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101章客栈
    嘟!

    肥硕的身形狠狠的砸在石滩上,闷沉的声音响起,碎石子四散而出,地面龟裂,以剑豪火猪的脚掌为心,产生的可怕劲风向外横扫,萧天被劲风扫出去足有十几米一

    这种火猪之所以有箭豪的前缀称呼,是因为它们的动作度惊人,犹如射出的箭一样疾

    萧天被劲风扫到半空,在落地之前,箭猪嗖的一下来到萧天下方,猛然一顶,把萧天撞向另一边,然后它疾射出,带起道道残影,再次出现在萧天身下,把萧天顶起,这样来回反复的顶萧天泄愤!

    萧天如同皮球一般,被它顶得在半空抛来抛去

    箭毫火猪是三阶灵兽,萧天哪里禁得住它这般攻击,没多久就两眼一闭,昏死过去

    箭毫火猪的耐性渐渐耗尽,不再戏耍,一个顶撞把萧天高高抛起,昂头露出两颗獠牙向上,静等萧天落下来扎死

    戊帅和青丝看到这一幕,暗叫不好,想要救萧天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萧天送死

    突然萧天睁开眼睛,一个翻身落在地上,随即闪身来到箭毫火猪面前,抡起手臂煽了它一巴掌,然后萧天两眼一翻,倒在地上

    再看时,箭毫火猪如同陀螺般,在原地疾打转,竟然带起一阵旋风,刮得地面碎石乱滚大概过了半柱香的功夫,它才停止转动,晃悠了一下,摔在地上,嘴里喷出血,死了

    戊帅都看呆了,青丝虽然听萧天说过自己身上生的种种异象,却是头一次见到威时的景象,惊讶的她张着小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两个人来到萧天身边,试了试,还有鼻息,看来只是昏过去了,于是戊帅背着萧天,找个僻静的地方歇息青丝是女孩家,手脚纤细,动作柔和,给萧天喂了点水,静等萧天醒来

    …………

    萧天悠悠的睁开眼,问到“怎么样了?那只猪呢?”

    戊帅说“猪被你一巴掌煽死了,这是它的内丹”说着,他拿出一个火红色的小珠子,大概有拇指大小,递给萧天

    “一巴掌煽死了?”萧天接过内丹,诧异的他“我煽死的?”

    “对啊,你不记得了吗?当时你抡圆了给它一巴掌,猪转的和陀螺一样,然后就死了”

    萧天挠挠头,仔细的回想,嗯,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不过当时自己神态迷离,做这一切都是下意识的,没想到那只猪这么脆弱,竟然被煽死了

    低头看手里的内丹,感受着其散出的气息,觉得它和青鱼腹内的小石子有些相似,一个想法突兀的出现在心里自己能吸收它

    也不知道还想起了什么,只是抬手胡乱的做些动作,身上突然青芒闪烁,目光锁定内丹,然后张口一吸,火红色的灵兽内丹顿时化作一片气雾,汇成丝线,贯入口

    眼精光暴闪,萧天随即站起身来,脑海浮现出一副画面

    萧天学着脑海的画面,迷迷糊糊的挥手做动作,右臂向前推出,土黄色的光芒闪过,握手成爪,猛然攥紧,口里喃喃说到“地之抓!”

    前方的地面轰然爆开,翻出的土浪凝成一只手掌,抓紧

    萧天回过神来,看着地面停留着的土手,转头问到“这是我的杰作?”

    戊帅、青丝两人都看傻了,听到萧天的问话,不住的点头

    萧天闭上眼睛,回忆着当时的感觉,缓缓抬起手臂,做几个怪异的动作,感到手臂微微颤抖,开口吐出三个字地之抓!

    手臂上一阵土黄色光芒闪烁,随后不远处的地面上出现个土手掌,与之前的那个地抓手一样

    睁开眼睛,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又学会一门技艺

    收拾下心思,三人继续赶路,不过这次换成萧天在前面探路,戊帅背着包袱断后,当然,青丝还是在间,女孩子总是受特别保护的

    一阵风吹草动,萧天停下脚步,暗自戒备,片刻后,草丛分开,一条绿蟒蹿出,张着嘴疾咬来

    萧天猛然推出右臂,手掌紧握,喝道“地之抓!”

    右臂上光芒闪烁,前方地面爆开,一只地抓手出现,把绿蟒攥在手心里,

    萧天微微一笑,来到近前,拿出把刀,刨开它的腹部,取出一枚墨绿色的兽核

    只有到了三阶,异兽的兽核才会化成内丹这是个一阶九星的异兽,体内的兽核还没有化成内丹,所以是菱形的

    把兽核拿在手里,张口炼化吸收,萧天感觉疲惫的身体恢复一些体力,继续带着青丝、戊帅向前赶路……

    大概经过了一个月,终于绕过了异兽山脉

    面前是一块界域碑,写着须曲

    终于赶到须曲境内了,三人合计了一下,雇了辆灵马篷车,先去宜黄镇,再去光阿城

    宜黄镇是光阿城的边境小镇,也是我们的必经路之一,经过一个月的山脉经历,我们都感到疲乏,正好在那里歇歇脚,同时采买些东西

    找了家客栈,是个女角开的店要了两间上等客房,我们住下了

    没过几天,客栈里热闹起来,原因是其他的入选弟子赶到了,方圆数百里只有这一家客栈,众人便都聚集在这里,鸡多不下蛋,人多瞎糊烂这帮人有些是各家的骄子,有些是寒门子弟,这么多人聚在一起,矛盾就产生了

    不知道是哪里的显贵少爷,来到客栈里,煽着折扇,倒是风度翩翩,开口说到“给我来一间上等的客房”

    老板娘歉意的一笑,说到“对不起,这位客官来晚了,上等的客房都有人占了,不如您挑间下等的客房将就一下,如何?”

    折扇少年没说话,背后的跟班不干了,尖声叫到“你也不看看,我们少爷是什么身份,怎么能住那种低贱的地方?你个没长见识的婆娘,真是没有眼力劲”

    话没说完,老板娘不乐意听了,拽下搭在脖子上的手巾,扬手甩出,没人看清她的动作,跟班的就被抽倒在地

    老板娘抬脚踩在他身上,翘着下巴说到“小子,你不过是个跟班的,主子都没话,你就不干了,反了你啦?还有,以后嘴放干净点,要是说出的话让我觉得不听,老娘把你舌头割下来”

    教训了这个跟班的,彪悍的女人转身要走,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头也不回的说到“想要住上等客房也行,你们自己交涉,怎么打闹我不管,但是不能毁了我的客栈”说完后,扭搭着腰胯,离开了

    楼上,萧天盯着这个女人,陷入了沉思,这个女人不一般啊,别人看不清,萧天却看见了,这女人抽出手巾后,晃出三道虚影,一瞬间连抽九下,那个跟班的直接被揍晕了

    这时萧天觉,旁边不善的目光传来,回头看,青丝这妮子正气鼓鼓的瞪着自己

    萧天纳闷了,不记得招惹她生气啊,于是问她“这是怎么了?好像不高兴啊?”

    “你个色狼!”

    萧天挠挠头问她“色狼?我怎么是色狼了?没有调戏哪个姑娘啊?”

    青丝振振有词“你盯着人家老板娘的腰胯看,还不是色狼?说,心里在想什么坏事?”

    说完,小妮子腆着胸脯,静等着萧天答复

    萧天瞅了瞅她胸前,嗯,已经颇具规模了,暗暗咽口唾沫,拿出一本正经的样子向她解释到“没有,你想错了,刚刚我是愣神了,没有看老板娘”

    “是吗?”青丝闻言低头沉思片刻,突然问到“她的胯骨有我的大吗?”

    被她这么一问,萧天稍微怔住,随即老实的回答“有”

    “还说没看,你连人家的胯骨尺寸都瞧得那么清楚,老实交代,到底打的什么坏主意?”

    额,小醋坛子……

    青丝这么一闹,客栈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这小妮子长的确实诱人,不少人火辣辣的目光射来,看得她一阵娇羞

    萧天挡在青丝身前,拦下了众色狼的目光,让她回屋休息,恐怕一会儿,有些事情要解决了

    果然,一个家伙来到楼上,撇撇嘴说到“我是风浦的泽天启,话不多说,看刚才那个小妞不错,兄弟,出个价,让给我吧”

    客栈里的其他人,都围观看热闹,甚至有几个家伙还在起哄,叫好

    泽天启?没听说过,不过他既然报出名号,应该不是无名的混混

    对于这种事,要用非常的手段才能镇住他们,经过这段日子的研究,萧天现自己在烦躁的时候,会大概率出现狂暴的情况

    现在为了震慑这帮色狼,便回想些不愉快的事,比如自己为什么失忆了?

    泽天启见萧天低头沉吟不语,就认定萧天是个胆小懦弱的人,他毫不客气来到近前,趾气高扬的说到“看你这个怂样,就是个窝囊废,那么好的妞跟了你,真是糟蹋了,赶快滚一边去,不要妨碍小爷干好事”

    说完,泽天启伸手抓住萧天的衣领,想把萧天从楼上扔下去,拽了一下没拽动,顿时愣住了,他重新打量着萧天,想要说些什么

    这时萧天渐渐烦躁起来,以前狂暴时的感觉慢慢回到身上,萧天不敢继续想下去,生怕失手把这里所有人都杀了

    萧天微微有些后悔了,自己不能控制体内暴动的力量,万一做出什么错事,那就悔之末及了

    萧天想静静,平复一下暴躁的内心想到这,转身回房,一步迈开,瞬间就跨出几十米,在楼道里留下一道道残影,慢慢的消散

    泽天启的手抓在萧天的衣襟上,萧天转身时他不撒手,顿时被甩了出去一百五十多斤的身体横着抛出,如同一根标枪,捅透了客栈的板墙,整个人卡在墙间

    泽天启的身体一半露在客栈外,一半在客栈内晃荡,这样怪异的情景,吓住了客栈内所有心怀不轨的人

    “谁弄坏了老娘的客栈?赔…”

    老板娘的声音传来,突然止住,刚刚她在后院做饭,听到动静便折回身来查看,恰好看到萧天残影消散的那一幕,她眼瞳孔收缩,喃喃自语到“移形换影!”

    萧天坐在床上,情况却不太妙,渐渐压制不住体内的躁动,手抓在床邦上,不自主的颤抖,床吱扭的传出痛苦的呻吟,坚持了片刻,化作木片碎了一地

    身下猛然之间失去了托力,萧天身形一坠,跌落在地板上,心恼怒,刚要爆

    青丝就在隔壁,听到声音急忙过来察看,问萧天怎么了

    萧天顺势把青丝搂在怀里,紧紧的拥抱,心里突然平静下来,一个声音在脑海响起

    “温柔的女孩可以暂时平息暴躁的内心”

    声音遥远而熟悉,但萧天就是想不起来这属于谁出的,于是问“你是谁?”

    嘴没有动,只是心里这么一想,问话的声音就在脑海响起

    没有答复

    那个声音说了一句话后,就再也没有响起

    萧天努力的思索着脑海仅存的记忆画面,希望可以找出声音的主人,可惜事与愿违,声音主人没找到,头渐渐的痛起来

    想起刚才脑海里的那句话,萧天赶在作之前,猛然抱紧青丝,狂吻

    青丝被萧天的举动吓到了,开始时,攥着小拳头捶打萧天的胸膛,过了一会儿,学会了迎合

    虽然两个人在一起有段时间了,这却是头一次青丝乐意接吻,羞涩的转动着舌头,沉浸在美好的时光里

    哐铛!

    房门被打开,戊帅进来了之前他出去采买东西了,回来后第一眼就看到萧天和青丝接吻的一幕,他呆呆的看着他们,随即脸上露出愤怒的神色

    萧天和青丝察觉到有人到来,来人还是戊帅,顿时分开,站起身来

    青丝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萧天则挡在她身前,挠挠头对着戊帅做出个自以为诚恳的笑容“哥们,回,回来啦?”

    戊帅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尴尬,片刻后他吼出一句雷人的话“你妹妹是谁?告诉我,老子去泡她!”

    ………

    由于萧天失忆了,实在记不起有没有妹妹,戊帅的问话直接作废,他对此感到郁闷,直接管老板娘要了间下等客房,搬出去住,不再打扰萧天的好事

    经过这件事,青丝和萧天都收敛了许多,每日顶多拉拉手,抱抱,没有做出是什么出格的举动,倒也相安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