丝都没有来找萧天,萧天像丢了魂儿一样,整日在树林里转悠,头脑胡乱的想着其他事情她会怎么看我?色狼?她在责怪我吗?我该怎么向她解释?

    萧天越想觉得越乱,脑一片糊涂,这时头疼了起来,比以前还要痛,就好像有人在拿锯锯萧天的头一样,感觉要裂开,强烈的剧痛疼得萧天遍地打滚,忍不住喊出声来“啊啊啊啊!”

    一股浓厚的金红色气雾从体内爆出,像火焰一般,瞬间席卷了整片树林,气雾过后,此处寸草不留,遍地灰烬

    泄过后,头痛不减,萧天抱头蜷屈着身体,希望这样能好受些

    青丝那日回去后,心里也是乱如麻,思来想去,决定找萧天问个明白,没想到,一来树林,就看到萧天在满地的灰烬里打滚,口痛苦的哀嚎

    她急忙来到近前,蹲下身,问怎么了

    萧天胡乱抓住青丝,一把将她搂到怀里,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脑一片空白,随即就昏了过去

    青丝使劲的挣扎,奈何萧天的铁臂如勾,死死的将她困在怀里,她费了半天力挣脱不开,渐渐安静下来,轻声招呼萧天

    等了半天,不见回答,青丝睁眼打量,这才现萧天昏死过去了可爱的小妮子,之前被萧天粗暴的搂在怀里,吓得她闭上了眼睛,直到此时才敢睁开

    她叫不醒萧天,只能暗自祈祷这种尴尬的事不要被别人撞见,否则怎么解释都说不清了

    或许是她的祈祷诚恳,苍天显灵,或许是小树林原本就偏僻,少有人来,反正半天的时间,也不见有人路过青丝长舒了一口气

    在提心吊胆的人最为疲乏,一放松下来,没多久就睡着了

    ……

    萧天缓缓睁开眼,入眼的是星空天幕,这是在哪?刚想起身查看,只觉得身上压着份量不轻的东西,胸前软软的

    猛然间萧天回想起之前的事情,一下子惊住了,翘起头看,只见青丝把头埋在萧天怀里,双手环住萧天的腰,趴在身上酣睡

    萧天下面的兄弟就挺了起来

    萧天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惊醒了她,只能这样子呆在原地

    一道黑影划过天际,嘹亮的鹰啼响起,萧天心暗说不好

    果然,青丝动了动,伸个懒腰,慢慢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问到“这是哪里?”

    突然青丝止住声音,低头看,只见萧天躺在她身下,裤裆高高鼓起,好像在支帐篷

    她吓了一跳,立刻起身,想起之前的事情,脸登时就红了,急忙查看自己,现衣衫整洁,悬着的心才放下来,指着萧天,怒问“你为什么这样做?”

    萧天也站起身来,由于身材上的优势,比青丝要高出一节,在她看来,此时的萧天,微微有些吓人,她弱弱的问“你…你想怎样?”

    萧天结结巴巴半天,憋出一句话“我,我,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

    两人背靠背坐着,谁也不说话,不知在想些什么最后还是萧天鼓起勇气,开口打破了这片宁静“青丝,对不起,当时我头痛欲裂,胡乱做出这等失心疯般的事,是我错了”

    “你为什么这么久才开口认错?”

    萧天无言以对,只能信奉沉默是金的条律,继续闭口呆坐着

    青丝等了半天不见回答,觉得氛围有些尴尬,就开口打圆场“你之前那是怎么了,我看到你蜷缩在地上,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萧天犹豫了一下,把事情的原委都告诉了她

    青丝听后,惊讶的问到“你失忆了?怪不得会起这么奇怪的名字”

    萧天点点头,说到“不时的有怪事生在我身上,比如随便挥挥手,拍倒了一行树”

    她错愕的问萧天“这里的树林也是你弄没的?”

    “嗯”

    “噫”她倒吸了一口气,缓缓说到“真是破坏力惊人啊,你打算怎么办?”

    “额还没想好”

    ………………

    经过了这件事,两人的关系暧昧了许多,在一起时,她多了些许羞涩,萧天则是有些萌动

    欢乐的时光总是特别快,一晃半年过去了

    一天,萧天正陪她练功,突然又下人来传话,说是光阿城来人了

    光阿城的斩云阁派人来招收弟子,在这个地方立下一块石碑,二十岁以下,凡是能激出一尺光芒的,都能拜入斩云阁

    戊、末、陈三家都来人观看,三家的家主也来了

    戊家主还是一身紫裘袍,朝着众人拱拱手,朗声说到“斩云阁招选弟子,五十年一次,既然三家都到齐了,那就请长老主持开选吧”

    闻言,斩云阁的白袍修士向旁边一位老者询问,老者睁开眼睛,指了指石碑,说到“排队,一个个的来”然后继续半躺在躺椅上,闭目养神

    各家的弟子急忙排成一队,头一个人走到近前,伸手按在石碑上,灵力注入其,喝道“啊!”

    随着声音响起,石碑出半尺长的蓝色光芒,片刻后暗淡下来

    只听声音响起“不合格,下一个!”

    刚才的那个人抽回手臂,沮丧的摇摇头,退到一旁,静观别人测试

    陈丽来到石碑前,灵力注入其,石碑散出红色光芒,约有一尺

    白袍修士袖子一挥,透明的尺子浮现在石碑旁边石碑散的光芒堪堪达到一尺刻度下,差一点陈家主惋惜的叹口气

    声音响起“不合格,下一个!”

    陈丽跺跺脚,气愤的离开,后面的人接着测试…

    末法来到石碑前,片刻后出现三尺长的光芒

    躺椅上的老头睁开眼睛,看了末法一眼,点点头

    “合格,到我后面站着等候,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