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104章错乱
    老流氓思索片刻,最终还是让出了道路,彭浩哼了一声,气冲冲的去找萧天一 老流氓看着他的背影,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早有混混去给萧天送信,把情况报与他知晓

    萧天得知情况后一怔,没想到老流氓会出面帮自己便赶来夹在人群围观,正好见到老流氓挫败彭浩的那一幕,便说道“不用找了,我在这”

    彭浩一听,立刻寻声望去,盯着萧天,冷森森的问道“你可有什么话要说?”

    萧天撇撇嘴“这事不怨我,你儿子不是个好东西,他就图谋我的护体玄衣,我不杀他杀谁?”

    彭浩脸色一板,怒喝道“纵然他有错,那你也不该杀了他啊!”

    “打蛇不死,必受其害”萧天反驳“当时我情绪失控,杀他身不由己,再说了,我不杀他,难道要等他日后来报复我不成?更何况,像这种人渣,死了就死了,省得留在世上祸害!”

    萧天不等彭浩开口,再次说到“你要是真明白事理,就应该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什么品行像那种劣货不要也罢,死了就当是清理门户了

    他故意拿话气彭浩,想激其动手,就此解决后患

    果然,彭浩听到这句话,气的须眉倒竖,恶狠狠的盯着萧天,恨不得生吃了他

    萧天不以为意,看向彭浩“老头,实话跟你说吧,儿子死了,你伤心悲痛我可以理解,但是想要我偿命,没门!如果你不解气,咱俩可以打一场,你输了听我处置,我输了任你落,如何?”

    “这可是你说的,不要怪我以大欺小,”彭浩听后一怔,随即环视四周“这小子自己提出的,你们不会阻拦了吧”

    众人见萧天提出这样的要求,以为他自知躲不过去,找死认命了柳儿急忙关切“萧天,你可不要做傻事啊!”

    萧天说声柳儿放心,然后对着彭浩“此处离我的小店太近,不是动手的地方,不远处有块荒地,敢不敢和我去一试?”

    “哼,老夫怕你不成?”彭浩冷哼一声,率先向荒地飞去

    萧天也想试试自己这段时间的修炼结果如何,便跟随其后

    老流氓等一帮人众也赶去看热闹

    镇上的人听说了这件事纷纷赶来围观,老流氓出现在荒地边上,化出真元壁障围住荒地,笼罩里面,自己则搬了把椅子,坐在外面,静等开打

    萧天见此摇摇脑袋,这老头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荒地心

    彭浩与萧天有杀子之仇,当然不会谦让一番,直接幻化出真元大手向萧天抓去

    萧天施展土遁术,动作比天生打洞的耗子还要快,哧溜一下没入地下,隐藏踪迹

    彭浩的真元大手抓空,他微微一怔,没想到这个小子身手如此敏捷,随即面色阴沉下来,不管是谁,害死了自己儿子都要偿命

    想到这里,彭浩眼凶光闪现,手伸剑指连连划动,然后指向地面,一柄三寸小剑从指端出现射入地下

    地面如蜘蛛一样裂开缝隙,无数的剑刃从显现,相互交错参差刺出

    萧天在地下感知到危险降临,运转功法轰开土层,双腿猛得绷直,脚一蹬地,借力蹿出地面,升在半空,周身灵气涌现,脚上幻化出青元脚印,随即踹出

    融合了势的运用,青元脚印威力不同以往,带起电光疾出,好像一道青雷般踹向彭浩

    彭浩身形向上纵起,躲过攻击,御空而立,低头看去,地面被轰出一个不小的坑陷

    见识到萧天一击的威力,彭浩就知道此子不是常人,不拿出些真本事杀不掉他

    身为天剑阁的阁主,一身修为与剑相关彭浩伸手缓缓拂过身前,十余道青蓝剑影出现,慢慢合成一把大剑

    彭浩双手握剑,做个横扫千军的架势,剑刃陡然变成几十丈大,拦腰横砍而出

    萧天张口吐出一股气雾,气雾凝而不散,在脚下化成青云,托着自身直线升到高空

    彭浩见到萧天一个毛头小子竟能御空,不禁暗下狠心此子不除,后患无穷想到这里,手巨剑一扬,撩刺萧天

    萧天在云上一个大翻身,手里祭出冰灵珠,拧腰把珠子向下扣去,喝道“神龙摆尾!”

    随着这声的暴喝,一条青龙出现出现,环绕萧天游转一圈,大尾巴向下扫甩,把彭浩的的巨剑抽偏了

    萧天御使冰灵珠,调动青魔龙围绕着彭浩,瞅准时机就给他来一下

    彭浩撤回巨剑,念动法决“决剑!”伸手一弹,剑分为六道三尺长的幻影,护住周身

    青色的幻影魔龙在萧天的驾驭下,犹如一条匹练,上下翻腾连抽带打虽然彭浩有决剑护身,但总是招架防御,时间一久,被震得气血翻腾

    青龙本是魔龙精魄,本身变得坚硬异常,大尾巴扫过,有开碑裂石的威力

    彭浩被惹得心头火起,用力一击荡开魔龙,双手结个法印,周身一股劲风涌出,吹的须倒竖,背后则唤出上千把剑,喝道“天时雨!”

    上千把剑同时闪烁消失,无端的出现在天边,然后齐刷刷向萧天落刺而去,就好像下雨一般

    萧天收了冰灵珠,魔龙闪烁消失,然后双手平伸,嗤!尖锐的破空声音响起,两道风刃出现在掌心,神识一动,风刃凝而不散,环绕肩头游转

    萧天法决动作不停,一共唤出三十六道风刃,风刃护身旋转,形成一套连体甲正是萧天自创的招式风神护法

    天时雨剑落下,萧天举拳捶天,身上的风刃套装随着他的动作,离体向上冲出,与雨剑撞在一处,轰然爆开

    掀出的气浪强悍,围观的弟子有些人根基薄弱,直接被吹倒老流氓手一抓,真元壁障猛然亮起,把众人与里面隔开

    彭浩念动法决,一挥衣袖隐去身形

    萧天连忙放出开天眼打探四周,一番查询无果,便换个方法,用意念冥视感知外界,可惜意念的探查距离有限,刚现彭浩踪迹,他就退出感应范围之内

    萧天正暗自着急,突然感觉不对,急忙驾驭青云横行蹿出,回头看时,一柄剑毫无征兆的出现,捅在刚才自己驻脚的地方,那剑一击落空,扎在地上,轰出三丈深的洞,把萧天惊出一身冷汗

    心一动,萧天祭出蟾蜍眼,透过它打量四周,果然,看到不远处彭浩在施法念咒

    萧天周身灵力注入蟾蜍眼,蟾蜍眼一道紫色妖异的光束射出,直冲彭浩

    彭浩没料到萧天能看破自己的踪迹,匆匆之下,召出一面阔剑格挡

    紫色光束打在剑身上,彭浩吃了个暗亏,被强劲的力道逼退两步,露出身形

    彭浩见这样都杀不了萧天,当下怒,使出绝招,一指苍天“天照斩杀!”

    再看时彭浩直冲向天际,弄出团乌云笼罩了自身,片刻后云层里显现一张人脸虚影,两只眼露出淡漠的神情,目光锁定萧天

    萧天突然感到一阵心悸,立刻调出魔龙,将魔龙化作战盔,在头上

    人脸眼突然射出两道光芒,萧天来不及躲避,就被砸入地下

    人脸虚影散去,露出彭浩的身形,盯着下方龟裂的地面“老夫不信,你还能不死”

    话没说完,地面轰然爆开,一道戴人影蹿出,仔细瞧看,正是萧天

    此刻萧天心凛然,要不是自己提前召出龙头战盔,只怕是现在已经命丧黄泉了,看来对任何老怪物都不能小瞧啊

    自己在青叶洲戏弄了九终等人,又跟随恶人王遨游星空,潜意识里竟有些飘飘然了,不行,世上能人无数,一定要谦虚谨慎,不可大意

    想到这里,萧天沉心浸气,重新打量彭浩,老头微微喘息,可见消耗过大

    萧天吐出一口气息,气息笼罩周身,隐去踪迹,自己则暗土遁,来到彭浩身后

    萧天念动法决,魔龙精魄一分为三,一道虚影正面攻击,另外两道绕到彭浩身后,结成束缚锁

    不明所以的彭浩急忙召唤出阔剑挡在面前,突然感到浑身一紧就被捆住了,老头心里一翻个,完了萧天毫不客气闪身,来到近前,手元气积蓄,贴在彭浩丹田上

    萧天杀心暴起,刚要动手,瞧见彭浩的容貌,老头须皆白,神色憔悴,显然儿子死了对他打击很大

    看到这种情形,萧天不禁想起自己的身世,如果自己死了,师父也会不顾一切的报复吗?

    老年丧子,悲痛异常,彭浩虽然有些过激,也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

    当下对着彭浩说“你走吧”

    此时魔龙束缚时刻已经过去,彭浩眼光芒一闪,诧异的看着萧天,问到“你不杀我?为什么?”

    萧天“丧子寻仇,人之常情,不怨你,换了我或许也会这么做你走吧”

    老头听后默然半晌,仰头长叹一声,缓缓开口“我本来可以用它躲过一劫,然后趁机取你性命不过你如此做法,足够证明心底善良,看来那件事的确是宇儿错了”说完,打开手掌

    萧天看去,彭浩掌心是一枚替身傀儡

    的确,束缚锁能禁锢彭浩身形,但是不能封印他的神念,只要他神念一动,傀儡挥替身作用,挡过致命一击,绝对有趁机杀了自己的可能心里的一丝怜悯善念,竟然救了自己一命

    顿时萧天凛然,对着彭浩拱手

    “算了”彭浩黯然神伤,转身缓缓离去

    老头此时虽然心情沉重,但已经清醒过来,不被私愤蒙蔽头脑,须髯迎风飘摆,离去时萧瑟而孤寂的身影,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意味

    此时围观的众人才回过神来,老流氓暗暗点头,此子不迷失本心,将来的成就不可估量

    四周的人散去,老流氓看着萧天,似乎有话要说,萧天察觉到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转头看去,见是老流氓在注视自己,又想起他之前帮忙阻拦彭浩,便拜谢道“多谢前辈”

    老流氓摆摆手,手一晃,光华闪烁,一件鹤羽袍出现在手,递给萧天

    萧天把袍子拿在手里,感觉很熟悉,片刻后讶然“这是我师父的袍子!!”

    “对,你师父说这是宝物,托我把这袍子交给你”

    萧天一怔,问道“为什么我师父不来?”

    “他?”老流氓听后一撇嘴,似乎很不屑的样子,讥讽道“你师父是大人物,没空做这些小事”老头说完,闪身离去

    萧天想问明白,无奈老流氓跑了,只好作罢

    刀疤一脸的讨好的样子,手里提着宋阳,来到萧天面前,问“萧天,这家伙混入我们内部,怎么处理?”

    原来老流氓临走前,挥手给宋阳下了禁制,使他不能用法术,刀疤害怕萧天迁怒自己,便抓住宋阳邀功

    萧天瞥了一眼,问道“宋阳,你有什么话说?”

    宋阳被捆住了,使劲的挣扎,叫嚣道“放开我”

    萧天瞥了一眼,问道“放开他,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话说”

    是!刀疤答应一声,招呼两个小弟过来,给宋阳解开绳索

    宋阳行动恢复自由后,一改往日当小弟时恭谨的模样,竟然拿出把扇子,自顾自的扇起来,脸上却笑嘻嘻的“萧天,不要动怒嘛,我如此做法,也是位生计所迫啊,再说,我也不是专门针对你的”

    萧天听了这话,问道“你什么意思?”

    宋阳微微靠近萧天,低声说到“我不止混入一个势力搜集消息”

    萧天“此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呵呵”宋阳露出神秘的笑容“如果萧天想打探什么消息,只要价钱合适,在下当然会言尽所知”

    萧天冷喝“你混进别人地盘,私自倒卖情报,竟然还有脸到我这里做买卖?真是好大的胆!”

    “错了!”宋阳收了折扇,双手反握在背后,脸上露出庄严的神色“我并非不知羞耻的人,不过理想不同,我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名万事通,虽然是个小修士,却能够知道蒙初大6上所有的大事情”

    顿了一下,宋阳傲然说到“我自五岁开始立下弘志,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先后在三百多个势力内安插眼线,我自己则有二百五十个不同的身份如今虽然称不上万事通,但却是名副其实的百晓生”

    萧天错愕了,没想到有人竟然专爱收集情报,只听宋阳接着说“我知道各类的消息,虽然不能说全部囊括,但是绝对比萧天知道的要多一些我与三十多个龙头老大做着生意往来,信誉一直很好,萧天,不要迂腐嘛,你有什么想打探的消息,可以来问我啊,哦,只要你肯出钱”

    “嗯?还要钱?”萧天瞪起眼来“你在我的地盘内打探消息,如今形迹暴露,还想从我这里收钱?”

    “我也要活着嘛,大不了,第一次给你打探消息免费”宋阳撇撇嘴“如果我不想和你做生意,主动暴露,你能现我的身份?切!”

    萧天一想,也是这么回事于是问到“你有什么好的消息?”

    宋阳伸出手,不言语

    萧天一咧嘴“你不是说头一次打探消息免费的吗?”

    “那是打探消息,这是我知道的消息,性质不一样”宋阳答道

    萧天斜了他一眼“要多少?”

    宋阳张开大嘴“一千两!不要嫌多,我告诉你的这个消息,绝对值这个价钱”

    暗骂一声奸商,萧天拿出一打银票给他

    宋阳凑到萧天耳边“前段时间,凌霄殿的弟子小静子外出历练,无意碰到了一处古时遗迹,那里有禁制,想必里面有不少宝贝,现在他们正在调人私密的往那里聚集”

    “古时遗迹?”萧天眼一亮,“真的?”

    宋阳拿出一张羊皮纸,然后说到“切,这是路线图,那遗迹就在墨道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