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110章一段
    三条淡蓝色的灵力运转路线,连成一套,在龙精魄的末端形成奇怪的结印,龙头缓缓张口,方顿时风起一

    山石草木的精华,纷纷被剥离出来,远远望去,精华集成水幕一般,朝龙嘴里汇去

    吸星倒施,青龙汲水!

    萧天得到草木精华,用此补充魂魄的能量,混入精华的魂魄,开始变得凝实起来,不再像以前一样是虚幻的

    萧天打量四周,现草木萎靡,草木失去了精华,如果不加以补充,很难恢复,此处经不起再次榨压了

    缓缓升到高空,此时已是黑夜,星辰闪烁,漫天的清辉龙头开口朝上,天幕好像微微振动,星辰精华汇集过来,虽然每颗星辰散出的荧光很微弱很少,但是总体数量庞大

    无数的精华集结,萧天魂魄吸收其的能量,外表渐渐的凝实起来,精魄嘴出一声轻吟

    萧天愣住了,这声吟叫不是自己控制的,是它自己出的,难道荒魔龙的残魂还没有死?不可能啊,恶人王手段通天,经过他的检查,应该不会留下什么残念了

    萧天的魂魄嗖的一下,退出龙精魄,只见魔龙精魄无主自颤,口龙吟响起,好像在召唤什么

    犹豫半天,萧天再次进入龙头之内,冥视感应着情况,突然有种亲切感,好像是有什么散落在外界的东西要回归了

    他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于是意念调动,魂魄喊话“天视自我视,天听自我听,冥冥如有灵,离者回来吧,请!”

    随着这声音响起,星空天幕,一道流光落下,直入龙魄精魄光芒大作,随即隐去

    萧天仔细查看,没现有什么不同,正暗自纳闷,忽然心里一个想法突兀出现自己多了一样神通

    当年,荒魔龙被杀,它的身躯被分为九段,连里面蕴含的神通都被打散了,漂流在各界星空,如今,萧天魂魄入主精魄,诸多神通感应,自行归位

    萧天不明所以,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凭空得到一样神通,他决定试试,心念一动,灵力运转,大量精华输出

    一条魔龙横空出世,爪有指,摇头摆尾,青须肆意张扬,威风凛凛,不过这条龙是虚幻的

    萧天好奇的打量着自身,这就是当龙的感觉?虽然以前见过尹东,但那是别人,与自己变成龙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强烈的乏力感传来,萧天魂魄轻颤,变得虚幻了许多,魔龙消失不见,精魄掉在地上…

    三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动静,菲儿担心萧天,想去看他,被老流氓拦下“他通灵悟道,衍生神通,危险与机遇并存,如果能突破,便可以到达主宰境界,如果不能,则魂飞魄散你现在去打扰,反而害了他”

    ……………

    萧天肉身已经修复完好,魂魄归为,一个问题摆在他面前,变龙虽然好,却只能用魔龙精魄施展,自己的肉身却不行

    他现在不会魂魄分身之法,只能选择一个作为魂魄容纳的场所,是选择肉身,还是选择精魄?

    精魄的威力自然不容置疑,这是荒魔龙的遗物,可是肉身是与生俱来的,不可抛弃两样选择,萧天不舍的丢弃任何一个,思来想去,也没做出决断

    最后他拿出一枚铜板来,高高抛起,心祈祷“如果是正面,我选择精魄,反面,则选择肉身”

    噹啷!碰撞声响起,萧天急忙睁眼观看,就见铜板卡在地面的裂缝间,立在那里

    萧天见此情景,登时茅塞顿开,自己既然两样都不放弃,那就全选了吧,魂魄无法分开,精魄和肉身合二为一,不就行了

    高度集精神,努力的想象着手燃起火焰,整整坚持了三天,萧天手突然冒出透明的火苗,

    这是意念之手记载的意念运用玄道

    透明的意念之火,理论上可以炼化一切,强度与个人意念有关,心智坚定者,可以凭此焚山煮海

    萧天魂魄出壳,念动法决,把精魄变成战盔的样子,戴在肉身上,运用意念火煅烧

    意念,玄妙非常,人凭意念可以悟道、通灵,物凭意念可以衍生灵性玄妙的意念之火,煅烧精魄却不伤肉身

    若以目前的实力来看,萧天是炼化不动魔龙精魄的,可是精魄经过人王真火煅烧,成为了萧天的本命法宝

    萧天相当于魔龙精魄的主人,他想要炼化,自然可以办到

    没有想到的是,此次闭关炼化,竟然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

    这过程萧天魂魄的能量几乎耗尽,每隔几天就停下来,摄取天地间的精华,补充自身

    一般的情况下,无论是炼制什么,途都不宜停断,那样会使宝物灵性消散

    但是把精魄入体的炼制过程,却必须要间隔停顿,因为精魄与肉身需要时间渐渐融合,如果炼制过程一气呵成,那样炼制结束后,两者不会完全契合

    萧天间歇补充能量的行为,却意外的帮他做出了个正确的选择,好运的小子

    精魄完全与萧天的肉身融合,与他的头颅骨合二为一经过一年的时间,肉身早已修复,萧天也不多待,立刻魂魄归位

    萧天感受着身体的状况,现经过襁褓修复的肉身,比以前更加强健了,

    运转真元,使用神通,整个人光华一闪,变成条虚幻的爪龙,盘在半空

    龙飞九天,世上传说的绝技,萧天想飞一下试试,刚动动爪子,体内传来一阵极强的不适感,顿时掉在地上,把他摔回原形

    嗯?

    萧天站起身来,觉得身体又好了,没有了不舒适的感觉

    怪事年年有,今个特别多啊

    再次试了一回,萧天现变成龙后,停在半空没事,只要微微一动,就会摔下来

    这可怎么办?难道自己变成龙,就是为了像个雕像一样悬在半空?这可不是自己的初衷萧天沮丧的挠挠头,看来是自己想的太简单了,若是这么容易就成功了,龙行九天不会被称作绝技了

    萧天微敢郁闷,便倒身躺在地上,观看天上的景色,心里暗自思考着变化的事情

    此时天生异象,突然刮起狂风,四周昏黄暗淡,似乎是要下雨了

    萧天仰头看天,只见风云攒动变化莫测,心顿时明了,云从龙,风从虎,若要龙飞九天,需有云来相助

    萧天抖了抖身上的袍子,灵力猛然贯入其,口说到“鹤羽袍,羽逍遥,绣雾团云金丝绦,何不就此化云海,助我龙腾在九霄!”

    随着他的话说出,袍子上的金丝团云纹路亮起,一大片云海出现,遮盖了此处

    片刻后,

    天上雷声响起,下起暴雨,云海之浪滕翻滚,一条龙昂然飞出,夹着风雷,气势恢宏,直冲九霄

    萧天遨游天上,感觉到龙飞九天,只凭云是不够的,今日能够腾飞,还是有狂风的助力

    光华一闪,萧天变回本身落在山崖上,心有所感,笑道“原来,自我得到魔龙精魄时,便有继承了魔龙的能力,只不过当时不知用法,反而禁锢了本身,如今天赐机缘,我以感悟神通,普天下,再也没有难住我的事了”

    说罢,萧天仰头看天,朗声道“我萧天晋升主宰位,普天之下尽可出题,如我做不到,不当主宰”

    声音瞬间传遍每一个生灵心里,很快就有人回应“即为主宰,当不受贫困,你可有金山银海吗?”

    萧天一笑,随手一指,道“金山银山,就在眼前”随着他的话,四周山脉变得金碧辉煌,犹如梦境天堂

    又有声音响起“主宰神行无踪,你能办到吗?”

    萧天一挥袖子,在地上画个双十字,双脚站在字当,口念决咒,脚下一步跨出,横行十万里,瞬间来到问话之人的身旁

    那人见萧天突然出现,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叫声“见过主宰”

    萧天摆摆手,仰天问天“还有疑问吗?”

    四野沉默片刻,一个声音响起“主宰者,叱咤风云,你能办到吗?”

    闻言,萧天冲天而起,升在云端,吐出一口气,气息宏大化作乌云遮天蔽日,袖子一甩,狂风顿生然后,伸手向下扣去,猛然一提

    随着萧天的动作,一条河流犹如匹练冲天而起,形成一道水幕,矗立在他面前

    萧天深吸一口气,双手深入水,猛的抽回,竟然带出一条水蛟龙双手连连挥舞,蛟龙环绕周身

    萧天一指云端,“去!”蛟龙随之没入云端,紧跟着两眼一瞪,两道两雷光射出,天幕上咔嚓一声响,随即下起雨来

    雨越下越大,眨眼间,倾盆大雨从天降,像似倒海翻了江

    萧天一指,风云变色,暴雨如珠,蒙初大6,大雨淋淋,连绵数月百族生灵惧其威,尊其为新主宰

    佛说众生平等,但这世间从来都不是平等的,有人生于巨富之家,生下来有百万财产;而有的人生于穷困,终日为衣食担忧

    萧天,一个不甘平凡的少年,也曾梦想过挥金如土、拥香抱玉、叱咤风云的生活,可惜,他生于一个农村平凡的小家庭,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一辈子都不可能做到那些,按照前人的经验,顶多是打拼一生,混得几间楼房,娶个不入眼的女人,终日夹着尾巴做人,然后草草缭缭的过完这一辈子

    如此的生活不能说是差,但总归过于了平凡一些,一个不甘平凡的少年是不会安然接受这些的,他要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年轻不闯,白活一场!抱着这种心态,萧天在高三开学没多久便不顾家人的反对退学了,继而转入一家汽车修理厂打工

    年轻人的锐气、天真和无知碰到了社会的黑暗和阴冷,结果自然是残酷的现实,萧天干了三个月,老板却以厂资金紧缺为由一分钱不给他

    ………

    冰冷的夜,满天星四周不知何处有虫鸣萧天背着自己的行李一个小包裹,站在修理厂院墙外默然无语辛辛苦苦数月,一分钱没赚到,反而倒贴了些许伙食费,不得不说是个惨痛的教训,萧天自觉没有脸回家,但是去管老板要工钱是铁定要不回来的,更何况厂里的打手凶狠,他没有挨揍只被赶出来便算是不幸的万幸了

    只是,若要他这般灰溜溜的回家,却是不能的,男儿生来是带把的,怎么能生生咽下这口气?

    必须给予狠狠的报复!不,是给这个黑心的老板一些道德教训

    萧天眼神寒冷,但还没有到疯狂的地步,他踌躇半天,缓缓的摸了摸口袋里的钱百元的“毛爷爷”,虽然钱不多,但足够他做很多事了

    他嘴角上扬,缓缓融入夜

    修理厂的车老板干这行多年了,曾多次接收过愣头小子来打工,到时候找个理由不给钱轰出去,也不是头一次做这种事情,只是这次赶走了萧天,总感觉心里莫名的不安定

    老板娘怀着孩子,坐在床上倚着被子,懒懒的牢骚“你怎么了,在屋里转悠瞎什么?看得我眼晕”

    车老板叼着烟,背手在屋里溜达,浓浓的烟圈笼罩之下,满屋子都有些压抑,闻言眉头一皱“你个娘们家家的知道什么?唉,说起来也是怪事,以前被我扣钱的人不是找人闹事就是赖着不走,这个萧天倒好,一声不言语的走了,我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

    “疑神疑鬼!兴许是他胆小怕事,那小子滚蛋了不正好合了你的心么?他自己走咱也省了不少麻烦”老板娘满脸不屑,道

    车老板吐了口烟,“哼,但愿如此吧…”

    萧天并没有立即动手,反而在附近躲了七天,他在等,等车老板放松警惕,等别人都以为他离开了,就算出了事,别人也不会往他身上想

    七天里,他每天就吃一包方便面,附近市里的东西大多不便宜,他仅有一百块钱,只能省着点花,经过一番思考后,买了根十米长、拇指粗细的麻绳,一副橡胶手套,还有一块九尺见方的特殊水泥布,当然,他不忘了给手机充电

    做完这一切,萧天手里的钱花光了,一分不剩,他决定破釜沉舟把麻绳盘在腰间系好,把水泥布放在包裹里背在身上,深吸一口气,然后在夜色的掩盖下,慢慢爬上了修理厂的墙头

    他这个人,没有别的优势,就是胆子大,胆子很大若问世间谁最有有胆量,他便算一个,这是天生的秉性,别人再怎么历练也是不如他的

    萧天站在墙头上,俯视修理厂院的情况,院里并没有摄像头之类的东西,央场地上