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103章第一百零一次节斗法
    听到他说出的话,萧天被噎了一下,僵尸脸真现实啊!不过仔细想想也对,世上哪有那么多品德高尚的人,所谓的乐于助人毕竟是少数,想到这,对着墨道拱拱手“这次恩情我记下了一”

    墨道没有答话,反而闭上了眼睛,鼻孔对着前方用力一吸

    云海里一阵翻滚,些许灰色灵气汇成两条丝线进入他鼻孔里,他猛然睁开眼睛,手结个奇怪的法印,身体表面一阵光芒闪烁,随即,仰头张嘴,喷出一口白气

    白气凝而不散,形成一道约高三丈的气柱,片刻后,被他吸回体内

    萧天在一旁看着,觉得他的动作隐隐有些熟悉,却想不起来由头,便问“墨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墨道缓缓说出两个字“吐纳”

    听到这两个字,一种久违的熟悉感传来,心豁然开朗,萧天凭着感觉,盘坐在山崖边上

    嗖呒!

    长瞬间披散开在风张扬,身上的袍子猛然鼓起,随即一股强横的气息,有如实体般向外扫出,整个山崖都颤动了起来

    萧天的双眼犹如深夜里的寒星,放出泠冽的光芒,使人不敢直视

    墨道回头打量萧天,僵尸般淡漠的脸上竟然浮现出惊讶的神色

    萧天不做理会,心突然有种唯我独尊的感觉,鼻腔里一声冷响“哼!”

    身下的山崖轰然崩碎,斗大的碎石块夹杂着河水向下落去,墨道经此变故,急忙运转法术,化成一道流光,退的远远的,以免被萧天伤到

    萧天则凌空盘坐,转头看向面前的云海,出“嗯?”的声音,好像在质问着什么

    云海一阵雾腾翻滚,无数的灰色灵气涌现

    张嘴不用吸,灵气汇成一道水雾幕自动进入萧天口,这情景,就像子民争先恐后的拜见君王一样

    伸出手扣向下方,猛然上提,随着萧天的动作,刚刚碎落的山崖石块连同瀑布流水一齐倒升而起,如同天錾般,矗立在萧天面前

    萧天双手探入碎石水幕,一抓,随即向外甩去,竟然带出一条体型硕大的蛟龙

    双臂连连舞动,青褐色的蛟龙绕着萧天周身盘转,渐渐的鳞爪毕现,露出狰狞的面目,栩栩如生

    蛟龙猛然睁眼!萧天一个闪烁站在它头顶,脱口说出“蛟魔在天!”

    声音铿锵有力向外扩散,立刻传遍了整个光阿城,城内各个实力级的人物纷纷动身,化作道道流光消失

    斩云阁内各大长老顺着声音,寻找源头,演武厅的糟蹋老者直接一拍地面,以他手掌为心放出一道道光圈波纹,扫过整个斩云

    萧天感受到几道强横的气息,知道是有人找来,但是不想见他们,便挥袖子冷喝

    “滚!”

    无形的压力飞向外扩散,瞬间席卷整个光阿城,低阶的修士感觉不到什么,但是各个宗派里的要人物尽皆停下打探的脚步,就地盘坐调息在他们嘴角处,缓缓有血迹渗出

    斩云阁内各长老晕厥过去,糟蹋老头直接暴吐一口精血…

    心意念一动,脚下的蛟龙带着萧天冲天而起,天上的景色快在眼前划过,各种异象令人目不暇接

    突然心一松,失去了独尊的气势,脚下的蛟龙立刻崩碎,没有了托力,萧天疾下坠,像只折断翅膀的鸟儿,从高空落下

    蛟龙崩碎后化成的巨石率先落下,砸在河里嘭起水柱,托住了萧天的身形水柱随即落回河里,紧跟着,萧天就掉进水里

    墨道正因为之前的磅礴气势而愣神,再看时现萧天掉在水里,急忙幻化出一只真元大手,把萧天捞起来

    再次谢过墨道,萧天问他“刚刚的事情你都看到了?”

    墨道的脸上恢复了僵尸般的神色,点点头说到“是的”

    萧天求他保密

    墨道听后沉吟了一阵,缓缓开口“可以”但是他紧接着伸出手,说到“好处”

    还索要好处?!无利不起早的家伙!

    萧天没好气的答道“没有!”

    “没有?”僵尸般的脸上竟然浮现出坏笑,刚要说话,萧天立刻拦住他,板起脸装作之前威严的样子,恐吓到“敢泄露一个字,弄死你!”

    墨道被萧天哄的一愣,随即就出轻蔑的笑声“嘿嘿,小子,你以为我是刚出道的小鬼吗?不要看我长的年轻,实际上一百五十岁了,论阅历,你差的远!”

    额,没想到这僵尸脸是个老怪物,萧天挠挠头,说到“难道不怕我一巴掌拍死你吗?老家伙!”

    “哼!”墨道一撇嘴“你不用唬我,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确定刚才那样的攻击你不出来了,再说了,修炼无岁月,我才一百多岁,如此英俊,怎么能称作老家伙呢?”

    这张僵尸脸除了刻板,没看出还有英俊的成份于是萧天问他“修炼无岁月?那最多能活多久?”

    墨道看了萧天一眼,拍了旁边的地面,示意萧天坐下

    萧天坐在墨道身旁,只听他缓缓说到“修炼之路,遥遥无期有九个大境界,分别为练气、璇光、玄通、凝形、灵显、地罡、大能、天怒、主宰练气可达二百岁,修炼每提升一大境界,寿数翻一倍!”

    咝!萧天倒吸一口凉气,小心翼翼的问他“墨,墨道,你是什么境界?”

    “我?嘿嘿,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还没有问你,你倒先问起我来了”

    他顿了下,突然伸手抓住萧天的胳膊,喝问“说,刚才那股气势是怎么回事?你体内有什么东西在作怪?”

    萧天使劲抽了半天,没有抽回手臂,可见这僵尸脸功力深厚,自己现在感到体内空竭,不是他的对手,便说到“不知道,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真的吗?他猛然转过萧天的头,直勾勾的盯着萧天的两眼,大喝道“看着我的眼睛!”

    在他眼升起深蓝色妖魅的光芒

    萧天感到自己的心思被人窥探了,墨道眼的蓝芒好像有着魔力,使萧天渐渐的意识迷离,陷入其不能自拔

    恶人王“看你自己的选择了,珠子类一般都是镶嵌用的,也有的作为单独法宝其实冰灵珠是这片天地孕育而出的,你不用格外的改动,直接祭炼它就行”

    萧天点头称是,收起冰灵珠,拿定主意,继续炼制……

    一个月后,萧天猛然跃起,双臂抡圆画弧,收于胸前,两手一上一下,成爪形虚对,一阵元气涌动,冰灵珠出现在掌心

    萧天推手把冰灵珠打出,随即青色魔龙出现,环绕着萧天周身游转一圈,然后追着冰灵珠冲向前方,把山洞撞塌了

    冰灵珠飞回萧天手里,魔龙则跟着变小,缠绕在萧天手臂上,白光一闪,魔龙不见,只在萧天右臂上留下个青色的印记

    萧天念动法决,一招手收起了把冰灵珠,咧嘴一笑“嘿嘿,大功告成”

    恶人王说“好了,此番帮你炼制法宝,耽误了不少时间,我现在要走了”

    萧天敛容,恭恭敬敬地对恶人王鞠了一躬

    恶人王伸手在萧天身上点一下“我已经隐去了你身上魔龙精魄的气息,短时间内你不会被魔族认出你要趁此机会好好的修炼,壮大自己的实力,我的人王令旗,就留给你,到万不得已时,你有三次使用的机会”

    “大哥恩情,我记下了,如有机会,我为人族做下三件好事不过,”萧天挠挠头“能不能教给我一些特殊的秘法啊?”

    恶人王撇撇嘴,拿出一本古卷丢给他,然后抓着尹东,消失不见了

    萧天接过古卷,看着恶人王离去,默然良久,收拾心神,开始查看古卷里记载的功法

    意念之手,意念,是由思想集产生,万物皆可复制,独有思想不能重现故此,意念有贯通生死之功,暗藏造化之效人凭一股执念,可以临终吊住气不死,宝物凭一股执念,可以通灵择主……

    天剑阁

    “啪!”彭浩拍案而起“你查清楚了,浩儿是毛头小子害死的?”

    一名黑衣修士“禀宗主,属下奉命混入宜黄镇,查清少主曾经去过那里,之后就没有回来,听人说少爷被人雇佣,与人争斗并且,之后就没有回来”

    彭浩捏碎手茶杯“我不管他是谁,都要他为宇儿偿命!”

    ……

    萧天调动意念,面前一块石头晃晃悠悠的升起,突然掉落在地上,摇摇头苦笑一声看来意念的使用还需勤练才行

    ……

    宜黄镇,混混大院里

    刀疤跪在地上,不住的哆嗦“不知前辈找我何事?”

    “要你交出杀害我儿子的凶手!”

    刀疤诧异了“你儿子?前辈所指何人啊?”

    “彭浩”

    刀疤,心里一颤,瞪起眼“什么彭浩?我不知道”

    “哼哼”彭浩冷笑一声“宋阳出来,给他说说吧”

    刀疤身后的一个混混转过身来“是,阁主”

    宋阳看向刀疤“数月前,我奉命混入你们之,经过查问打听,终于得知少主的死因,就是你设计围攻萧天,令少主做帮手,少主不敌萧天,被他所杀有人可以作证”

    彭浩“把这几人叫来”

    宋阳领诺,在后面叫出几个混混,几个混混全都跪在地上,道“小人见过仙师”

    “免了”彭浩一摆手,怒问“我问你们,你们可知道我儿彭浩的死因?”

    几个混混把事情的由来和当时的情况描述一下,茅允听后,看向刀疤,眼寒光闪现,道“这么说当时是萧天狂,杀了宇儿?仔细说来,也有你的份!”

    刀疤吓得一哆嗦,道“不关我的事情,是威哥杀的”

    彭浩一巴掌把他煽翻,道“先留你一条狗命,等我杀了萧天那小子,再收拾你”

    说完,抓着刀疤,气冲冲的直奔木屋小店

    镇上的人听说了这件事纷纷赶来围观,彭浩不作理会,矛头直指萧天,正要去找他报仇,突然有人凭空出现,拦住了去路

    彭浩看着眼前的人,认识,怒道“老流氓,你拦我作甚?”

    拦他的正是老流氓,这个不正经的老家伙,微微一笑,道“彭阁主,不要生气,你儿子死的时候我在场,当时确实是他不对,萧天杀了他也没错”

    彭浩本来就在气头上,听了老流氓的话,心火蹭的一下就窜了上来,怒道“你这么说,是想保那小子了?你当时在场,为什么不救下宇儿?枉你我相识一场,竟然见死不救,如今又来当说客,你想得美!滚开,不要拦我,好狗不挡道!”

    彭浩经历丧子之痛,又在气头上,有些口不择言,浑话说出了口

    老流氓一下子瞪起眼来了,他年青时就是个流氓,只有戏耍别人的份,很少有人敢骂他,被彭浩一骂,脾气立刻就起来了“彭浩老杂种,你他妈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我弄死你!老子好心来劝你,你不听也就算了,竟然还骂我,真是混账,有你这样的老子,你儿子也好不到哪去,死了,活该!”

    彭浩火气蹭的一下就蹿上来了,挽着袖子“老流氓,你再说一遍,你想试试老子的功夫是不是?来来来,彭大爷教给你死字怎么写!”

    老流氓吹胡子瞪眼“来就来,谁怕谁?”

    两人越说火气越大,拉着胳膊来到院里,摆开架势就要动手

    彭浩性子本来就脾气火爆,又在气头上,率先动手,真元大剑幻化成形,仗着灵力雄厚,强行竖劈而出,带起一道三尺宽厚的蓝光剑芒

    老流氓祭出铃铛,晃了晃,铃铛变得如雨伞大小,罩在头顶,硬接彭浩一击

    铛!剑芒劈在铃铛上,铃铛微微一震,表面金光大作,金光如刃向外扫出,磕在剑芒上

    金光和剑芒僵持片刻,剑芒渐渐消散,铃铛出响声,一道金光射出,打散了彭浩的真元幻剑

    彭浩连连倒退几步,卸去剑芒冲击的劲道,哇的吐出一口血然后猛的一跺脚,站稳身形,盯着老流氓,道“老夫是天剑阁阁主,你真的肯为了那个小子,和我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